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 唐兩京城坊考
卷二
卷三 

目录

卷二编辑

○西京编辑

△外郭城编辑

外郭城,隋曰大興城,唐曰長安城,亦曰京師城。前直子午谷,後枕龍首山,左臨灞岸,右抵澧水。東西一十八里一百一十五步,《舊書地理志》云:長六千六百六十五步。按當作「六千五百九十五步」。南北一十五里一百七十五步,《地理志》:廣五千五百七十五步。周六十七里,《地理志》:周二四千一百二十步。其崇一丈八尺。開皇二年築。永徽四年,率天下口稅一錢,更築之。開元十八年四月,築西京外郭。南面三門:正中明德門,北當皇城朱雀門,南出抵終南山八十里。東啟夏門,門外西南二里有圜丘及先農、耕田二值。按《長安圖》,東南角有進芳門。西安化門。東面三門:北通化門,門東七里長樂坡上有長樂驛,下臨滻水。至德二載,改為達禮門。《兩京道里記》曰:通化門改達禮門,識者曰:「三年之喪,天下達禮,非嘉名。」三年而玄、肅晏駕,還復舊名也。裴度、李吉甫、李光頭之出鎮,天手皆御此門送之。李義琰致仕歸東都,公卿餞於此門外。中春明門,當門外有漢太子太傅蕭望之墓。南延興門。同昌公主葬,懿宗與郭淑妃御延興門哭送。按《通鑒》《隋紀》,李淵遷館於安興坊。胡身之注:安興坊蓋在安興門外。又引《雍錄》,長安城東面三門,有安興。是延興先為安興,不知何時改。西面三門:北開遠門,德宗避朱,僖宗避黃巢,皆由此門出。《南部新書》:開遠門外立堠,云西去安西九千九百里,示戎人不為萬里之行。中金光門,西出趣昆明池。南廷平門。李光弼薨,詔宰臣送於此門外。北面即禁苑之南面也,三門皆當宮城西。中景曜門,東芳林門,隋曰華林門,北人苑。《舊書高士廉傳:》誅隱太子,士廉率吏卒馳至芳休門。元和十三年,西市百姓於芳林門置無遮僧齋。西光化門。西北出趣漢故城。郭中南北十四街,東西十一街,其間列置諸坊,隋煬改坊為里,海里置里司一人,官從九品下。至義寧初廢。《雍錄》:每坊皆有門,自東西以出橫街,而坊北無門。其說曰,北出即損斷地脈,此厭勝術也。隋文帝多忌諱,故有司希意如此。按此說非也。呂太臨《長安圖》云:皇城之南三十六坊,各東西二門,縱各三百五十步。中十八坊,各廣三百五十步。外十八坊,各廣四百五十步。皇城左右共七十四坊,各四門,廣各六百五十步。南六坊,縱各五百五十步。北六坊,縱各四百步。市居二坊之地,方六百步,面各二門。四面街各廣百步。有京兆府萬年、長安二縣,所治寺觀、邸第、編戶錯居焉。城中一百八坊。韋述《記》曰:其中有折街府四,僧寺六十四,尼寺二十七,道士觀十,女觀六,波斯寺二,胡袄祠四。隋大業初有寺一百二十,謂之道場;有道觀十,謂之玄壇。天寶後所增不在其數。當皇城南面朱雀門,有南北大街曰朱雀門街,東西廣百步。南出郭外之明德門,自朱雀門至明德門,九里一百七十五步。萬年、長安二縣以此街為界,萬年領街東五十四坊及東市;長安領街西五十四坊及西市。皇城之東盡東郭,東西三坊。皇城之西盡西郭,東西三坊。南北皆一十三坊,象一年有閏。每坊皆開四門,有十字街四出趣門。皇城之南,東西四坊,以象四時。南北九坊,取則《周禮》九逵之制。隋《三禮圖》見有其像。朱雀街東第一坊,東西三百五十步。第二坊,東西四百五十步。次東三坊,東西各六百五十步。朱雀街西準此。皇城之南九坊,南北各三百五十步,皇城左右四坊,從南第一、第二坊,南北各五百五十步。第三坊、第四坊,南北各四百步。兩市各方六百步,四面街各廣百步。

