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唐丞相曲江張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一卷

卷第二十 唐丞相曲江張先生文集 一卷
唐 張九齡 撰 景南海潘氏藏明成化刊本
後跋

唐丞相曲江張先生文集

 附録

  誥命

   轉司勲員外郎敕

直郎判尚書禮部員外郎張九齡温粹冲簡

虗懐朝議郎河南府法曹叅軍袁暉淸直雅正 器

𮜿物並富仁踐義崇徳著言詞學高歩於當時領䄂

𠃔彰於後進或早遊禮闈或乆處神京甄其奏議可

序勲禮之籍九齡可守尚書司勲員外郎暉可行尚

書禮部員外郎散官各如故

開元八年四月七日

   加朝散大夫誥

 朝議郎行司勲員外郎護軍張九齡

  右可朝散大夫

門下朝議郎中驍𮪍尉王昱等文臺效羙書省推䏻

句籍丹墀聲華紫帳或榮升儲舘或政洽端僚畿甸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芬京都課最咸逄朝慶式光通級可依前件主者

施行

開元九年十月十四日

   轉中書舎人敕

門下朝散大夫行尚書省司勲員外郎上柱國張九

齡含章間出禀秀挺生學揔丘墳詞變風雅早應旌

辟累踐靑華行居四科之首才稱一臺出妙司言缺

位側席求賢宜以起草出䏻式長如綸之命可中書

舎人内供奉

開元十年二月十七日

   加朝請大夫敕

 朝散大夫中書舎人内供奉上柱國張九齡

  右可朝請大夫如故

門下守朝散大夫中書舎人崔沔等並愷悌忠信七

林推重禮樂詞華掖垣高選郊禋上帝侍從圓丘宜

増榮級俾承大慶可依前件主者施行

開元十一年五月二十八日

   封曲江縣開國男食邑三百户敕

 朝請大夫中書舎人内供奉上柱國張九齡

  右可封曲江縣開國男食邑三百户

門下朝議大夫中書舎人上柱國上谷縣開國男竇

泚等俱膺五等之榮俾光兩闈之寵可依前件主者

施行

開元十二年正月十三日

   加守中書舎人敕

門下朝請大夫中書舎人内供奉上柱國曲江縣開

國男張九齡文含風雅道映簮𥚑朝請大夫試給事

中上柱國禇琇學㧾古今詞兼典則或司言右掖綸

綍戴華或叅議東垣駮正斯𠃔便䌓日乆忠憤逾深

宜章稱職之名俾加即真之命九齡可守中書舎人

琇可守給事中散官勲封各如故

開元十二年十二月十三日

   加中散大夫敕

 朝請大夫中書舎人上柱國曲江縣開國男張九

 齡

  右可中散大夫勲封如故

門下太中大夫御史中丞内供奉上柱國蔣欽緒等

咸以雅望並登朝列緝乎功績光我朝猷而有事岱

宗侍升柴燎告成之典既展於封崇行慶之恩宜加

於班序可依前件主者施行

開元十三年四月二十五日

   轉太常少卿制

門下中書舎人上柱國曲江縣開國男張九齡夙擅

䏻文早推強學淸簡彰於莅職謹確著於立身掌誥

禁垣是稱無對亞司宗禮時稱有歸宜叅象河之任

以光得人之羙可中散大夫守太常少卿勲封如故

主者施行

開元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

   授冀州刺史制

