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列傳第一 皇后 周書
卷十 列傳第二
令狐德棻
列傳第三

邵惠公顥 子什肥 導 (護) 什肥子胄 導子廣 亮 翼 椿 衆 杞簡公連 莒莊公洛生 子菩提 虞國公仲 子興

邵惠公顥,太祖之長兄也。德皇帝娶樂浪王氏,是為德皇后。生顥,次𣏌簡公連,次莒莊公洛生,次太祖。顥性至孝,德皇后崩,哀毀過禮,鄉黨咸敬異焉。德皇帝與衛可孤戰於武川南河,臨陣墜馬,顥與數騎奔救,擊殺數十人,賊眾披靡,德皇帝乃得上馬引去。俄而賊追騎大至,顥遂戰歿。保定初,追贈太師、柱國大將軍、大冢宰、大都督、恆朔等十州諸軍事、恆州刺史。封邵國公,邑萬戶。諡曰惠。顥三子什肥、導、護。護別有傳。

什肥年十五而惠公歿,[1]自傷早孤,事母以孝聞。永安中,太祖入關,什肥不能離母,遂留晉陽。及太祖定秦、隴,什肥為齊神武所害。保定初,追贈大將軍、小冢宰、大都督、冀定等州諸軍事、冀州刺史。襲爵邵國公。諡曰景。子冑嗣。

冑少而孤貧,頗有幹略。景公之見害也,以年幼下蠶室。保定初,詔以晉公護子會紹景公封。天和中,與齊通好,冑始歸關中。授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襲爵邵公。尋除宗師中大夫,進位大將軍,出為原州刺史,轉滎州刺史。大象末,隋文帝輔政,冑舉州兵應尉遲迥,與清河公楊素戰,敗,遂走,追獲於石濟,遂斬之。國除。

(冑子)〔會字〕乾仁,[2]幼好學,聰惠。魏恭帝二年,以護平江陵之功,賜爵江陵縣公。保定初,紹景公後,拜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二年,除蒲州潼關六防諸軍事、蒲州刺史。冑至自齊,改封譚國公。尋進位柱國。建德初,與護同伏誅。三年五月,追贈,復封舊爵。

導字菩薩。少雄豪,有仁惠,太祖愛之。初與諸父在葛榮軍中,榮敗,遷晉陽。及太祖隨賀拔岳入關,導從而西,常從征伐。太祖討侯莫陳悅,以導為都督,鎮原州。及悅敗,北走出故塞,導率騎追之,至牽屯山及悅,斬之,傳首京師。以功封饒陽縣侯,[3]邑五百戶,拜冠軍將軍,加通直散騎常侍。魏文帝即位,以定策功,進爵為公,增邑五百戶,拜使持節、散騎常侍、車騎大將軍、左光祿大夫。三年,太祖東征,導入宿衛,拜領軍將軍、大都督。齊神武渡河侵馮翊,太祖自弘農引軍入關,導督左右禁旅會於沙苑,與齊神武戰,大破之。進位儀同三司。明年,魏文帝東征,留導為華州刺史。及趙青雀、于伏德、慕容思慶等作亂,導自華州率所部兵擊之,擒伏德,斬思慶。進屯渭橋,會太祖軍。事平,進爵章武郡公,增邑并前二千戶。尋加侍中、開府、驃騎大將軍、太子少保。高仲密以北豫降,太祖率諸將輔魏皇太子東征,復以導為大都督、華東雍二州諸軍事,行華州刺史。導治兵訓卒,得守捍之方。[4]及大軍不利,東魏軍追至稠桑,知關中有備,乃退。會侯景舉河南來附,遣使請援,朝議將應之,乃徵為隴右大都督、秦南等十五州諸軍事、[5]秦州刺史。及齊氏稱帝,太祖發關中兵討之,魏文帝遣齊王廓鎮隴右,徵導還朝。拜大將軍、大都督、三雍二華等二十三州諸軍事,屯咸陽。大軍還,乃旋舊鎮。

導性寬明,善於撫御,凡所引接,人皆盡誠。臨事敬慎,常若弗及。太祖每出征討,導恆居守,深為吏民所附,朝廷亦以此重之。魏恭帝元年十二月,薨於上邽,年四十四。魏帝遣侍中、漁陽王繩監護喪事。贈本官,加尚書令、秦州刺史,[6]諡曰孝。朝議以導撫和西戎,威恩顯著,欲令世鎮隴右,以彰厥德,乃葬於上邽城西無疆原。華戎會葬有萬餘人,奠祭於路,悲號滿野,皆曰「我君捨我乎」。大小相率,負土成墳,高五十餘尺,周迴八十餘步。為官司所止,然後泣辭而去。其遺愛見思如此。天和五年,重贈太師、柱國、豳國公。導五子,廣、亮、翼、椿、眾。亮、椿並出後於𣏌。

