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唐丞相曲江張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八

卷第十七 唐丞相曲江張先生文集 卷第十八
唐 張九齡 撰 景南海潘氏藏明成化刊本
卷第十九

唐丞相曲江張先生文集卷之十八

墓誌銘

  故張太師墓誌銘

  故楊都督墓誌銘

  故王府君墓誌銘

  故畢都護墓誌銘

  故趙許州墓誌銘

  故韋司馬墓誌銘

   故開府儀同三司行尚書左丞相燕國公贈

   太師張公墓誌銘并序

大唐有天下一百一十三年開元十有八載龍集庚

午冬十二月戊申開府儀同三司行尚書左丞相燕

國公薨于位享年六十四嗚呼哀哉皇帝悼焉素服

舉哀廢朝三日乃下制贈太師盖師傅之舊恩禮有

加也詔塟先逺䘮事有日又特賜御詞表章琬琰公

義有忘身之勇忠爲社稷之衛文武可憲之政公侯

作扞之勲皆巳昭昭於天文雖與日月爭光可矣

公諱說范陽方城人晉司空杜武公之裔孫周通道

舘學士諱弋府君之曾孫慶州都督諱恪府君之孫

贈丹州刺史刑部尚書諱隲府君之季子自上世積

慶及公而祥發神明所府道徳爲樞生以寜濟㓜而

休祥鷹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虎視英偉磊落越在諸生之中巳有絶雲

霓之望矣𥘉天后稱制舉郡國賢良公時大知名㧞

乎其萃者也起家太子校書迄于左丞相官政四十

有一而人臣之位極矣尚書國之理本公悉更之中

書朝之樞宻公亟掌之休聲與偕升降數四守正而

見逐者一遇坎而左遷者二其餘總戎于外爲國作

藩所平除者惟幽并秉節龯而巳至若三登左右丞

相三作中書令唐興巳來朝佐莫比盖聖賢之運有

㑹師臣之道欲行人雖求多我每餘地馨香之發敷

聞自久宜其翊戴聖后師範百寮功烈過於如神徳

聲出於咸一此固與扳築崛起屠釣作合之𩔖亦云

異也公志玄逺而性髙亮未嘗自異會節乃有立何

所不可體道以爲宗旣定國於一言亦保身之雅其

於經理世務雜以軍國决事如流應物如響紛綸輻

輳其猶指掌及夫先聖微㫖稽古未傳缺文必𥙷墜

禮咸甄與經籍爲笙篁於朝廷爲粉澤固不可詳而

載也始公之從事實以懿文而風雅陵夷巳數百年

矣時多吏議擯落文人庸引雕蟲沮我勝氣丘明有

耻子雲不爲乃未知宗匠所作王霸盡在及公大用

激昻後來天將以公爲木鐸矣斯文豈䘮而今也則

亡嗚呼克生以輔時而臣道不究致用以利物而人

將安仰上撫床以念徃下輟相而哀至復見之於公

焉太常議行謚曰文貞二十年秋八月甲申遷窆於

萬安山之陽燕國夫人元氏袝焉夫人故尚書右丞

相武陵公懐慎之女也動爲柔範皆可師訓及公之

貴連姻帝室雖處榮盛若非在巳内執謙下外睦親

踈古之賢明未始兼有開元十九年三月壬戌薨于

東都康俗里第享年六十四長子均中書舍人次曰

垍駙馬都尉衛尉卿季曰椒符寳郎泣血在疚皆我

之有後也嗚呼玄堂永閟何事春秋幽篆斯在亦云

不朽而巳銘曰

天有宻命滋液百寳時無大賢誰與明道我公允叶

我徳孔昭翰飛戾天羽儀清朝功遂身謝名由實美

言而有立古無不死南山之下詔葬干兹後之與歸

誰我太師

   故特進贈兖州都督駙馬都尉觀國公楊公

   墓誌銘并序

公諱某字某弘農華隂人也某先食采於楊因邑爲

氏始大於兩漢更盛於周隋司空觀徳王戎之髙祖

也台階論道盟府書勲利建維城澤流後嗣洎右衞

将軍贈兵部尚書府君諱某累葉炳靈六轡承祀而

皆千里一舉逸翰所推五侯同拜貴戚莫比公即尚

書之子也誕保中和克紹前烈㓜以羙秀兼大叔之

文長而嘉聞増季友之業孝弟忠信藴乎生知禮樂

詩書成於時習弱冠以門子調𥙷晋州𠫵軍中宗之

在春宫也妙簡才地将降天孫兼之實難而公惟允

以選尚長寕郡主加朝散大夫拜通事舎人累選右

衛郎将神龍元祀中興在運預聞大䇿克樹休勲而

貴主宜家既増湯沭列侯𫝊國復錫山川至是始襲

觀國公拜駙馬都尉左千牛衞将軍加上柱國累遷

秘書監兼太子賓客増金紫光禄大夫又特進散𮪍

常侍右千牛将軍陜王𫝊坐事左出巴州刺史又爲

光禄卿復出爲亳㐮陳鄧四州刺史左轉鄜亳許綘

四州别駕公性明敏有器韻不求虚譽而百行允脩

不矜小善而九能咸事至於入官從政東文西武才

既兩可事亦百中且不恃貴以傷義不怙寵而廢公

奉以周旋加以撝謙雖在降出無他悔吝此亦公之

善自爲謀以道終始者也開元十二年癸𫑗遘疾薨

綘郡之官舎春秋五十天子悼焉有制贈持節都督

督兖州諸軍事兖州刺史仍遣使弔問今返葬京師

率禮有加哀榮異數其年秋九月甲申葬于北原其

孤曰某等煢煢在疚願圖遺烈後之人亦知范宣之

世祿豈獨臧孫之立言銘曰

巖巖太華作鎮西土祚我諸楊降生厥祖四代而立

爲漢元輔爰及㣧裔克復先古猗嗟觀公不忝前人

荷天休寵爲國嘉姻王孫作儷帝子來嬪瓊敷玉(⿰氵閠)

