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丞相曲江張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

唐丞相曲江張先生文集 卷第一
唐 張九齡 撰 景南海潘氏藏明成化刊本
卷第二

唐丞相曲江張先生文集卷之一

 頌賛賦

  龍池聖徳頌幷序

  開元紀功徳頌幷序

  聖應圖賛幷序

  開元正歷握乾符頌幷序

  白羽扇賦幷序及御批

  荔枝賦幷序

   龍池聖徳頌

臣聞昔者玄徳升聞皇天眷命元聖有作上帝何言

必見意於休徴不忘象於幽賛惟茲降鑒(⿱艹石)曰專精

道周萬物者其神充功濟生人者其祥大粤(⿱艹石)古始

肇有君臣巢燧之前寂寞無紀書契而後煥炳可觀

(⿱艹石)鬼神睢盱品彚紛錯性命未正吉㐫不定而太

昊氏將通其徳則河爲之出圖人食未粒鳥獸是茹

時不耕稼噐無耒耜而神農氏將教其本則天爲之

雨粟蚩尤不道炎帝不制銅鐵鑄兵豺狼横厲而軒

轅氏將禁其暴則天爲之降玄女洪水方割下人昬

墊堯徳莫能弭其灾舜功不能除其害而夏后氏將

㡳其績則洛爲之出書自兹以還殆三千歳矣其間

木火更王雲物告符有(⿱艹石)狼衘鈎魚躍舟素靈哭黄

星見豈不以湯徳有慙武善未盡漢道旣雜魏方亦

偏唯以一至之應且爲興王之兆則未有錫真符聖

受明命遠與大禹相續超與上皇比崇如我國家之

盛者焉洪惟龍池蓋天之所以祚聖即今上卜居之

舊真京師爽塏之所傍無竇澤中勿濫泉非常而靈

液㳙流無幾而神池浸廣榮光休氣(⿱艹石)(⿱艹石)雲所未

嘗有則此之出清可以鑑而深不見底鱗介瑰詭於

牣其中時莫知其所然日徒見其有異中宗採識者

之議壓王氣而來逰聖上處或躍之時出飛龍而合

應臨淄始封也邸第在焉上黨歷試也靈符紹至天

其以是求命我唐圖象丁寧有所底止其(⿱艹石)兹也夫

成數有時而否至理無代而亡固在乎大聖之生乗

運而作鼓天下之動安天下之危故將順成功自古

之啓佑也如彼充定多難自天之叶賛也如此初中

宗韋氏后黨窺𨻶大盗狃於得志羣慝起而擅權(⿱艹石)