廣字乾歸。少方嚴,好文學。初封永昌郡公。孝閔帝踐阼,改封天水郡公。世宗即位,授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出為秦州刺史。武成初,進位大將軍,[7]遷梁州總管,進封蔡國公,增邑萬戶。保定初,入為小司寇。尋以本官鎮蒲州,兼知潼關等六防諸軍事。(三)〔二〕年,除秦州總管、十三州諸軍事、秦州刺史。[8]廣性明察,善綏撫,民庶畏而悅之。時晉公護諸子及廣弟𣏌國公亮等,服玩侈靡,踰越制度,廣獨率由禮則,又折節待士,朝野以是稱焉。曾侍食於高祖,所食瓜美,持以奉進,高祖悅之。四年,進位柱國。廣以晉公護久擅威權,勸令挹損,護不能納。天和三年,除陝州總管,以病免。及孝公追封豳國公,詔廣襲爵。

初,廣母李氏以廣患彌年,憂而成疾,因此致沒。廣既居喪,更加綿篤,乃以毀薨。世稱母為廣病,廣為母亡,慈孝之道,極於一門。高祖素服親臨,百僚畢集。其故吏儀同李充信等上表曰:

臣聞資孝成忠,生民高義;旌德樹善,有國常規。竊惟故豳國公臣廣,懿親令望,具瞻攸在,道冠羣后,功懋維城。受脤建斾,威行秦、隴;班條驅傳,化溢崤、函。比腠理舛和,奉詔還闕,藥石所及,沉痾漸愈。而災釁仍集,丁此窮憂,至性過人,遂增舊疾,因茲毀頓,以至薨殂。尋繹貫切,不能自已。
臣等接事,每承餘論。仰之平昔,約己立身,位極上公,賦兼千乘,所獲祿秩,周贍無餘,器用服玩,取給而已。每言及終始,尤存簡素。非秦政而褒吳禮,譏石椁而美厚薪。今卜兆有期,先遠方及,誠恐一從朝露,此志莫伸。伏惟陛下弘不世之慈,垂霈然之澤,留情既往,降愍幽魂,爰敕有司,申其宿志,窀穸之禮,庶存儉約。

詔曰:「省充信等表,但增哀悼。豳國公廣藩屏令望,宗室表儀,言著身文,行成士則。方憑懿戚,用匡朝政,奄丁荼蓼,便致毀滅。啟手歸全,無忘雅操。言念既往,震于厥心。昔河間才藻,追敘於中尉;東海謙約,見稱於身後。可斟酌前典,率由舊章。使易簀之言,得申遺志;黜殯之請,無虧令終。」於是贈本官,加太保。葬於隴西。所司一遵詔旨,竝存儉約。子洽嗣。大定中,隋文輔政,[9]以宗室被害,國除。

亮字乾德。武成初,封永昌郡公。後襲烈公爵,除開府儀同三司、梁州總管。天和末,拜宗師中大夫,進位大將軍。豳國公薨,以亮為秦州總管,廣之所部,悉以配焉。亮在州甚無政績。尋進位柱國。晉公護誅後,亮心不自安,唯縱酒而已。高祖手勑讓之。建德中,高祖東伐,以亮為右第二軍總管。幷州平,進位上柱國。仍從平鄴,遷大司徒。宣帝即位,出為安州總管。大象初,詔以亮為行軍總管,與元帥、鄖國公韋孝寬等伐陳。亮自安陸道攻拔黃城,輒破江側民村,掠其生口,以賜士卒。軍還至豫州,亮密謂長史杜士峻曰:「主上淫縱滋甚,社稷將危。吾既忝宗枝,不忍坐見傾覆。今若襲取鄖國公而并其眾,推諸父為主,鼓行而前,誰敢不從。」遂夜將數百騎襲孝寬營。會亮國官茹寬知其謀,先以馳告,孝寬乃設備。亮不克,遯走,孝寬追斬之。子明坐亮誅。詔以亮弟椿為烈公後。

翼字乾宜。武成初,封西陽郡公。早薨,諡曰昭。無子,以杞國公亮子溫為嗣。後坐亮反誅,國除。

椿字乾壽。初封永昌郡公。保定中,授開府儀同三司、宗師中大夫。建德初,加大將軍。尋除岐州刺史。四年,關中民饑,椿表陳其狀,璽書勞慰。因令所在開倉賑卹。四年,高祖東伐,[10]椿與齊王憲攻拔武濟等五城。五年,高祖出晉州,椿率眾屯棲雞原。[11]宣帝即位,拜大司寇。亮誅後,詔令紹烈公封。尋進位上柱國,轉大司徒。大定初,為隋文帝所害,并其五子西陽公道宗、本、仁隣、武子、禮獻。[12]

