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大曲考
作者:王國維
1927年

目錄 编辑


正文 编辑

编辑

大曲之名,始見於蔡邕女訓曰:琴曲,小曲五終則止,大曲三終則止。《太平御覧》卷五百五十七而詳於《宋書·樂志》。志曰:清商三調:平調、清調、瑟調。下列大曲十六一曰東門行二曰折楊栁行三曰艶歌羅敷行四曰西門行五曰折楊栁行六曰煌煌京洛行七曰艶歌阿嘗一曰飛鶻行八曰步出夏門行九曰艶歌何嘗行十曰野田黄雀行十一曰滿歌行十二曰步出夏門行一曰隴西行十三曰櫂歌行十四曰雁門太守行十五曰白頭吟與櫂歌同調十六曰明月其所以名為大曲者則有説焉郭茂倩曰諸調曲皆有辭有聲而大曲又有艶有趨有亂辭者其歌詩也聲者若羊吾夷伊那何之類也艶在曲之前趨與亂在曲之後《樂府詩集》卷二十六今攷之宋書所載如艶歌羅敷行注曰三解前有艶詞曲後有趨則艶與趨均在此三解外矣如艶歌阿嘗四解艶歌何嘗行五解後皆有趨而注云曲前有艶則艶在曲外矣又如魏明帝步出夏門行注云朝遊上為艶蹙迫下為趨則艶與趨均在曲内白頭吟五解後復有亂由是觀之以曲之前後又有艶有亂有趨故曰大曲魏書樂志云太宗增修百戲撰合大曲亦當類此唐人以伊州涼州遍數多者為大曲宋王灼云凡大曲有散序靸排遍攧正攧入破虛催實催袞遍歇拍殺袞始成一曲謂之大遍《碧雞漫志》卷三沈括亦云所謂大遍者有序引歌㽂嗺哨催攧袞破行中腔踏歌之類凡數十解每解有數疊者裁截用之謂之摘遍今之大曲皆是裁用非大遍也《夢溪筆談》卷五然則大曲之名自沈約至於兩宋皆以遍數多者為大曲雖淵源不同其義固未嘗有異也。

唐時雅樂俗樂均有大曲唐六典注云大樂署掌敎雅樂大曲三十日成小曲二十日清樂大曲六十日大文曲三十日小曲十日燕樂西涼龜兹安國天竺疏勒高昌大曲各三十日次曲各二十日小曲各十日唐六典卷十四協律郎條雅樂大曲史無明文唯儀鳳二年太常寺少卿韋萬石奏云立部伎内破陣樂五十二遍修入雅樂祇有兩遍名曰七德慶善樂七遍修入雅樂祇有一遍名曰九功上元舞二十九遍今入雅樂一無所減《唐會要》卷三十二及《舊唐書·音樂志》則雅樂固有大小曲矣清樂大曲當與《宋書·樂志》所載者略同而燕樂大曲則當同於魏志之大曲今其目之見於崔令欽教坊記者凡四十有六曰踏金蓮曰綠腰曰涼州曰薄媚曰賀聖樂曰伊州曰甘州曰泛龍舟曰采桑曰千秋樂曰霓裳曰玉樹後庭花曰伴侶曰雨霖鈴曰柘枝曰胡僧破曰平翻曰相駞逼曰呂太后曰突厥三臺曰大寳曰一斗鹽曰羊頭神曰大姊曰舞大姊曰急月記曰斷弓弦曰碧霄吟曰穿心蠻曰羅步底曰回波樂曰千春樂曰龜兹樂曰醉渾脱曰映山雞曰昊破曰四㑹子曰安公子曰舞春風曰迎春風曰看江波曰寒雁子曰又中春曰翫中秋曰迎仙客曰同心結皆燕樂大曲也其詞之存乎今者有涼州歌散序三遍排遍二遍伊州歌排遍五遍入破五遍均見《樂府詩集》卷七十九餘如綠腰甘州泛龍舟采桑千秋樂雨霖鈴柘枝突厥三臺回波樂均存一遍或二遍而已。

然唐之大曲固有未盡於令欽所記者舊唐書音樂志謂立部伎内破陣樂五十二遍慶元樂七遍上元舞二十九遍又貞元中昭義節度使王䖍休獻繼天誕聖樂凡二十五遍《唐會要》卷三十三以宋人之名名之謂之非大曲不可也又如《樂府詩集》所載水調歌五遍入破六遍大和五遍陸州歌三遍排遍四遍其遍數之多,與伊州梁州無異。則亦唐之大曲也。

至兩宋大曲,《宋史·樂志》載之綦詳。志云:宋初置教坊所奏凡十八調四十六曲按四十六曲乃四十大曲之誤説見後一曰正官調其曲三曰梁州瀛府齊天樂二曰中呂宮其曲二曰萬年歡劍器三曰道調宮其曲三曰梁州薄媚大聖樂四曰南呂宮其曲二曰瀛府薄媚五曰仙呂宮其曲三曰梁州保金枝延夀樂六曰黄鐘宮其曲三曰梁州中和樂劍器七曰越調其曲二曰伊州石州八曰大石調其曲二曰清平樂大明樂九曰雙調其曲三曰降聖樂新水調採蓮十曰小石調其曲二曰胡渭州嘉慶樂十一曰歇指調其曲三曰伊州君臣相遇樂慶雲樂十二曰林鐘商其曲三曰賀皇恩泛清波胡渭州十三曰中呂調其曲二曰綠腰道人歡十四曰南呂調其曲二曰綠腰罷金鉦十五曰仙呂調其曲二曰綠腰綵雲歸十六曰黄鐘羽其曲一曰千春樂十七曰般涉調其曲二曰長夀仙滿宮花十八曰正平調無大曲小曲無定數以上所載曲數止於四十又正平調下獨云無大曲則前四十曲為大曲無疑樂志原文出於文獻通考通考正作四十大曲六大兩字字形相近故致訛也陳暘樂書謂聖朝循用唐制分教坊為四部自合四部以為一故樂工不能徧習第以大曲四十為限樂府卷一百八十八吳自牧謂汴京教坊大使孟角毬曾做雜劇本子葛守誠撰四十大曲《夢粱錄》卷二十元人猶有三千小令四十大曲之説楊朝英樂府新編陽春白雪卷首皆其確證也至《夢粱錄》又有舞四十六大曲之語卷二十陳振孫書錄解題歌詞類有五十大曲十六卷張炎詞源有五十四大曲而周密齊東野語謂樂府混成集所載大曲一類凡百餘解齊東野語卷十然教坊所肄止於四十。兹先考宋志大曲之存於今者,然後及他書耳。

