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校補記〔黟程鴻詔伯敷〕编辑

宋皇祐時,欲行人閣儀,莫知故實,仁宗得《唐長安圖》,儀始定。元豐時,都官員外郎蒙安國得《唐都省圖》,獻於朝,遂遷舊七寺監如唐制。政和時,宋升奏端門橋製,考《唐洛陽圖》之四橋。而胡身之注《通鑒》亦引《閣本太極宮圖》、《閣本大明宮圖》。唐宮省圖之珍重,在宋時已如此。大興徐星伯太守松,讀《舊唐書》及唐小說,於宮苑曲折,里巷歧錯,以《長安志》證之,得其舛誤。而東都則於《永樂大典》中得《河南誌圖》,證以《玉海》所引,《禁扁》所載,知是次道舊本,其源亦出於韋述《兩京記》而加詳。亟為摹鈔,采金石傳記,合以程大昌、李好問之《長安圖》,作《兩京城坊考》,時嘉慶庚午歲也。道光戊申,平定張石洲大令穆刊之靈石楊氏《連筠叢書》中。予得而讀之,愛同球璧。庚戊自雞澤南歸,舟中暇,有校補次而記之,以貽好古者。

○西京外郭城圓龍首渠補:產水。興道補:即瑤林。安仁補:本安民。

務本補:即玉樓。永樂補:即平樂。靖安補:或作靜安。大業補:本弘業。

崇仁補:昌化附。晉昌補:或作進昌。長樂補:即廷政。安興補:即廣化。

勝業補:本宜仁。宣平補:或作宣政。修行補:本修業。修政補:或作循政。

興淩補:奉隆窿。常樂補:亦名大同。靖恭補:即靜恭。立改補:《長安圖》分為談寧。

敦化補:印敦教。或作通化,或分長和。補:殖業附。崇業補:即安善。光行補:即光仁。

興化補:客戶、冶成附。崇德補:本弘德。懷貞補:即懷賢。豐安補:俗作安豐。

修德補:本貞安。輔興補:正乎附。布政補:本隆慶。光德補:善和附。

醴泉補:本承明。嘉會補:和會附。永乎補:本永隆。昭行補:本顯行。

義寧補:本熙光。崇化補:本弘化。

永和補:本淳和。○西京三苑圖

漢未央宮、漢長樂宮中間補:秦樗裏子墓。

○西京宮城圖

凝香閣校:考從《大典閣本圖》作凝陰閣,此依《長安志》作凝香,當依《考》改。

凝陰殿校:《考》從《通鑒》注引《閣本太極宮圖》作凝雲閣,此仍《長安志》作凝陰殿,當依《考》改。

○卷一西京

太極殿 注:《困學紀聞》、《唐會要》:武德元年五月,改隋大興殿為太極殿。

承天門注:正當唐興村門首。 補:《朝野俞載》:開元二年六月,大風,長安街中樹連根出者十七八。長安城初建,隋將作大匠高穎所植槐樹殆三百餘年,至是拔出。

又注:唐興村,隋曰楊興村,唐時改之。 補:《廣記》百三十五《西京記》云:長安朝堂郵舊楊興村村門,大樹今見在。初,周代僧根言多驗,時村人於此樹下集,根來逐之曰:「此天子坐處,汝等何故居此?」及隋文帝即位,便有遷都意。

左藏庫 注:}}《酉陽雜俎》:天寶初,於左藏中得五色玉。凝陰閣校在圖下。

凝雲閣校在圖下。 注:}}按《異聞錄》:天寶七載,秦中大旱,帝親幸龍堂祈之,不應。幸凝陰殿,召葉法善祈鏡龍,雨大澍。亦作凝陰殿也。

東宮麗正殿 注:}}麗正殿有藏書,陸龜蒙《和皮日休詩》云:貞觀購亡逸,蓬瀛漸周旋。

炅然東壁光,與月爭流天。偉矣開元中,王道真平平。八萬五千卷,一一皆塗鉛。人間盛傳寫,海內來窮研。自注云:開元《麗正殿書錄》。

△皇城

承天門街東,第四橫街北,從西第一尚書省。《大唐新語》下補《兩京新記》並云。

又注俗誤為樗裏子墓下補:《朝野俞載》:尚書考功廳前一雙桐樹,開元四年東樹忽枯,月餘,西邊樹又枯。

第五橫街北,次東禮部南院 注:}}《逸史》:齊映應追士舉,至省,歇禮部南院,遇雨,徐步牆下。

街西,第六橫街北,次西御史臺 注:}}《御史臺記》:京台監察院西行中間,號橫擘房,先無窗,後人置之。

△大明宮

百官待漏院 注:}}《國史補》:凡拜相,府縣載沙填路,自私第至於手城東街,名曰沙堤。百官早朝,必立馬建福、望仙門外,宰相則列於光宅車坊避風雨。元和初,始置待漏院。

含元殿 注:}}《芝田錄》:會昌、開成中,含元殿換一柱,右軍采造。整屋工人遇一巨材,鋸解至二尺血流,中是巨蟒,急推曳渭流下。

含元殿後曰宣政殿注:《杜陽雜編》:德宗試製科於宣政殿,獨孤綬始成,術者劉門奴見鬼,稱漠楚王戊太子葬於此,是其故宅。

日華門外為門下省注:《舊唐書地理志》:京師東內正門曰丹鳳,正殿曰含元,含元之後曰宣政,宣政左右有中書、門下二省。高宗以後,天子常居東內。

月華門外為中書省注:《感定錄》:韋執誼為職方員外,所司呈諸州圖,每至嶺南州圖,必令將去。及為相,北壁有圖,經閱之乃崖州圖,果貶崖州司馬。

又注:樂天故於省北瓶亭,以通騎省牖也。下補:蘇軾有《樂天西掖通東省詩跋》云:唐時得西掖作窗,以通東省,而今日本省不得往來,可歎也。

光範門 注:《集異記》:宰相狄仁傑入奏事,出至光範門,以昌宗裘付家奴衣之,促馬而去。是宰相奴得至此門,門外方可馳馬。又摭言:新進士過堂日,先於光範門裹東具供張,同年於此候宰相上堂。是新及第得於此門飲酒。

