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集解/卷二

目錄 周易集解
◀上一卷 卷二 下一卷▶


(坤下坤上)。坤:元亨,利牝馬之貞。

幹寶曰:陰氣之始,婦德之常,故稱「元」。與乾合德,故稱「亨」。行天者莫若龍,行地者莫若馬,故乾以龍繇,坤以馬象也。坤,陰類,故稱「利牝馬之貞」矣。

虞翻曰:謂陰極陽生,乾流坤形,坤含光大,凝乾之元,終於坤亥,出乾初子,品物鹹亨,故「元亨」也。坤為牝,震為馬,初動得正,故「利牝馬之貞」矣。

君子有攸往,先迷,後得主,利。

盧氏曰:坤,臣道也、妻道也。後而不先,先則迷失道矣,故曰「先迷」。陰以陽為主,當後而順之,則利。故曰「後得主,利」。

《九家易》曰:坤為牝,為迷。

西南得朋,東北喪朋,安貞吉。

崔覲曰:妻道也。西方坤兌,南方巽離,二方皆陰,與坤同類,故曰「西南得朋」。東方艮震,北方乾坎,二方皆陽,與坤非類,故曰「東北喪朋」。以喻在室得朋,猶迷於失道;出嫁喪朋,乃順而得常。安於承天之正,故言「安貞吉」也。

《彖》曰:至哉坤元,

《九家易》曰:謂乾氣至坤,萬物資受而以生也。坤者純陰,配乾生物,亦善之始,地之象也,故又嘆言至美。

萬物資生,

荀爽曰:謂萬一千五百二十策,皆受始於乾,由坤而生也。策生於坤,猶萬物成形,出乎地也。

乃順承天。

劉瓛曰:萬物資物於地,故地承天而生也。

坤厚載物,

蜀才曰:坤以廣厚之德,載含萬物,無有窮竟也。

德合無疆。

蜀才曰:天有無疆之德,而坤合之,故雲「德合無疆」也。

含宏光大,

荀爽曰:乾二居坤五為含,坤五居乾二為弘,坤初居乾四為光,乾四居坤初為大也。

品物鹹亨。

荀爽曰:天地交,萬物生,故「鹹亨」。

崔覲曰:含育萬物為弘,光華萬物為大,動植各遂其性,故言「品物鹹亨」也。

牝馬地類,行地無疆,

侯果曰:地之所以含弘物者,以其順而承天也。馬之所以行地遠者,以其柔而伏人也。而又牝馬,順之至也。誡臣子當至順,故作易者取象焉。

柔順利貞。君子攸行。

《九家易》曰:謂坤爻本在柔順陰位,則利貞之。乾則陽爻來據之,故曰「君子攸行」。

先迷失道,後順得常。

何妥曰:陰道惡先,故先致迷失。後順於主,則保其常慶也。

西南得朋,乃與類行。

虞翻曰:謂陽得其類,月朔至望,從震至乾,與時偕行,故「乃與類行」。

東北喪朋,乃終有慶。

虞翻曰:陽喪滅坤,坤終復生,謂月三日震象出庚,故「乃終有慶」。此指說易道陰陽消息之大要也。謂陽月三日,變而成震,出庚。至月八日成兌,見丁。庚西丁南,故「西南得朋」。謂二陽為朋,故兌「君子以朋友講習」。《文言》曰:敬義立而德不孤。《彖》曰:乃與類行。二十九日,消乙入坤,滅藏於癸,乙東癸北,故「東北喪朋」。謂之以坤滅乾,坤為喪故也。

馬君雲:孟秋之月,陰氣始著,而坤之位,同類相得,故「西南得朋」。孟春之月,陽氣始著,陰始從陽,失其黨類,故「東北喪朋」。失之甚矣。而荀君以為陰起於午,至申三陰,得坤一體,故曰「西南得朋」。陽起於子,至寅三陽,喪坤一體,故曰「東北喪朋」。就如荀說,從午至申,得坤一體,故曰「西南得朋」。陽起於子,至寅三陽,喪坤一體,故曰「東北喪朋」就如荀說,從午至申,經當言南西得朋;子至寅,當言北東喪朋。以乾變坤,而言喪朋,經以乾卦為喪耶?此何異於馬也。