萬年縣所領朱雀門街之東,從北第一興道坊。编辑

景龍三年,以駙馬都尉武攸暨父名改曰瑤林坊。景雲元年復舊。《朝野眾載》:開元八年,京興道坊一夜陷為池,沒五百家。按事不見他書,未可信。

西南隅,至德女冠觀。開皇六年立。《唐語林》:宣宗微行至德觀,有女道士盛服濃妝者,赫怒,歸宮立召左街功德使宋叔康,令盡逐去,別選男子二人住持其觀。太平公主宅。沒官後,賜散騎常侍李令問居之。吏人宅。《尚書故實》:郭侍即承嘏初應舉,誤納試卷,一老吏為換出。承嘏歸親仁坊,自以錢三萬送諧興道里酬之。旅館。《廣異記》:岐州佐史嘗因事至京,停興道里。《乾腰子》:隴西李僖伯,元和初調選,時上都興道里假居,早往崇仁里訪同選人。忽於興道東門北下曲馬前見一短女人服孝衣,約長三尺已來,咄咄似有所尤。如此兩日,稍稍人多,只在崇仁北街。居無何,僖伯自省門東出,及景風門,見廣衢中人鬧已萬萬,如東西隅之戲場大圍之,有一小兒突前牽其冪首布,遂落,見三尺小青竹掛一髑髏。金吾以其事上聞。

次南開化坊。编辑

半以南,大薦福寺。寺院半以東,隋陽帝在藩舊宅,武德中賜尚書左僕射蕭璃為西園。後璃子銳尚襄城公主,詔別營主第。主辭以姑婦異居有關禮則,因固陳請,乃取園地充主第。又辭公主榮戟,不欲異門,乃並施踽之院門。襄城薨後,官市為英王宅。文明元年,高宗崩後百日,立為大獻福寺,度僧二百人以實之。天授元年,改為薦福寺。中宗即位,大加營飾。自神龍以後,翻譯佛經並於此寺。寺東院有放生池,周二百餘步,傳云即漢代洪池陂也。《名畫記》。薦福寺額,天後飛白書。寺內有吳道玄、張躁、畢宏畫。常東名《思恒律師誌銘》:律師終於京大薦福寺。王維有《大薦福寺道光禪師塔鉻》,又有《薦福寺光師房花藥持序》。張又新《煎茶水記》云:與同年期於薦福寺,余與李德垂先至,憩西廂元鑒宅。又任華有《薦福寺後院送辛嶼尉洛郊序》,曹松有《薦福贈白上人詩》。按唐時官賜錕者為寺,私造者為招提、蘭若,又謂之山台、野邑。《南即新書》:長安戲場多集於慈恩,小者在青龍,其次薦福、永壽。西門之北,法壽尼寺。開皇六年立。太傅蓋文達宅。於誌寧《蓋文達墓碑》:薨雍州開化坊里第。右武衛將軍柳嘉泰宅。鄭納《柳嘉泰碑》:終於長安開化里之私第。國子祭酒韓洄宅。尚書左僕射令狐楚宅。按《酉陽雜俎》,楚宅在開化坊,牡丹最盛。而李商隱詩多言晉陽里第,未詳。戶部尚書馬總宅。河東節度使、兼侍中李光顏宅,《舊書李光頡傳:賜開化里第。尚書吏部侍即沈傳師宅。杜牧沈傳師行狀:於京師開化里致第」價錢三百萬,訖二鎮牽率滿之,及在之「。周身之飾易以任器。前司徒、兼侍中崔垂林宅。舊本作「崔垂休」。開府儀同三司、守司空、魏國公崔允宅。《通鑒》:崔允居第在開化坊。