輝映紛綸乃登王朝乃尊爵秩祿盈萬鍾賦食千室

亦克畏滿亦以戒逸物更盛衰時有得失禀命不融

斯人則亡天歸京兆地返連崗吁嗟此室徽音不忘

   故太僕卿上柱國華容縣男王府君墓誌

公諱某瑯瑘臨沂人盖王氏所由逺矣然其自漢至

今上下千載海沂爲頌始壯厥猷淮水作楨克昌其

⿰糹⿱𢆶匹跡台衮聮華牧伯君子韙其立言史官褒其行

事則巳世無違徳人以嘉聞圖諜粲然宜爲冠族廼

祖某梁侍中尚書左右僕射安秉亭侯髙祖某陳度

支尚書曾祖某太子中書舎人祖某皇朝吏部郎中

(⿰氵閠)州刺史父某官至洪州都督公踐修範業雅有

名器性開敏而逹於從事才果㫁而長於御下至於

學以知古義以隨時虚巳存誠離經合道異焉而不

傷於物同焉而不害於政咸自得之務其大者儀鳳

中初以門子選爲孝敬皇帝挽郎解巾相王府叅軍

授豫王府叅軍歷太子通事舍人蒲州司法叅軍丁

洪州府君憂去職䘮踰於戚行過於禮時其在疚哀

䏻感鄰服闋授相州鄴縣令施於政也揮干鏌之𨦟

截無不㫁展騏騮之足行無不至以故言出有孚豈

止於百里教行無𩔗俄浹於四封邑人是宜輿頌乃

作御史中丞張仁愿表公尤異帝用嘉焉遷洛州陸

渾縣令加朝散大夫寵其䏻也再有仲由之善益聞

考父之恭薄理我畿有加於業識者觀政許其以後

圖時軰推多驗之於晩節稍遷蒲州司馬洛州長史

蒲州長史三爲郡佐一心貫之執心有恒厥聲以茂

雖巳秪之體素顧和之理識異代同官齊名比義固

無愧也俄遷隨州刺史趙簡始大列於諸侯張敞有

名擢爲刺史賢明獨㫁政教弘宣始于漢東之美⿰糹⿱𢆶匹

以巴中之異郡歷數四課甞第一再領遂綿二州刺

史先是俗多梗弊人盡流庸公亦來思撫之如子彼

得攸塈歸之如市行有餘力用不盡才驟遷大都督

乃拜相州刺史先是景雲𡻕我唐雖舊儀制維新置

連率之官增監郡之秩於是歷選列辟專謀用賢且

有後命而公爲稱首遂作越州都督同京官正三品

連率統察杭婺衢睦温撫台閩八州長史巳下率由

部按事雖竟寢議者終榮仍守越州都督加銀青光

祿大夫公素有盛名兼之寵數問望而草風必偃至

止而⿺辶𦮔麻自直與夫任賢坐嘯勞心行部彼有因致

此我無爲而巳然政之行焉有若神者徴拜雍州司

馬頃之又正名爲京兆少尹京兆者本公之樂土居

巳重世買臣還郡無矜於出授張旣本州是榮於衣

繡公雖作貳我亦爲光開元二年始封華容縣男昭

有徳也其明年有制以公檢校太僕卿訓以六騶正

于群僕日加數馬之慎歳有展軫之勤無何即真可

謂貴矣然公思報所受逾勵所行神明未衰志業不

究春秋六十有一開元六年秋八月乙亥寢疾薨于

洛陽之陶化里第嗚呼哀哉朝廷傷焉賻贈以禮夫

人范陽盧氏不享偕老先時在殯其年冬十月乙酉

合葬于偃師之某原却𠋣首陽前瞻洛汭豈伊遐丘

之樂盖取邢山之兆有子曰昊次曰旻泣血苦壤哀

纒於逺日勒銘金石儀叶于吉時假以斯文爲之實

錄其詞曰

   其一

有周之裔居海之沂緒業爲永徳音罔違貽厥謀翼

俾其翰飛宜哉世祀亦曰家肥