安貞之吉,

虞翻曰:坤道至靜,故「安」;復初得正,故「貞吉」。

應地無疆。

虞翻曰:震為應。陽正於初,以承坤陰;地道應,故「應地無疆」。

《象》曰:地勢坤,

王弼曰:地形不順,其勢順。

宋衷曰:地有上下九等之差,故以形勢言其性也。

君子以厚德載物。

虞翻曰:勢,力也。君子謂乾陽,為德動。在坤下,君子之德車。故「厚德載物」。老子曰:勝人者有力也。

初六:履霜,堅冰至。

幹寶曰:重陰,故稱六。剛柔相推,故生變。占變,故有爻。《系》曰:爻者,言乎變者也。故《易》、《系辭》皆稱九、六也。陽數奇,陰數偶,是以乾用一也。坤用二也。陰氣在初,五月之時,自姤來也。陰氣始動乎三泉之下,言陰氣之動矣。則必至於履霜,履霜則必至於堅冰,言有漸也。藏器於身,貴其俟時,故陽有潛龍,戒以「勿用」。防禍之原。欲其先幾,故陰在三泉,而顯以履霜也。

《象》曰:履霜堅冰,陰始凝也。馴致其道,至堅冰也。

《九家易》曰:霜者,乾之命也。堅冰者,陰功成也。謂坤初六之乾四,履乾命令而成「堅冰」也。此卦本乾,陰始消,陽起於此爻,故「履霜」也。馴,猶順也,言陽順陰之性,成堅冰矣。初六始姤,姤為五月。盛夏而言堅冰,五月陰氣始生地中,言始於微霜,終至堅冰,以明漸順至也。

六二:直方大。

荀爽曰:大者,陽也。二應五,五下動之,則應陽出,直布陽於四方。

不習無不利。

荀爽曰:物唱乃和,不敢先有所習。陽之所唱,從而和之,「無不利」也。幹寶曰:陰氣在二,六月之時,自遁來也。陰出地上,佐陽成物,臣道也,妻道也。臣之事君,妻之事夫,義成者也。臣貴其直,義尚其方,地體其大,故曰「直方大」。士該九德,然後可以從王事;女躬四教,然後可以配君子。道成於我,而用之於彼。不妨以仕舉為政,不妨以嫁學為婦。故曰「不習無不利」也。

《象》曰:六二之動,直以方也。

《九家易》曰:謂陽下動,應之,則直而行,布陽氣於四方也。

不習無不利,地道光也。

幹寶曰:女德光於夫,士德光於國也。

六三:含章可貞。

虞翻曰:貞,正也。以陰包陽,故「含章」。三失位,發得正,故「可貞」也。

或從王事,無成有終。

虞翻曰:謂三已發成泰,乾為王,坤為事,震為從,故「或從王事」。地道無成而有終,故「無成有終」。

幹寶曰:陰氣在三,七月之時,自否來也。陽降在四,三公位也。陰升在三,三公事也。上失其權,位在諸侯。坤體既具,陰黨成群。君弱臣強,戒在二國。唯文德之臣,然後可以遭之,運而不失其柔順之正。坤為文,坤象既成,故曰「含章可貞」。此蓋平襄之王垂拱以晉鄭之輔也。茍利社稷,專之則可,故曰「或從王事」。遷都誅親,疑於專命,故亦或之。失後順之節,故曰「無成」。終於濟國安民,故曰「有終」。

《象》曰:含章可貞,以時發也。

崔覲曰:陽命則發,非時則含也。

或從王事,知光大也。

幹寶曰:位彌高,德彌廣也。

六四:括囊,無咎,無譽。

虞翻曰:括,結也。謂泰反成否。坤為囊,艮為手,巽為繩,故括囊在外多咎也。得位承五,系於包桑,故「無咎」。陰在二多譽,而遠在四,故「無譽」。

幹寶曰:陰氣在四,八月之時,自觀來也。天地將閉,賢人必隱,懷智茍容,以觀時釁,此蓋寧戚、籧瑗與時卷舒之爻也。不艱其身,則無咎。功業不建,故無譽也。

《象》曰:括囊,無咎,慎不害也。

盧氏曰:慎言則無咎也。

六五:黃裳,元吉。

幹寶曰:陰氣在五,九月之時,自剝來也。剝者,反常道也。黃,中之色。裳,下之飾。元,善之長也。中美能黃,上美為元,下美則裳。陰登於五,柔居尊位,若成昭之主,周霍之臣也。百官總已,專斷萬機,雖情體信順,而貌近僣疑,周公其猶病諸。言必忠信,行必篤敬,然後可以取信於神明,無尤於四海也。故曰「黃裳,元吉」也。