次南安仁坊。编辑

本名安民,永徽元年改。

西北隅,薦福寺浮圖院。院門北開,正與寺門隔街相對。景龍中,宮人率錢所立。柳宗元鵑說:有鷙曰鶻者,巢於長安薦福浮圖有年矣。東南隅,贈尚書左僕射劉延景宅。坊西南,汝州刺史王昕宅。延景即牢王憲之外祖,昕即薛王業之舅,皆是親王外家。甲第並列上,京城美之。萬春公主宅。玄宗第二十五女,初降楊朏,又嫁楊錡戶部尚書、兼殿中監章仇兼瓊宅。前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元載宅。《譚賓錄》曰:元載城中開南北二甲第,又於近郊起亭榭,帷帳什器皆如宿設。城南別墅凡敷十所,婢僕曳羅綺二百餘人。《杜陽編》曰:載宅有芸輝堂。芸輝,香草名也,出于闐國。《唐實錄》曰:殿元載祖及父母墳墓,斷棺棄柩,及焚殿載私廟木主,並殿大寧、安仁里二宅,充修葺百司廨宇,汙宮之義也。又貶同州刺史永晦為澧州員外司馬。晦嘗任號州刺史,率百姓采盧氏山木為載造東都私第故也。義成軍節度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上穀郡王張孝忠宅。權德輿孝忠夫人穀氏神道碑:夫人終安仁里私第。太子右庶子崔造宅。權德輿崔公夫人柳氏拊葬墓誌:故相國安乎公夫人河東縣君,考終命於京師安仁里。太子賓客、燕國公於頔宅。權德輿《衛國夫人李氏墓誌》:薨於安仁里第。夫人即於公之妻。武昌軍節度使元稹宅。按《唐詩紀事》,元稹《贈毛仙翁詩序》:仙翁謂余曰:「入相之年,相候於安仁里。」余拜而言曰:「果如仙約,然香拂榻以俟雲駕焉。」《雲模友議》亦言安仁元相國,是元稹入相時居此里。太保致仕、岐國公杜佑宅。《舊書杜佑傳》:甲第在安仁里。權德輿《杜佑墓誌》:啟手足於京師安仁里。按杜牧《上宰相求湖州》第二啟:某幼孤貧,安仁舊第置於開元末,有屋三十間而已。元和末,酬償息錢,為他人有,因此移去。八年中凡十徙其居,奔走困苦,無所容歸,於廷福私廟支拄敲壞而處之。然牧自撰墓銘云:某月某日終於安仁里。是其後仍得舊居也。

次南光福坊。编辑

隋有聖經寺,大業七年廢。

坊東南隅,舊有永壽公主廟。公主,中宗第五女,降章鏃,早薨。景雲中廢廟,賜姜咬為鞠場。皎宅在廟北隔街,舊竇懷貞宅,懷貞誅後,賜皇后妹夫竇庭芳。驪州流人竇參宅。《唐語林》相國竇參居光福里第。檢校司空、尚書左僕射、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魏國公賈耽宅。鄭餘慶賈耽碑:終於光福里第。翰林學士李必宅。《通鑒》:徵李泌於衡山,賜第於光福坊。右衛上將軍、南充郡王伊慎宅。權德輿伊慎碑:薨於光福里。太子賓客劉禹錫宅。劉禹錫有《酬鄭州權舍人見寄詩注》:舍人舊宅光福里,時忝東楚。禮部尚書、同平章事權德輿宅。權德輿《殤孫進馬墓誌》:夭於光福里。又《獨孤氏亡女墓誌》:故秘書少監、贈絳州刺史獨孤鬱妻天水權氏寢疾,終於京師光福里。蓋終於母家也。周皓宅。白居易有《宴周皓大夫光福宅詩,》又《題周皓大夫新亭子二十二韻》。興元尹、兼同平章事、充山南西道節度使王起宅。《舊書王播傳》:京城光福里第,王起兄弟同居,斯為宏敞。

次南靖善坊。编辑

大興善寺,盡一坊之地。初曰遵善寺。隋文承周武之後,大崇釋氏,以收人望。移都先置此寺,以其本封名焉。神龍中、韋庶人追贈父貞為鄧王,改此寺為酆國寺,景雲元年復舊。《寺塔記》云:不空三藏塔前多老松,崴旱時,官伐其枝為龍骨以祈雨。蓋以三藏役龍,意其枝必有靈也。東廓素和尚院庭有青桐四株,元和中,卿相多遊此院,桐至夏有汗汙人衣,如果脂不可浣。昭國鄭相惡其汗,謂素曰:「弟子為伐此樹,各植一松也。」及暮,素戲祝曰:「我種汝二十餘年,汝以汗為人所惡。來崴若復有汗,我必薪之。」自是無汗。天王閣,長慶中造。本在春明門內,與南內連牆。其形高大,為天下之最。大和二年,敕移就此寺,拆時腹中得布五百端,漆數十筩。寺有左顧蛤像、于闐玉佛菩薩像。《名畫記》:寺有劉焉、尹琳、吳道玄畫。行香院堂後壁有梁洽畫雙松,發塔內有隋朝舍利旃檀像,堂中有隋時寫《時非時經。》

