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第七 唐孫樵集 卷第八
唐 孫樵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吳氏問青堂刊本
卷第九

唐孫樵集第八卷


  文貞公笏銘


  潼關甲銘

  康鐐郎中墓銘


  刻SKchar矦碑陰


  舜城碑


   文貞公笏銘

大中六年詔出文貞公笏歸其孫丞相謩


孫樵請銘其笏曰


靈豸廌角比干獻骨合此憤烈在公爲笏


怒虎可唾笏不可挫太𦻏可裂笏不可折


拄天不仄指日不蝕摽儀條臆起梗開直


噫諫舌切上磨帝缺不逆不怫笏則公笏


緊拱折列諍舌不發膠榮顧餗下偷上愎

非公之節孰爲公笏

   潼關甲銘并序


潼戸呀東翼廉敞南有玄甲數十扎焉委

于前楹澁塵飄風綴斷革刓樵過而誚之

且曰此國之閫也是小欲遏冦偷大欲扼

諸侯今者關禁弛而不譏守甲存而不完

將何抑天下心而割天子憂耶關吏笑而

進曰借如潼之甲可以燭日潼之旗可以


絳天戰鞞晝驚驚柝夜鳴吾曹將擺堅荷


鍛投死地之不戰又安得與客合繻而東


合繻而西哉今上君臨萬邦號令所加風


清日明理爲大和如此則關之禁何爲而


申嚴關之甲何爲而繕堅玄宗四十二年


關中之兵其屯如雲孽胡西來叱而闢之

守甲之不完耶古之善守天下者展禮以


防之闡樂以和之明刑以齊之修政以固


之則其守在四海之外何以關爲而況完


其甲乎是天下愈安而其禁愈弛天下愈


平而其甲愈弊耳樵將去之且銘其甲云


潼關之甲完吾孰與安潼關之甲弊吾孰


與濟甲乎甲乎理與爾謀亂與爾謀無俾

工爾修

   唐故倉部郎中康公墓誌銘幷序

唐尚書倉部郎中姓康氏以咸通十三年

月日薨於鄭州官舍其年月日前左拾遺

陳晝一作寓書孫樵曰與子俱恩康公門

今先遠有期其孤徴誌於子子其無讓樵

哭之慟巳而揮涕叙平生公諱某字某會

稽人曽祖諱某贈某官祖諱某贈某官父

諱某贈某官公㓜嗜書及冠能屬詞尤攻

四六文章援毫立成淸媚新峭學者無能

如自宣城來長安三舉進士登上第是歲

會昌元年也其年冬得博學宏詞授秘書

省正字明年臨桂元公以觀風支使來辟

換試祕書郎五年調再授秘書省校書郎

大中二年復調授京兆府參軍其年冬爲

進士試官峭獨不顧雖權勢莫能撓其與

選者不逾年繼踵昇第故中書侍郎高公

璩尚書倉部郎中楊嵓太常博士杜敏求

今春官貳卿崔公殷夢尚書屯田郎中崔

亞前左拾遺陳晝一作洎樵十軰皆出其

等列也明年授大理評事兼監察御史戸

部廵官明年攺鹽鐡廵官天付介直不能


謟言故丞相河東公休使鹽鐵轉運公或


請計事將入門裵公謂謁者曰必康君也


裵公始以直知終以直廢明年去鹽鐵詔


授大理司直或有所讞宰相莫能廻其筆


明年授賜大理司議郎兼侍御史度支廵


官明年攺授檢校戸部員外郎兼侍御史

轉運推官明年換判官今華州刺史李公


訥拜鹽鐵轉運使將莅事且召羣吏曰二


十年巳旋推官判官誰爲廉平可以助吾


治者羣吏皆以公塞問李公曰吾得之矣


公由是不去職咸通元年攺檢校禮部郎


中兼侍御史充轉運判官李公始以廉平