   其二

洎我華容而今濟美四科冉季九䏻魯史學匪爲人

義如在巳施於有政轡之柔矣

   其三

稚馴宰邑鷹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佐郡五爲刺史在邦必訓再踐太僕

厥庸廼奮今也則亡天不可問

   其四

神期永年禮先逺日合如防墓開彼滕室鶴弔人悲

龜言地吉篆石泉戸與山相畢

   故安南副都護畢公墓誌銘并序

公諱某字某東平人四世祖義雲比齊度支郎中青

州刺史曾祖琰貞觀初并州白馬府右果毅都尉右

衛郎將祖义蒲州河東令坐事左轉桂州歸義縣丞

因家于始寜父誠舉孝㢘髙尚不仕公即孝廉府君

之子禀靈純茂姿性開朗亦既志學休有令聞雖在

諸生之中巳有萬人之望矣夫其忠有世善有元仁

於其親友于兄弟豈尚行所致其因心而然公之植

身根萌素厚操有制永何適非宜故爲政之方所從

來逺矣某年初有御史將命黜陟幽明公時盤桓居

貞未有攸徃而使者承式固才是求褐衣見召直繩

斯委乃表公授梧州錄事叅軍非其好也先是剽刼

在境行李所病綱佐無幾逋盗肅然𡻕滿授廣州湞

陽令事必簡舉人用穏便莫不咨嗟未始見也尋轉

韶州司馬其政如初秩滿丁内憂公有志性幾於毁

滅廬墓展哀泣血扶病有加一等不惟三年嶺南按

察使廣州都督兼御史大夫蕭璿彼孝悌之士也以

錫𩔖之故有嘉徳音於是㧞𥙷按察判官義行相成

終始如一尤加欽重特以表聞勑授新州刺史屬恩

州酋帥日尋干戈將有式遏實資明𠃔後按察使廣

平郡宋璟以公爲五府總管以甲卒戍焉雖臨之兵

威而開以恩信俾忿鷙狼戻化梟爲人廣平公深以

爲䏻奏假恩州刺史俄又真授夷落大寜尋加朝散

大夫遷端州刺史居必致理莫匪嘉績并護之𭔃朝

選以歸於是加秩中散大夫拜安南副都護到官未

幾闇忽遷殂時年六十某月日庚子歸葬于某山原

公内行無玷外物不干文非務華學皆爲巳所蒞數

郡遺愛在人全巳而歸可謂厚矣有子曰某衘血終

天愬哀逺日永惟稱伐存乎幽篆銘曰

徛歟畢侯濬源長流受氏于畢爰自有周彼美世載

寔惟孫謀賢哲⿰糹⿱𢆶匹𮜿斯其逺猷嗟彼懿宗是生孝友

知實内積行非外誘家邦必聞人倫歸厚微此令徳

夫豈善守亦旣從政厥聞載榮邑䏻訟息郡用禮成

蠻夷慕教鴟梟變聲九真副嶺萬里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旌護彼絶域

義忘險艱緹律未改丹旐而還存没之際忠孝之間

徽音無泯篆徳兹山

   故許州長史趙公墓誌銘并序

公諱某天水隴西人其先受賜于周所食者趙下逮

㐮子大爲諸侯貽于謀孫克用保國有功有伐無代

無之曾祖某隋尚書左右僕射淮寧郡公祖某金紫

光祿大夫殿中監贈工部尚書武強公父某符寳郞

皆發聞馨香世祚蕃衍不髙位者則人望焉公惇師

舊業允迪淵懿包君子大雅之量有古人獲心之賞

修詞以逹其道則質文相半履行以顧其言則剛柔