綴旒然當此時也天與(⿱艹石)不取鬼謀或不恊則我祖

宗之業無乃將墜而億兆之命亦猶倒懸聖上蹙之

提劒而起雷霆一奮祅沴以清内難旣衰外虞有謚

推戴太上照臨萬邦實天之爲與人更始系皇綂維

乾綱决綻𥙷壞蕩瑕滌穢而乃闕典咸備舊章悉舉

處窮盡逹在困必通品物資以再生寰區爲之一變

然後返華僞於朴還澆漓於淳以大道爲原以至仁

爲根動推是心以御於事人見徳而興行神享誠而

介福故不在於刑罰不在於禱請大造裁成玄猷允

塞有如陽春播澤觸𩔖皆滋太山起雲無遠不徧雖

昆虫草木與蠻貊要荒樂其所生安其所習在牛羊

而勿踐有干戈而載戢又况於衣冠華夏禮樂家邦

而不刑於斯湏不乆於漸漬者也夫然何教非徳何

化非經何能事之不舉何醇精之未極周⿰氵専洋溢於

穆緝熈至於太和莫不允(⿱艹石)體侔天地之大事出皇

王之表豈擎跽曲拳盡禮極力將用彦聖不啻其口

所能稱誦於吾君所可殆庶於至徳且往者之有開

也天感精以降聖聖敬命以奉天此誠有元則欽明

文思及兹報本必嚴祗齋栗靈慶以属之神化以答

之與初相明其徴乃著𢇁綸先兆非篤信歟由是言

之綂天者人合符者聖而差徳序命殊尤卓絶豈多

乎哉至如古之興王必有所感五帝更尚五運旁通

土者黄中之精於金爲王水者善利之物於土爲配

茍膺期而有來必合徳而爲表是則然矣天其或者

亦以阜育群化發揮茂祉始告以聖有明徴終成乎

帝之神冊因其立象之本㑹以相乗之數則載代六

百歷紀千年變而通之胡可量也宗子宗正卿褒信

郡王璆等(⿱艹石)干人伯父伯兄仲叔季弟聚族相與詣

闕上言天意昭著固巳乆矣人事符合亦云至矣而

一徳是建太階旣平靈臺靈沼赫赫明明天之爲大

雖莫能名皇王之鎬豈無頌聲上初克讓抑而未許

至於累請乃曰俞哉史臣不敏敢獻頌曰

茫茫元昊載凝載薄在帝庖犧繼天而作浩浩洪水

包山襄陵舜亦命禹夏氏以興龍圖龜書二王是膺

湯武巳下夫何足徴

   右元命

於鑠巨唐乗運而起纉禹之迹系尭之紀五聖在天

丕命曾孫高視河洛同符混元亦有黄龍出於靈沼

明明穆穆天子之表

   右聖徳

倬彼東井昭章于天沉精降液下爲靈泉靈泉有泚

其深無底泌之洋洋其甘如醴清徳之鑑柔道之體

洪源濬規實天之啓

   右靈泉

濯濯靈泉洞SKchar皇祇滋液流衍化爲神池曰止曰行

惟聖之作匪鱣匪鮪惟龍之躍植物斯生動物斯樂

天眼有見曾是不涸

   右神池

靈有休氣紛紛郁郁如山之包如雲之簇潜龍在下

聸烏斯屋兆云其吉周爰咨詢旣契我龜又叶我人

鎬雖舊京其命惟新

   右休氣

蜿蜿黄龍神池自出靈化恍惚噴雲沃日告帝之符

其儀孔吉或潜于泉或見于田與時順動亦應乎天

克配我皇無得稱焉

   右黄龍

  開元紀功徳頌幷序

臣聞蠻夷猾夏唐虞巳然天之所生𩔖不可絶嘗有

拓境者矣而固也爲患或有欵塞者矣必也無親是

以古之哲王審其(⿱艹石)此則限以荒服斷非純臣不貢

不王武功居後不庭不率文徳是先三代所以直道

百蠻所以向化迨乎春秋之衰諸侯以力征伐自出

戎心大啓謀夏亂華干盟偪好王網弛而(⿱艹石)綴天道

厭而將革則有强能攘刼暴𢙣交侵雖雜覇之無成

亦及經之所取其負力者乃塹山堙谷盡境而築長

城其黷武者則輓粟飛蒭窮兵以耗中國又失於下

䇿而悔在末年彼王畧之不恢殆千餘載矣夫有其

虞而無豫思其患而不圖所謂能國將安貴聖物豈

終否道非固窮鑑之者昊天救之者英主玄命隂隲

𢌿付神武我太宗一戎衣而大定我皇帝再受命而

太平不是古而務文不非今而忘戰以時變而消息

元與天而合符日月之所照臨隂陽之所陶冶凡有

在地莫不禀朔而東夏郡縣北隟山戎先是四十年

侵軼數百里自兹氣奪數以病告旣威讓之不恭且

力制之不可或朝或否爲虺爲蛇幽鄣未遑以滅𤇺

邉城安得而弛柝曠日持乆兵連禍挐率由事邉是

無寜歳二十二年春乃命右羽林大將軍兼御史中

丞幽州長史張守珪將中軍都督諸鎮雄名先路夷

裔生風載馳信臣繼發精卒戒嚴有赫張皇(⿱艹石)神公

卿大夫未始測也將校部曲亦莫知也皇帝方日靖

以慮之乾綱以斷之初决䇿於九重巳𭣣功於萬里