正宮調 编辑

梁州。梁州亦作涼州洪邁云涼州今轉為梁州唐人已多誤用容齋隨筆》卷十四

程大昌云涼州後遂訛為梁州演繁露》卷七新唐書禮樂志云天寶樂曲皆以邊地為名若涼州伊州甘州之類至宋猶存王灼云涼州排遍余曾見一本有二十四段碧雞漫志》卷三
晏幾道小山詞有梁州令二疊五十字歐陽修六一詞有涼州令二疊一百五字當晏詞之四疊而字句稍異晁無咎琴趣外篇有梁州令疊韻一百字則分作四疊均不著宮調王灼云凡大曲就本宮調制引□慢近令蓋度曲者常態碧雞漫志》卷三則令詞亦自大曲出也兹錄晁詞以備參考。
梁州令疊韻。
田野間來慣睡起初驚曉燕樵青走掛小簾鉤南園昨夜細雨紅芳徧平蕪一帶烟花淺過盡南歸雁俱遠憑欄送目空腸斷。
好景難常占過眼韶華如箭莫教鶗鴂送韶華多情楊柳為把長條絆清尊滿酌誰為伴花下提壼勸何妨醉臥花底愁容不上春風面琴趣外篇》卷一
附金董解元西廂有正宮梁州纏令元曲正宮中有小梁州字句畧同宋宋上交近事㑹元云正宮中别有小涼州亦曰碎宮梁州近事會元》卷四則宋初已有此曲或卽大遺聲也。
正宮梁州纏令。
玉漏迢迢二鼓過月上庭柯碧天空濶鏡銅磨啞地聽櫳門兒響見巫娥對郎羞嬾無奈靠人先要偎磨寶髻擁青螺臉蓮香傳説不得媚多《董西廂》卷三
元曲南呂宮有梁州第七必係借用他宮梁州大曲之一遍第七者卽所謂排遍第七也如左。
梁州第七。
我雖是見宰相如文王施禮一頭地離明妃早宋玉悲秋怎禁他帶天香著莫定龍衣袖他諸餘可愛所事兒相投消磨人幽恨陪伴我閒遊偏宜向梨花月底登樓芙蓉燭下藏鬮體態是二十年挑剔就的温柔姻緣是五百載該撥下配偶臉兒有一千般説不盡的風流寡人乞求他左右他比那落伽山觀自在無楊柳見一面得長壽情繫人心早晚休則除是雨歇雲收元馬致逺《漢宮秋》雜劇
周密武林舊事載南宋官本雜劇段數有四僧梁州三索梁州詩曲梁州頭錢梁州食店梁州法事饅頭梁州四哮梁州七本。

瀛府。南宋官本雜劇有哭骰子瀛府醉縣君瀛府懊骨頭瀛府賭錢望瀛府四本陶宗儀輟耕錄載宋金院本名目有列良瀛府一本。

齊天樂。宋詞正宮有齊天樂或大曲之一遍也。

齊天樂正宮
綠蕪凋盡臺城路殊鄉又逢秋晚暮雨生寒鳴蛩勸織深閣時聞裁翦雲窓静掩歎重拂羅裀頓疎花簟尚有練囊露螢清夜照書卷荆江留滯最久故人相望處離思何限渭水西風長安亂葉空憶詩情宛轉憑高眺遠正玉液新篘蟹螯初薦醉倒山翁但愁殘照歛周邦彦《清真集》卷下

中呂宮 编辑

萬年歡。宋詞有〈萬年歡〉,不著宮調。元趙孟頫有〈萬年歡〉二首,均注「中呂宮」。其詞平仄通叶,或大曲之一遍也。兹錄晁無咎詞以備參考。

萬年歡
十里環溪記當年並遊依舊風景綵舫紅妝重泛九秋清鏡莫歎歌臺慢草喜相逢歡情猶勝蘋洲畔横玉驚鸞半天雲正愁凝中秋醉魂未醒又佳辰授衣良㑹堪更蚤歲功名豪氣尚淩汝潁能致黄金一井,也莫負、鴟夷高興。别有箇、瀟洒田園,醉鄉天地同永。《琴趣外篇》卷五
南宋官本雜劇有喝貼萬年歡、託合萬年歡二本。宋金院本名目有賀貼萬年歡一本。

劍器。劍器,陳暘《樂書》作〈劍氣〉。宋詞有劍氣近,元南曲有劍器令,或借大曲之制也。

劍氣近
夜來雨願倩得東風吹住海棠正妖嬈處且留取悄庭户試聽鶯啼燕語分明共人愁緒怕春去嘉樹翠陰初轉午重簾未捲乍睡起寂寞看風絮偷彈清淚寄烟波見江頭故人為言憔悴如許彩箋無數去却寒暄到了渾無定據斷腸落日千山暮袁去華宣卿詞
劍器令
咱每論風標看過了多多少少這玉容都强别箇果然一見魂消見沈瑛南九宮譜引古傳奇劉盼盼

道調宮 编辑

梁州。參考〈正宮梁州〉。

薄媚。本唐大曲,宋董穎有道宮薄媚大曲十遍。

道宮薄媚西子詞 编辑

排遍第八 编辑

怒濤卷雪巍岫布雲越襟吳帶如斯有客經游月伴風隨值盛世觀此江山美合放懷何事却興悲不為回頭舊谷天涯為想前君事越王嫁禍獻西施吳即中深機闔廬死有遺誓句踐必誅夷吳未干戈出境倉卒越兵投怒夫差鼎沸鯨鯢越遭勁敵可憐脱重圍歸路茫然城郭坵墟飄泊稽山裏旅魂暗逐戰塵飛天日慘無輝。

排遍第九 编辑

自笑平生英氣淩雲萬里宣威那知此際熊虎途窮來伴麋鹿卑棲既甘臣妾猶不許何為計爭若都燔寶器盡誅吾妻子徑將死戰決雄雌天意恐憐之偶聞太宰正擅權貪賂市恩私因將寶玩獻誠雖脱霜戈石室囚繫憂嗟又經時恨不如巢燕自由歸殘月朦朧寒雨瀟瀟有血都成淚備嘗險厄反邦畿寃憤刻肝脾。

第十攧 编辑

種陳謀謂吳兵正熾越勇難施破吳策唯妖姬有傾城妙麗名稱西子歲方筓算夫差惑此須致顛危范蠡微行珠貝為香餌苎蘿不釣釣深閨呑餌果殊姿素肌纎弱不勝羅綺鸞鏡畔粉面淡匀梨花一朶瓊壼裏嫣然意態嬌春寸眸剪水斜鬟鬆翠人無雙宜名動君王繡履容易來豋玉陛。

入破第一 编辑

窣湘裙摇漢偑步步香風起歛雙蛾論時事蘭心巧會君意殊珍異寶猶是朝臣未與妾何人被此隆恩雖令效死奉嚴㫖隱約龍姿忻悦重把甘言説辭俊雅質娉婷天教汝衆美兼備聞吳重色憑汝和親應為靖邊陲將别金門俄揮粉淚淨妝洗。