《象》曰:黃裳,元吉,文在中也。

王肅曰:坤為文,五在中,故曰「文在中也」。

幹寶曰:當總已之任,處疑僣之間,而能終元吉之福者,由文德在中也。

上六:龍戰於野,

荀爽曰:消息之位,坤在於亥。下在伏乾,為其兼於陽,故稱「龍」也。

其血玄黃。

《九家易》曰:實本坤體,未離其類,故稱「血」焉。血以喻陰也。玄黃,天地之雜,言乾坤合居也。

侯果曰:坤,十月卦也。乾位西北,又當十月。陰窮於亥,窮陰薄陽,所以戰也。故《說卦》雲「戰乎乾」是也。六稱龍者,陰盛似龍,故稱「龍」也。

幹寶曰:陰在上六,十月之時也。爻終於酉,而卦成於乾。乾體純剛,不堪陰盛,故曰「龍戰」。戌亥,乾之都也,故稱「龍」焉。陰德過度,以逼乾戰。郭外曰郊,郊外曰野。坤位未申之維,而氣溢酉戌之間,故曰「於野」。未離陰類,故曰「血」。陰陽色雜,故曰「玄黃」。言陰陽離則異氣,合則同功。君臣夫妻,其義一也。故文王之忠於殷,抑參二之強,以事獨夫之紂。蓋欲彌縫其闕。而匡救其惡,以祈殷命,以濟生民也。紂遂長惡不悛,天命殛之。是以至於武王,遂有牧野之事,是其義也。

《象》曰:龍戰於野,其道窮也。

幹寶曰:天道窮,至於陰陽和薄也。君德窮,至於攻戰受誅也。柔順窮,至於用權變矣。

用六:利永貞。

幹寶曰:陰體其順,臣守其柔。所以秉義之和,履貞之幹。唯有推變,終歸於正。是周公始於負扆南面,以光王道,卒於復子明辟,以終臣節,故曰「利永貞」也。

《象》曰:用六,永貞,以大終也。

侯果曰:用六,妻道也,臣道也,利在長正矣。不長正,則不能大終陽事也。

《文言》曰:

何妥曰:《坤·文言》唯一章者,以一心奉順於主也。

坤至柔,

荀爽曰:純陰至順,故「柔」也。

而動也剛,

《九家易》曰:坤一變而成震。陰動生陽,故「動也剛」。

至靜而德方,

荀爽曰:坤性至靜,得陽而動,布於四方也。

後得主而有常,

虞翻曰:坤陰,先迷後順,得常。陽出初,震為主,為常也。

含萬物而化光。

幹寶曰:光,大也。謂坤含藏萬物,順承天施,然後「化光」也。

坤道其順乎,承天而時行。

荀爽曰:承天之施,因四時而行之也。

積善之家,必有余慶;

虞翻曰:謂初。乾為積善,以坤牝。陽滅出復,震為余慶,謂「東北喪朋」,乃終有慶也。

積不善之家,必有余殃。

虞翻曰:坤積不善,以臣弒君,以乾通坤,極姤生巽,為余殃也。

案:聖人設教,理貴隨宜,故夫子先論人事,則不語怪力亂神,絕四毋必。今於易象,闡揚天道,故曰「積善之家,必有余慶。積不善之家,必有余殃」者:以明陽生陰殺,天道必然。理國修身,積善為本。故於坤爻初六,陰始生時,著此微言,永為深誡。欲使防萌杜漸,災害不生,開國承家,君臣同德者也。故《系辭》雲:善不積,不足以成名。惡不積,不足以滅身。是其義也。

