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元次山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

卷第五 唐元次山文集 卷第六
唐 元結 撰 景江安傅氏雙鑑樓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七

唐元次山文集卷第六

         贈禮部侍郎元結著

         翰林編修湛若水校

         太保武定侯郭勛編

 自箴

有時士教元子顯身之道曰于時不爭無以顯榮與

丗不佞終身自病君欲求權湏曲湏圎君欲求位湏

姧湏媚不䏻此為窮賤勿辭元子對曰不䏻此為乃

吾之心反君此言我作自箴與時仁讓人不汝上處

世清介人不汝害汝若全徳必忠必直汝若全行必

方必正終身如此可謂君子

  大唐中興頌

 天寳十四載安祿山䧟洛陽明年䧟長安天子幸

蜀太子即位扵靈武明年皇帝移軍鳳翔其年復

兩京上皇還京師扵戯前代帝王有盛徳大業者

 必見于歌頌若今歌頌大業刻之金石非老扵文

學其誰宜爲頌曰

噫嘻前朝孽臣姦驕爲昏爲妖邉将騁兵毒亂國經

羣生失寧大駕南巡百寮竄身奉賊稱臣天将昌唐

繄䁱我皇匹馬北方獨立一呼千麾萬𣄣我卒前驅

我師其東儲皇撫戎蕩攘羣兇復服指期曾不踰時

國無之事有至難宗廟再安二聖重歡地闢天開

蠲除祅灾瑞慶大来兇徒逆儔㴠濡天休死生堪羞

功勞位尊忠烈名存澤流子孫盛徳之興山髙日昇

萬福是膺䏻令大君聲容沄沄不在斯文湘江東西

中直浯溪石崖天齊可磨可䥴刋此頌焉何千萬年

  虎蛇頌有序

 猗玗子逃亂在䂙英及南人云猗玗洞中是王虎

 之宫中䂙之隂是均蛇之林居之三月始知王虎

 如古君子始知均蛇如古賢士然㢤猗玗子奪其

 宫王虎去而不囬猗玗子侵其林均蛇去而不歸

 借順恵譲可作頌矣

   虎頌

猗王虎将何與方方古大王非不方于今今也恵譲

不如王虎之心

   蛇頌

猗均蛇将何與儔儔古延州非不儔于時時也順譲

不如均蛇之為

  瀼溪銘有序

 乾元戊戍浪生元結始浪家瀼如恙溪之濵瀼溪

盖湓水分稱瀼水夏瀼江海則百里爲瀼湖二十

 里爲瀼溪瀼溪浪士愛之銘之其濵扵戯古人喜

 尚君子不見君子見如似者亦稱頌之瀼溪可謂

 譲矣譲君子之道也稱頌如此可遺瀼溪若天下

 有如似譲者吾豈先瀼溪而稱頌者乎銘曰

瀼溪之瀾誰取盥焉瀼溪之漪誰取飲之盥實可矣

飲豈難矣得不慚其心不如此水浪士作銘将戒何

人欲不譲者漸逰瀼濵

  異泉銘并序

 天寳十三年春至夏甚旱秋至冬積雨西塞西南

 有廻山山顛是秋崩拆有穴出泉泉垂流三四百

 仞浮江中可望扵戯隂陽旱雨時異以至柔破至

 堅事異以至下處至髙理異故命斯泉曰異泉銘

 于泉上其意豈獨旌異而已乎銘曰

何故作銘銘于異泉為其當不可閼拆石出焉何用

作銘銘于異泉為其當不可下窮髙流焉君子之徳