紫宸之後曰下補:玉宸觀。並注:元稹《寄浙西李大夫詩》注:玉宸觀在紫宸殿後。

太液池有亭,注:太液亭有尚書君臣事跡餘下補:又有網索,元稹詩云:綢索西臨太液池。注:網索在太液池上,學士侯對,歇於此。又李紳有《太液池東亭候對詩》。

鱗德殿 注:}}《洞天集》:嚴遵仙槎,唐置之鱗德殿,長五十餘尺,聲如銅鐵,久而不蠹。

翰林院注:在轔德殿西校:當云翰林院在銀台門北,瞵德殿西。

長生殿注:閻氏若璩云:大明宮寢殿也 補:閻又云:唐寢殿皆曰長生。按鄭喁《津陽門詩》自注:長生殿乃齋殿也,有事於朝元觀,郎御長生殿以沐浴。飛霜殿郎寢殿,而白傅《長恨歌》以長生為寢殿,誤矣。喁就華清官言,然自注如此,可證閻說是非。

壽春殿 注:《北夢瑣言》:天復元年,李茂貞入朝,昭宗御安福樓。翌日,宴於壽春殿。

△興慶宮

興慶殿 注:殿有復壁。《杜陽編》:德宗幸興慶宮,於復壁寶匣中獲玉鞭。

殿後為龍池 注:《明皇雜錄》、《神異錄》並云開元中三輔大旱,玄宗密以玉龍子投南內之龍池,風雨隨作。池之下,補:上為龍池新殿。並注:開元時,關輔大旱,上於龍池新瓶一殿,令少府監馮紹正於四壁各畫一龍,設色未終,陰雲四布。見《明皇雜錄》。

宮之西南隅曰花萼相輝樓 注:《盧氏雜記》:玄宗集登科人於花萼樓前重試,張曳白。

其東曰勤政務本樓 注:《舊書讓皇帝傳》:玄宗於興慶宮西南置樓,西面題曰「花萼相輝」,南面題曰「勤政務本」。按西面、南面極確。

△三苑

禁苑未央宮 注:有秦樗裏子墓。《論衡》云:樗裏子葬渭南章台之東,日後百年有天子宮夾我墓。至滇,長樂宮在其東,未央宮在其西,武庫正值其墓。

西樓 注:《朝野俞載》:姜師度於長安城中穿渠,繞朝堂坊市,上登西樓望之,師度堰水隴柴幟而下。

不知共處上補:北樓,並注:《因話錄》:玄宗嘗登苑北樓,望渭水,見一醉人臨水臥。按知為禁苑樓者,苑北枕渭也。又補:落雁殿,並注:《朝野愈載》:太宗養一白鶻,號曰將軍,取鳥嘗驅至殿前,然後擊之,故名殿云落雁也。上令鵑從京送書至東都與魏王。補:中渭橋,《三苑圓》有,在玄武門外。進士楊楨宅。《纂異記》:楨家於中渭橋。

○卷二西京

△外郭城

東敝夏門 注:}}啟夏門在南之東,廷興門在東之南;皆巽維也。王洙《東陽錄》:長安之巽維,御宿川之東峙,地名苟家觜。當在兩門之間。《霍小玉傳》:葬御宿原,亦此間也。《酉陽雜俎》:工部員外張周封舊莊在城東苟架觜。《前定錄》:貞元初,太學杜思溫夜宿苟家觜。架、家音同。又終南山亦在此門外。《原化記》:開元中,陸生出敝夏門,直至終南山下。《續仙傅》:終南山子午穀。

通化門 注:《集異記》:上都通化門長店多是車工所居,輪轅輻轂,皆有定價。

春明門 注:春明門,時即稱東門,門外有鎮國寺,寺東偏有僧運乎舍利塔,塔旁有賈昌舍,竹森然。見陳鴻祖《賈昌傳》。又《唐闕史》:春明門外有逆旅及灞水橋石岸。《聞奇錄》:鄭昌圓居長安,夢出春明門,至合大路石橋上遺履一隻。及寤、床前果失一履,於石橋上尋得之。《朝野俞載》:王無尋於春明門待諸州庸車,屬灞橋破,唯得麻三車。

廷興門 注:《河東記》:盧佩妻乘馬出廷興門,至城東墓田中。

西面三門 注:長安城西有漕店,見《異聞錄》,蓋城西漕渠旁地。

金尤門 注:《御史臺記》:太常寺卿裴明禮於金光門市不毛之地。萬年縣所領

蘭陵坊 注:}}《河東記》:有使者出蘭陵坊西門,見一道士,身長二丈餘。 四條並注:}}校書郎殷保晦妻封氏殉節處。注:封名絢,字景文,能文章草隸。黃巢入長安,封與保晦匿蘭陵里,拒賊遇害。見《廣記》二百二十。

坊南小門,注:《酉陽雜俎》:京兆尹黎幹怒杖老人,疑其非常,命坊卒尋之,至蘭陵里之南入小門。

大菜園,注:《逸史》大曆中,王員外好道術,裴老約於蘭陵坊西大菜園後相覓。果見小門,引入有小堂,甚清淨,旬日復來,其宅已為他人所賃。賃宅。注:見上。

保寧坊吳天觀 注:}}《芝田錄》:有僧謁李德裕,言京都一井與常州惠山寺泉脈相通,在吳天觀常祝堲後是也。又李德裕《寄茅山孫鏈師詩》云:欲馳千里思,惟戀鳳門泉。注云:茅山句曲,金陵地肺,土良水清,作井正是長安鳳門外井水味,當是洞泉遠通耳。按鳳門或即丹鳳門。李德裕宅在安邑坊,父吉甫舊居也,近丹鳳門外,亦可證泉脈可通之說。

務本坊 補:民家,並注:《酉陽雜俎》;上都務本坊,貞元中有一人家打牆,掘地遇一石函,見物如絲,滿函飛出,忽有一人起於函中,被髮,長丈餘。蓋太陰練形,日滿必露。

崇義坊 :}}執金吾王因宅,並注:《乾腰子》:王因亡,移其宅崇義里。

又補:萬年縣尉薛少殷宅,並注:《前定錄》:少殷舉進士日,暴卒於長安崇義,既醒,具述;其事。

長興坊旅館,注:《酉陽雜俎》:段成式,元和中假居在長興里補:自後徒居數處。按段亦居修行里。又《南楚新聞》:段於私第鑿池,獲鐵片,懸室中北壁。時有金書兩字報十二時。此池不知在修行宅否?