臣弒其君子弒其父,

虞翻曰:坤消至二,艮子弒父。至三成否,坤臣弒君。上下不交,天下無邦。故子弒父,臣弒君也。

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來者漸矣。

虞翻曰:剛爻為朝,柔爻為夕;乾為寒,坤為暑,相推而成歲焉。故「非一朝一夕」,所由來漸矣。

由辯之不早辯也。

孔穎達曰:臣子所以久包禍心,由君父不早辯明故也。此文誡君父防臣子之惡也。

《易》曰:履霜,堅冰至,蓋言順也。

荀爽曰:霜者,乾之命令。坤下有伏乾,履霜堅冰,蓋言順也。乾氣加之,性而堅,象臣順君命而成之。

直其正也,方其義也。

虞翻曰:謂二。陽稱直。乾,其靜也專,其動也直,故「直其正」。方為辟,陰開為方。坤,其靜也翕,其動也辟,故「方其以也」。

君子敬以直內,義以方外,敬義立而德不孤。

虞翻曰:陽息在二,故「敬以直內」。坤位在外,故義以方外。謂陽見兌丁,西南得朋,乃與類行,故德不孤。孔子曰:必有鄰也。

直方大,不習,無不利,則不疑其所行也。

荀爽曰:直方大,乾之唱也。不習無不利,坤之和也。陽唱陰和,而無所不利,故「不疑其所行也」。

陰雖有美,含之,以從王事,弗敢成也。

荀爽曰:六三陽位,下有伏陽。坤陰卦也。雖有伏陽,含藏不顯。以從王事,要待乾命,不敢自成也。

地道也,妻道也,臣道也。

翟元曰:坤有此三者也。

地道無成,而代有終也。

宋衷曰:臣子雖有才美,含藏以從其上,不敢有所成名也。地得終天功,臣得終君事,婦得終夫業,故曰「而代有終也」。

天地變化,草木蕃。

虞翻曰:謂陽息坤成泰。天地反,以乾變坤,坤化升乾,萬物出震,「故天地變化,草木蕃」矣。

天地閉,賢人隱。

虞翻曰:謂四。泰反成否,乾稱賢人。隱藏坤中,以儉德避難,不榮以祿,故「賢人隱」矣。

《易》曰:括囊,無咎,無譽,蓋言謹也。

荀爽曰:六四陰位,迫近於五,雖有成德,當括而囊之,謹慎畏敬也。

孔穎達曰:括,結也。囊,所以貯物,以譬心藏智也。閉其智而不用,故曰「括囊」。不與物忤,故「無咎」。功名不顯,故「無譽」也。

君子黃中通理,正位居體,

虞翻曰:謂五。坤息體觀,地色黃,坤為理。以乾通坤,故稱「通理」。五正陽位,故曰「正位」。艮為居,體謂四支也。艮為兩肱,巽為兩股。故曰「黃中通理,正位居體」。

美在其中,而暢於四支,

虞翻曰:陽稱美,在五中四支。謂股肱。

發於事業,

《九家易》曰:天地交而萬物生也。謂陽德潛藏,變則發見。若五動為比,乃事業之盛。

美之至也。

侯果曰:六五以中和通理之德,居體於正位,故能美充於中。而旁暢於萬物,形於事業,無不得宜,是「美之至也」。

陰疑於陽,必戰。

孟喜曰:陰乃上薄,疑似於陽,必與陽戰也。

為其兼於陽也,故稱龍焉。

《九家易》曰:陰陽合居,故曰「兼」。陽謂上六,坤行至亥,下有伏乾,陽者變化,以喻龍焉。

猶未離其類也,故稱血焉。

荀爽曰:實本坤卦,故曰「未離其類也」。血以喻陰順也。

崔覲曰:乾坤交會,乾為大赤,伏陰柔之,故「稱血焉」。

夫玄黃者,天地之雜也。

荀爽曰:消息之卦,坤位在亥,下有伏乾,陰陽相和,故言「天地之雜也」。

天玄而地黃。

王凱沖曰:陰陽交戰,故血玄黃。

荀爽曰:天者陽,始於東北,故色玄也。地者陰,終於西南,故色黃也。

《序卦》曰:有天地,然後萬物生焉。盈天地之間者唯萬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屯者,萬物之始生也。

崔覲曰:此仲尼序文王次卦之意也。不序乾坤之次者,以一生二,二生三,二生萬物。則天地之次第可知,而萬物之先後宜序也。萬物之始生者,言剛柔始交,故萬物資始於乾,而資生於坤。