眾字乾道。保定初,封天水郡公。少而不惠,語默不常,人莫能測。隋文帝踐極,初欲封為介公,後復誅之,并二子仲和、孰倫。

杞簡公連,幼而謹厚,臨敵果毅。隨德皇帝逼定州,軍於唐河,遂俱歿。保定初,追贈使持節、太傅、柱國大將軍、大司徒、大都督、定冀等十州諸軍事、定州刺史;封杞國公,邑五千戶;諡曰簡。子(光)〔元〕寶為齊神武所害。[13]保定初,追贈大將軍、小司徒、〔大〕都督、幽燕等六州諸軍事、[14]幽州刺史。襲爵杞國公,諡曰烈。以章武公導子亮嗣。

莒莊公洛生,少任俠,尚武藝,及壯,有大度,好施愛士。北州賢俊,皆與之遊,而才能多出其下。及葛榮破鮮于修禮,乃以洛生為漁陽王,仍領德皇帝餘眾。時人皆呼為洛生王。洛生善將士,[15]帳下多驍勇。至於攻戰,莫有當其鋒者,是以克獲常冠諸軍。爾朱榮定山東,收諸豪傑,遷於晉陽,洛生時在虜中。榮雅聞其名,心憚之。尋為榮所害。保定初,追贈使持節、太保、柱國大將軍、大冢宰、大宗伯、大都督、并肆等十州諸軍事、幷州刺史;封莒國公,邑五千戶;諡曰莊。

子菩提,為齊神武所害。保定初,追贈大將軍、小宗伯、大都督、肆恆等六州諸軍事、肆州刺史,襲爵莒國公,諡曰穆。以晉公護子至為嗣。

至字乾附。初封崇業公,後襲穆公爵。建德初,〔坐〕父護誅,[16]詔以衞王直子賓為穆公後。三年,追復至爵。

賓字乾瑞。尋坐直誅。建德六年,更以齊王憲子廣都公(真)〔貢〕襲爵。

(真)〔貢〕字乾禎。[17]宣帝初,被誅,國除。

虞國公仲,德皇帝從父兄也。卒于代。保定初,追贈使持節、太傅、柱國大將軍、大司徒、大都督、燕平等十州諸軍事、燕州刺史;封虞國公,邑三千戶。子興嗣。

興生,兵亂,與仲相失,年又冲幼,莫知其戚屬遠近。與太祖兄弟,初不相識。齊神武寇沙苑,興預在行間,軍敗被虜,隨例散配諸軍。興性弘厚,有志度,雖流離世故,而風範可觀。魏恭帝二年,舉賢良,除本郡丞,徙長𨻽縣令。保定二年,詔仲子興始附屬籍。[18]高祖以興宗戚近屬,尊禮之甚厚,拜使持節、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都督,封大寧郡公。尋除宗師中大夫。四年,出為涇州刺史。五年,又徵拜宗師,加大將軍,襲爵虞國公。天和二年薨,高祖親臨,慟焉。詔大司空、申國公李穆監護喪事。贈使持節、柱國大將軍、大都督、恆幽等六州諸軍事、恆州刺史,諡曰靖。子洛嗣。

洛字永洛。[19]九歲,命為虞國公世子。天和四年,詔襲興爵。建德初,拜使持節、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及靜帝崩,隋文帝以洛為介國公,為隋室賓云。