永樂坊

張說宅,注引《常侍言旨》有永巷者永巷,當依《大唐新語》、《戎幕閑淡》作求土。

蕭寅宅 注:韓愈有《奉和李逢吉題蕭家林亭詩》,樊氏注:蕭璃、嵩、華、復、僥、寞、敞、遇,凡七葉宰相。嵩第在城南永樂坊,見《長安志》。《劇談錄》:龍復本善揣骨相笏,永樂蕭相寅居諫署日,詣之,授以所持竹笏,復本曰:宰相笏。後如復本言也。

蘇遏宅,注:永樂第校:第,當依《博異記》作里。 :}}旅舍,並注:《玉堂閑話》:元和中,湖州錄事參軍旅舍俯逼裴晉公第。校:裴宅在此永樂坊。

又補:相國李石宅,並注:據《廣記》四百七,《舊書》在親仁坊。靖安坊

韓愈宅 注:}}《宣室志》:愈於靖安里晝臥,見神人曰:威粹骨蔥國,世與韓氏罵仇,今欲討之。十二月,愈卒。又韓愈示兒詩言屋內外景物甚詳。又有《庭揪詩》,此宅庭內有揪樹五株,他樹四株,東堂可以見山南亭,有松果瓜芋之區,西偏有槐榆,北屋乃內室。

元稹宅 注:}}元作《駑駑傅》云:貞元歲,李公垂宿於予靖安里第。

○卷三西京

翊善坊 補:韋蒙宅,並注:《仙傳拾遺》:東京翊善里韋蒙妻許氏。按東京無翊善,當是西京此坊。

光宅坊 補:車坊,並注:《國史補》:初百官早朝,立馬建福、望仙門外,宰相則於光宅車坊避風雨。按車坊屬太僕寺。

光宅寺 注:}}《唐畫斷》:光宅寺七寶台後面,尉遲乙僧畫降魔像,千怪萬狀。永興坊

魏徵宅後補:殿中侍醫孫迥璞宅,並注:《冥祥記》:孫迥璞與魏徵灶家。

民家後補:漁人許儼宅,並注:《法苑珠林》:京師永興坊許儼,取漁為業。崇仁坊

資聖寺 注:《西京記》:秀禪師,長安中入京,在資聖寺,忽戒弟子滅燈燭,因說火災不可不備,佛殿、鍾鼓樓、經藏可惜。至夜,果焚佛殿、鍾樓、經藏三所。

王立傭居校:傭居二字,改宅字。立所傭居在大寧坊。 :}}旅館,並注:《乾腰子》:李僖伯早往崇仁里訪同選人。平康坊

菩提寺 注:《紀聞》:開元十八年,西京菩提寺長生豬死,焚之,得舍利百餘粒。《酉陽雜俎》:束草,師坐臥寺西廊下,不肯住院。

張弘靖宅,注:本國子司業崔融舊第校:字上脫「尚書故實』四字。

王哲宅,注:拾得一石子校:石子下脫朱書曰「修此不吉」。馮震宅校:馮當改馬。宣仁坊 :}}崔尚書宅,並注:《李娃傅》,詳布政坊。

又補:蕭餘宅,並注:《雲仙雜記》:蕭餘於上元夜,宣陽里第酒盤下得一物,類美石,光彩射人。親仁坊

回元齪 注:}}鄭喁《津陽門詩注》云:時於親仁里南陌為祿山造甲第,今回元觀是也。 :}}侍郎郭承嘏宅,並注:《尚書故實》:郭詩郎承嘏初應舉,誤納試卷,一吏為換出,承嘏歸親仁坊,自以錢三萬送興道里酬之。校:承嘏宅郎子儀宅。

馮宿宅注:宿從子袞條下補:《雜說》又記:馮給事人中書隻候宰相,尚食令云:給事宅在何處?曰:在親仁坊。按:「袞」一作「翠」字。

又補:大理韓息宅,並注:《絞定命錄》:德皇末,馮蕪任太常奉禮,與屍同官。其年,前進士時元佐任協律郎,三人同約上丁日釋奠武成王廟。芫住長樂,息住親仁,元佐住安邑,蕪拉二官同之太平、興道西南角。

永寧坊

楊憑宅 注:《唐書》:憑築第永寧里,廣蓄妓妾於永樂別宅,為御史中丞李夷簡所糾,貶臨賀尉。張籍《傷歌行》:長安里中荒大宅,朱門已除十二戟。高堂舞榭鎖管弦,關人遙望西南天。為憑詠也。