(震下坎上)。屯:元、亨、利、貞。

虞翻曰:坎二之初,剛柔交震,故「元、亨」;之初得正,故「利、貞」矣。

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虞翻曰:之外稱往。初震得正,起之欲應,動而失位,故「勿用有攸往」。震為侯,初剛難拔,故利以建侯。老子曰:善建者,拔也。

《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

虞翻曰:乾剛坤柔,坎二交初,故「始交」。確乎難拔,故「難生」也。

崔覲曰:十二月陽始浸長,而交於陰,故曰「剛柔始交」。萬物萌芽,生於地中,有寒冰之難,故言「難生」。於人事,則是運季業初之際也。

動乎險中,大亨貞。

荀爽曰:物難在始生,此本坎卦也。

案:初六升二,九二降初,是剛柔始交也。交則成震,震為動也,上有坎,是動乎險中也。動則物通而得正。故曰「動乎險中,大亨貞」也。

雷雨之動滿形,

荀爽曰:雷震雨潤,則萬物滿形而生也。

虞翻曰:震雷坎雨,坤為形也。謂三巳反正,成既濟。坎水流坤,故「滿形」。謂雷動雨施,品物流形也。

天造草昧。

荀爽曰:謂陽動在下,造物於冥昧之中也。

宜建侯而不寧。

茍爽曰:天地初開,世尚屯難,震位承乾,故「宜建侯」。動而遇險,故「不寧」也。

虞翻曰:造,造生也。草,草創物也。坤冥為昧,故「天造草昧」。成既濟定,故曰「不寧」,言寧也。

幹寶曰:水運將終,木德將始,殷周際也。百姓盈盈,匪君子不寧。天下既遭屯險之難,後王宜蕩之以雷雨之政,故封諸侯以寧之也。

《象》曰:雲雷,屯。

《九家易》曰:雷雨者,興養萬物。今言屯者,十二月雷伏藏地中,未得動出。雖有雲雨,非時長育,故言屯也。

君子以經論。

荀爽曰:屯難之代,萬事失正。經者,常駐也。論者,理也。君子以經論,不失常道也。

姚信曰:經,緯也。時在屯難,是天地經論之日,故君子法之,須經論艱難也。

初九:盤桓,利居貞,利建侯。

虞翻曰:震起艮止,動乎險中,故「盤桓」。得正得民,「利居貞」。謂君子居其室,慎密而不出也。

《象》曰:雖盤桓,誌行正也。

荀爽曰:盤桓者,動而退也。頓謂從二動,而退居初,雖盤桓,得其正也。

以貴下賤,大得民也。

荀爽曰:陽貴而陰賤,陽從二來,是以貴下賤,所以得民也。

六二:屯如邅如,

荀爽曰:陽動而止,故「屯如」也。陰乘於陽,故「邅如」也,

乘馬班加。

虞翻曰:屯邅盤桓,謂初也。震為馬作足,二乘初,故「乘馬」。班,躓也。馬不進,故「班如」矣。

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

虞翻曰:匪非也。寇謂五。坎為寇盜,應在坎,故「匪寇」。陰陽德正,故「婚媾」。字,妊娠也。三失位,變復體離。離為女子,為大腹,故稱「字」。今失位為坤,離象不見,故「女子貞不字」。坤數十。三動反正,離女大腹。故十年反常乃字。謂成既濟定也。

《象》曰:六二之難,乘剛也。

崔覲曰:下乘初九,故為之難也。

十年乃字,反常也。

《九家易》曰:陰出於坤,今還為坤,故曰「反常也」。陰出於坤,謂乾再索而得坎。今變成震,中有坤體,故言陰出於坤。今還於坤,謂二從初即逆,應五順也。去逆就順,陰陽道正,乃能長養,故曰「十年乃字」。

六三:即鹿無虞,惟入於林中,

虞翻曰:即,就也。虞謂虞人,掌禽獸者。艮為山,山足稱麓。麓,林也。三變體坎,坎為叢木。山下,故稱「林中」。坤為兕虎;震為麋鹿,又為驚走;艮為狐狼。三變禽走入林中,故曰「即鹿無虞,惟入林中」矣。