 中散大夫守太常少卿上柱國曲江縣開國男張

 九齡可持節冀州諸軍事冀州刺史散官如故

門下中武将軍前守左金吾衞将軍夀春縣開國男

上柱國臣範等才幹卓立智術旁通從事昭於藝䏻

效勞羙於官政求瘼之重惟良是属迭遷中外抑有

常規分牧𥠖烝咸膺俊選可依前件主者施行

開元十四年五月十四日

   授洪州刺史制

門下中散大夫新除冀州刺史上柱國曲江縣開國

男張九齡禀秀傑出含章挺生蔚文華以擅竒躬孝

友以誠徳大中大夫前行尚書都官郎中上柱國始

藏縣開國子李成𥙿體仁以善率禮以訓守官闕以

獨茂履忠信而不騫皆人物表才聲方歸妙瞻彼江

漢𠃔籍仁明運恊歌良之勤式應咨岳之重九齡可

使持節都督洪州諸軍事守洪州刺史成𥙿可使持

節金州諸軍事守金州刺史散官勲封如故主者施

開元十五年三月十三日

   加中大夫制

 中散大夫使持節都督洪州諸軍事守洪州刺史

 上柱國曲江縣開國男張九齡

  右可中大夫

門下朝議大夫守左散𮪍常侍崔沔等温良恭儉明

𠃔篤誠時懋乃官䏻有從政慶承大禮恩賜通班宜

循舊章便増榮級可依前件主者施行

開元十八年四月𥘉八日

   轉授桂州刺史兼嶺南按察使制

門下中大夫守洪州刺史使持節都督洪州諸軍事

上柱國曲江縣開國男張九齡雅有才幹兼逹政理

文孝著於四科忠信弘於十室豫章昔蒞見寳劒之

衝天合浦今來見明珠之返水宜加優借之寵更委

澄淸之任可使持節都督桂州諸軍事守桂州刺史

散官勲封如故仍𠑽當管經畧使兼嶺南道按察使

攝御史中丞借紫金魚袋馳驛赴任主者施行

開元十八年七月三日

   守秘書少監

門下中大夫使持節都督桂州軍事守桂州刺史𠑽

當管經畧使兼嶺南道按察使攝御史中丞借紫金

魚袋上柱國曲江縣開國男張九齡履行高厲含章

挺生學究而精詞麗而則南宫留其奏草西掖籍其

綸言自攬轡登塗下車按察五嶺徳化而風羙九臯

聲遠而用聞足以式副虗求𠃔諧僉属書院綜緝必

籍英儒⿺辶𦮔山典校是資宏逹宜膺兼副之職俾叶文

明之理可守秘書少監兼集賢院學士仍副知院事

散官勲封如故

開元十九年三月七日

   賜紫敕

敕中大夫守秘書少監集賢院學士副知院事上柱

國曲江縣開國男張九齡先任桂州都督借紫金魚

袋宜前件賜紫

開元二十年二月二十日

   轉工部侍郎制

門下中大夫守秘書少監集賢院學士仍副知院事

上柱國曲江縣開國男賜紫金魚袋張九齡識茂而

遠體正而淸行兼純一詞會風雅宻勿累年留心於

西垣澄淸萬里𣗳聲於萬國秘室属書甫流微婉之

譽公車待詔稔聞忠讜之言更著論於會府仍獻納

於高門可守尚書工部侍郎餘如故主者施行

開元二十年 月三日

   知制誥敕

敕中大夫守尚書工部侍郎集賢院學士仍副知院

事上柱國曲江縣開國男賜紫金魚袋張九齡宜知

制誥

開元二十年八月二十日

   加正議大夫制

門下中大夫守尚書工部侍郎集賢院學士兼知制

誥上柱國曲江縣開國男賜紫金魚袋張九齡才識

通茂藝䏻該洽或修撰是兼應加奨命或公方克著

隨所班秩昨汾隂展禮南靣覃恩進等升榮抑惟常

序可正議大夫行本官餘如故主者施行

開元二十一年閏三月八日

   加檢校中書侍郎制

門下良才敏學𠃔属疇庸西掖中臺舊難其選正議