王涯宅 注:《宣室志》:王涯字仲翔,避暑於山亭。《酉陽雜俎》:永寧王相涯宅南有一井,水腐不可飲。又內齋有禪床,柘材絲繩,工極精巧。

李聽宅 注:《博異志》:元和中,聽從子琯任金吾參軍,自永寧里出。永崇坊

孝廉陳岩宅校:孝廉上增秦州上邦尉。 :}}郝居士宅,並注:《宣室志》:郝居士在里中有符錄所禁之術。李晟宅 注:李洞有《贈永崇李將軍充襄陽製置使詩》。

司徒兼中書令韓弘宅校:依韓愈撰碑,增太尉、許國公」。

崔塗宅此條後補:崔氏宅,並注《乾腰子》:華州柳參軍,長安上巳曲江,見車子入永崇里,知其大姓崔氏女,有青衣名輕紅。昭國坊

尚書右丞庾敬休宅 注:《唐畫斷》云:庾右丞宅有壁王維圖山水兼題記,亦當時之妙。 :}}李家南園,並注:李商隱有《過昭國李家南園詩》,又《病中訪昭國李十將軍遇挈家遊曲江詩》,又《送李千牛將軍赴闕五十韻》,注者以千牛為李西平之孫。

晉昌坊注:晉,一作人進。 注:}}《長安圖》:自京城啟夏門北入東街第二坊曰進昌坊。進,亦作晉。

大慈恩寺 注:寺有三藏院,《酉陽雜俎》:慈恩寺唐三藏院後簷階,開成未有苔狀如古苣,布於博上,藍綠可愛。

寺西院浮圖注:《名畫記》:塔院有吳道玄、尹琳、尉遲乙僧、楊廷光、鄭虔、畢宏、王維、李果奴、張孝師、韋鑾畫校:按《唐畫斷》:吳道玄所畫塔前面、西面又小殿前門也。尉遲乙僧所畫,塔前面功德,又凹垤花西面中間,千手千眼菩薩也。王維、畢宏、鄭虔所畫,乃寺東院小壁,非西院也。

若耶女子寓宅 注:}}此女子自題度詞:二九子,為父後,玉無瑕,弁無首,荊山石,往往有。乃李姓名弄玉也。 :}}令狐絢宅,並注:《唐書》:絢字子直。李商隱詩集有《子直晉昌李花詩》、《晉昌晚歸詩》、《宿晉昌亭聞驚禽詩》。

長樂坊 注:}}《酉陽雜俎》:寶曆中,長樂里門有百姓刺臂,出血斗餘。大安國寺注:睿宗在藩舊宅補:即尊位,乃建道,施一珠鎮常祝堲,見《紀聞。》 :}}水館,並注:李商隱有《長樂水館送趙滂詩》。 :}}傳舍,並注:《摭言》:崔郾侍郎既拜命於東都試舉人,三署公卿皆祖於長樂傳舍。冠蓋之盛,罕有加也。

大寧坊

典唐寺 注:寺有御注《金剛經》院,見《唐畫斷》。 :}}餘幹縣尉王立傭居,並注:見《集異記》,詳崇仁坊。勝業坊

勝業寺 注:寺有僧齊之卒夕二日而蘇,因移居東禪定寺院中,建一堂極華飾,長座橫列等身像七軀,見《紀聞》云。

又補五條並注:羽林軍士王忠意宅,注:見《博異記》,忠憲弟忠弁。

李司倉宅,注:《廣異記》:王老於西京賣藥,李司倉家在勝業里,知是術士,敬待有加。

北街槐樹北門短曲,注:《劇談錄》:王超過勝業坊北街,有三女子於道側槐樹下蹴皰,居坊北門短曲。司門令史辛察宅,注:見《河東記》。

車傭宅,注:《河東記》:在辛察宅居之西百餘步。東市

下補注:《廣異記》:薛矜開元中為長安尉,主知宮市,迭日於東、西二市。

資聖寺補注:《東城老父傳》:賈昌大曆元年,依資聖寺僧運平,居束市海池,立陀羅尼石幢,建僧房佛舍,植美草甘木。 六條並注:趙太宅,注:《法苑珠林》:長安市里風俗,每至歲元日已後,遞飲食相邀;號為傳坐,束市筆生趙太次當設之。

王布宅,注:《酉陽雜俎》:永貞中,東市百姓王布知書,藏錢千萬,鄉旅多賓之。

李和子宅、畢羅肆,注:《酉陽雜俎》:東市李和子見鬼將入畢羅肆,鬼不肯前。旗亭,注:東市有杜氏旗亭,見《酉陽雜俎》。

酒肆,注:衛庭訓恒遊東市,隱於酒肆,見《集異記》。又《仙傳拾遺》云:穆將符給事中,仁裕之侄,長安東市酒肆姚生與之善。

小曲內臨路店,注:《原化記》開元時吳郡舉人逢俠女事,東市小曲內有臨路店數間。安邑坊

奉誠園,注:杜牧《過田家宅詩》:安邑南門外,誰家板築高。奉誠園裹地,牆缺見蓬蒿。按《雍錄》:奉誠園在安邑坊西。

元法寺,注:《寺塔記張穎》校:《酉陽雜俎》載此事作「張頻」。

李吉甫宅 注:}}《尚書故實》:李師晦得落星石一片,如斷磐,端刻狻猊,首有孔,穿絛處光漏滑,此石流轉到安邑李吉甫宅中。又《唐書》:裕所居安邑里第,有院號「起草」,亭曰「精思」,每計大事,則處其中。 :}}協律郎時元佐宅,並注:詳親仁坊下。

宣平坊 三條並注:}}裴遵慶宅,注:《國史補》:裴遵慶罷相知選,朝廷優其年德,令就第注官,自宣平坊榜引士子,以及東市兩街。

太子賓客賀知章宅,注:《原化記》:賀知章西京宣乎坊有宅,對門有小板門,是西市賣錢貫王老。

羅邵輿宅,注:《唐語林》:邵輿居宣平,餘詳安邑坊封敖宅下。升平坊

漢樂遊廟 注:《兩京新記》:樂遊廟二名樂遊苑,亦名樂遊原,基地最高。 :}}坊北門旁鬻餅舍,並注:見《任氏傳》。修行坊

段成式宅 注:《酉陽雜俎》:段成式城南別墅有水耐冬。又原注:顧非熊有《夏日會修行段將軍宅詩》,未知誰宅,俟考。補曰:《雜俎》記秀才顧非熊見壞裙化睫事,知顧、段有往還也。惟段官太常少卿,不得稱將軍。