第二虚催 编辑

飛雲駛香車故國難回睇芳心漸摇迤邐吳都繁麗忠臣子胥預知道為邦祟諫言先啟願勿容其至周亡褒姒殷傾妲已吳王郤嫌胥逆耳纔經眼便深恩愛東風暗綻嬌蘂彩鸞翻妬伊得取次于飛共戲金屋看承他宮盡廢。

第三袞遍 编辑

華宴夕燈搖醉粉菡萏籠蟾桂揚翠袖含風舞輕妙處驚鴻態分明是瑤臺瓊榭閬苑蓬壼景盡移此地花繞仙步鶯隨管吹寶帳暖留春百和馥郁融鴛被銀漏永楚雲濃三竿日猶褪霞衣宿酲輕腕嗅宮花雙帶繫合同心時波下比目深憐到底。

第四催拍 编辑

耳盈絲竹眼搖珠翠迷樂事宮闈内争知漸國勢淩夷姦臣獻佞轉恣奢淫天譴歲屢饑從此萬姓離心解體越遣使陰窺虛實蚤夜營邊備兵未動子胥存雖堪伐尚畏忠義斯人既戮且又嚴兵卷土赴黄池觀釁種蠡方云可矣。

篇五袞遍 编辑

機有神征鼙一鼓萬馬襟喉地庭喋血誅留守憐屈伏罷兵回危如此當除禍本重結人心爭奈荒迷戰骨方埋靈旗又指勢連敗柔荑攜泣不忍相抛弃身在兮心先死宵奔兮兵已前圍謀窮計盡唳鶴啼猿聞處分外悲丹穴縱近誰容再歸。

第六歇拍 编辑

哀誠屢吐甬東分賜垂暮日置荒隅心知愧寶鍔紅委鸞存鳳去辜負恩憐情不似虞姬尚望論功歸故里降令曰吳無赦汝越與吳何異吳方怨越方疑從公論合去妖類蛾眉宛轉竟殞鮫綃香骨委塵泥渺渺姑蘇荒蕪鹿戲。

第七煞袞 编辑

王公子青春更才美風流慕連理耶溪一日悠悠回首凝思雲鬟烟鬢玉珮霞裾依約露妍姿送目驚喜俄迂玉趾同仙騎洞府歸去簾櫳窈窕戲魚水正一點犀通遽別恨何已媚魄千載教人屬意况當時金殿裏曽慥《樂府雅詞》卷上。

薄媚摘遍 编辑

桂香消梧影瘦黄菊迷深院倚西風看落日長江東去如練先生底事有賦飄然剛道為田園獨醒何為持杯自勸未能免休把萊萸吟翫但管年年健千古事幾憑闌吾生九十强半歡娛終日富貴何時一笑醉鄉寬倒載歸來回廊月又滿見趙以夫虚齋樂府比其字句蓋摘入破第一一遍為之
南宋官本雜劇有簡帖薄媚、請客薄媚、錯取薄媚、傳神薄媚、九妝薄媚、本事現薄媚、打調薄媚、拜褥薄媚、鄭生遇龍女薄媚八本。

大聖樂。宋詞有大聖樂唯周密一闋自注云單煞或即大曲之煞袞也。

大聖樂 编辑

嬌綠迷雲倦紅顰曉嫩晴芳樹漸午陰簾影移香燕語夢回千點碧桃吹雨冷落錦宮人歸後記前度蘭橈停翠浦憑闌久謾凝伫鳳翹慵聽金縷留春問誰最苦奈花自無言鶯自語對畫樓殘照東風吹遠天涯何許怕折露條愁輕別更烟暝長亭啼杜宇垂楊晚但羅袖暗沾飛絮周密《蘋洲漁笛譜》卷一
南宋官本雜劇有塑金剛大聖樂、單打大聖樂、柳毅大聖樂三本。


南呂官 编辑

瀛府。

薄媚。

仙呂宮 编辑

梁州。

保金枝。南宋官本雜劇有檻偌保金枝一本。

延壽樂。南宋官本雜劇有黄傑進延壽樂、義養娘延壽樂二本。

宋金院本名目有撦綵延壽樂一本。

黄鐘宮 编辑

梁州。

中和樂。南宋官本雜劇有封騭中和樂一本。

劍器。

越調 编辑

伊州。本唐大曲;宋有伊州曲,殆即大曲之一二遍也。曾季貍艇齋詩話洪玉父詩為理伊州十二疊緩歌聲裏看洪州則此曲凡十二疊也金董解元西廂有大石調伊州袞必大曲之袞遍借入大石調者也。

伊州曲
金雞障下胡雛戲樂極禍來漁陽兵起巒輿幸蜀玉環縊死馬嵬坡下塵滓夜對行宮皓月恨最恨春風桃李洪都方士念君縈繫妃子蓬萊殿裏覓㝷太真宮中睡起遙謝君意淚流瓊膾梨花帶雨髣彿霓裳初試寄鈿合共金釵私言徒爾在天願為比翼同飛在地願為連理雙枝天長與地久唯此恨無已陳元靚《嵗時廣記》卷二十七
伊州袞
張生見了五魂俏無主道不曾見恁好女普天之下更選兩箇應無膽狂心醉作使得不顧危亡便胡做一向癡迷不道其間是誰住處忒昬沈忒麄魯没掂三没思慮可來慕古少年做事大抵多失心麤手撩衣袂大踏步走至根前欲推戶腦背後有人來你㝷思恁照顧《董西廂》卷一
元曲小石調有伊州遍亦其一遍也。
伊州遍
為憶小卿牽腸割肚淒惶悄然無底末受盡平生苦天涯海角身心無箇歸著恨馮魁趁恩奪愛狗倖狼心全然不怕天折挫到如今恁地喫躭閣禁不過更那堪晚來暮雲深鎖故人杳杳長江風送聽胡笳歷歷聲韵聒一輪皓月朗幾處鳴榔時復唱和漁歌轉無那沙汀蓼岸一點漁燈相照寂寞古渡停畫舸雙生無語淚珠落呼僕隷指撥水手在意扶拖明獻王太和正音譜載元白朴散套
南宋官本雜劇有領伊州鉄指甲伊州閙伍百伊州裴少俊伊州食店伊州五本宋金院本名目有背箱伊州酒樓伊州二本。

石州。宋詞有石州引如左。

石州引
薄雨催寒斜照弄晴春意空濶長亭柳色纔黄遠客一枝先折烟横水際映帶幾點歸鴉東風消盡龍沙雪還記出門時恰而今時節將發畫樓芳酒紅淚清歌頓成輕别已是經年杳杳音塵都絕欲知方寸共有幾許新愁芭蕉不展丁香結枉望斷天涯兩厭厭風月賀鑄《東山寓聲樂府》
南宋官本雜劇有單打石州和尚那石州趕厥石州三本。

大石調 编辑

清平樂。唐宋均有清平樂詞字數句法相同似與大曲無涉不錄。

大明樂。南宋官本雜劇有土地大明樂打毬大明樂三爺老大明樂三本。

雙調 编辑

降聖樂。

新水調。唐有水調歌宋詞有水調歌頭又曾布有水調歌頭七徧如左。


水調歌頭 编辑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只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轉朱閣低綺户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常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蘇軾《東坡樂府》卷上