矣二十二年冬十有二月中貴將命元戎受律三軍

疾雷於非時二庭䘮膽於非意欲遁則衆潰不保欲

拒則兵鋒莫當因而僞降幸且紓禍遽圖反覆將肆

鴟張觀釁先人豈伊負我以間諜而情得乗猜携而

計從或竒兵以嘗或厚利以㗖無何變作果自族誅

𠒋元惡首鬼惑神誘假天威而無前覆鳥巢而何有

於是諸部大駭率衆復歸責以不義之尤捨其不臣

之罪旣服即序有威且懷載籍以來固未之見也昔

我睿祖取句驪於拾遺今兹聖謀易林胡於反掌獻

功有續後嗣無忘百王所廢之勲四夷未賔之俗自

我底定巍乎登皇其(⿱艹石)此也於是彼節使與群帥因

東師之凱旋離而族談合而公議以爲主上憫一隅

之苦垂不伐之畧以計易戰以信去兵神斷自天虜

平不日且軍未血刃敵免膏原宻承無方之謀坐致

不陣之捷有征無戰即王者之師歟而不彰美於吾

君得無臣子之罪不表聖於帝載SKchar稱文武之時乃

率其属至於固請帝三讓德而曰俞哉夫曲成萬𩔖

者天爲而不有下濟兆庶者聖成而不居物無謝生

於天雖云至道人無歸功於聖何以最靈雖無巳無

名所宜絶於言象而惟忠與義固不廢於頌述大雅

云徐方旣同天子之功又曰明明天子令聞不巳其

此之謂也臣再拜頓首敢獻頌曰

赫赫天威𠔃𬒳遐荒蠢茲山戎兮不來王命南仲兮

整六師出幽陵兮𨏼九夷簸赤山兮蕩滄海弔無告

兮伐有罪徒不勤兮車不殆虜震驚兮兵氣倍昔負

固兮今安在魁自殱兮裔旣平謀旣集兮聖自明我

不戰兮獻戎捷俾厥後兮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天聲

  聖應圖賛幷序

臣聞啓聖者天也宜有以覺悟受命者聖也必有以

明徴故神不言而可知時將至而先兆當陛下龍潜

上黨也或託𩔖於雲物或效靈於卜筮意者天之丁

寜垂象唯恐後時又以潞水之泓深山鹿之捷走馳

𮪍是𫉬厲流不濡非力所能以明或躍乾之上體時

在九四神道幽賛聖期宻邇自後而占何著明其若

此盖天福海内地降聖跡以瑞非常之后以决如神

之䇿至于再三明必信耳有郡SKchar崔弼時其從行見

龍𮪍先馳謂河流可渉亦旣數歩遽巳滅頂不沉也

安足以驗飛無凡也於何以昭聖事來自久命常惟

新臣不勝至願謹爲聖圖遂獻賛曰

龍之或躍泉有可深神亦成象化爲背禽凌厲是𫉬

明命則忱如彼從SKchar焉能不沉

  開元正曆握乾符頌幷序

臣伏見景寅制書以開元曆握乾符垂示天下幸甚

其沙門玄偘等所言益部蓍舊傳洛下閎改顓頊曆

推校最爲精宻而曰後八百歳其曆差一日當有聖

人定之到于今曆果有差聖果有定誠非常之嘉應

曠代之靈符不可得而間也臣誠歡誠喜臣聞天道

先聖而啓期聖人後天而奉時不當乎天心不在曆

數不登乎聖道不合元符玄命定而王者應幽數起

而明者察故洛下閎極其數而知來蓍舊傳尚其占

而示後我皇帝無思而感自然玄同僧玄偘等幸㑹

而言豈云素慮非人事也非神道也天固巳儲祥以

俟時積分以差日出入數代多曆年所疇人極力不

能課其祥上林雜候亦莫徴其失則明天意以徯聖

期期數未臻乃藏於宻聖證將至如應如響彼幽深

之何有此會通之不謀所以下叶黄鐘上稽玄象以

和六氣以合三光復其見心間不容髪斗樞且運而

况於人時元氣巳調而况於月令於戯天下之動日

用不知昆蟲草木生者自遂麟鳯龜龍靈者自瑞蠻

夷戎狄遠無不至山川鬼神幽罔不洎此聖人所以

定天下之象通天下之志天人之道備也昔者河出

圖洛出書自時厥後符命非一空文而無應其殆乎

人爲實錄而有徴焉用乎龍負則洛下閎者此其神

乎不然是何見之明也夫聖有時而不作物無聖而

不覩仲尼感時於鳯鳥古人嘆壽於清河皆傷於不

逹而恨於難見我后受成命重光乎文武累聖而無

窮殊祥而無數彼哀命之者曾不得而朝聞凡今之

人誠何幸而目覩由是觀之當其來運唐虞之屋可

封非其有時孔丘之徒不遇此千載之㑹也萬物豈

知其謝生於天乎兆人亦云忘力於帝乎微臣荷寵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休命則臣子之志在於盡美而惟天之大終莫

