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陶淵明飲酒

陶淵明飲酒(二十首。并序)
作者:戴良 元末明初
本作品收錄於《列朝詩集/甲前05

余性不解飲,然喜與客同倡酬。士友過從,輒呼酒對酌,頹然竟醉,醉則坐睡終日,此興陶然。壬子之秋,乍遷鳳湖,酒既艱得,客亦罕至,湖上諸君子知餘之寡歡也,或命之飲,或饋之酒,行游之暇,輒一舉觴,飲雖至少,而樂則有餘。因讀淵明《飲酒》二十詩,愛其語淡而思逸,遂次其韻以示里中諸作者,同為商榷云耳。

今晨風日美,吾行欲何之?
平生慕陶公,得似斜川時。
此身已如寄,無為待來茲。
況多載酒人,任意複奚疑。
山顛與水裔,一觴歡共持。

好鳥不鳴旦,好水不出山。
入冥而止坎,古亦有遺言。
所以彭澤翁,折腰愧當年。
不有酣中趣,高風竟誰傳。

淵明曠達士,未及至人情。
有田惟種秫,似為酒中名。
過飲多患害,曷足稱養生。
此生如聚沫,忽忽風浪驚。
沉醉固無益,不醉亦何成。

一鳥乘風起,逍遙天畔飛。
一鳥墮泥塗,噭噭鳴聲悲。
升沉亦何常,時去兩無依。
我昔道力淺,磬折久忘歸。
邇來解其會,百念坐自衰。
惟尋醉鄉樂,一任壯心違。

昔出非好榮,今處非避喧。
中行有前訓,恐遂墮一偏。
商於四老人,遺之在西山。
朝歌紫芝去,暮逐白雲還。
當其扶漢儲,亦復吐一言。

紛紜世中事,夢幻無乃是。
方夢境謂真,既覺境隨毀。
豈惟世事然,我身亦復爾。
請看竺乾書,此語諒非綺。

三春布陽德,萬物發華滋。
凌霄直微類,近亦附喬枝。
低迷眾無睹,高出乃見奇。
煌煌九霄中,榮誇遽爾為。
我道似不爾,一笑懸吾羈。

我卜山中居,柴門林際開。
湖光並野色,一一入吾懷。
勿言此居好,殆與素心乖。
越鳥當北翔,夜夜思南棲。
蛟龍去窟宅,常懷蟄其泥。
此土固云樂,我事寡所諧。
惟於酣醉中,歸路了不迷。
時時沃以酒,吾駕亦忘回。

悠悠從羈役,故里限東隅。
風波豈不惡,游子念歸途。
朝隨一帆逝,暮逐一馬驅。
如何十舍近,翻勝千里餘。
在世俱是客,且此葺吾居。

我如北塞駒,困此東南道。
有力不獲騁,長鳴至於老。
苒苒陰陽移,萬物遞榮槁。
既無騰化術,此身豈長好。
一朝委運往,恐遂失吾寶。
何當攜曲生,縱浪游八表。

靡靡歲雲晏,此已非吾時。
浮居執蕩志,逝將與世辭。
破屋交悲風,得處正在茲。
握粟者誰子,無煩決所疑。
道喪士失己,節義久吾欺。
於心苟不愧,窮達一任之。

世間有真樂,除是醉中境。
可能得美酒,一醉不複醒。
陶生久已沒,此意竟誰領。
東坡與子由,當是出囊穎。
和陶三四詩,粲粲夜光炳。

里中有一士,愛客情亦至。
生平不解飲,而獨容我醉。
我亦高其風,往還日幾次。
爾汝且兩忘,何知外物貴。
尚懼數見疏,淡中自多味。

老我愛窮居,蒿蓬荒繞宅。
與世罕所同,車馬絕來跡。
寓形天壤內,幾人年滿百。
顧獨守區區,保此堅與白。
若復不醉飲,此生端足惜。

大男逾弱冠,粗嘗傳一經。
小男年十三,玉骨早已成。
亦有兩女子,家事幼所更。
女解事舅姑,男可了門庭。
悉如黃口雛,未食已先鳴。
此日不在眼,何以慰吾情。

五十知昨非,伯玉有遺風。
而我豈謂然,野蓬生麻中。
年來更世患,頗悟窮與通。
所失豈魯寶,所亡非楚弓。

棲棲徒旅中,美酒不常得。
偶得弗為飲,人將嘲我惑。
天運恆往還,人道有通塞。
伊洛與瀍澗,幾度吊亡國。
酒至且盡觴,餘事付默默。

結交數丈夫,有仕有不仕。
靜躁固異姿,出處盡忘己。
此志不獲同,而我獨多恥。
先師有遺訓,處仁在擇里。
懷此頗有年,茲行始堪紀。
四海皆弟兄,可止便須止。
酣歌盡百載,古道端足恃。

陶翁種五柳,蕭散本天真。
劉生荷一鍤,似亦返其淳。
步兵哭途窮,詩思日以新。
子雲草《太玄》,亦復賦《劇秦》。
四士今何在?賢愚同一塵。
當時不痛飲,為事亦徒勤。
嗟我百代下,頗與四士親。
遙遙涉其涯,斂然一問津。
但懼翻醉墨,污此衣與巾。
君其恕狂謬,我豈獨醒人。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