道改坊

東乎進奏院,注:《奇鬼傳》校:「奇鬼傳」改「乾腰子」。 :}}章正字宅,並注:朱慶餘《題章正字道政新居詩》云:獨在御樓南畔住。又云:眼前惟稱與僧鄰。蓋此坊近花萼、勤政二樓之南,章宅又與寶應寺鄰也。

常樂坊 五條並注:}}八角井,注:此井與渭通,《酉陽雜俎》:景公寺前街中有巨井,俗呼八角井。元和初,有公主令婢以銀盛水,誤墜井,出於渭河。此條補趙景公寺一條後。

江嶺從事王直方宅,注:《續玄怪錄》記錢義方事云,王直方居同里,久於江嶺從事。此條補錢徽宅一條之後。太常丞岳州刺史馮蕪宅,注:詳親仁坊下。

秘書監姚合寓,注:姚合詩:舊客常樂坊,井水濁而咸。

王居士宅,注:《闕史》:常樂王居士耄年,持誦施藥,有危病不救者,能活之。

附校一條:錢徽宅所引《續玄怪錄》常樂第《廣記》三百四十六引作長短之「長」,長樂又別一坊矣。

靖恭坊楊汝士宅 注}}《新書楊汝士傳》:所居靖恭里,兄弟並列門戟。歐陽修《楊侃墓誌銘》:太和、開成之間,汝士、虞卿、魯士、漢公居靖恭坊夕大以其族著。

新昌坊

楊於陵宅,注:具慶中「中」字當依本書作「下」字。路岩宅補注:《劇談錄》:丁重善相人,至路岩新昌里第,值於驚至,路曰:「此人作宰相否?」重曰:「作相必矣。」

西北此二字校增太子少師牛僧孺宅 注:}}本將作大匠康誓宅,事詳《盧氏雜說》。又《明皇雜錄》云:牛相第在新昌里西北,本誓宅。 四條並注:}}哥舒翰宅,注:《幽明記》:哥舒翰長安宅新昌坊。

呂逸人宅,注:王維有《春日與裴迪過新昌里訪呂逸人不遇詩》云:柳市南頭訪隱淪。又云:城上青山如屋裹,東家流水入西鄰。裴迪亦有《與王右丞過新昌里訪呂逸人詩》。

旅館,注:《聞奇錄》:程顏稅居新昌里,調選不集。

民家,注:《唐闕史》:青龍寺西廊繪毗沙門天王,新昌坊民時疫,肩置繪壁下,逾旬能步,逾月以力聞。

曲江 二條並注:曲江亭子,注:《摭言》:曲江亭子,安史未亂前,諸司皆列於岸滸,幸蜀後,皆燼於兵火,唯尚書有亭子存焉。進士開譙,每寄其間。

校書郎李周南宅,注:《國史補》:李周南居曲江,拜校書郎。==○卷四西京長安縣所領

安業坊唐昌觀注:程瑤田《釋草小記》引《長安志》:安業坊唐昌觀舊有玉枼花,乃唐昌公主手植也。太平坊

定水寺 注:《摭言》:賈島遇武宗皇帝於定水精舍,侮慢,謫長江縣尉。

鄭雲逵、王彥伯宅,注:適雲逵立於中校:中下脫庭字,依本書增。裴坦宅,注:太平坊校:依釋子蘭詩題作太平里。

又補二條並注:法壽寺,注:《廣記》二百五十:西京太平坊法壽寺有滿師善九宮。

王崇、竇賢宅,注:《摭言》:太平王崇、竇賢二家,以科目為資,足以升沉後進,故科目舉人相謂曰:來見王、寅,徒勞慢走。

興化坊劉震宅,注:且就客戶一宿,來早同去未晚補:按客戶猶言客舍也,《摭言》云:牛僧孺謁韓愈、皇甫浞二公曰:可於客戶稅一廟院。據《摭言》及此《無雙傳》,皆不謂坊里。《會昌解頤錄》:牛生至京,止客戶坊,自坊至菩提寺三十餘里。又《河東記》:段何賃屋客戶里。此二書有坊里之名,意與《廣異記》所云「楊元英開元中亡,已二十載,其子至冶成坊削家,識其父壙中劍」文同。客戶坊、客戶里、冶成坊,皆假借之稱,不能定其所在。附記於此。

懷貞坊王郎中宅,注:劉禹錫有《題王郎中宣義里詩》云:愛君新買街西宅校:此當在宣義坊,誤刻重出。

宣義坊安祿山池亭 注:}}劉得仁有《宣義亭子詩》,備言池島菰蒲竹鶴之勝。又姚合有《題宣義池亭詩》。安樂坊王拱舊宅,注:創建遵堂校:遵改道字。

布政坊 三條並注:}}波斯胡寺,注:本在醴泉坊,景龍中移此坊西南隅。

司戈張無是宅,注:《紀聞》:天寶十二載,司戈張無是居布政坊,行街中,夜鼓絕,門閉遂趨橋下。忽有騎至,言至布政坊取無是妻,其一則同曲富叟王翁。富叟王翁宅。注:見上。

延壽坊 :}}鬻金玉者家,並注:《集異記》:廷壽坊鬻金銀珠玉者女,遘病物故,長樂王居士神丹活之。

又補:民家,注:《宣室志》記王薰事云:里中民家驢失一足。光德坊

鄱陽公主邑司補注:盧照鄰《病梨賦序》云:余臥疾長安光德坊之官舍,父老雲石是鄱陽公主邑司,公主未嫁而卒,故其邑廢。

裴咱宅 注:元稹《西歸詩》:腸斷裴家光德宅,無人掃地戟門深。

孔緯宅,注:緯又有賜宅在善和里按:《摭言》:善和韋中令在閣下,中和初,隨駕西川命相。又《雲仙雜記》引《大康龍髓記》:許芝有妙墨八廚,巢賊亂,瘞於善和里第。事平取之,唯石蓮匣存。又《國史補》:善和坊舊御井,故老雲非可飲之井,地卑水柔,宜用濯。開元中,以駱駝數十馱人大內,以給六宮。以上皆言善和里,檢圖考皆無善和,僅見此注,因附記其事。又《雲溪友議》:崔涯、張祜贈李端詩:善和坊裹取端端。下云揚州近日渾成錯,又云涯、祜久在維揚,則又揚州之善和坊也。