君子幾,不如舍,往吝。

虞翻曰:君子謂陽已正位。幾,近。舍,置。吝,疵也。三應於上,之應歷險。不可以往,動如失位。故「不如舍」之,往必吝窮矣。

《象》曰:即鹿無虞,以從禽也。

案:《白虎通》雲:禽者,何鳥?獸之總名,為人所禽制也。即此卦九五爻辭。王用三驅,失前禽,是其義也。

君子舍之,往吝窮也。

崔覲曰:君子見動之微,逆知無虞,則不如舍,勿往。往則吝窮也。

六四:乘馬班如,

虞翻曰:乘,三也。謂三巳變坎,為馬,故曰「乘馬」。馬在險中,故「班如」也。或說乘初,初為建侯,安得乘之也。

求婚媾,往吉,無不利。

崔覲曰:屯難之時,勿用攸往。初雖作應,班如不進。既比於五,五來求婚。男求女,「往吉,無不利」。

《象》曰:求而往,明也。

虞翻曰:之外稱「往」。體離,故「明也」。

九五:屯其膏,

虞翻曰:坎雨稱「膏」。《詩》雲:陰雨膏之,是其義也。

小貞吉,大貞兇。

崔覲曰:得屯難之宜,有膏澤之惠。謂與四為婚媾,施雖未光,小貞之道也,故「吉」。至於遠求嘉偶,以行大正,赴二之應,冒難攸往,固宜且兇。故曰「大貞兇」也。貞,正也。

《象》曰:屯其膏,施未光也。

虞翻曰:陽陷陰中,故「未光也」。

上六:乘馬班如,

虞翻曰:乘,五也。坎為馬,震為行,艮為止,馬行而止,故「班如」也。

泣血漣如。

《九家易》曰:上六乘陽,故「班如」也。下二四爻雖亦乘陽,皆更得承五,憂解難除。今上無所復承,憂難不解,故「泣血漣如」也。體坎為血,伏離為目,互艮為手,掩目流血,泣之象也。

《象》曰:泣血漣如,何可長也。

虞翻曰:謂三變時,離為目。坎為血,震為出。血流出目,故「泣血漣如」。柔乘於剛,故不可長也。

《序卦》曰:物生必蒙,故受之以蒙。蒙者,蒙也,物之稚也。

崔覲曰:萬物始生之後,漸以長稚,故言「物生必蒙」。

鄭玄曰:蒙,幼小之貌。齊人謂萌之蒙也。

(坎下艮上)。蒙:亨。

虞翻曰:艮三之二。亨謂二。震剛柔接,故「亨」。蒙亨,以通行時中也。

幹寶曰:蒙者,離宮陰也。世在四。八月之時,降陽布德,薺麥並生,而息來在寅,故「蒙」。於世為八月,於消息為正月卦也。正月之時,陽氣上達,故屯為物之始生,蒙為物之稚也。施之於人,則童蒙也。敬得其運,雖蒙必亨,故曰「蒙亨」。此蓋以寄成王之遭周公也。