水調歌頭 编辑

排遍第一 编辑

魏豪有馮燕年少客幽并擊球鬭雞為戲游俠久知名因避仇來東郡元戎逼屬中軍直氣淩貔虎須臾叱咤風雲懔懔座中生偶乘佳興輕裘錦帶東風躍馬往來㝷訪幽勝游冶出東城堤上鶯花掩亂香車寶馬縱横草軟平沙穩高樓兩岸春風笑語隔簾聲。


排遍第二 编辑

袖籠鞭敲鐙無語獨閒行綠楊下人初静烟澹夕陽明窈窕佳人獨立瑤階擲果潘郎瞥見紅顏横波盼不勝嬌軟倚雲屏曳紅裳頻推朱户半開還掩似欲倚伊啞聲裏細訴深情因遣林間青鳥為言彼此心期的的深相許竊香解珮綢繆相顧不勝情。


排遍第三 编辑

説良人滑將張嬰從來嗜酒回家鎮長酩酊長酲屋上鳴鳩空鬬梁間客燕相驚誰與花為主蘭房從此朝雲夕雨兩牽縈似游絲狂蕩隨風無定奈何歳華荏染歡計苦難憑惟見新恩繾綣連枝比翼香閨日日為郎誰知松蘿託蔓一比一毫輕。


排遍第四 编辑

一夕還醉開户起相迎為郎引裾相庇低首略濳形情深無隱欲郎乘間起佳兵授青萍茫然撫弄不忍欺心爾能負心於彼於我必無情熟視花鈿不足剛腸終不能平假手迎天意一揮霜刃牕間粉頸斷瑤瓊。


排遍第五 编辑

鳳皇釵寶玉飄零慘然悵嬌魂怨飲泣吞聲還被凌波喚起相將金谷同遊想見逢迎處揶揄羞面妝臉淚盈盈醉眠人醒來晨起血凝螓首但驚喧白鄰里駭我卒難明致幽囚推究覆盆無計哀鳴丹筆終誣服圜門驅擁銜寃垂首欲臨刑。


排遍第六帶花遍 编辑

帶花向紅塵裏有喧呼攘臂轉身辟衆莫遣人寃濫殺張室忍偷生僚吏驚呼呵叱狂辭不變如初投身屬吏慷慨吐丹誠彷彿縲紲自疑夢中聞者皆驚歎為不平割愛無心泣對虞姬手戮傾城寵翻然起死不敎仇怨負寃聲。


排遍第七攧花十八 编辑

義城元靖賢相國嘉慕英雄士賜金繒聞此事頻嘆賞封章歸印請贖馮燕罪日邊紫泥封詔闔境赦深刑萬古三河風義在青簡上衆知名河東注任流水滔滔水涸名難泯至今樂府詞歌詠流入管絃聲王明清《玉照新志》卷二
宋詞有新水令殆就新水調中製令也如左。
冒風連騎出金城聞孤猿韻切懷念親眷為笑徐都尉徒誇彩繪寫出盈盈嬌面振旅闐闐覩訝閬苑神仙越公深羡驟萬馬侵淩轉盼感先鋒容放鏡收鸞鑑一半歸前陣慘怛切同陪元帥恣歡戀二歲偶爾將軍沈醉連綿私令婢捧菱花都市㝷徧新官聽説邀郎宴因命賦悲歡孰敢做人甚難梅妝復照傅粉重見宋陳元靚《歲時廣記》卷十二載:宋人詠樂昌公主詞,案此詞。《歲時廣記》作〈新水令〉。然朱翌猗《覺寮雜記》卷下云:「〈大曲·新水〉,歌樂昌公主與徐德言破鏡復合事」,則令亦即大曲也。


元曲有新水令,亦在雙調,或大曲遺聲也。

雙調新水令 编辑

五方旗招展日邊霞冷清清半張鑾駕鞭倦裊鐙慵踏回首京華一步步放不下元白朴《梧桐兩》雜劇
南宋官本雜劇有桶擔新水、雙哮新水、燒花新水三本。


採蓮。宋詞有採蓮令又採蓮大曲延遍以下八遍如左。

採蓮令 编辑

月華收雲澹霜天曙西征客此時情苦翠娥執手送臨岐軋軋開朱户千嬌面盈盈伫立無言有淚斷腸爭忍回顧一葉蘭舟便恁急槳凌波去貪行色豈知離緒萬般方寸但飲恨脉脉同誰語更回首重城不見寒江天外隱隱兩三烟樹柳永《樂章集》卷中


採蓮壽鄉詞 编辑

延遍 编辑

霞霄上有壽鄉廣袤無際東極滄海縹緲虚無蓬萊弱水風生屋浪鼓楫揚舲不許凡人得至甚幽邃試右望金樞外西母樓閣玉闕瑤池萬頃琉璃雙成倩巧方朔詼諧來往徜徉霓裳飄颻寶砌更希奇。


攧遍 编辑

南鄰丹幄宮赤伏顯符記朱陵曜綺繡箕翼炯瑞光騰起毎歲秋分老人見表皇家襲慶迎祺天子當膺無疆萬歲北窺元冥魁杓擁佳氣長拱極終古無移論南北東西相直何啻千萬里信難計。


入破 编辑

璇穹層雲上覆,光景如梭逝。惟此過隙緩征轡。垂象森列昭回。碧落卓然躔度,炳曜更騰輝。永永清光燁煒綿四野金碧為地蘂珠宮瓊玖室俱高峙千種奇葩松椿可比暗香幽馥歲歲長春靈鳥何曽西委。


袞遍 编辑

徧此境人樂康挾難老術悟長生理盡阿祗僧劫赤松王令安期彭籛盛矣尚為嬰稚鶴算龜齡絳老休誇甲子鮐背聳黄髮垂髻更童顏長鼓腹同遊戲真是華胥行有歌坐有樂獻笑都是神仙時見群翁啓齒。


實催 编辑

露華霞液雲漿椒醑恣玉斝金罍交酬成雅會拚沈醉中山千日未為長久今此陶陶一飲動經萬祀陳果窳皆是奇異似瓜如斗盡備三千歲一熟珍味飣座中瑩如玉爽口流涎三偷不枉西真指議。


编辑

有珍饌時時饋滑甘豐膩紫芝熒煌嫩菊秀媚貯瑪瑙琥珀精器延年益壽莫儗人間烹餁徒費休説龍肝鳳髓動妙樂仙音鼎沸玉蕭清瑤瑟美龍笛脆雜遝飛鸞花裀上趁拍紅牙餘韻悠揚竟海變桑田未止。