廷康坊西明寺注:《廣異記》:則天時,西國獻青泥珠,後以施西明寺,布金剛額中。胡人云,西國青泥泊多珍寶,泥深不可得,以此珠投泊中,泥悉成水,其寶可得。又《玉堂閑話》:長安西明寺鍾,貧民竊鑿鬻之,後盜鍾者抱鏨坐枯。

崇賢坊法明尼寺注:《乾腰子》:元和中,寇鄘與崇賢里法明寺僧普照為徒。按此時又為僧寺矣。延福坊

玉芝觀 注:觀有上清院,詳蘭陵坊。 一條並注:}}杜氏家廟,注:杜牧《求湖州第二啟》:元和末,十徙其居,歸於廷福私廟,支擰鼓壞而處之。

西市市署 注:《朝野俞載》:魏伶為西市丞。

秋轡行 注:行有酒樓。 七條並注:}}麩行,注:《績玄怪錄》:張高有驢,其子和牽入西市麩行,王胡子與緡半易之。

絹行,注:《乾腆子》:功曹王恕在西市絹行,舉錢共人長行。

賣飲子家,注:《玉堂閑話》:長安西市一家賣飲子藥,百文一服,千種之疾,入口而愈,蓋福醫也。

酒肆,注:《國史異纂》及《紀闔》,並云李淳風奏,北斗七星化人,至西市飲酒。太宗使人往候,有七人自金光門至西市酒肆,登樓齲栱飲。使者宣,請至宮。笑曰:李淳風小兒言我也。

波斯邸,注:見《續玄怪錄》。卜者李老居,注:《原化記》:開元中,西市有李老善卜。

西市北坊新宅,注:《逸史:》齊映行至西市北,入一靜坊新宅,門曲餒潔。

懷遠坊寺內有浮圖,注:田圖西壁南圖校:南圖之圖,依《名畫記》改南壁。

嘉會坊寅氏家廟附注:《乾腥子》又云:竇義京城和會里有邸,弟侄宗親居焉。檢圖考無和會坊,附記於此。

通軌坊 一條並注:三衛劉公信宅,注:《法苑珠林:》唐龍朔三年,長安城內通軌坊三衛劉公信妻陳死復蘇。

普寧坊李積宅}}注:}}積宅後為弩營,《獨異志》云:唐樂懸獨無徵音,天後末,李嗣真聞砧聲在今弩營,當時英公宅,無由得之。後敬業敗,瀦其宮,乃於東南隅掘得石一段,裁補樂缺。

義寧坊

化度寺 注:《報應記》:龍朔二年,高紙出長安順義門,欲往化度寺。按順義是皇城西面南門,曆頒政、金城兩坊,便至義寧也。

波斯胡寺,注:貞觀十二年,太宗為大秦國胡僧阿羅斯立補注:《槐西雜志》:西洋艾儒略作《西學凡》一卷,末附唐碑,稱貞觀十二年,大秦國阿羅木將經卷來獻,即於義寧坊建大秦寺,度僧二十一人。《癸巳類稿》:唐建中二年,大秦國僧景淨立《景教流行中國碑》,言大秦寺始貞觀十二年七月。按《通典職官》二十二,視流內有薩寶府襖正,視流外有薩寶府襖祝、薩寶府率、薩寶府史。注云武德四年置,群胡奉事,取火祝詛。貞觀二年,改波斯寺。開元二十年,禁民習末摩尼法。天寶四年,改波斯寺為大秦寺。其言不相應。碑稱三一妙身無元真主阿羅訶,又稱其母為三一分身景尊施訶,云室女也,誕聖於大秦。 一條並注:}}五娘宿處,注:《酉陽雜俎》:上都義寧坊有婦人風狂,俗呼五娘,嘗止宿永穆牆下。

群賢坊 補:華州參軍柳生宅,並注:自金城坊遷此,詳金城坊。

崇化坊 補:襖寺,並注:《西溪叢語》:貞觀五年,有傳法穆護何祿將襖教詣闕奏聞。敕令長安崇化坊立襖寺,號大秦寺,又名波斯寺。天寶四年七月敕:波斯經教,出自大秦,傳習而來,久行中國。爰初建寺,因以為名,將以示人,必循其本。其兩京波斯寺,並宜改為大秦寺,天下諸州縣有者準此。襖音天地之天。

豐邑坊下補注:《敝顏錄》:上都豐邑坊出方相。又《紀聞》:京中方相編竹,太原無竹,用荊。

永陽坊大莊嚴寺,注:隋仁壽三年,立禪定寺。武德元年,改為莊嚴寺。大中六年,改聖壽寺。按《異苑》記大莊嚴寺釋智興嗚鍾感應事,在隋大業五年,猶稱禪定寺也。

龍首渠渡水北流至長樂坡注:《紀聞》:開元二十二年上尿城東長樂村有人家齋僧,一僧云:適到渡水,見老僧坐水濱,洗坐具。按此長樂坡下有村近渡水之證。餘詳禁苑光泰門及外城通化門下。又項斯有《和李中丞期王敞君同遊漁水舊居詩》。又《北夢瑣言》:盧渥於渡水遇宣宗微行,帝揖與相見,請詩卷,袖之,乘驢去令主司擢第。

