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上编辑

景定五年甲子春二月辛未,雨土行都大火,時大元世祖皇帝之至元元年也。秋七月甲戌,彗出柳,芒角燭天,長十餘丈,自更從東方見,日高方斂,如是者月餘。楊棟謂是蚩尤旗,非彗也。遂遭論,去國。已卯,丞相賈似道、參政楊棟、同知葉夢鼎、僉書姚希得奏事,上曰:「彗出於柳彰,朕不德。夙夜疚心,惟切祗懼。」宰臣奏曰:「陛下勤於求怡有年,於茲,寧有(闕失),實臣等輔政無狀所致。上貽聖憂,臣見上疏乞罷免,可以上彌天災。」上曰:「正當相與輔承(闕失),止回天意。」壹臣交章言:「星變災異,皆公田不便,民間愁嘆不平之所致,乞罷公田以答天意。」賈似道亦丏辭右相位。上曰:「言事易,任事難,自古然也。使公田之說不可行,則卿建議之始,朕已沮之矣。惟其上可免朝廷造楮之費,下可免浙西和耀之憂,公私兼濟所以舉意命卿行之,今業已成矣,一歲之軍餉仰始於此。若遽困人言而罷之,雖可以快一時之異議,如國計何?卿既任事亦當任怨,禮義不衍,何恤人言。卿宜安心,毋孤朕倚毗之意。」於是,羣議遂息。

先是,都漕瀏良貴、浙漕吳勢卿、陳堯道、曹孝慶合奏:「限田之法,自昔有之。置官戶踰限田,嚴歸併飛走之弊回。買官田可得一千萬畝,每歲則有六七百萬之入,其於軍餉,沛然有餘。可免和耀,可以杜楮弊,可以餉軍,可平物價,可安富室。一事行而五利興,實爲無窮之利。」上然之。似道遂以自己浙西萬畝爲公田,倡嗣榮王繼之。趙孟奎以自悚投賣,故朝野無敢言者。

初議以官品爲限田,外官買之際,二百畝以下者免除各買三分之一,立價以租。

卷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