次南蘭陵坊。编辑

東南隅,天官尚書韋待價宅。宅西,工部尚書李珍宅。汝州魯山縣令皇甫枚宅。《三水小牘》:咸通辛卯歲,皇甫元真來京師,寓於玉芝觀之上清院。皇甫枚時居蘭陵里第,日與相從。忠武軍節度使曲環家廟。太子賓客、燕國公於頓家廟。權德輿《於公先廟碑》:元和五年,相國司空燕國公立新廟於京師蘭陵里。李舍人宅。楊巨源有《送李舍人歸蘭陵里詩》。蕭氏池台。詳下永寧坊殷保晦宅下。

次南開明坊。编辑

自興善寺以南四坊,東西盡郭,率無第宅。號時有居者,煙火不接,耕墾種植,阡陌相連。

光明寺。

次南保寧坊。编辑

吳天觀,盡一坊之地。貞觀初為晉王宅。顯慶元年,為太宗追福,立為觀。高宗御書額,並製《歎道文》。《唐語林》:京中吳天觀廚後井,俗傳與惠山泉脈通。李衛公取諸流水稱量,惟惠山與吳天等。獨孤及《新平長公主故季女姜氏墓誌》:姜氏卒於京師吳天觀。

次南安義坊。编辑

坊南抵京城之南面,西南通明德門。

貞順武皇后廟。《禮閣新儀》曰:開元二十五年立廟,乾元之後祠享遂絕。

右朱雀門街東第一街,九坊。

朱雀門街東第二街,北當皇城南面之安上門。街東從北第一務本坊。景龍三年,以駙馬都尉楊慎交父名嘉扣,改為五樓坊。景雲元年復舊。编辑

半以西,國子臥,監東開街若兩坊,街北抵皇城南,盡一坊之地。監中有孔於廟,貞觀四年立。按《開成石經》舊書在務本坊,蓋立於國子監也。領國子監、太學、四門、律、書、算六學。《唐語林》:天寶中,中學增置廣文館,在國學西北隅,與安上門相對。按國學之北即安上門。坊內南街之北,先天觀。景龍三年,韋庶人立為翊聖女冠觀,景雲元年改景雲觀,天寶八載改焉龍興道士觀,至德三載改先天觀。本司空、梁國公房玄齡宅。杜光庭《歷代崇道記》:乾元二年,於務本坊先天觀聖祖院獲黑髭老君之像。左龍武軍統軍、歸誠郡王程懷直宅。德宗賜懷直務本里宅,詳安業里下。河中節度使、兼中書令、延德郡王張茂昭宅。權德輿張茂昭墓誌:太尉、兼中書令、延德邪王自河中來朝,發瘍,薨於京師務奉里第。左散騎常侍於德晦宅。嶺南節度判官宗羲仲宅。豆盧詵宗義仲碑:捐館於上京務本里第。檢校司徒、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盧鈞宅。《太平廣記》引《神仙感遇傳》:盧公還京,署鹽鐵判官。夏四月,於務奉東門道左見王山人至盧宅。西川、齊州進奏院。《通鑒:》朝集使京師無邸,率僦屋與商賈雜居。貞觀十七年,始命有司為之作邸。《舊紀》:大曆十二年五月甲寅,諸道邸務在上都名曰留後,改為進奏院。按進奏院有官居之。郭子儀《祭貞欲皇后文》「遣上都進奏院官傳濤」是也。《演繁露》引《宋會要》云:唐藩鎮皆置郟ī師,謂之上都留候院。則「留後」當作「留候」旅舍。《羯鼓錄》:廣德中,蜀客前雙婉縣丞李琬調集至長安,僦居本里。鬼市。《輦下歲時記》曰:俗說務奉坊西門是鬼市,或風雨曛晦,皆聞其喧聚之聲。秋冬夜多聞賣乾柴,云是枯柴精也。又或月夜聞鬼吟:「六街鼓絕行人歇,九衢茫茫空有月。」有和者云:「九衛生人何勞勞,長安上盡槐根高。」