知終以章奏加厚常稱於班行間曰康公

宜掌帝制或與宰相言必慰薦之明年詔


授海州刺史廉而不刻明而不抉案牘符


檄公一以口授之羣胥軰徒搦管捉𥿄字


字書出蓄縮汗慄何暇爲奸犯耶以故老


吏猾胥畏之如神明秩罷退居淮陰咸通


八年詔拜大理少卿明年遷尚書倉部郎


中充西川宣諭制置鹽法使兼西川供軍

使賜紫金魚袋公馳驛至西川不浹旬而


鹽無二價蜀甿至今賴之㑹西川節度使


劉公以疾薨戍兵日至軍儲不給糗無常


價而度支有定估遂乘傳詣門且請與度


支計事無何詔以竇𣶢代公公遂守倉部


郎中會竇滂逗遛不以時之任朝廷欲以


警之其年十一月遂貶公爲醴州剌史明

年移鄭州長史朝廷或有繁難之任議莫


不以公爲言宰相且將用之嗚呼天殱正


人誠疲民之不幸非公之不幸也公娶長


樂馮氏故給事中累贈太尉諱審第三女


也公十二男八女長曰齊鄉貢進士次曰


顔鄉貢進士次曰言明經及第次曰某某


某長女適鹽州防禦判官試大理評事高

遲七女未筓夫人自京師携其孤奔喪于


管城某年九月三日以公之喪權窆于孟


州河陰縣某鄉里銘曰


㑹稽之英斗牛之靈併鍾德門公實挺生


月中攀桂日下馳名芸閣淸秩牢盆美聲

出牧東海貳卿棘寺鵷行望郎錦川星使


騏𩦸蹀足蛟龍得水富貴可期烟霄漸邇

謫非其罪天道寧論不復𩀱闕遽歸九泉

圃田發紖河陰封樹勒石載銘庶幾終古

   刻SKchar侯碑陰

赤帝子火熾四百年天厭其熱洎獻燼矣

SKchar侯獨不憤不顧收死灰 -- 灰 於蜀欲嘘而再

燃之難一作乎爲力哉是以四稱武岐雍

間地不尺闊抑非智不周天意炳炳然也

夫以武侯之賢寧靡籌其不可也葢激備


隆中天下託不欲曲肱安糓終兒女子手


將驅馳死備志耶由是覈武矦之所爲殆


庶幾矣然跨西南一隅與呉魏抗國提卒


數萬綽綽乎去畱無我枝者是亦善爲兵


矣史壽以爲短應變眞抑武矦哉俾武矦


不早入地曹之君臣將奔𧺆固圉之不暇

鍾鄧寧能越巖懸兵決勝指取耶是井終


之野與武侯存亾俱矣天殱武矦其不愛


劉愈明白其姜維何力焉曩蟠南陽時人


不與仲毅伍洎受社稷寄擅刑賞柄曾心

不愧畏人不疑黷何意氣明信卓卓也武


矦死五百載迄今梁漢之民歌道遺烈廟


而祭者如在其愛於民如此而久也獨謂

武矦之治比於燕奭彼屠齊城合諸矦在


下矣


  舜城碑


帝承天休纂堯之勲啓宫于蒲守不以城


帝守以城孰守不城阻湖爲池限𦻏爲門


波非不狂巖非不崇守不以仁社爲周遷


將蒙監扶理土朔方萬里扞胡貽謀子孫

始訖其功阿房巳墟帝豈不城城在民和

自𦻏洎夷罔不順同屹爲國垣以藩有虞

其堅如金其厚如坤蕩蕩巍巍牢不可屠

四罪雖頑莫敢來攻一家𤋮𤋮相視而安

帝配商均不私以城帝死蒼梧授之夏家

太甲不修帝城乃頽唯此帝城哲王獨知

求之民心廼見其基帝城雖隳築之不難

無寧無荒帝城復高不識不知相傳峻隅


其板雖崇其築難堅非帝之心孰爲帝城




         乙丑春吳馡攷


         訂鋟於石香館



唐孫樵集第八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