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唁葛師讀禮文
作者:譚文夏 明
本作品收錄於《鵠灣文草/卷8

錢塘葛師屺瞻,以文行忠孝,追步古人,無毫髮誣其心。初發於南祠曹,再振於江州,三著於我楚之督學,天道王法,終日相持,皆有實心真跡,非迕人者,而未幾輒以迕去。獨在我楚,以丁太公艱去,而未幾亦得迕。春為師所拔士,坐以文不可解,以為師所以得迕之一驗。

嗟乎!時文小道耳,春本自不工,收者與擯者俱不足置恩怨於其間,獨吾師以君父師友神鬼之道自立於末世,而遂無一人知之,此則可歎也。我朝無長子孫之官,傳舍相習,因沿綍茸,苟有一人焉起而振之,曰君父在是,曰師友在是,曰神鬼在是,贏糧躍馬,其口不遑休,其力不遺餘,百端補救,稍見頭腹,而以迕去,不旋踵矣。再有一人焉繼之,勢必更其法;更其法者當得擢,勢必再有一人焉,以迕為戒,而以擢為幸。舉往時口不遑休,力所不遺餘,而僅得萬有一存之法,又蕩然如燼矣。然則世果不可有用,而君父師友神鬼果不可不欺也一至此哉!

春又素奉明師友之教,平心靜觀,不敢以薄料天下,而曰遂無一人知師,惡,惡可也?師嘗進其所著書於今上,今上輒下所部議之,雖其事竟寢不得覆,然其君知之,獨君以下不知耳。凡諸生下等,亦非人情所樂,然亦惟顏赧意憤耳,終不能自謂其文善,此一念子弟知之,獨其父兄不知耳。夫人皆有心,豈真謂吾師文行忠孝不如人哉!其有用之才,與決不肯為之事,彼其心皆知之,獨其手與口不知耳。其不知師者,古今情事之常,飄風過雨,願與吾師忘之;而其耿耿未嘗不知者,天道王法,猶存一縷,天地決不是架漏過時,吾願與吾師感之而已矣。

師既以艱歸,充充瞿瞿,用世一念盡委松楸,而雖有以迕告者,師如不聞也而過之。如不聞也而過之,則即有知己引援者,天亦何恩之有,而況於怨乎?且非惟讀禮時也,方春在諸生時,請見以時,語言有數,恥為諸生所以事其師、德其師之狀,即吾師不罪之以簡,亦泛泛焉足矣。而師踉蹌歸舟之夜,四顧無春,若徘回念於其人者,蓋聞之劉子侗云。春因思不責春之不肯俯仰,是吾師不自俯仰之根,而其實深情至誼,原出於磊歷疏樸之中。世有一人如吾師者,以其不自媚人,恥人之媚人,因而不責人之不媚人,古人可立追,太平可立待也。以師至性不動,而春來聒聒於草土中,亦似可已。然而非恩非怨,不為一己,以君父師友神鬼之道,谘嗟歎息而反覆之,亦與師同其充充瞿瞿之意也。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