次南崇義坊。编辑

《按《通鑒》,甘露之變,右神策軍獲左金吾衛大將軍韓約於崇義坊,析之。

鹽焰常平院。按司空圖避賊常平倉下,蓋即此常平院也。詳下司空圖宅。坊內橫街之北,招福寺。乾封二年,睿宗在藩所建,奉隋正覺寺。寺南北門額並睿宗所題。《寺塔記》:正覺寺,園初毀之,以其地立第賜諸王,容宗在藩居之。乾封二年,移長寧公主佛堂於此,重建比寺。長安二年,內出等身金銅像一鋪並九部樂,南北兩門額,上與吱、薛二王親送至寺。彩乘象輿,羽衛四合,街中餘香數日不散。景龍二年,詔寺中別建聖容院,是睿宗在青宮真容也。先天二年,敕出內庫錢二千萬,巧匠一千人,重修之。聖容院門外鬼神數壁,自內移來,畫跡甚異,鬼所執野雞似覺毛起。庫院鬼子母,貞元中李真畫。蜀王、西合祭酒蕭勝宅。見勝墓誌。西南隅,太子左庶子、駙馬都尉蘇勖藝。後為英王園,其地湫下,無入居。勖尚高祖女南昌公主。南街之北,博陵鄖王崔元暐宅。宅西,秘書監馬懷素宅。刑部尚書韋堅宅。贈太尉段秀實宅。德宗所賜。宣宗大中十年,詔秀實崇義坊宅諸院典在人,上計錢三千四百七十五貫,宜賜莊宅錢收贖,仍令鴻臚少卿段文楚追貼舍人計會。尚圭曰左僕射寶易直宅。《明皇雜錄》曰:奉中書令崔圓宅,祿山盜國,王維、鄭虔、張通皆處於賊庭。泊克復,俱囚於宣陽里楊國忠之舊宅,崔閱因召於私第令畫,各有數壁。當時皆以圓勳貴無二,望其救解,故運思精巧,頓極能事。其後皆得寬典,至於貶謫,悉獲善地。其第鬻於易直,大和中畫尚存。劍南東川節度使王承業宅。武浚之孫,士貞子也。王楚材按:《舊書》,王武俊四子:士真,士清,士平,士則。然則士貞蓋即士真。士真五子:承宗,承元,承通,承迪,承榮。承宗惟為成德軍節度使,未嘗節度韌南「承業」蓋「承榮」傳寫之為。太常寺協律即李賀宅。見賀集《申胡子緘栗歌序》:申胡子,朔客李氏之蒼頭也。李氏亦世家子,吾與對舍於長安崇義里。前進士司空圖宅。司空圖《段章傳》。廣明庚子歲冬十二月,寇犯京,圖寓居崇義里,九日自里豪楊瓊所轉匿常平倉下。興元、鄜坊、易定進奏院。

次南長興坊。编辑

隋有靈感觀,武德初廢。唐會昌五年,詔皇城南六坊內不得置私廟,其朱雀街緣是南郊御跡,至明德門夾街兩面坊及曲江側近亦不得置,餘圍外深僻坊並無所禁。初,武宗行禮南郊,見天街左右諸坊有人家私廟,遂令禁斷。中書門下奏:朱雀門至陰德門凡有九坊,其長興坊是皇城南第三坊,便有朝官私廟,實則逼近宮闕。自威遠軍向南三坊,俗稱圍外地,至閑僻,於此置廟,無所妨礙。從之。《南部新書》:貞元元年十一月,京兆奏:有人於長興坊得玉璽,文曰「天子信璽」。

