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唐元次山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

唐元次山文集 卷第一
唐 元結 撰 景江安傅氏雙鑑樓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二

唐元次山文集卷第一

         贈禮部侍郎元結著

         翰林編修湛若水校

         太保武定侯郭勛編

  𥙷樂歌十首有序

自伏羲氏至于殷室凢十代樂歌有其名亡其辭考

之傳記而義SKchar存焉嗚呼樂聲自太古始百世之後

盡無一作古音嗚呼樂歌自太古始百世之後遂無

一作古辭今國家追復純古列祠徃帝嵗時薦享則

必作樂而無雲門咸池韶夏之聲故探其名義以𥙷

之誠不足全化金石反正宫羽而SKchar存之猶乙乙𡨋

𡨋有純古之聲豈㡬乎司樂君子道和焉爾凢十篇

十有九章各引其義以序之命曰𥙷樂歌

 網𦊙伏羲氏之樂歌也其義盖稱伏羲䏻易人取

 禽獸之勞

吾人苦𠔃水深深網𦊙設𠔃水不深吾人苦𠔃山幽

幽網𦊙設𠔃山不幽

   右網𦊙二章章四句

 豐年神農氏之樂歌也其義盖稱神農教人種植

 之功

猗太帝𠔃其智如神分草實𠔃濟我生人猗太帝𠔃

其功如天均四時𠔃成我豐年

   右豐年二章章四句

 雲門軒轅氏之樂歌也其義盖言雲之出潤益萬

 物如帝之徳無𠩄不施

玄雲溶溶𠔃垂雨濛濛𩔖我聖澤𠔃㴠濡不窮玄雲

漠漠𠔃含映愈光𩔖我聖徳𠔃溥𬒳無方

   右雲門二章章四句

 九淵少昊氏之樂歌也其義盖稱少昊之徳淵然

 深逺

聖徳至深𠔃藴藴一作奫奫如淵生𩔖娭娭許其𠔃孰知

其然

   右九淵一章章四句

 五莖顓頊氏之樂歌也其義盖稱顓頊得五徳之

 根莖

植植萬物𠔃滔滔根莖五徳㴠柔𠔃渢渢舊音容别本房戎切

而生其生如何𠔃秞秞以周天下皆自我君𠔃化成

   右五莖一章章八句

 六英髙辛氏之樂歌也其義盖稱帝嚳䏻總六合

 之英華

我有金石𠔃擊考崇崇一作擊拊淙淙與汝歌舞𠔃上帝之

風由六合𠔃英華渢渢我有絲竹𠔃韻和泠泠與汝

歌舞𠔃上帝之聲由六合𠔃根底嬴嬴

   右六英二章章六句

咸池陶唐氏之樂歌也其義盖稱尭徳至大無不

 僃全

元化油油𠔃孰知其然至徳汩汩𠔃順之以先元化

浘浘𠔃孰知其然至道泱泱𠔃由之以全

   右咸池二章章四句

 大韶有虞氏之樂歌也其義盖稱舜䏻紹先聖之

 徳

森森羣象兮日見生成欲聞朕𥘉兮玄封𡨋𡨋洋洋

至化兮日見深柔欲聞㴠𮑮兮大淵油油

   右大韶二章章四句

 大夏有夏氏之樂歌也其義盖稱禹治水其功䏻

 大中國

茫茫下土𠔃乃生九州山有長岑𠔃川有深流茫茫

下土𠔃乃均四方國有安人𠔃野有封疆茫茫下土

𠔃乃歌萬年上有茂功𠔃下戴仁天

   右大夏三章章四句

大𮑮有殷氏之樂歌也其義盖稱湯救天下𮑮然

 得𠩄

萬姓苦𠔃怨且哭不有聖人𠔃誰𮑮育聖人生𠔃天

下和萬姓熈熈𠔃舞且歌

   右大𮑮二章章四句

  二風詩有序

天寳丁亥中元子以文辭待制闕下著皇謨三篇二

風詩十篇将欲求于司匭氏以禆天監㑹有司奏待

制者悉去之扵是歸于州里後三嵗以多病習靜扵

啇餘山病間遂題括存之此亦古之賤士不忘盡臣

之分耳其義有論訂之

  治風詩五篇

 古有仁帝䏻全仁明以封天下故為至仁之詩二

 章

