打开主菜单
繫辭下卷八之五 周易正義
繫辭下卷八之六
孔穎達
繫辭下卷八之七

《易》之興也,其於中古乎?作《易》者,其有憂患乎?無憂患則不為而足也。

[疏]正義曰:「其於中古乎」者,謂《易》之爻卦之辭,起於中古。若《易》之爻卦之象,則在上古伏犧之時,但其時理尚質素,聖道凝寂,直觀其象,足以垂教矣。但中古之時,事漸澆浮,非象可以為教,又須繫以文辭,示其變動吉凶,故爻卦之辭,起於中古。則《連山》起於神農,《歸藏》起於黃帝,周《易》起於文王及周公也。此之所論,謂《周易》也。「作《易》者其有憂患乎」者,若無憂患,何思何慮,不須營作。今既作《易》,故知有憂患也。身既患憂,須垂法以示於後,以防憂患之事,故繫之以文辭,明其失得與吉凶也。其作《易》憂患,已於初卷詳之也。

是故履,德之基也。基,所蹈也。

[疏]正義曰:以為憂患,行德為本也。六十四卦悉為脩德防患之事,但於此九卦,最是脩德之甚,故特舉以言焉,以防憂患之事。故履卦為德之初基。故為德之時,先須履踐其禮,敬事於上,故履為德之初基也。

謙,德之柄也。復,德之本也。夫動本於靜,語始於默,復者,各反其所始,故為德之本也。

[疏]正義曰:「謙,德之柄也」者,言為德之時,以謙為用,若行德不用謙,則德不施用,是謙為德之柄,猶斧刃以柯柄為用也。「復,德之本」者,言為德之時,先從靜默而來,復是靜默,故為德之根本也。

恒,德之固也。固,不傾移也。

[疏]正義曰:言為德之時,恒能執守,始終不變,則德之堅固,故為德之固也。

損,德之脩也。益,德之裕也。能益物者,其德寬大也。

[疏]正義曰:「損,德之脩」者,行德之時,恒自降損,則其德自益而增新,故云「損,德之脩」也。謙者,論其退下於人;損者,能自減損於己,故謙、損別言也。「益,德之裕」者,裕,寬大也。能以利益於物,則德更寬大也。

困,德之辨也。困而益明。

[疏]正義曰:若遭困之時,守操不移,德乃可分辨也。

井,德之地也。所處不移,象居得其所也。

[疏]正義曰:改邑不改井,井是所居之常處,能守處不移,是德之地也。言德亦不移動也。

巽,德之制也。巽,所以申命明制也。

[疏]正義曰:巽申明號令,以示法制。故能與德為制度也。自此已上,明九卦各與德為用也。

履,和而至。和而不至,從物者也。和而能至,故可履也。

[疏]正義曰:自此己下,明九卦之德也。言履卦與物和諧,而守其能至,故可履踐也。

謙,尊而光。復,小而辨於物。微而辨之,不遠復也。

[疏]正義曰:「謙,尊而光」者,以能謙卑,故其德益尊而光明也。「復,小而辨於物」者,言復卦於初細微小之時,即能辨於物之吉凶,不遠速復也。

恒,雜而不厭。雜而不厭,是以能恒。

[疏]正義曰:言恒卦雖與物雜碎並居,而常執守其操,不被物之不正也。

損,先難而後易。刻損以脩身,故先難也。身脩而無患,故後易也。

[疏]正義曰:先自減損,是先難也。後乃無患,是後易也。

益,長裕而不設。有所興為,以益於物,故曰長裕。因物興務,不虛設也。

[疏]正義曰:益是增益於物,能長養寬裕於物,皆因物性自然而長養,不空虛妄設其法而無益也。

因,窮而通。處窮而不屈其道也。

[疏]正義曰:言困卦於困窮之時,而能守節,使道通行而不屈也。

井,居其所而遷。改邑不改井,井所居不移,而能遷其施也。

[疏]正義曰:言井卦居得其所,恒住不移,而能遷其潤澤,施惠於外也。

巽,稱而隱。稱揚命令,而百姓不知其由也。

[疏]正義曰:言巽稱揚號令,而不自彰伐而幽隱也。自此已上,辨九卦性德也。

履以和行。謙以制禮。復以自知。求諸已也。

[疏]正義曰:「履以和行」者,自此以下,論九卦各有施用而有利益也。言履者以禮敬事於人,是調和性行也。「謙以制禮」者,性能謙順,可以裁制於禮。「復以自知」者,既能返復求身,則自知得失也。

恒以一德。以一為德也。

[疏]正義曰:恒能終始不移,是純一其德也。

損以遠害。止於脩身,故可以遠害而已。

[疏]正義曰:自降損脩身,無物害已,故遠害也。

益以興利。困以寡怨。困而不濫,無怨於物。

[疏]正義曰:「益以興利」者,既能益物,物亦益己,故興利也。「困以寡怨」者,遇困,守節不移,不怨天,不尤人,是無怨於物,故寡怨也。

井以辯義。施而無私,義之方也。

[疏]正義曰:井能施而無私,則是義之方所,故辨明於義也。

巽以行權。權反經而合道,必合乎巽順,而後可以行權也。

[疏]正義曰:巽順以。既能順時合宜,故可以權行也。若不順時制變,不可以行權也。

[疏]正義曰:「《易》之為書」至「思過半矣」,此第七章。明《易》書體用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