禮賓院。院在坊之北街,元和九年六月置。按院即禮會院,自崇仁坊移此。敬宗初又廢,以賜教場。乾元觀。《代宗實錄》曰:大曆十三年七月,以涇原節度使璘宅作乾元觀,道士四十九人。其地在皇城南長興里,初創是宅,重價募天下巧工營繕,屋宇宏麗,冠絕當時,璘臨終獻之。代宗以其當王城,形勝之地,牆宇新潔,遂命為觀,以追遠之福,上資肅宗,加乾元觀之名。乾元,肅宗尊號也。《按代宗實錄》以為璘獻為觀,《德宗實錄》與《德宗紀》皆云帝命殿之,未詳孰是。左領軍府大將軍房仁裕宅。房仁裕母《李夫人碑》:薨於長興坊之第。東北隅,侍中、駙馬都尉楊師道宅。師道尚高祖第五女長廣公主。宅地後分裂為左監門大將軍韓琦、尚書刑部侍郎崔玄童、荊府司馬崔光意等居。坊內橫街之南,中書令張嘉貞宅。本太常少卿崔舊知宅,《唐書》曰:貞元中,裴延齡為德陽郡主治第,時。將降郭鏦,延齡令嘉貞之子徙所置廟,德宗不許。《長安志》引韋述記云:廷齡所徙乃嘉貞家廟,嘉貞宅在思順里。今無思順坊,未祥。宅西,太子賓客元行衝宅。次北隔街,禮部尚書致仕王邱宅。紀國大長公主宅。肅宗第五女,始封宜寧,降鄭沛。呂溫公主墓誌:肅蹤第二女,薨於長興里之私第。漢陽大長從公主宅。順宗長女,即德陽郡主也,降郭鏦。河南尹、駙馬都尉鄭顥宅。《舊書鄭絪分傳》:鄭顥嘗為詩序曰:去年壽昌節赴轔德殿上壽回,憩於長興里第。按顥尚宣宗長女壽公主。同平章事、駙馬都尉於琮宅。琮尚宣宗第四女廣德公主。工部尚書致仕、晉昌郡王辛京呆宅。黃門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杜鴻漸宅。鴻漸於長興第崇飾門館,賦詩曰:「常願追禪侶,安能挹化源。」朝士多和之。太子右庶子韋聿宅。權德輿韋聿墓誌:以官壽歿於長興里。國子祭酒鄭伸宅。貞元時人。禮部侍即裴士淹宅。《酉陽雜俎》:開元末,裴士淹為郎官,奉使幽冀,回至汾州眾香寺,得白牡丹一窠,植於長興私第。當時明公有裴給事宅看牡丹詩。鎮海軍節度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路隨宅。河南節度使王宅。《舊書王璠傳》:李訓敗之日,璠歸長興里第,為禁軍所捕。左神武統軍史憲忠宅。贈太原郡夫人王氏宅。王維《工部楊尚書夫人王氏墓誌》:奄歸大寂於長興里之私第。戶部尚書李亙宅。《舊書李傳》:垣為戶部尚書;峴為吏部尚書,知政事;嶧為戶部侍郎,銀青光祿大夫。兄弟同居長興里第。兩國公,門十六載;一三品,門十二載。榮耀冠時。鎮州進奏院。畢羅店。《酉陽雜俎》:柳璟知舉年,有國子監明經書夢倚徙於監門,有一人負衣囊訪問明經姓氏,明經語之,其人遂邀入長興里畢羅店常所過處。夢忽覺,見長興店子入門曰:「即君與客食畢羅,計二斤,何不計直而去也?「明經大駭,解衣質之。旅館。《酉陽雜俎》:段成式元和中假居在長興里。