顯與晦殊為此銘者忘道也歟

  抔薄侯樽銘并序

 郎亭西乳有藂石石臨樊水漫叟横石顛以為亭

 石有窊顛者因脩之以藏酒士源愛之命為抔樽

 乃為士源作抔樽銘銘曰

窊顛之石在吾亭上天全其器實有殊狀如竇而底

似傾㡬欹非曲非方不凖不規孟公髙賢命曰抔樽

漫叟作銘當欲何言時俗僥狡日益偽薄誰䏻抆飲

共守淳樸

  退谷銘并序

 抔湖西南是退谷谷中有泉SKcharSKchar懸為竇為淵

滿谷生夀木又多夀藤縈之始入谷口令人忘返

時士源以漫叟退脩耕釣愛逰此谷遂命曰退谷

 元子作銘以顯士源之意銘曰

誰命退谷孟公士源孟公之意漫叟知焉公畏漫叟

心進跡退公懼漫叟名顯身晦公恐漫叟辭小受大

扵戯退谷獨為吾規干進之客不羞逰之何人作銘

銘之谷口荒浪者歟退谷漫叟

  抔湖銘并序

 抔湖東抵抔樽西侵退谷北匯樊水南涯𭅺亭有

 菱有荷有菰古胡有蒲方一二里䏻浮水與漫叟

 自抔亭逰退谷必泛此湖以湖在抔樽之下遂命

 曰抔湖銘曰

誰㳺江海䏻猒其大誰泛抔湖䏻猒其小故曰人不

猒者君子之道扵戯君子人不猒之死雖千嵗其行

可師可猒之𩔖不獨為害死雖萬死獨堪汚穢SKchar

作銘意盡此歟吾欲為人厭者勿泛抔湖

  五如石銘并序

 涍泉之陽得恠石焉左右前後及登石顛均有如

 似故命之曰五如石石皆有竇竇中湧泉泉詭異

 扵七泉故命為七勝泉石有𩀱目一目命為洞井

 井與泉通一目命為洞樽樽可䝻角居酒石尾有

 穴且如礲盧紅者又如瀧所江者泉可渟澄匝石

 而流入于礲中出而為瀧扵戯彼䏻異扵此安可

 不稱顯之銘曰

五如之石何以為名請悉狀之誰為我聴左如旋龍

低首回顧右如驚鴻張翅未去前如飲虎飲而蹲焉

後如怒龜出洞登山若坐于顛石則如乘彼靈槎在

漢之間洞井如鑿淵然泉湧澄瀾㴠石彼起如動不

尤異焉用為文刻銘石上扵千萬春

  七泉銘并序

 道州東郭有泉七穴SKchar吐扵淵竇SKchar方願扵嵌

 臼皆澄流清漪旋㳂相奏又有藂石欹缺為之島

 嶼殊恠相異不可名狀此邦豈丗無好事者耶而

 令自古荒之乃修其水木為休暇之處每至泉上

 便思老焉扵戯凡人心若清恵而必忠孝守方直

 終不惑也故命五泉其一曰潓泉次曰𣷡

 次曰涍泉汸甫亡泉淔株力泉銘之泉上欲来

者飲漱其流而有𠩄感發者矣留一泉命曰漫泉

盖欲自旌漫浪不猒歡醉者也一泉出山東故命

 之曰東泉引来垂流更復殊異各刻銘以記之

  潓泉銘

扵戯潓泉清不可濁恵及扵物何時竭涸将引官吏

盥而飲之清恵不巳泉乎吾規

   汸泉銘

古之君子方以全道吾命汸泉方以終老欲令圎者

飲吾汸泉知圎非君子䏻學方惡圎

   淔泉銘

曲而爲王直蒙戮辱寧戮不王直而不曲我頌斯曲

以命淔泉将戒来世無忘直焉

   𣷡泉銘

不爲人臣老死山谷臣扵人者不就汚辱我命𣷡泉

勸人事君来漱泉流願爲忠臣

   涍泉銘

沄沄涍泉流清源深堪勸人子奉親之心時世相薄

而日忘聖教欲将斯泉禆助純孝

   漫泉銘