大夫行尚書工部侍郎集賢院學士仍副知院事上

柱國曲江縣開國男張九齡朝散大夫中書舎人集

賢院學士侍講陳希烈等先持風望夙推器識知名

日乆爲政必聞頃在詞司特推雅誥爰升侍講䏻識

道文國經代教動多弘益而樞近之職擇人乆瞩奏

議之地旌賢相望属應朝典克厭朕心九齡可檢校

中書侍郎希烈可檢校尚書工部侍郎如故

開元二十一年五月二十七日

   起復拜相制詞

門下風雲之感必生賢佐廊廟之任爰在柱臣中大

夫守京兆尹上護軍賜紫金魚袋裴耀卿舎元精之

休體度宏遠正議大夫前檢校中書侍郎集賢院學

士仍副知院事上柱國曲江縣開國男賜紫金魚袋

張九齡挺生人之秀器識通明並風望素高人倫是

仰可以叶彼寅亮當茲啓沃幹時待士既資𪔂實之

和爲國急賢寧惟金革之事耀卿可黄門侍郎同中

書門下平章事弘文舘學士散官勲封如故九齡可

起復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兼修國史餘如

故主者施行

開元二十一年十二月十四日

   加銀靑光禄大夫中書令制

門下春秋之義尚重卿才王國克楨莫先相位用增

其命必正其名中大夫守黄門侍郎同中書門下平

章事弘文舘學士賜紫金魚袋上護軍裴耀卿正議

大夫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兼修國史賜紫

金魚袋上柱國曲江縣開國男張九齡經濟之才式

是百辟正議大夫檢校黄門侍郎賜紫金魚袋上柱

國李林甫泉源之智迪惟前人既樞宻載光而親賢

稱首審䏻群會所蒞有孚寧惟是日疇咨固巳多年

SKchar選國鈞繄頼邦禮𠃔淸宜命𪔂臣置之廊廟耀卿

可銀靑光禄大夫守中書侍郎九齡可銀靑光禄大

夫守中書令集賢院學士知院事修國史勲封如故

林甫可銀靑光禄大夫守禮部尚書同中書門下平

章事三品勲如故主者施行

開元二十二年五月二十七日

             都事   宜一

             左司郎中 光

  

 吏部尚書上柱國武都縣開國伯暠

 朝請大夫檢校吏部侍郎上柱國豫

 吏部侍郎朝議大夫守尚書左丞賜紫金魚袋挺之

 開元二十二年五月二十七日

  臣張九齡宣

  臣徐安貞奉行

  銀靑光禄大夫守侍中弘文舘學士上柱國臣耀卿

  黄門侍郎朝請大夫給侍中内供奉臣昱言

制書如右請奉

制付外施行謹言

  告銀靑光禄大夫守中書令集賢院學士知院

  事兼修國史上柱國曲江縣開國男張九齡請

  授

制書如右符到奉行

  開元二十二年五月二十七日

              主事   懐琛

              郎中   惲

                令史 王烈

                書令史姚元

  銀靑光禄大夫守中書令集賢院學士修國史

  上柱國曲江縣開國男張九齡開元二十三年

  正月日在中書省考

  右

御註詞云𠃔𨤲大政財成物宜利器無前明心皆照

臨事䏻㫁輸忠必盡况識貫今古思周變通寰宇乂

安斯人是頼考中上

  以前右丞相嵩奏准令京官三品以上考奏裁

  臣等各得所由司牒報功状如前

敕㫖上考依註餘並中中

   