歇拍 编辑

其間有洞天侶思遊塵世珠葆搖曳華表真人清江使者相從密議此老遨嬉我輩應須隨侍正舉步忽思同類十八公方聳壑宜邀致夙駕星言人爭圖繪朅來鄞山甬水因此崇成四明里第。


煞袞 编辑

吾皇喜光寵無二玉帶金魚榮貴或者疑之豈識聖明曾主斯鄉嘗相與繾綣膠漆何可相離今日風雲合契此實天意吾皇聖壽無極享燕粲千載相逢我翁亦昌熾永作昇平上瑞史浩鄭峯真隱漫錄卷四十五
南宋官本雜劇有唐輔採蓮雙哮採蓮病和採蓮三本。

小石調 编辑

胡渭州曲文無攷惟姜夔醉吟商小品序云石湖老人謂予云琵琶有四曲今不傳矣曰索梁州轉關綠腰醉吟商胡渭州歷弦薄媚也予毎念之辛亥之夏予謁楊廷秀丈於金陵邸中遇琵琶工解作醉吟商胡渭州因求得品弦法譯成此譜實雙聲耳其言如是琵琶中之醉吟商胡渭州不知視大曲之胡渭州如何要足窺其一二也。

醉吟商小品。
又正是春歸細柳暗黄千縷暮鴉啼處夢逐金鞍去一點芳心休訴琵琶解語姜夔《白石道人歌曲》卷二
南宋官本雜劇有趕厥胡渭州單番將胡渭州銀器胡渭州看燈胡渭州四本。

嘉慶樂。南宋官本雜劇有老孤嘉慶樂一本。

歇指調 编辑

伊州。

君臣相遇樂南宋官本雜劇有裴航相遇樂一本。

慶雲樂。南宋官本雜劇有進筆慶雲樂一本。

林鐘商 编辑

賀皇恩。南宋官本雜劇有扯籃兒賀皇恩催妝賀皇恩二本泛清波宋詞中尚有摘遍一遍如左。

泛清波摘遍。
催花雨小著柳風柔都是去年時候好露紅烟綠儘有狂情鬬春早長安道秋千影裏絲管聲中誰放艶陽輕過了倦客登臨暗惜花光陰恨多少楚天渺歸思正如亂雲短夢未成芳草空把吳霜鬢華自悲清曉帝城杳雙鳳舊約全虛孤鴻後期難到且趁朝花夜月翠樽頻倒晏幾道小山詞
南宋官本雜劇有能知他泛清波三釣魚泛清二本。

胡渭州。

中呂調 编辑

綠腰亦作六么宋詞有六么令如左。

六么令
澹烟殘照搖曳溪光碧溪邊淺桃深杏迤邐染春色昨夜扁舟泊處枕底當灘磧波聲漁笛驚回好夢夢裏欲歸歸不得展轉翻成無寐因此傷行役思念多媚多嬌咫尺千山隔都為深情密愛不忍輕離折好天良夜鴛帷寂静算得也應暗相憶柳永《樂章集》卷下
又吳文英有夢行雲一闋自注云即六么花十八則為大曲之一遍無疑也。
夢行雲
簟紋皺纎縠朝炊熟眠未足青奴細膩未拚真珠斛素蓮幽怨風前影搔頭斜墜玉畫闌枕水垂楊梳雨青絲亂如乍沐嬌笙微韻晚蟬亂秋曲翠陰明月勝花夜那堪春去速吳文英夢窗丁稿
元曲有六么序金《董西廂》有六么實催六么遍皆在仙呂宮必係大曲原聲移入他宮者也。
六么序
兀的不消人魂魄綽人眼光説神仙那的是天堂則見脂粉馨香環珮丁當藕絲嫩新織仙裳但風流都在他身上添分毫便不停當見他的不動情你便都休强則除是鉄石兒郎也索惱斷柔腸元關漢卿玉鏡臺雜劇
六么實催。
情懷輾轉難存濟勞心如醉也不吟詩課賦只恁昬昬睡纔合眼忽聞人語啞地門開卻見薄情種與夫人來這裏著他方言語把人調戲不道俺也識你這般圈圚慢長吁氣空垂淚念向日春宵月夜回廊下恁時初見你。
六么遍
向花陰底潛身立漸審聽多時方見伊端的腰兒稔膩裙衣翡翠料來春困把湖山倚偏疑沈香亭北太真妃好多嬌媚諸餘美遂對月微吟各有相憐意幽情未已忽覩侍婢請伊歸去朱門閉堪悲只怨阿母阻佳期《董西廂》卷三
南宋官本雜劇有爭曲六么扯攔六么敎聲六么鞭帽六么衣籠六么㕑子六么孤奪旦六么王子高六么崔護六么骰子六么照道六么鶯鶯六么大宴六么驢精六么女生外向六么慕道六么三偌慕道六么雙攔哮六么趕厥夾六么羹湯六么二十本。

南呂調 编辑

綠腰。

罷金鉦。南宋官本雜劇有牛五郎罷金鉦一本。

仙呂調 编辑

綠腰。

綵雲歸。宋詞有綵雲歸入中呂調或亦大曲之一遍移入他調者也如左。

綵雲歸
蘅臯向晚艤輕航卸雲帆水驛魚鄉當暮天霽色如晴晝江練靜皎月飛光那堪聽遠村羌管引離人斷腸此際浪萍風梗度歲茫茫堪傷朝歡暮散被多情賦與淒涼別來最苦襟袖依約尚有餘香算得伊鴛衾鳳枕夜永爭不思量牽情處唯有臨歧一句難忘柳永《樂章集》卷中
南宋官本雜劇有夢巫山彩雲歸青陽觀婢彩雲歸二本。

黄鐘羽 编辑

千春樂南北官本雜劇有禾打千春樂一本。

般涉調 编辑

長壽仙。宋詞有長壽仙促拍促拍疑大曲中之催拍也。

長壽仙促拍大母生辰
舜德日輝光正初冬盛期東朝喜誕生時向彤闈清淨均化有自然和氣長生久視金殿熙熙宴瑶池褘衣俱侍玳筵啟花如錦耀朝輝太平際天子天下養共瞻誠意南山䖍祝億萬同歲曹勛松隱詞卷一又有一闋字數不同
《董西廂》有般涉調長壽仙袞則大曲之袞遍也。
長壽仙袞。
朝廷咫尺不曉定知道多應遣軍定把賢毎征討不當穩便恁時悔也應遲賢家試自心量度那賊將聞斯語心生怒惡打脊的髠囚怎敢把爺違拗俺又本無心把你僧家混耗甚花脣兒故來相惱《董西廂》卷二
趙孟頫有道宮長壽仙詞恐亦大曲之一遍移入他宮者也長壽仙道宮聖節
瑞日當天對絳闕蓬萊非霧非烟翠花覆禁苑正淑景芳妍綵仗和風細轉御香飄滿黄金殿萬國會朝喜千官拜舞億兆同歡福祉如山如川應玉渚流虹璇樞飛電八音奏舜韶慶玉燭調元歲歲龍輿鳳輦九重春醉蟠桃宴天下太平祝吾皇壽與天地齊年趙孟頫松雪齋詞
南宋官本雜劇有打勘長壽仙偌賣旦長壽仙分頭子長壽仙三本宋金院本名目有諱老長壽仙抺麪長壽仙二本。