永安渠又北流經大通、敦義、永安、廷福、崇賢、延康六坊之西補注:《乾腰子》云:竇義曰傭人於崇賢西門水澗洗破麻鞋、碎瓦子,印此渠也。

○東都外郭城圖宜人 補:本宜民。安業 補:安宜附。正平 補:即政平。

康俗 補:即康裕。敦化 補:本基化。道化 補:一作遵化。道德 補:本道訓。

仁和 補:本民和。正俗 補:利俗附。興教 補:即興道,一作「敬」。宣教 補:本弘教。

履信 補:恭儉。會節 補:即惠節。睦仁 補:本睦民。永通 補:本依仁。

仁風 補:一作仁豐。寧人 補:本寧民,亦作寧仁。大同 補:本植業。承義 補:一作永義。

明義 補:本顯義。西市 補:本固本坊。道政 補:本元吉。北市 補:本臨德坊,又附振德。

毓財 補:《考》作「材」。

通逮 補:或作通達。

○卷五東京

△宮城

長樂門 注:按此印光政門改名。《朝野俞載》:婁師德於光政門外橫木上坐。即此門也。

觀文殿 注:《大業拾遺》:武德四年,東都平後,觀文殿寶廚新書八千許卷,欲載往京師,於河值風覆沒,一卷無遺。又陸龜蒙《和皮日休詩》云:近有隋後主,搜羅勢駢闐。寶函映玉局,彩翠明霞鮮。伊唐受命初,載史聲連延。砥柱不我助,驚波湧淪漣。遂令往古書,半在餘浮泉。即詠此事也。

集仙殿 注:《困學紀聞》:武后在洛陽,不歸長安,張東之等舉兵至後所寢長生殿,又遷後於上陽宮,皆在洛陽。程泰之《雍錄》誤為長安宮殿,長安別自有長生殿。

△皇城

麗景門 注:《舊書來俊臣傳》:麗景門亦號新開門。

△上陽宮

宮之正殿曰觀風,注:武后還朝政後居此注:張東之等遷後於上陽宮,即此。

鱗趾殿 注:《逸史》:麟趾殿廷有大方梁,長數丈,徑六七尺。

△神都苑

黃女宮 注:《西晉洛陽圓》有皇女台,在外郭廣陽門內流杯池畔。

淩波宮 注:《逸史》:玄宗在東都,夢淩波池中龍女,上為鼓《淩波曲》。及覺,遂宴從官於淩波宮,臨池奏新曲,有神女出於波心,良久乃沒,因遣置廟於池上,歲祀之。

△外郭城

長夏門 注:皇甫枚《三水小牘》:出長夏門,由闕塞渡伊水而東南,踐萬安山之陰麓。

上東門 注:上東門外有郭仁鈞別墅,見《戎幕閑談》。又《集異記》:裴珙家洛陽,自鄭西歸,至石橋,有少年以後乘借之,疾馳至上束門而別。珙居水南,促步而進,徘徊通衢,復出上東門,投白馬寺西竇溫之墅。按水南在歸德坊,去上東門甚遠。

建春門 注:}}《唐闕史》:洛城建春門外有信安盧尚書莊,竹樹亭台,芰荷洲島,實為勝境。

又補原注敬愛寺一條之後:《尚書故實》:敬愛寺東廊有雉尾病龍,繪素奇巧入神。《三水小牘》云:東都敬愛寺北禪院從諫,姓張。武宗時毀塔廟,諫潛於皇甫枚之溫泉別業。又按,李頎有《敬愛寺古藤歌》。

徽安門,注:此門外郎北邙山 注:}}《錄異記》:李義範住邙山玄元觀,每人洛,徽安門必歇轡馬。又《劇談錄》:北邙山有玄元觀,觀南有老君廟,廟有吳道子畫。杜甫《配極元都閎詩》,即此廟。又《乾腰子》:老君廟東北二百餘步,有大邱三四,時號後漠諸陵。有貴戚車出徽安門,抵榆林店,一老翁歌曰:我家在何處?北邙松柏鄰。又《紀聞》:婆羅門執幡花出城門北去,至北邙墟墓間。又《朝野愈載》:北邙有白司馬阪。

尚善坊

坊北天津橋,注:貞觀十四年,更令石上校:《元和郡縣志》作「石工」。一條並注:天津橋天宮寺,注:《續玄怪錄》:李恕登天津橋,因入天官寺。《原化記》:華嚴和尚在洛都天官寺,弟子三百餘人。《西京記》:洛都天宮寺秀師,玄鑒默識,中若符契。《獨異志》:天官寺有吳道玄畫。

旌善坊李翱宅,注:正月下校增「己丑」。

惠訓坊長寧公主宅 注:}}宅倉庫為將作大匠楊務廉所造,見《朝野俞載》。道街坊

校注:則道街坊,「街」是「術」字。 注:}}《傳奇》:廣德中,孫恪遊洛,至魏王池畔,有一大第,土木皆新,路人云此袁氏第。魏王池在此坊。

歸德坊盧言宅 注:此注所引《語林》與《盧氏雜記》文同,《雜記》即盧言撰。敦化坊

轔趾觀,注:《劇談錄:》東都敦化坊有鱗跡見於興慶觀校:《廣記》百七十一引作「有轔德廢觀」。 一條並注:}}邕管經略使張同宅,注:《五代史唐六臣傳》:張策父同為邕管經略使,居洛陽敦化里。浚井得古鼎,銘曰「魏黃初元年春二月匠吉千」十一字,策曰:「建安二十五年改廷康,十月又改黃初,是黃初元年無二月。」

溫柔坊 補:王將軍宅,注:詳思恭坊。

擇善坊婁師德宅 補:袁德師樓,並注:《嘉話錄》:故給事汝南袁高之子德師於東都買得婁師德故園,起書樓。洛人語曰:昔日婁師德園,今日乃袁德師樓。

道德坊 補:書生宅,並注:《紀聞》:東都道德里書生行至中橋,遇貴人與語,因南去長夏門,遂至龍門,入一甲第。

仁和坊許欽明宅 注:}}《西京雜記》:唐東部仁和坊許欽明宅,院內有竹林。

永豐坊西南隅柳樹,注:盧貞《和白尚書賦永豐柳詩序》:永豐西南角有柳樹一株,柔條極茂。補注:事詳《雲溪友議》,引白詩「永豐坊裹東南角」,白集作「永豐西角荒園裹」。按「西南」是也。又宣宗取入禁中乃兩株。