敕㫖如右符到奉行

  開元二十三年二月五日

  尚書考功

  銀青光禄大夫守中書令集賢院學士脩國史上柱國曲江縣開國男張九齡

  牒奉

敕㫖如右今以状牒牒至准

敕故牒

  開元二十三年二月五日

                令史夀

   加紫金光禄大夫制

門下功宣帝載大任所以𭔃賢道到時雍寵章所以

褒徳銀靑光禄大夫中書令集賢院學士脩國史上

柱國曲江縣開國男張九齡銀靑光禄大夫守禮部

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上柱國李林甫並明識遠圖

資忠履孝自升樞近咸竭至誠每於恊契同心則詞

上和氣讜言造SKchar則忠盡嘉謀既成開濟之羙且多

弘益之實属禮展躬耕功參翼賛宜崇班秩出命式

想勲庸之典並可金紫光禄大夫餘如故主者施行

開元二十三年三月五日

   封始興縣開國子食邑四百戸制

 金紫光禄大夫中書令集賢院學士脩國史上柱

 國曲江縣開國男張九齡

  右可進封始興縣開國子食邑四百戸

門下五等之制七命所崇苟非大賢孰延懋賞金紫

光禄大夫侍中弘文舘學士裴耀卿等忠規亮節始

終不逾或業盛台階且叶賛於三軍或才優國華咸

𠃔釐於庶績属農祥展禮賦井頒恩宜膺誓河之典

以紹景風之候可依前件主者施行

開元二十三年三月九日

  金紫光禄大夫中書令脩國史始興縣開國子

  張九齡開元二十三年在中書省日

御註考詞云今之中書持我大政事之所制不以爲

難義之所在必談其奥乃心甚勤文章經國疇以爲

譲考中上

   𠑽右丞相制

門下爕理隂陽儀形端揆自非人傑孰副僉諧金紫

光禄大夫侍中弘文舘學士上柱國稜山縣開國男

裴耀卿才實國卿望爲人範懐匪躬之節竭奉上之

心金紫光禄大夫中書令集賢院學士脩國史上柱

國始興縣開國子張九齡器識宏遠文詞愽負

緯之量有謀猷之䏻自翼賛台堦彛倫攸叙直道之

心彌固蹇諤之操逾堅並可以儀範百僚緝熈庶績

宜處掖垣之任得列官師之長耀卿可守尚書左丞

相九齡可尚書右丞相散官勲封如故主者施行

開元二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金紫光禄大夫尚書右丞相上柱國始興縣開

  國子張九齡開元二十四年在尚書省日

御註考詞云才稱命代道可濟時自乎弼亮刑於端

揆可中上

   赴荆州長史制

門下含弘光大是爲國體棄瑕録用乃曰朝經金紫

光禄大夫尚書右丞相上柱國始興縣開國子張九

齡幸以才術特從任使台衡之地受𭔃以深端揆之

職增榮亦至而不䏻乃心夙夜與進用旋慕近小人

虧於大徳素所引用險詖遂彰令於繆官自貽

可行荆州大都督府長史散官勲封如故即馳驛赴

任主者施行

開元二十五年四月二十日

   封始興縣伯制

 金紫光禄大夫荆州大都督府長史上柱國始興

 縣開國子張九齡

  右可封始興縣開國伯食邑五百户

門下稽古丕訓封建諸侯所以褒崇有徳爲國之屏

金紫光禄大夫荆州大都督府長史上柱國始興縣

開國子張九齡宏才逹識資忠履信或當樞近早有

令聞或踐崇班毎成政績自中及外既文且武克懋