誰愛漫泉自成小湖䏻浮酒舫不没石魚漫也叟稱

名泉何為旌叟扵此漫歡漫醉

   東泉銘

泉在山東以東為名愛其懸流溶溶在庭作銘者何

吾意未盡将告来世無忘畎引

   寒泉銘并序

 湘江西峰直平陽江口有寒泉出扵石穴峰上有

 老木夀藤垂隂泉上近泉堪戙徒弄維大舟惜其

 蒙蔽不可得見踟蹰行脩其水木泉無名稱也為

 其當暑大寒故命曰寒泉銘曰

扵戯寒泉瀛瀛江渚堪救渇暍人不之知時當大暑

江流若湯寒泉一掬䏻清心腸誰謂仁恵不在兹水

舟檝尚存為利未巳

  陽華岩銘并序

 道州江華縣東南六七里有囬山南面峻秀下有

 大岩岩當陽端故以陽華命之吾逰處山林㡬三

 十年𠩄見泉石如陽華殊異而可家者未也故作

 名稱之縣大夫瞿令問藝兼篆籀俾依石經刻之

 岩下銘曰

九疑萬峰不如陽華陽華嶃巉其下可家洞開爲岩

岩當陽端岩髙氣清洞深泉寒陽華旋囬岑巔如闢

溝塍松竹輝映水石尤宜逸民亦宜退士吾欲投節

窮老扵此懼人譏我以官矯時名跡彰顯醜如此爲

扵戯陽華将去思来前歩却望踟蹰徘SKchar

  窊樽銘

 道州城東有左湖湖東二十歩有小石山山顛有

 窊石可以爲樽乃爲亭樽上刻銘爲志銘曰

片石何状如獸之踆其背䫜窊可以為樽空而臨之

長岑深壑廣亭之内如見山岳滿而臨之曲浦回淵

長瓢之下江湖在焉彼成全器誰為之力天地開鑿

日月抆拭寒暑琢磨風雨潤色此器大樸尤宜直純

勒銘亭下以告後人

  丹崖翁宅銘并序

 零𨹧瀧下三十里得丹崖翁宅俗曰赤石園有唐節者

 曾為瀧水令去官家扵崖下自稱丹崖翁丹崖湘

 中水石之異者翁湘中得道之逸者愛其水石為

 之作銘曰

瀧山未盡瀧水猶峻忽見淵洄丹崖千仞磳磳㐲競

丹崖其下誰家門前㫁舟籬上釣車不知㡬峰爲其

四墉竹幽石磴泉飛戸中恠石臨淵硱硱綺兢石顛

何得石顛翁獨醉眠吾欲與翁東西茅宇飲啄終老

翁亦悅許世俗常事阻人心情徘SKchar崖下遂刻此銘

  朝陽岩銘并序

永泰丙午中自舂陵詣都使計兵至零陵愛其郭

 中有水石之異泊舟尋之得岩與洞此邦之形勝

 也自古荒之而無名稱以其東向遂以朝陽命焉

前刺史獨孤愐爲吾剪闢榛莽後攝刺史竇必爲

 吾剏制茅閣扵是朝陽水石始有勝絶之名已而

 刻銘岩下将示來世銘曰

扵戯朝陽恠異難狀蒼蒼半山如在水上朝陽水石

可謂幽竒岩下洞口洞中泉垂彼髙岩絶崖深洞寒

泉縦僻在幽逺猶宜徃焉况郡城井邑岩洞相對無

脩賞競競當作竟使蕪穢刻石岩下問我何為欲零陵

水石世人有知

  浯溪銘有序

 浯溪在湘水之南北匯于湘愛其勝異遂家溪畔

 溪世無名稱者也為自愛之故命曰浯溪銘于溪

 口銘曰

湘水一曲淵洄傍山山開石門溪流潺潺山開如何

巉巉𩀱石臨淵斷岸夾溪絶璧水實殊恠石又尤

吾欲求退将老兹地溪古荒溪蕪没盖乆命曰浯溪

旌吾獨有人誰逰之銘在溪口










唐元次山文集卷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