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

虞翻曰:童蒙謂五,艮為童蒙。我謂二也。震為動起,嫌求之五,故曰「匪我求童蒙」。五陰求陽,故「童蒙求我,誌應也」。艮為求,二體師象,坎為經。謂禮有來學,無往教。

初筮告,再三瀆,瀆則不告,

崔覲曰:初筮,謂六五求決於九二。二則告之。再三瀆,謂三應於上。四隔於三,與二為瀆,故二「不告」也。瀆,古黷字也。

利貞。

虞翻曰:二五失位,利變之正,故「利貞」。蒙以養正,聖功也。

《彖》曰:蒙,山下有險,險而止,蒙。

侯果曰:艮為山,坎為險,是山下有險。險被山止,止則未通,蒙昧之象也。

蒙亨,以亨行時中也。

荀爽曰:此本艮卦也。案:二進居三,三降居二。剛柔得中,故能通。發蒙時,令得進中矣。故曰「蒙亨,以亨行時中也」。

匪我求童蒙,

陸績曰:六五陰爻,在蒙暗。蒙又體艮,少男,故曰「童蒙」。

童蒙求我,誌應也。

荀爽曰:二與五誌相應也。

初筮告,以剛中也。

崔覲曰:以二剛中,能發於蒙也。

再三瀆,瀆則不告,瀆蒙也。

荀爽曰:再三,謂三與四也。皆乘陽,不敬,故曰「瀆」。瀆不能尊陽,蒙氣不除,故曰「瀆蒙也」。

蒙以養正,聖功也。

虞翻曰:體頤,故養。五多功。聖謂二,二誌應五,變得正而亡其蒙,故「聖功也」。

幹寶曰:武王之崩,年九十三矣。而成王八歲,言天後成王之年,將以養公正之道,而成三聖之功。

《象》曰:山下出泉,蒙。

虞翻曰:艮為山,震為出,坎象流出,故「山下出泉」。

君子以果行育德。

虞翻曰:君子謂二。艮為果,震為行。育,養也。二至上有頤養象,故「以果行育德」也。

初六:發蒙,利用刑人,用說桎梏,以往吝。

虞翻曰:發蒙之正,初為蒙始,而失其位。發蒙之正以成兌,兌為刑人,坤為用,故曰「利用刑人」矣。坎為穿木,震足艮手,互與坎連,故稱「桎梏」。初發成兌,兌為說,坎象毀壞,故曰「用說桎梏」。之應歷險,故「以往吝」。吝,小疵也。

《象》曰:利用刑人,以正法也。

虞翻曰:坎為法,初發之正,故「正法也」。

幹寶曰:初六戊寅,平明之時,天光始照,故曰「發蒙」。此成王始覺周公至誠之象也。坎為法律,寅為貞廉,以貞用刑,故「利用刑人」矣。此成王將正四國之象也。說,解也。正四國之罪。宜釋周公之黨,故曰「用說桎梏」。既感金滕之文,追恨昭德之晚,故曰「以往吝」。初二失位,吝之由也。

九二:包蒙,吉。納婦,吉。子克家。《象》曰:子克家,剛柔接也。

虞翻曰:坤為包。應五據初,初與三四同體,包養四陰,故「包蒙,吉」。震剛為夫,伏巽為婦,二以剛接柔,故「納婦,吉」。二稱家。震,長子,主器者。納婦成初。故有「子克家」也。

六三:勿用娶女,見金夫,不有躬,無攸利。

虞翻曰:謂三誡上也。金夫謂二。初發成兌,故三稱「女」。兌為見。陽稱金。震為夫。三逆乘二陽,所行不順,為二所淫。上來之三,陟陰。故曰「勿用娶女,見金夫」矣。坤身稱躬,三為二所乘,兌澤動下,不得之應,故「不有躬」。失位多兇,故「無攸利」也。

《象》曰:勿用娶女,行不順也。

虞翻曰:失位乘剛,故「行不順也」。

六四:困蒙,吝。《象》曰:困蒙之吝,獨遠實也。

王弼曰:陽稱實也。獨遠於陽,處兩陰之中,暗莫之發,故曰「困蒙」也。困於蒙昧,不能比賢以發其誌,亦鄙矣,故曰「吝」。

六五:童蒙,吉。

虞翻曰:艮為童蒙,處貴承上,有應於二,動而成巽,故「吉」也。

《象》曰:童蒙之吉,順以巽也。

荀爽曰:順於上,巽於二,有似成王任用周召也。

上九:擊蒙,不利為寇,利禦寇。

虞翻曰:體艮為手,故「擊」。謂五巳變,上動成坎,稱寇。而逆乘陽,故「不利為寇」矣。禦,止也。此寇謂二。坎為寇,巽為高,艮為山,登山備下,順有師象,故「利禦寇」也。

《象》曰:利用禦寇,上下順也。

虞翻曰:自上禦下,故「順」也。

《序卦》曰:物稚不可不養也。故受之以需。需者,飲食之道也。

幹寶曰:需,坤之遊魂也。雲升在天,而雨未降,翺翔東西,須之象也。王事未至,飲宴之日也。夫坤者,地也;婦人之職也;百谷果蓏之所生,禽獸魚鱉之所托也;而在遊魂變化之家,即烹爨腥實以為和味者也。故曰「需者,飲食之道也」。