厥猷不SKchar于位属禮俻徽稱覃恩庶僚宜加井邑之

封永固山河之業率由典則貽爾子孫䅋糧丁役一

皆除免可依前件主者施行

開元二十七年七月二十二日

   贈司徒制

正大厦者柱石之力昌帝業者輔相之臣生則保其

雄名歿乃稱其盛徳𩛙終未𠃔於人望加贈寔存乎

國章故中書令張九齡維嶽降神濟川作相開元之

際寅亮成功讜言定其社稷先覺合於蓍䇿永懐賢

弼可謂大臣竹帛猶存樵⿱⺾⿰𩵋禾必禁爰從八命之秩更

進三台之位可贈司徒

 按贈司徒舊史爲至徳𥘉上皇在蜀思九齡之先

 覺下詔云云仍遣使就韶州致𥙊新史云徳宗建

 中元年賢九齡風烈贈司徒考之本紀玄宗以天

 寳十五年七月庚辰至蜀郡八月癸未朔赦天下

 癸巳靈武使至知太子即位丁酉稱上皇詔稱誥

 己亥臨軒冊肅宗自庚辰至己亥僅二十日且䝉

 塵之餘固無暇贈典神道碑但言發使至韶州弔

 𥙊而巳新史盖據碑也其贈司徒當以建中爲正

 趙徳麟雜録云明皇在蜀毎思張曲江則泪下遣

 使韶州𥙊之兼齎貨帛以䘏其家其誥刻白山屋

 壁下

唐故金紫光禄大夫中書令集賢院學士知院事脩

國史尚書右丞相荆州大都督府長史贈太都督上

柱國始興開國伯文獻張公碑銘

 銀靑光禄大夫廣州刺史兼御史大夫持節克嶺

 南節度度支鹽田五府經畧觀察處置等使上柱

 國㑹稽縣開國公徐浩譔

有唐既受命在太宗時有若梁公房鄭公魏衛公李

格于皇天在高宗時有若梁公狄格于上帝在中宗

時有若平陽王敬漢陽王張扶陽王桓南陽王袁愽

陵王崔光復宗社在玄宗時有若梁公姚廣平公宋

燕公始興公二張中興王業夫以天柱将傾大盗方

起一振綱目再闡皇猷始興公爲之公諱九齡字子

夀一名愽物其先范陽方城人軒轅建國弦弧受氏

良位爲帝師華才稱王佐或相韓五葉或佐漢七貂

代有大賢時稱盛族四代祖諱守禮隋鍾離郡塗山

令曾祖諱君政皇朝韶州别駕終于官舎因爲土著

姓大父諱子胄越州剡縣令烈考諱弘愈新州索盧

丞贈太常卿廣州都督皆藴徳葆光力行未舉地積

高而成嶽雲乆蓄而作霖是生我公蔚爲人傑弱不

好弄七𡻕能文居太常府君憂柴毀骨立家庭甘𣗳

數株連理王公方慶出牧廣州時年十三上書路左

燕公過嶺一見文章並深提拂厚爲禮敬弱冠鄉試

進士考功郎沈佺期尤所激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一舉高第時有下等

謗議上聞中書令李公當代詞宗詔令重試再㧞其

萃擢秘書省校書郎應道侔伊吕科對䇿第二等遷

左拾遺封章直言不恊時宰方属辭病拂衣告歸太

夫人在堂承順左右孝養之至閭里化焉始興北嶺

峭險巉絶大𢈔南谷坦然平易公乃獻状詔委開通

曾不浹時行可方𮜿特拜左𥙷闕尋除禮部司勲二

員外郎加朝散大夫超中書舎人封曲江縣男轉太

常少卿出爲冀州刺史以庭闈在遠表請罷官改洪

州都督徙桂州都督攝御史中丞嶺南按察兼選𥙷

使黜免貪吏引伸正人任良登能亮賢勞事澤𬒳

雨令行祥風属燕公薨落斯文将喪擢秘書少監集

賢院學士副知院事時属朋黨頗将排抵窮栖𡻕除

深不得意渤海王武藝違我王命思絶其詞中書奏

章不愜上意命公改作援筆立成上甚嘉焉即拜尚

書工部侍郎兼知制誥扈從北廵便祠后土命公譔