滿宮花五代詞有之宋無攷文獻通考作滿宮春。

正平調無大曲 编辑

以上十八調四十大曲中唯薄媚十遍新水調七遍採蓮八遍尚具體段餘詞唯梁州第七大聖樂單煞伊州袞伊州遍水調歌頭泛清波摘遍六么花十八六么序六么實催六么遍長壽仙袞可確證為大曲之遺他詞之與大曲同名者亦或由大曲出蓋大曲本敎坊傳習曾慥所謂九重傳出樂序雅詞序者也其傳於民間者或止一二遍故文人倚聲恒出於此王灼謂後世就大曲製詞者類從簡省而管弦家又不肯自首至尾一一吹彈甚者學不能盡則在當時且然今日之殘缺固不足怪陳暘云今之大曲以譜字記其聲析慢既多尾偏又促不可以辭配焉《樂書》卷一百五十六是大曲固不盡有辭今譜字既亡而辭之可徵者亦僅止於此則雖寸璣片羽可以旁證大曲者安得不收拾而存之也。

然宋時大曲實不止此故有五十大曲五十四大曲之目而樂府混成集所載大曲且多至百餘解此解字或以曲言非古樂府所謂解也《宋史·樂志》謂太宗洞曉音律凡制大曲十八正宮平茸破陣樂南呂宮平晉普天樂中呂宮大宋朝歡樂黄鐘宮宇宙荷皇恩道調宮垂衣定八方仙呂宮甘露降龍庭小石調金枝玉葉春林鐘商大惠帝因寛歇指調大定寰中樂雙調惠化樂堯風越調萬國朝天樂大石調嘉禾生九穗南呂調文興禮樂歡仙呂調齊天長壽樂般涉調君臣宴會樂中呂調一斛夜明珠黄鐘羽降聖萬年春平調金觴祝壽春以上十八大曲蓋無一傳者。

樂志又載雲韶部所奏大曲十三一曰中呂宮萬年歡二曰黄鐘宮中和樂三曰南呂宮普天慶壽此曲亦太宗所製四曰正宮梁州五曰林鐘商泛清波六曰雙調大定樂七曰小石調喜新春八曰越調胡渭州九曰大石調清平樂十曰般涉調長壽仙十一曰高平調罷金鉦十二曰中呂調綠腰十三曰仙呂調綵雲歸案上十三曲中十曲與敎坊部所奏同唯普天慶壽大定樂喜新春三曲為敎坊所無均無可考又龜兹部亦有三十六大曲則并其曲名而亡之矣。

此外宋大曲之可考者如左。

熙州商調大曲清真集洪邁云今世所傳大曲皆出於唐而以州名者五伊涼熙石渭也容齋隨筆卷十四

熙州一作氐州周邦彥片玉詞清真集有氐州第一詞毛晉所藏清真集作熙州摘遍蓋熙州之第一遍也。
氐州第一商調
波落寒汀村渡向晚遙看數點帆小乳葉翻鴉驚風破雁天角斷雲縹緲宮柳蕭疎甚尚掛微微殘照景物關情川途滿目頓來催老漸解狂朋歡意少奈猶被思牽情繞座上琴心機中錦字覺最縈懷抱也知人懸望久薔薇謝歸來一笑欲夢高唐未成眠霜空已曉清真集卷下
又張先有熙州慢詞如左。
熙州慢
武林郷占第一湖山詠畫爭巧鷲石飛來倚翠樓烟靄清猿啼曉況值禁垣師師惠政流入歡謠朝暮萬景寒潮弄月亂峯回照天使㝷春不早併行樂免有花愁花笑持酒更聽紅兒肉聲長調瀟湘故人未歸但目送遊雲孤鳥際天杪離情盡寄芳草鮑廷博張子野詞補遺上
南宋官本雜劇有迓鼓兒熙州駱駝熙州二郎熙州三本。

降黄龍黄鐘宮大曲《董西廂》元周德清中原音韻陶宗儀輟耕錄皆同張炎云如六皆大曲。

又云大曲降黄龍花十六當用十六拍前袞中袞六字一拍要停聲待拍取氣輕巧煞袞則三字一拍蓋其曲將終也詞源卷下《董西廂》及元曲均有降黄龍袞拜月亭傳奇有降黄龍如左那相國夫人探看了張君瑞便假若鉄石心腸應粉碎子母毎行不到窓兒西壁只聽得書舍裏一聲仆地是時三口兒轉身郤往書幃内驚見張生掉在牀脚底赤條條的不能收拾身起口鼻内俏然没氣《董西廂》卷三
説甚麽宦室門楣寒士㝷常望若雲霄時移事遷為地覆天翻君去民逃多嬌此時相遇料應我和你姻緣非小做夫妻相呼厮喚怎生忘了《拜月亭傳奇》卷下
南宋官本雜劇有列女降黄龍、雙旦降黄龍、柳玭上宮降黄龍、入寺降黄龍、偷標降黄龍五本。宋金院本名目有摒廪降黄龍一本。

柘枝,本唐大曲,至宋猶存。沈括云:柘枝舊曲遍數極多,如羯鼓錄所謂渾脱解之類,今無復此遍。寇萊公好柘枝舞會客必舞柘枝毎舞必盡日時謂之柘枝顛今鳳翔有一老尼猶萊公時柘枝妓云當時柘枝尚有數十遍《夢溪筆談》卷五《鄮峯真隱漫錄》所載柘枝舞首吹柘枝令次吹射雕遍連歌頭次吹朶肩遍次吹撲蝴蝶遍次吹畫眉遍除柘枝令及歌頭外均有聲無辭宋詞有撲蝴蝶或即其中一遍也畫眉遍或即畫眉序方成培云曾見米元暉自書所作畫眉序詞真蹟其字句音節與今南曲畫眉序無異香硏居士詞塵卷四米詞未見。今錄南曲畫眉序亦足供參考也。

歌頭
□人奉聖□□朝□□□□主□□□□□留伊。得荷雲戲,幸遇文明,堯階上,太平時。□□□□。何不罷歲,□征舞柘枝。〈柘枝令〉
回頭望塵寰處。喧畫堂簫鼓。整雲鬟,搖曳青綃,愛一曲柘枝舞。好趁華封盛祝笑,共指南山烟霧。蟠桃仙酒醉昇平,望鳳樓歸路。《鄮峯真隱漫錄》卷四十五大曲
撲蝴蝶遍
分釵綰髻洞府難分手離腸短闋啼痕冰舞袖馬嘶霜滑橋横路轉人依古柳曉色漸分星斗怎分剖心兒一似傾入離愁萬千斗垂鞭伫立傷心還病酒十年夢裏嬋娟二月花中荳蔻春風為誰依舊宋呂濱老聖求詞
畫眉序
與民歡慶賞元宵廣排筵會簪纓珠履貴戚三千座列箸公子王孫簇擁處嬌娥粉面太平無事人樂業黎民盡歌歡宴明徐叔回八義記