安眾坊坊北中橋

此注後補二條並注:卜筮胡蘆生居,注:《逸史》:中橋胡蘆生善卜夕聞人聲印知貴賤。《原化記》:宰相李蕃嘗寓東洛時,胡蘆生在中橋,李往候之,生曰:「郎君兩紗寵中貴人也。」《感定錄》:中橋有筮者胡蘆生,神之久矣。席氏旅舍,注:《集異記》:王琚侄四郎停中橋逆旅席氏家。

宣教坊李紳宅 注:}}紳有《初到雒陽寓居宣教里時已春暮而四老已洛中分司詩》。

嘉善坊秘書監蘇踐言宅,注:《五行記》:蘇踐言,左相溫國公長子

校:據《廣記》引。「蘇」上增「司禮寺」三字,下增「良嗣」二字。

南市 注:}}續玄怪錄:南陽張茂實,唐大中初遊洛中,假僕於南市,得王復。 一條並注:}}麩行,注:《酉陽雜俎》:開成初,東市百姓騎驢,驢語:「南市賣麩家欠我錢。」其人驚異,牽往麩行賣之。

通利坊補:靜曲,並注:《河東記》:韋丹、胡蘆生至通利坊靜曲幽巷一小門入,數十步復一板門,又十餘步乃見大門,有人稱元浚之,流連竟日。

崇讓坊河陽節度使王茂元宅 注:}}《西溪叢話》:洛陽崇讓坊有河陽節度使王茂元宅,宅有東亭,見李商隱詩。履道坊

白居易宅,注:《新書》本傳下增:東都所居履道里,疏沼種樹,構石樓香山,鑿八節灘,自號醉吟先生。又補注:居易《詠興詩序》:七年四月,予罷河南府,歸履道第。《洛下卜居詩》云「且脫雙驂」,易自注:買履道宅,價不足,以兩馬償之。又有履道池上作詩。又汎春池詩注:此池始暢常侍開鑿,中間田氏為主,予今有之,蒲浦、桃島,皆池上所有。《詠興詩》云:百吏放爾散,雙鶴隨我歸。歸來履道宅,下馬入柴靡。劉禹錫《鶴歎詩序》云:樂天罷吳郡,挈雙鶴雛歸,今為秘書監,不以鶴隨,置之洛陽第。

又補:宅東王大理宅,注:白居易《聞樂感鄰詩》注。又劉禹錫鶴歎詩:鄰舍夜吹笙,注:東鄰即王家。

履信坊 補:北牆,注:《玄怪錄》:洛州刺史盧頊姨蓄一媧子,骸在履信坊街北牆委糞中。

會節坊趙懷正宅,注:《酉陽雜俎》:趙懷正住雒會節坊,段成式家雇其妻賀氏紉铖校:據《雜俎》本文,汴州百姓趙懷正住光德坊,病死,妻賀氏住洛惠節坊。

永通坊 補:西北有井,注:李商隱井泥詩云:皇都依仁里,西北有高齋。昨日主人良,治井堂西郵。按此齋不知何人所宅。永通本名依仁。

歸仁坊牛僧孺宅,注:《舊書》本傳雒都校:雒都上依本傳增「留守」二字。

仁風坊 補:李著作園,並注:元稹《仁風李著作園醉後寄李十詩》:朦朧春月照花枝,花下音聲是管兒。卻笑西京李員外,五更騎馬趁朝時。又《琵琶歌寄管兒兼誨鐵山詩》云:段師弟子數十人,李家管兒是上足。管兒不作供奉兒,拋在東都雙鬢絲。著作曾邀連夜宿,盡日聽彈無限曲。自茲聽後六七年,管兒在洛我朝天。去年御史留東台,今年製獄正撩亂。暫輟歸時尋著作,著作南園花坼萼。

積善坊李及宅下補:南曲,並注《廣異》記文,下補:及云往南曲婦家將息。

銅駝坊 注:}}洛陽銅駝街在洛陽城東,漢置銅駝二於官之南街四會道頭,兩銅駝夾東西,夾路相對。諺云銅駝陌上集少年,言人物盛也。又《異聞集》:垂拱中,駕在上陽宮,太學進士鄭生晨發銅駝里,乘曉月度洛橋。 一條並注:}}隱士薛弘機宅,注:《乾腰子》:東都渭橋銅駝坊有隱士薛弘機,營蝸舍渭河之隈。

立德坊

胡襖祠 注:《朝野愈載》:河南府立德坊及南市西坊皆有胡襖神廟,每歲商胡酬神祈福,募一胡為襖主,有幻術法。 :}}陳仲躬宅,並注:《博異記》:陳仲躬於維陽清化里假居,移居立德坊。

清化坊 補:旅店,並注:《乾腆子》:閻濟美到洛,投清化旅店。

道光坊 補:安樂寺,並注:《朝野愈載》:景龍年,安樂公主洛州道光坊造安樂寺,用錢數百萬。

北市本臨德坊注:《雲仙雜記》:洛陽振德坊皆貧民,賀知章目為糠市。按振德坊不見所在,《廣異記》:張仁直貧,居北市。與賀糠市言相應。又本臨德坊地,疑振德是臨德或名。

教業坊裴休貞宅,注:與弟元素居啟業里校:《紀聞》本云:弟休元,素多力。「素」字屬下句,「休元」乃弟名,此注誤。

通遠坊李龜年宅,注:移於定鼎門校:「門」字下依本書增「南」字,《廣記》引同。雒渠 注:《伽藍記》:洛水橋南道東,後魏時有白象坊。


 卷五 ↑返回頂部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