赦對御爲文凡十三𥿄𥘉無藁草上曰比以卿爲儒

學之士不知有王佐之才今日得卿當以經術濟朕

累歸養上深勉焉遷公弟九臯九章官近州里伏臘

賜告給驛歸寧遷中書侍郎丁内憂中使慰問賜絹

三百疋奔喪南歸祔塟先塋毀無圖生嗌不容粒白

雀黄犬𭈹噪庭塋素鳩紫芝巢植廬隴孝之至者将

有感乎既卒哭復遣中使起公本官同中書門下平

章事口敕敦喻不許爲辭聞命𭈹咷使者逼迫及至

闕下懇請喪手詔有曰不有至孝誰能盡忠墨縗之

義不行蒼生之望安在朕以非常用賢曷云常禮哀

訴即宜㫁表賜甲第一區御馬一疋尋遷中書令集

賢學士知院事脩國史𥘉公作相也奏差擇元戎皆

取良吏不許入奏罷常奏諸軍兵省年支賜䛕臣䜛

議事竟不行明年公奏籍田躬耕禮節加金紫光禄

大夫進封始興伯每天長節公卿皆進衣服公上千

秋金鑑録五卷述帝王興衰以爲鑒戒公直氣鯁詞

有死無二彰善癉惡見義不回范陽節度薛王奏前

太子索甲二千領上極震怒謂其不臣顧問於公曰

子弄父兵罪當笞况元良國本豈可動摇上因涕泣

遂寝其奏武貴妃離間儲君将立其子使中謁者𥝠

於公曰若有廢也必将興焉公遂叱之曰宫闈之言

何得輙出御史大夫李公尚𨼆大府卿裴伷先不禮

中官皆忤上旨必在殊責公全庇焉幽州節度張守

珪縁降兩蕃斬屈突干将拜侍中凉州節度牛仙客

以省軍用将拜尚書並觸鱗固争竟不奏詔平盧将

安禄山入朝奏事見於廟堂以爲必亂中原固請誅

戮上曰卿無以王衍知石勒此何足言無何用兵爲

虜所敗張守珪請按軍令留中不行公諌曰穣苴出

軍必誅荘賈孫子行令亦斬宫嬪守珪所奏非虗禄

山不當免死再三懇請上竟不從邉将盖嘉運等上

䇿宻發将士襲平西戎公以爲不可妄舉結後代讎

非皇王之化也上又不納及羯胡亂常犬戎逆命玄

宗思嘆曰自公歿後不復聞忠讜言發中使至韶州

吊𥙊其先見之明有如此者學究精義文叅㣲㫖或

有興託或存諷諌後之作者所宗仰焉上表論事事

多機宻入皆削藁人莫得知常以致君堯舜齊衡管

樂行之在我何必古人由是去循資格置採訪使𭣣

㧞幽滯引進直言野無遺賢朝無缺政百揆時序庶

工𠃔釐同儕見嫉内寵潜搆罷公爲尚書右丞相𥘉

不芥意居之坦然執憲者素公所用劾奏權臣豸冠

得罪借以爲累貶荆州長史公三𡻕爲相萬邦底寧

而善惡大分背懀者衆虞機宻發投杼生疑百犬吠

聲衆狙皆怒毎讀韓非孤憤涕泣沾襟開元二十八

年春請拜掃南歸五月七日遘疾薨於韶州曲江之

𥝠第享年六十三皇上震悼贈荆州大都督有司謚

行曰文獻公越來𡻕孟冬塟於洪義里武臨原近于

先塋禮也夫人桂陽郡夫人譚氏循州司馬府君誨

之子也淑慎宜家齊荘刑國環珮有節纂組皆功㓜

作女儀長爲内則太夫人樂在南國不欲比轅克勤

奉養深得婦禮至徳二年十月六日終於𥝠第春秋

七十有七晝哭䦱門日月綿遠同塋異穴卜兆從宜

公仲弟九臯宋襄廣三州刺史採訪節度經畧等使

殿中監季弟九章温吉曹等州刺使鴻臚卿腰金拖

紫三虎爲榮立徳行政二馮推羙嗣子拯居喪以孝

聞立身以行著䧟在冦逆不受僞官及收復兩京特

制拜朝散大夫太子右賛善大夫孫藏器河南府夀

安尉永保先業克禀義方姪殿中侍御史抗文吏雅

才淸公賢操以兄拯早世姪藏器㓜孤未見豐碑乃