惜奴嬌。洪邁《夷堅志》:紹興九年,張淵道侍郎家居無錫南禪寺,其女請大仙,忽書曰:九華天仙降。問:為誰?曰:世人所謂巫山神女者是也。賦〈惜奴嬌〉大曲一篇,凡九曲如左。

其一
瑤闕瓊宮高枕巫山十二覩瞿塘千載灔灔雲濤沸異景無窮好閒吟滿酌金巵憶前時楚襄王曾來夢中相會吾正鬢亂釵横劍霞衣雲縷向前低揖問我仙職桃杏遍開綠草萋萋鋪地燕子來時向巫山朝朝行雨暮行雲有閑時只恁畫堂高枕枕字失韵疑誤
瑤臺景第二
繞繞雲梯上徹青霄雲外與諸仙同飲鎮長春醉虎嘯猿吟碧桃香異風飘細希奇想人間難識這般滋味姮娥奏樂簫韶有仙音異品自然清脆遏住行雲不敢飛空凝滯好是波瀾澄湛一溪香水。
蓬萊景第三
山染青螺縹緲人間難涉有珍珠光照晝夜無休息仙景無極欲言時汝等何知且脩心欲觀游亦非大段容易下俯浮生尚自爭名逐利豈不省來歲擾擾兵戈起天慘雲愁念時衰合如是使我輩終日蓬宮下淚。
勸人第四
再啟諸公百歲還如電急高名顯宦瞬息耳泛水輕漚霎那間難久立畫燭當風裏安能久之往茅峯割愛休名避世等功成須有上真相引指放死求生施良藥功無此千萬記此箇良方第一。
王母宮食蟠桃第五
方結實纍纍翠枝交映蟠桃顆顆仙味真香美遂命雙成持靈刀割來餌服一粒令我延壽萬歲堪笑東方便啟私心盜餌使宮中仙伴遞互相尤殢無奈雙成向王母高陳之遂指方偷了蟠桃是你。
玉清宮第六
紫雲絳靄高擁瑤砌□光中無限部列肅整天仙隊又有殊音欲舉聲還止亦有清香飘世玉駕纔興高上真仙盡退有瓊花如雪散漫飛空裏玉女金童捧丹文傳仙誨撫諸仙早起勞卿過耳。
扶桑宮第七
光陰奇扶桑宮裏日月常晝風物鮮明可愛無陰晦大帝頻鑒于瑤池朱闌外乘鳳飛敎主開顏命醉寶樂齊吹盡是瓊枝天妓毎三杯須用聖母親來揖異昧名花幾千般香盈袂意欲歸卻乘鸞車鳳翼。
太清宮第八
顯煥明霞萬丈祥雲高布望仙官衣帶曳曳臨風砌玉獸齊焚滿高穹盤龍勢大帝起玉女金童徧侍奉勅宣言甚荷諸仙厚意復回奏感恩頓首皆躬袂奏畢還宮尚依然雲霞密奇更異非我君何聞耳。
歸第九
吾歸矣仙宮久離洞户無人管之專俟吾歸欲要開金燧千萬頻脩已言訖無忘之哩囉哩此去無由再至事冘難言爾輩須能自㑹汝之言還便是如吾意大抵方寸平平無憂耳雖改易之愁何畏《夷堅乙志》卷十三
案宋詞有惜奴嬌見晁補之琴趣外篇諸集此篇衍為大曲而並無散序排遍入破之名疑不知大曲者依倣為之也。
又《高麗史·樂志》載惜奴嬌八遍盖即大曲之遺聲也其詞如左。


惜奴嬌曲破 编辑

春早皇都冰泮宮沼東風布輕暖梅粉飄香柳帶弄色瑞靄祥烟凝淺正值元宵行樂同民總無間肆情懷何惜相邀是處裏容欵。
無弄仗委東君遍有風光占五陵閑散從把千金五夜繼賞並徹春宵遊翫借問花燈金瑣瓊瑰果曾罕洞天裡一掠蓬瀛第恐今宵短。
誇帝里萬靈咸集永衞紫陌青樓富臻既庶矣四海昇平文武功勳盖世賴聖主興賢佐恁致理氣緒凝和會景新訪雅致列羣公錫宴在邇上元循典勝古高超榮異望絳霄龍香飘飘旖旎。
景雲披靡露浥輕寒若冰盡是遊人才美陌塵潤寶沈遞笑指揚鞭多少高門勝會况是只有今夕誓無寐。
盛日凝理羽巢可窺閬苑金關啟扉燼連霄寧防避暗塵隨馬明月逐人無際調戲相歌穠李未闌已。
騁輪縱勒翠羽花鈿比織並雅同陪共越九衢遍儘遨逸料峭雲容香惹風縈懷袂遍寓目幾處瑤席繡帟。
莫如勝㮣景壓天街際彩鼇舉百仭聳倚鳳舞龍驤滿目紅光寶翠動霽色餘霞暎散成綺漸灼蘭膏覆滿青烟地簇宮花撋蕩紛委萬姓瞻仰苒苒雲龍香細共稽首同樂與衆方紀。
樓起霄宮裏五福中天紛降瑞絃管齊諧清宛振逸天外萬舞低回紛繞羅紈搖曳頃刻轉輪歸去念感激天意幸列熙臺洞天遙遙望聖梓五夕華胥魚鑰並開十二聖景難逢無比人間動且經歲婉娩躊躇再拜五雲迤邐《高麗史》卷七十一〈樂志〉

傾盃唐書禮樂志元宗嘗以馬百匹盛飾分左右施三重榻舞傾盃數十曲一曲多至數十曲似亦唐大曲也宋詞仙呂宮大石調林鐘商黄鐘羽散水調均有傾杯樂林鐘商又有古傾杯柳永《樂章集》句讀字數均不同宮調既殊自非一曲中各遍唯陳元靚歲時廣記所載傾杯序共有四疊觀其體製極似大曲且用以叙事尤與當時大曲為近也。

傾盃序詠王勃事
昔有王生冠世文章嘗隨舊遊江渚偶爾停舟庽目遙望江祠依依陌上間步恭詣殿砌稽首瞻仰返回歸路遇老叟坐於磯石貌純古因語□子非王勃是致生驚詢之片餉方悟子有清才幸對滕王高閣可作當年詞賦汝但上舟休慮迢迢仗清風去到筵中下筆華麗如神助會俊侶面如玉大夫久坐覺生怒報云落霞並飛孤䳱秋水長天一色澄素閻公竦然復坐華筵次詩引序道鳴鳳佩玉鏘鏘罷歌舞棟雲飛過南浦暮簾捲向西山雨閒雲潭影淡淡悠悠物換星移幾度寒暑閣中帝子悄悄垂名在于何處算長江儼然自東去《歲時故廣記》卷三十五