史臣曰:自古受命之君及守文之主,非獨異姓之輔也,亦有骨肉之助焉。其茂親有魯衞梁楚,其疏屬有凡蔣荊燕,咸能飛聲騰實,不泯於百代之後。至若豳孝公之勳烈,而加之以善政;蔡文公之純孝,[20]而飾之以儉約:峩峩焉,足以轥轢於前載矣。當隋氏之起,乘天威而服海內,將相王侯,莫不隳肝膽以効款,援符命以頌德。冑以葭莩之親,據一州而叶義舉,可謂忠而能勇。功業不遂,悲夫!亮實庸才,圖非常於巨逆。古人稱不度德、不量力者,其斯之謂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1. 什肥年十五而惠公歿 據上文,宇文顥邵惠公死在六鎮起兵之初,不能早於正光五年五二四年。卷一一晉蕩公護傳載其母閻姬書,自云三子,「大者屬鼠」,大者即指什肥,應該生於永平元年戊子五0八年,到正光五年是十七歲。閻姬自述其子生肖當可信,這裏的「年十五」應有誤。參卷一一校記第一條。
  2. (冑子)〔會字〕乾仁 北史卷五七周宗室傳稱「會字乾仁」。張森楷云:「案下所敘事皆是會,非冑子也。『冑子』二字是彼刻誤。」今按張說是,且以「乾」為字者都和冑同輩,冑子矮了一輩,不能也以「乾」排行。今據北史改。
  3. 以功封饒陽縣侯 宋本無「侯」字。北史卷五七周宗室傳「侯」作「伯」。「侯」與「伯」未知孰是。
  4. 守捍之方 殿本考證云:「舊本俱作『定捍之方』,依北史卷五七改。」
  5. 秦南等十五州諸軍事 按隋書卷二九地理志上巴東郡武寧縣條云:「後周置南州」,然和秦州不相連接,且置於周代,疑此「南」字下有脫文。
  6. 秦州刺史 宋本「秦」作「泰」。按宇文導任秦州刺史踰三年,死後葬於秦州治所上邽,泰州和他無關,恐作「秦」是。
  7. 武成初進位大將軍 文苑英華卷九四八庾信周故大將軍趙公宇文廣墓誌銘作「二年拜大將軍」,在武成建元前一年五三八年
  8. (三)〔二〕年除秦州總管十三州諸軍事秦州刺史 宋本「三」作「二」。張元濟以為「三」字誤,云「見紀五」。按宇文廣除秦州刺史見卷五武帝紀保定二年五六二年二月。英華卷九四八宇文廣墓誌在二年閏月。張說是,今據改。
  9. 大定中隋文輔政 宋本作「太定」。按周書卷八靜帝紀、北史卷一0周本紀下都作「大定」。但卷四八蕭詧傳,大定是後梁宣帝年號,這是很近的事,後梁又是周的屬國,似不應重複。「太」「大」在年號中從來多混淆,究未知孰是。
  10. 四年高祖東伐 張森楷云:「上文已出四年,此不應復出,當誤衍四年字。」按兩四年下所記事都不誤,張以為這裏的「四年」為衍文是對的。
  11. 棲雞原 張森楷云:「齊王憲傳卷一二作『雞棲原』,是也。此誤倒文。」按張說是。
  12. 并其五子西陽公道宗本仁隣武子禮獻 張森楷云:「上西陽公翼傳云『以杞國公亮子溫為嗣,後坐亮反,誅,國除』,則不得更有西陽公也。而此云云,豈溫誅後,更以道紹封歟?」按若有人紹封,就不能說「國除」。這裏可能封邑名有誤。又五子之名共九字,必有一人單名,但別無可考,不能確切點斷。
  13. (光)〔元〕寶 張森楷云:「晉煬公護傳卷一一載母閻姬書,稱『汝叔母賀拔及兒元寶』,即此子也。『光』『元』形近,未知孰是。」按北史卷五七周宗室傳、冊府卷二九六三四七五頁都作「元」,今據改。
  14. 追贈大將軍小司徒〔大〕都督幽燕等六州諸軍事 宋本作「大都督」。張元濟以為殿本脫「大」字。按保定初追贈沒於東魏、北齊的宗室,伯父和從兄弟都加大都督,元寶不應獨異,今據補。
  15. 洛生善將士 北史卷五七周宗室傳、冊府卷二七一三二一0頁「善」下有「撫」字,較長。
  16. 建德初〔坐〕父護誅 殿本考證云:「北史卷五七周宗室傳作『後坐父護誅』。此脫一『坐』字。」按無「坐」字不可通,考證說是,今據補。
  17. 更以齊王憲子廣都公(真)〔貢〕襲爵(真)〔貢〕字乾禎 北史卷五七周宗室傳稱:「而齊王憲子廣都郡公貢襲,貢字乾貞。」名、字都不同。名應作「貢」,見卷六校記第二六條,今據改。貢之字不見卷一二齊王憲傳,但所載其弟兄之字,除乾洽外,下一字都從示,這裏作「禎」是對的。
  18. 詔仲子興始附屬籍 北史卷五七周宗室傳云:「詔訪仲子孫,興始附屬籍。」文義較長,疑這裏「詔」下脫「訪」字,「子」下脫「孫」字。
  19. 洛字永洛 宋本「永」作「水」。按水洛城常訛作「永洛」。洛可能以地為字,宋本未必誤。
  20. 蔡文公之純孝 蔡文公指宇文廣,廣後襲封豳國公,為了避免與上文豳孝公重「豳」字,故稱其初封。但本傳不載廣謚「文」,只見於北史卷五七周宗室傳。史臣論既稱其謚,疑廣傳脫去「謚曰文」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