刋樂石用展猶子之慕庶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世父之羙浩義深知巳

眷以文章禮接同人惠兼甥舅薄𭠘効徳無媿其辭

銘曰

 鳯生丹穴 鵬翥南⿰氵𡨋 天垂粹氣地發精𤫊

 傑生我公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于王庭 甫稱降神說表𮪍星

 學究經術 文高宗匠 再掌司言 爰立作相

 忠義柱石 謀猷帷帳 王綱𠃔𨤲帝采惟亮

 退居右揆 出入南荆玄鶴弭翼 靑蠅營營

 不⿰目𡨋猶視 雖歿如生 昭昭令名 千古作程

長慶三年𡻕次癸𫑗七月癸丑朔十二日甲子姪孫

嶺南節度判官監察御史裏行仲舉建立 曾孫承

奉郎䖍州文學敦慶勾當建立 墳塋在西北去此

三百四十有四歩 曾姪孫鄉貢進士可復同勾當

立 玄孫鄉貢進士景新 玄孫鄉貢進士景重

 歐陽公集古録䟦尾云右張九齡碑按唐書列傳

 所載大節多同而時特小異傳云夀六十八而碑

 云六十三傳自左𥙷闕改司勲員外郎而碑云遷

 禮部傳言張說卒召爲秘書少監集賢院學士知

 院事碑云副知至後作相遷中書令始云知院事

 其載張守珪請誅安禄山事傳云九齡判守珪状

 碑云守珪所請留中不行而公以状諌然其爲語

 則畧同碑長慶中立而公薨在開元二十八年

 長慶三年實八十四年所傳或有同異而至於年

 夀官爵其子孫宜不繆當以碑爲是也治平元年

 二月十日書

   張荆州畫賛并序     吕     温

中書令始興文獻公有唐鯁亮之臣也開元二十二

年玄宗春秋高矣謂太平自致頗易天下綜覈稍怠

推納浸廣若君子小人摩肩于朝直聲遂寝邪氣始

勝中興之業衰焉公於是以生人爲身社稷自任抗

危言而無所避秉大節而不可奪小必諌大必諍攀

帝檻暦天階犯雷霆之威不霽不止日月㡬蝕卻爲

分明虎而冠之不敢猛視群賢𠋣頼天下仰望凛凛

乎千載之望矣不虞天将啓幽薊之禍俾姦臣乗釁

以速致戎詐成䜛勝聖不能保禠我公衮寘于侯服

身雖遠而諌愈切道既塞而誠彌堅憂而不怨終老

南國於戲功業見乎變而其變有二在否則通在㤗

則窮開元𥘉天子新出艱難乆憤荒政樂與群下勵

精致理於是乎有否極之變姚宋坐而乗之舉爲時

要動中上急天光照身宇宙在手𫝑若舟楫相得當

洪流而鼓迅風崇朝千里不足怪也開元末天子倦

于勤而安其安高視穆淸霈然大滿於是乎有㤗極

之變荆州起而扶之舉爲時害動咈上欲日與䜛黨

抗行于交㦸之中𫝑若㣲陽戰隂衝宻雲而吐丹氣

欻耀而㓕又何難乎所痛者逄一時事一聖踐其跡

執其柄而有可有不可有成有不成况乎差池草茅

沈落光耀者復何言哉復何言哉曹谿沙門𤫊徹雖

脫離世務而猶好正直擕其圖像因以示余覩而感

之仍作賛曰

唐有棟臣徃矣其邈世傳遺像以覺後學徳容恢異

天骨峻擢波澄東⿰氵𡨋日照㤗嶽具瞻崇崇起敬起忠

貌與神㑹凛然生風氣藴逆鱗色形匪躬當時曲直

如在胸中鯤鱗𥘉脫激海以化羊角中頽摩天而下

無喜無愠亦如斯畫嗚呼爲臣儆爾夙夜










唐丞相曲江張文獻公文集附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