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碩簡親王碑

和碩簡親王碑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

乾隆十四年,簡親王神保住以事削爵,天子命鎮國將軍德沛襲封。王名德沛,字濟齋。祖福臘闥封貝勒,父福存封貝子。王以嫡出,應襲封鎮國將軍,讓與從子恒魯,而己托足疾,入西山讀書。世宗以果親王薦召見,問所欲,曰:「願側身孔廟,分特豚之饋。」世宗重之,授兵部侍郎,遷古北口提督,巡撫甘肅。今上登極,遷湖廣總督,調浙閩,再調江南。

王面赬無鬚髯,頤霤如矢,道氣盎然。服侍皆內監宦者。每見屬吏,南面坐,監司以下長跪白事。外於周、孔仁義,一不關口。聞人善則信,聞人過則疑。以和顏接士,士之曉經術能吏治者,尤篤愛如子弟然。

甘肅歉收,多不上聞。王到,兩月不雨,報旱,普賑之。甘肅報災自王始。衡永郴道某修柁杆州於洞庭湖,便文自營,夫役多溺死。前總督邁柱庇之。某故大俠,有氣力,知王來必不相容,走關節京師。凡貴人識王者,聽請書,月以百數。王積尺許,一切不開視。先劾奏某,褫職擒問,服罪,然後聚而焚之。御史朱續日卓劾福建巡撫某受韶州守某贓,上疑不實,命朱往會同王鞫。時巡撫與太守俱未解任,聞朱來,欺其孤,遣猾吏鉗伺之,風影甚危。人亦疑王與巡撫同城不先舉發,而為朱所奏,必護前。朱以小臣犯眾怒,行萬里外,勢必不能自脫。王竟自伏失察罪,奏直朱而置巡撫、太守於法。天下服其公。越俗尚禨,有五通神為祟,王毀其像。將軍隆升貪縱,王劾去之。民大歡,為建生祠。

乾隆七年,淮揚大水,王慮漕粟往,民不及炊,乃女昆餅千艘,蔽河而哺,兩岸聲若流,菜色立變。謂府縣放手開倉庫賑,寧役侵可,重領可,務使恩流於民。凡留養、資送、煮糜、張廠、加恤各色目,靡不舉。是歲奏動地丁關稅鹽課銀共一千萬。官吏震駭,或色不相許,王輒奮曰:「堯、舜在上,必不以活民獲罪。縱為活民故罷歸,於心不更安耶?」論者謂江南是年災實非常,然數百萬劄瘥捐瘠鮮溝壑死,又不相寇災賊殺,非王之勇不能肩,非皇上之仁不能容也。議河事,與總河高文定公不合,召補吏部侍郎兼國子監祭酒。尋遷尚書,封王。一年薨。

王宅心遊目,恒在三代上。入學謁聖,必摩挲其俎豆鍾篪,懷而慕思,不忍訣舍。居恒危坐番番,雖矜莊而虛己已甚。常詣成均講《大學》,橋門俯聽者千餘人,皆悅服。獨助教王之銳前曰:「猶未盡。」王請益,曰:「自天子以至於庶人一節,聖經畢矣。其本亂云云,須重申之,以見吾儒所以異於二氏之義。」王欣然下階,三肅而謝。助教者,河間人,所稱仲穎先生者也。

袁枚宰江浦時,王過境,莊從索供頓,勢甚張。枚以實啟王,嚴檄禁督,嗣後肅然。以此受知尤深。王所著有《周易解》八卷、《實踐錄》二卷。薨年六十九,諡曰儀。無子,以從子恒質嗣。銘曰:

彤魚昌僕,分姓羲軒。河間東平,卓爾不群。惟王兼之,為國宗親。聖涯稅駕,玄淵澡身。籲荼萬物,拱押天人。純終領聞,愔愔好學。六峜陰陽,三雍禮樂。咸精其能,為民先覺。洽日九披,卿雲五彩。高掌遠蹠,皇於四海。天災已極,乃見帝力。帝座難通,乃見王功。群黎報王,立廟烝嘗。王不能到,王在孔廟。溫明秘器,八綍龍牽。同哀共歎,葬王幽燕。遙知塚旁,太極流泉。定無雜草,靈蓍芊芊。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