猗皇至聖𠔃至惠至仁徳施藴藴紆文藴藴如何不

全不缺莫知𠩄貺猗皇至聖𠔃至儉至明化流瀛瀛

瀛瀛如何不SKchar許杲字與音皆未詳莫知其極

   右至仁四韻十二句

 古有慈帝䏻保静順以𣷉萬物故為至慈之詩二

 章

至化之深𠔃猗猗娭娭如煦如吹如負如持而不知

其慈故莫周莫止静和而止

至化之極𠔃瀛瀛溶溶如㴠如封如随如従而不知

其功故莫由莫巳順時而理

   右至慈四韻十四句

 古有勞王䏻執勞儉以大功業故為至勞之詩三

至㢤勤績不盈不延誰䏻頌之我請頌焉扵戯勞王

勤亦何極濟爾九土山川溝洫

至㢤儉徳不豐不敷誰䏻頌之我請頌夫扵戯勞王

儉亦何深戒爾萬代奢侈荒淫

至㢤茂功不升不圮誰䏻頌之我請頌矣扵戯勞王

功亦何大去爾兆庶洪湮災害

   右至勞六韻二十四句

 古有正王䏻正慎恭和以安上下故為至正之詩

 二章

為君之道何以為明功不濫賞罪不濫刑讜言則聴

謟言不聴王至是然可為明焉

   右至正四韻八句

 古有理王䏻守清一以致無刑故為至理之詩一

理何為𠔃系脩文徳加之清一莫不順則意彼刑法

設以化人致使無之而化益純𠩄謂代刑以道去殺

嗚呼嗚呼人不斯察

   右至理三韻十二句

  亂風詩五篇

 古有荒王忘戒慎道以逸豫失國故為至荒之詩

 一章

國有世謨仁信勤歟王實惛荒終亡此乎焉有力恣

謟惑而不亡其國嗚呼亡王忍為此心敢正亡王永

為世箴

   右至荒三韻十二句

 古有亂王肆極凶虐亂亡乃巳故為至亂之詩二

 章

嘻乎王家曾有凶王中世失國豈非驕荒復復之難

令則可忘

嘻乎亂王王心何思𭧂淫虐惑無思不為生人𡨚怨

言何極之

   右至亂二韻十二句

 古有虐王昏毒狂忍無惡不及故為至虐之詩二

 章

夫為君上𠔃慈順明恕可以化人忍行昏恣獨樂其

身一狥𠩄欲萬方悲哀扵斯而喜當云何㢤

夫為君上𠔃兢慎儉約可以保身忍行荒惑虐暴扵

人前世失國如王者多扵斯不寤當如之何

   右至虐四韻十八句

古有惑王用姦臣以虐外寵妖女以亂内内外用

 亂至扵崩亡故為至惑之詩二章

賢聖為上𠔃必儉約戒身鍳察化人所以保福也如

何不思荒恣是為上下隔塞人神怨奰平放敖惡無

厭不畏顛墜

聖賢為上𠔃用必賢正黜姦佞之臣所以長乆也如

何反是以為亂矣寵邪信惑近佞好䛕廢嫡立庶忍

為禍謨

   右至惑六韻二十句

 古有傷王以崩盪之餘無惡不為也亂亡之由固

 在累積故為至傷之詩一章

夫何傷乎傷王乎欲何為乎将蠧枯矣無人救乎蠧

枯及矣不可救乎嗟傷王自為人君變為人奴為人

君者忘戒此乎

   右至傷二韻十二句

  二風詩論

客有問元子曰子著二風詩何也曰吾欲極帝王理

亂之道系古人規諷之流曰如何也夫至理之道先

之以仁明故頌帝堯為仁帝安之以慈順故頌帝舜

為慈帝成之以勞儉故頌夏禹為勞王脩之以敬慎

故頌殷宗為正王守之以清一故頌周成為理王此

理風也夫至亂之道先之以逸惑故閔太康為荒王

壊之以苛縦故閔夏桀為亂王覆之以淫𭧂故閔殷

紂為虐王危之以用亂故閔周幽為惑王亡之累扵

積故閔周赧為傷王此亂風也訂曰子頌善上不及

羲軒湯武閔惡又不及始皇哀靈焉可稱極帝王理

亂之道對曰扵戯吾敢言極極其中道者也吾且不

曰著斯詩也将系規諷乎如羲軒之道也乆矣誰䏻

師尊如湯武之徳吾則不敢頌為規法過扵是也吾

子審之




唐元次山文集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