並克弱冠以門子調𥙷湖州叅軍轉相州司兵叅軍

學以入官思不出位格言清論始誦今行屬太上皇

養徳在藩擇賢爲吏公首其舉王曰爾諧於是引爲

相王府戸曹叅軍轉法曹叅軍及龍徳旣享鸖鳴有

應徃而利見縻以好爵乃授朝散大夫雍州録事叅

軍綱領諸曹罔有不率秩滿除洛州伊闕縣令事舉

其中歛從其薄惠小鎮大狥公滅私政之在人今而

遺愛俄遷徐州司馬未幾轉陜州司馬許州長史千

里将騁六轡斯柔得之自心動而中節故其四叅州

事再入府寮一宰畿邑三爲郡佐莫不所居而績宣

其用所去而頌因其跡豈伊茍然厥繇尚矣開元八

年春二月疾作革乙丑終于官舍春秋若干某年冬

十有一月庚午歸葬夫人崔氏祔焉公自然淡泊不

屑𫝑利守道貞固與命推遷故歷年多所移官數四

不過參佐而巳豈亦直道之云乎然而卑以自牧約

而䏻濟推厚居薄内安其仁急病攘夷外多其義不

曰君子其䏻爾乎有子曰令言次曰令則泣血加人

抑情就禮哀愬窀穸之事恭惟先君之徳驗之所履

附之斯文以傳無窮以慰罔極銘曰

猗嗟令徳寛仁合道景行行止風流肆好名取公器

善爲身寳志所以立政所以宣入官惟允蒞事其然

是儀是式不忘不愆今也終古後之克祚子孫煙祀

春秋霜露茫茫九原斯焉永慕

   故韶州司馬韋府君墓誌銘并序

君諱某字某京兆杜陵人其先佐夏翼商賜命爲伯

𫝊楚相漢⿰糹⿱𢆶匹世䏻賢休有成烈慶流于裔洎曾祖津

仕隋至内史侍郎戸部尚書武徳初拜黄門侍郎夀

光男克濟美名以食舊徳大父琨太子詹事武陽侯

䏻承休𮜿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厥問列考展官止少府監主簿懿業

無忝而大位不充天爵自髙人倫斯貴公荷百代之

丕搆傳一經之素範簡白足以長人文敏足以敷政

跡不由徑必期乎直學不爲辯毎抑其華志尚則然

風流自逺斯有萬里之望豈伊百夫之特始自崇文

生明經上第起家汾州叅軍公以爲國無小而行無

擇苟履忠信何陋蠻貊遂求補逺郡從所好焉於是

授泉州司倉叅軍歷廣州都督府法曹叅軍輪囷下

蟠弗以屑意幹蠱用譽將以明道固巳仁焉而不異

於逺義焉而不辭其難潜亦孔昭允謂君子秩滿遷

韶州司馬在郡數載檢身一徳輔化致理刑清訟息

宜其奮庸上國寘乎公卿而天竟南州終于叅佐悲

夫享年五十有一某年月卒于官舍粤開元六年

十二月庚午葬于少陵原有子曰某欲報罔極思傳

不朽勒石泉戸式昭徳音銘曰

皇矣鼻祖時維大彭黻衣作伯彤弓用征猗那其後

世濟其名雖公道屈亦𣗳徳聲

   右其一

休烈有素聿修無𮮐言炳身文禮充物檢行雖欲盡

名不可掩學古入官盖取諸漸

   右其二

叅卿彼分從事窮海孰云其陋我惟義在何適非宜

胡然有待天曷我欺人隨物改

   右其三





唐丞相曲江張先生文集卷之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