次南永樂坊。编辑

按「永樂」,《舊書裴度傳》作「平樂」。

西南隅,廢明堂縣廨。總章元年,分萬年縣置。其廨地本越王貞宅,長安三年廢,還萬年。後以其廨地賜駙馬都尉裴巽。縣東,清都觀。開皇七年,道士孫昂為文帝所重,常白開道,恃為立觀。本在永興坊,武德初徙於此地,本隋寶勝寺。觀東,永壽寺。景龍三年,中宗為永壽公主立。按光福坊有永壽公主廟。元稹《答姨兄胡靈之詩》注:靈之寓居永樂南街廟中。疑即此寺也。《名畫記》:永壽寺有吳道玄畫。坊內橫街之北,資敬尼寺。開皇三年,大保、薛國公長孫覽為其父立。按《舊書元載傳》:裁得罪,其女資敬寺尼真一收入掖庭。又《韓諶環傳》:李廣弘者,落發為僧,舍於資敬寺尼智因之室,以酒食結殿前射生將韓欽緒等,同諜為逆。東南隅,左丞相、燕國公張說宅。本侍中王德貞宅,說大加修葺焉。《常侍言旨》曰:洪師與冰置永樂東南第一宅有永巷者,戒曰:「此宅西北隅跟是王地,慎勿於此取土」越月洪又至,謂燕公曰:「此宅氣候忽然索漠,恐必甚有取土於西北隅者。」公與拱偕行至宅兩北隅,果有取土坑三數坑,皆深丈餘。洪大驚曰:「禍事!令公富貴一身而已,更二十年外,諸郎君皆不得天年。」燕公大駭曰:「填之可乎?」洪曰:「客土無氣,與地脈不相連,今欲填之,亦猶人有瘡瘤,縱以他肉補之,終無益也。」燕國公子均、垍皆為祿山委任,克復後,均賜死,垍長流之。東門之南,夏官尚書王璿宅。兵部尚書、判戶部事王紹宅。李絳王紹碑:終永樂里私第。司徒、中書令、晉國公裴度宅。《唐實錄》曰:度自興元請朝觀,串相李逢吉之徒百計隳沮。有張權輿者,既為嗾犬,尤出死力,乃上疏云:「度名濺圖識,宅據岡原,不召而來,其意可見」蓋常有人與度作識詞云。:「非衣小兒緩其復,天上有口被驅逐。」言度曾征討淮西,平吳元濟也。又帝城東西橫豆六岡,符《易》象《乾》卦之數,度永樂里第偶得第五岡,故權輿以為詞,盡欲成事,然競不能動搖。大理卿崔升宅。崔升妻鄭氏基誌:終於京兆府永樂里之私第。左監門街上將軍李思忠宅。武宗會昌三年,嗢沒斯內屬,賜李姓,名恩忠,命為左監門衛上將軍,兼撫王傳,賜第永樂坊。尚書兵部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蕭寅宅。冀州刺史蘇遏宅。《傳異志》:天寶中,長安永樂里有一凶宅,居者皆破,後復無人住,其舍宇惟堂廳存。有抉風蘇遏,苦貧窮,乃以賤價與本主質之。至夕,自據一榻,當堂鋪設而寢。忽見東牆下有赤物如人形而叫曰「咄」,西牆下有物應曰「諾」。遏乃於西牆下掘,入地三尺,見一朽柱,當心木如血色,其堅如石。又於東牆下掘,近一丈,見一方石,闊一丈四寸,長一丈八寸,上以篆書曰「夏天平紫金三十斤,賜有德者」。又掘丈餘,得一鐵瓷,開之得紫金三十斤。送爛木於昆明池,遂閉戶讀書。三年,為范陽請入幕。七年,內獲冀州刺史。其宅更無事。前京兆尹楊憑別宅。詳下永寧里。侍中王珪家廟。《南部新書》;貞觀六年,文皇為王珪置廟於永樂坊東北角。趙嘏宅。按趙嘏有《下第後歸永樂里自題》二首。崔生宅。《博物志》:博陵崔書生,住長安永樂里。古塚。在坊內橫街之中。李濟翁《資暇集》云:永樂坊內古塚,今人皆呼為東王公墓。有祠堂加共上,俗以祈祀,稱造化東王公,大謬也。案韋氏《兩京新記》云:未知姓名,時人誤為東方朔墓也。當時人已誤,今又轉東方朔為東王公,後代必更轉為東里子產矣。