能名不勝區區敢獻頌曰

於皇惟后受命于天時來于今兆是厥先旣定乃日

允叶斯年赫赫光明應于上玄

  白羽扇賦幷序

開元二十四年夏盛暑奉勑使大將軍高力士賜宰

臣白羽扇某與焉竊有所感立獻賦曰

當時而用在物所長彼鴻鵠之弱羽出江湖之下方

安知煩暑可致清凉豈無紈素采𦘕文章復有脩竹

剖析毫芒提携宻邇揺動馨香惟衆珍之在御何短

翮之敢當而𥨸思於聖后且見持於未央伊昔臯澤

之時亦有雲霄之志茍效用之得所雖殺身之何忘

肅肅白羽穆如微風縱秋氣之移奪終感恩於篋中

  御批答

朕頃賜扇聊以滌暑卿立賦之且見情素詞高理妙

朕詳之久矣然佳彼勁翮方資利用與夫弃捐 --捐篋笥

義不當也

  荔枝賦幷序

南海郡出荔枝焉毎至季夏其實乃熟狀甚瓌詭味

特甘滋百菓之中無一可比余徃在西掖嘗盛稱之

諸公莫之知而固未之信唯舎人彭城劉侯弱年遷

累經于南海一聞斯談倍復喜歎以爲甘㫖之極也

又謂龍眼凡菓而與荔枝齊名魏文帝方引蒲桃及

龍眼相比是時二方不通傳聞之大謬也毎相顧閑

議欲爲賦述而世務卒卒此志莫就及理郡暇日追

叙往心夫物以不知而輕味以無比而疑遠不可騐

終然永屈况士有未效之用而身在無譽之間苟無

深知與彼亦何以異也因道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其實遂作此賦菓之

美者厥有荔枝雖受氣於震方實禀精於火離乃作

酸於此裔爰負陽以從宜蒙休和之所播渉寒暑而

匪虧下合圍以擢本傍䕃畆而抱規紫紋紺理黛葉

緗枝蓊鬱而霮䨴環合而棼纚如蓋之張如帷之垂

雲煙沃(⿱艹石)孔翠于斯靈根所盤不高不卑陋下澤之

沮洳惡層崖之嶮𡾟彼前志之或妄何側生之見疪

爾其勾芒在辰凱風入律肇允含滋芬敷謐溢綠穗

靡靡青英苾苾不豐其華但甘其實如有意乎敦本

故㣲文而妙質蔕葯房而攅萃皮龍鱗以駢比膚玉

英而含津色江萍以吐日朱苞剖明璫出冏然數寸

猶不可疋未玉齒而殆銷雖⿰王𤔫漿而可軼彼衆味之

有五此甘滋之不一伊醇淑之無凖非精言之能悉

聞者歡而竦企見者訝而驚仡心恚可以蠲忿口爽

可以忘疾且欲神於醴露何比數之湘橘援蒲桃之

見擬亦古人之深疾(⿱艹石)乃卑軒洞開嘉賔四㑹時當

燠煜客或煩憒而斯果在焉莫不心侈而體忲信雕

盤之仙液實玳筵之綺繢有終食於累百愈益氣而

治内故無厭於所甘雖不貪而必愛沉美李而莫取

浮甘𤓰而自退豈一座之所榮冠四時之爲最夫其

貴可以薦宗廟其珍可以羞王公亭十里而莫致門

九重兮曷通山五嶠兮白雲江千里兮清楓何斯美

之獨遠嗟爾命之不工毎𬒳銷於凢口罕𫉬知於貴

躬杮可稱乎梁侯梨何幸乎張公亦因人之所遇孰

能辯乎其中哉

唐丞相曲江張先生文集卷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