(乾下坎上)。需:有孚,光亨,貞吉。

虞翻曰:大壯四之五。孚謂五。離日為光。四之五,得位正中。故「光亨」。「貞吉」,謂「壯於大輿之輻也」。

利涉大川。

何妥曰:大川者,大難也。須之待時,本欲涉難,既能以信而待,故可以「利涉大川」矣。

《彖》曰:需,須也。險在前也,

何妥曰:此明得名由於坎也。坎為險也。有險在前,不可妄涉,故須待時然後動也。

剛健而不陷。其義不困窮矣。

侯果曰:乾體剛健,遇險能通,險不能險,義不窮也。

需,有孚,光亨,貞吉。位乎天位,以正中也。

蜀才曰:此本大壯卦。

案:六五降四,有孚,光亨,貞吉。九四升五,位乎天位,以正中也。

利涉大川,往有功也。

虞翻曰:謂二失位,變而涉坎,坎為大川。得位應五,故「利涉大川」。五多功,故「往有功也」。

《象》曰:雲上於天,需。

宋衷曰:雲上於天,須時而降也。

君子以飲食宴樂。

虞翻曰:君子謂乾。坎水兌口。水流入口為飲。二失位,變體噬嗑,為食,故「以飲食」。陽在內,稱宴。大壯,震為樂,故「宴樂」也。

初九:需於郊,利用恒,無咎。

幹寶曰:郊,乾坎之際也。既已受命,進道北郊,未可以進,故曰「需於郊」。處不避汙,出不辭難,臣之常節也。得位有應,故曰「利用恒」。雖小稽留,終於必達,故曰「無咎」。

《象》曰:需於郊,不犯難行也。利用恒無咎,未失常也。

王弼曰:居需之時,最遠於險;能抑其進,不犯難行;雖不應幾,可以保常,故「無咎」。

九二:需於沙,小有言,終吉。

虞翻曰:沙謂五。水中之陽稱沙也。二變之陰,稱小。大壯震為言,兌為口。四之五,震象半見,故「小有言」。二變應之,故「終吉」。

《象》曰:需於沙,衍在中也。

虞翻曰:衍,流也。中謂五也。

荀爽曰:二應於五,水中之剛,故曰「沙」。知前有沙漠。而不進也。體乾處和,美德優衍在中,而不進也。

雖小有言,以吉終也。

荀爽曰:二與四同功,而三據之,故「小有言」。乾雖在下,終當升上,二當居五,故「終吉也」。

九三:需於泥,致寇至。

荀爽曰:親與坎接,故稱「泥」。須止不進,不取於四,不致寇害。

《象》曰:需於泥,災在外也。

崔覲曰:泥近乎外者也。三逼於坎,坎為險盜,故「致寇至」。是災在外也。

自我致寇,敬慎不敗也。

虞翻曰:離為戎,乾為敬。陰消至五遁,臣將弒君。四上壯坤,故「敬慎不敗」。

六四:需於血,出自穴。

案:六四體坎。坎為雲,又為血卦。血以喻陰。陰體卑弱,宜順從陽,故曰「需於血」。

《九家易》曰:雲從地出,上升於天。自地出者,莫不由穴。故曰「需於血,出自穴」也。

《象》曰:需於血,順以聽也。

王弼曰:穴者,陰之路也。四處坎始,居穴者也。九三剛進,四不能距,見侵則避,順以聽命也。

《九家易》曰:雲欲升天,須時當降。順以聽五,五為天也。

九五:需於酒食,貞吉。

荀爽曰:五互離,坎水在火上,酒食之象。需者,飲食之道。故坎在需家,為酒食也。雲須時欲降,乾須時當升。五有剛德,處中居正。故能帥群陰,舉坎以降。陽能正居其所,則吉。故曰「需於酒食」也。

《象》曰:酒食貞吉,以中正也。

《九家易》曰:謂乾二當升五,正位者也。

盧氏曰:沈湎則兇,中正則吉也。

上六:入於穴,

荀爽曰:需道已終,雲當下入穴也。雲上升極,則降而為雨,故《詩》雲:朝躋於西,崇朝其雨,則還入地,故曰「入於穴」。雲雨入地,則下三陽動而自至者也。

有不速之客三人來,敬之終吉。

荀爽曰:三人,謂下三陽也。須時當升,非有召者,故曰「不速之客」焉。乾升在上,君位以定;坎降在下,當循臣職。故「敬之終吉」也。

《象》曰:不速之客來,敬之終吉。雖不當位,未大失也。

荀爽曰:上降居三,雖不當位,承陽有實,故「終吉」,無「大失」矣。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