次南靖安坊。编辑

按「靖」或作「靜」。羅隱《陸生東遊序》,余窮棄長安中二三年,時時於遊騁間面人,一年遇生於靖安里中。

樂府。隋置,在崇敬尼寺東。西南隅,崇敬尼寺。本僧寺,隋文帝所立,大業中廢。龍朔二年,高宗為高安長公主立為尼寺。高宗崩後改為宮,以為別廟,後又為寺,咸宜公主宅。玄宗第二十二女,初嫁楊洄,又嫁崔高。太子賓客崔倫宅。殿中少監唐昭宅。女端墓誌:女子安端,蓋盡中少監唐昭之第三女也,終於京兆靜安里之第。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武元衡宅。《舊書》《武元衡傳》:元衡宅在靜安里。元和十年六月三日,將朝,出里東門,賊射之中肩。又有匿樹陰突出者,以棓擊元衡左股,乃持元衡馬東南行十餘步,害之。及眾呼偕至,持火照之,見元衡已踣於血中。即元衡宅東北隅牆之外。尚書吏部侍郎韓愈宅。皇甫湜作神碑,李翱作行狀,皆言愈薨靖安里第。《昌黎集息國夫人墓誌》云:乞銘於其鄰韓愈。按夫人為靈州節度使李樂妻,則樂宅亦當在此里。刑部侍郎劉伯芻宅。按劉伯芻又有安邑坊宅,見安邑坊下。郴州司馬李宗閔宅。《宣室志》:唐丞相李宗閔當退朝於靖安里第,其榻前有熨鬥忽跳擲久之。《唐語林》:元和已來宰相,有兩少師,故以所居別之。永寧少師固言,靖安少師宗閔也。水部郎中張籍宅。張籍《移居靖安坊答元八郎中詩》云:「長安寺里多時住。」按籍先居延康里,見白居易詩,後寓居寺中,又移居靖安也。武昌軍節度使元稹宅。白居易《寄微之詩》:「樹依興善老,草傍靖安衰。」注云:微之宅在靖安坊,西近興善寺,按興善寺在靖善坊,靖善東與靖安鄰,故元宅西興之接也。元集亦有《靖安窮居詩》,又《答姨兄胡靈之詩》注云:予宅在靖安北街。微之宅中有辛夷兩樹,樂天與微之常遊息其下,亦見《長慶集》詩注。按微之有宅已見安仁坊,蓋又移居安仁也。檢校司空、邠州刺史、邠寧節度使程執恭宅。《舊書》《程懷直傳》:子執恭,至京師,表辭戎帥。以靖安里私第側狹,賜地二十畝,令廣其居,給事中蕭直宅。獨孤蕭直墓誌:終於靖安里正寢韓國貞穆公主廟。《禮閣新儀》曰:德宗女,自唐安公主追冊,貞元十七年襯廟。旅舍。穆員《河南少尹裴濟墓誌》:卒於京師靖安里之旅舍。

次南安善坊。编辑

盡一坊之地為教弩場。隋明堂在此坊。高宗時,並此坊及大業坊之半立中市署,領口馬牛驢之肆。然已偏處京城之南,交易者不便,後但出文符於署司而已,貨鬻者並移於市。至武太后末年,廢為教弩場,其場隸威遠軍。按威遠軍當即在此坊。元稹詩注:予宅又南鄰弩營。

次南大業坊。编辑

本名弘業,神龍個避孝敬皇帝諱改。

東南隅,太平女冠觀,本宋王元禮宅。僥鳳二年,吐蕃入寇,求太平公主和親,不許,乃立此觀,公主出家為女冠。初以頒政坊宅為太平觀,尋徒於此,公主居之,其頒政坊觀改為太清觀。公主後降薛紹,不復入觀,西有駙馬都尉陽臣交山池,本徐王元禮之池。新昌觀。

次南昌樂坊。编辑

行台右僕射屈突通宅。舊本作「左僕射」。太子太師、鄭國公魏徵家廟。大中中,來孫暮層為相,再新舊廟,。以玄成為封祖。畢氏曰:玄成,征之字。崔璵《魏公先廟碑》:立家廟於長安昌樂里。山南東道節度使蔣似家廟。官園。坊西官園,供進梨花蜜。

次南安德坊。编辑

坊南抵京城之南面,東即啟夏門。右武衛將軍蘇方宅。術士桑道茂宅。

右朱雀門街東第二街,九坊。

 卷一 ↑返回頂部 卷三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