霓霓裳唐人謂之法曲不云大曲所以謂之法曲者以其隸于法曲部而不隸於敎坊故然由其體製觀之固與大曲無異也唐之霓裳散序六遍中序以下十二遍而宋王平據所得夷則商霓裳羽衣譜作曲十一段起第四遍第五遍第六遍正攧入破虚催袞實催袞歇拍殺袞《碧雞漫志》卷三再加以散序六遍中序前三遍當得二十遍與唐之十八遍異唯姜夔於樂工故書中得商調霓裳曲十八闋《白石道人歌曲》卷三與齊東野語無記樂府混成集中裳一曲共三十六段毎遍二段,則三十六段即十八遍也猶是開遺曲今唯存中序第一耳。

霓裳中序第一。
亭臯正望極亂落江蓮歸未得多病却無氣力況紈扇漸疎羅衣初索流光過隙歎杏梁雙燕如客人何在一簾淡月彷彿照顏色幽寂亂蛩吟壁動庾信清愁似織沈思年少浪跡笛裏關山柳下坊陌墜紅無信息漫流水涓涓溜碧飘零久而今何意醉臥酒爐側《白石道人歌曲》卷三

法曲。宋詞小石調有法曲獻仙音又有法曲第二柳永樂章集二詞同在一卷中知非二調又字句雖略同而用二名知又非一遍也殆亦霓裳之類。

法曲獻仙音。
追想秦樓心事當年便約于飛比翼毎恨臨歧處正攜手翻成雲雨離拆念倚玉偎香前事慣輕擲慣憐惜饒心性鎮厭厭多病柳腰花態嬌無力早是乍清減別後忍敎愁寂記得盟言少孜煎剩好將息遇佳景臨風對月事須時恁相憶法曲第二。
青翼傳情香徑偷期自覺當初草草未省同衾枕便輕許相將平生歡笑怎生人間好事到頭少謾悔懊細追思恨從前容易致得恩愛成煩惱心下事千種盡憑音耗以此縈牽等伊來自家向道洎相見喜歡存問又還忘了柳永《樂章集》卷中
南宋官本雜劇有綦盤法曲孤和法曲藏瓶兒法曲車兒法曲四本。

望瀛道。調宮法曲《宋史·樂志》葛立方云今世所傳望瀛亦十二遍《韻語陽秋》則亦大曲之類也。

宋金院本名目有望瀛法曲一本。

清和樂。《書錄解題》云家宴集五卷末有清和樂十八章卷二十一宋陳亞喜唱和樂知越州時毎擁騎自衙庭出或由鑑湖緩轡而歸必敲鐙代拍潛唱徹三十六遍然後已吳處厚《青廂雜記》卷一遍數至多亦大曲也。

此外。宋詞之以序徧中腔名者如哨遍鶯啼序當亦為大曲中之一遍徵招調中腔鈿帶長中腔亦然而徵招鈿帶長或亦大曲名也。

大曲各疊名之曰遍,遍者變也。古樂一成為變周禮大司樂樂有六變八變九變鄭注云變猶更也樂成則更奏也賈疏云變猶更也者燕禮云終尚書云成此云變是也舞亦有變馬端臨曰舞者毎步一進則兩兩以戈盾相嚮一擊一刺為一伐為一成成謂之變文獻通考卷一百四十五如唐之聖壽舞六變而畢同上並社佑通典卷一百四六而他舞如破陣樂五十二遍慶元樂七遍上元舞二十九遍《舊唐書·樂志》或云變或云遍知此兩字因音同而互用也大曲皆舞曲樂變而舞亦變故以遍名各疊非偶然也。

大曲各遍之名唐時有散序中序白氏長慶集卷二十一霓裳羽衣舞歌排遍入破徹樂府也詩集卷七十九中序一名拍序即排遍徹即入破之末一遍也宋大曲則沈括謂大遍有序引歌㽂嗺哨催攧袞破行中腔踏歌之類王灼謂大曲有散序靸排遍攧正攧入破虚催實催袞遍歇拍煞袞沈氏所列各名與現存大曲不合其義亦多不可解集韵㽂悉合切又靸息合切二字音同沈氏之所謂㽂即王氏所謂靸義均未詳嗺以宥酒得名葉夢得云公燕合樂毎酒行一終伶人必唱嗺酒然後樂作此唐人送酒之辭本作碎音今多為平聲石林燕語卷五程大昌云乾道丙戌内宴既酌百官酒已樂師自殿上折檻間抗聲索不言何曲其聲但云𤗯酒𤗯音作素回反朝士多莫能辨中略予按李涪刋誤𤗯酒三十拍促曲名三臺𤗯合作啐啐馳送酒聲音啐今訛以平聲李正乂資暇錄所言亦與涪同予又以字書騐之催屈破也啐音蒼憒反啐吮聲也今既呼樂侑飲則于啐噏有理于屈破無理則自唐至今皆訛啐為𤗯者索樂之聲貴於發揚遠聞以平聲則便非者他也中略名賢詩話閒適門載王仁裕詩淑景即隨風雨去芳尊毎命管絃嗺後押朝烏夜兎催則嗺酒也以侑酒為義唐人熟語也又趙勰交趾事跡嗺酒逐歌勰本朝人其言嗺酒即國初猶用唐語也《演繁露》卷十一《東京夢華錄》、《夢粱錄》謂之綏酒亦音同之誤嗺之名遍當由此哨義未詳《宋史·樂志》政和三年五月舊來淫哇之聲如打斷哨笛迓鼓之類與其曲名悉行禁止哨當如哨笛之哨然義不可知宋詞般涉調有哨遍大曲無聞催攧袞破則現存大曲皆有之中腔踏歌武林舊事述聖節儀第二盞賜御酒歌板起中腔第三盞歌板唱踏歌卷一《夢粱錄》所載次序稍異第一盞進御酒歌板色一名唱中腔一遍訖至再坐第八盞歌板色長唱踏歌中間間以百戲雜劇大曲等卷三愚意嗺哨中腔踏歌未必為大曲之一遍沈氏殆誤以大宴時所奏各樂均為大曲耳惟王灼所言胥與現存大曲合然攧後尚有延遍虛催後尚有袞遍宋無名氏草堂詩餘注今樂府諸大曲凡數十解於攧前則有排遍攧後則有延遍《草堂詩餘》卷四、東坡《水龍吟》注然史浩採蓮延遍在攧遍前則次序固無定矣實催之前尚有袞遍董頴薄媚史浩採蓮皆然張炎所謂前袞是也實催之後袞遍則炎所謂中袞并煞袞為三灼記王平霓裳亦有三袞則虛催下必漏袞遍二字至其名義亦不可詳排遍或以非一遍故謂之排攧字字書罕見唯陳鵠耆舊續聞云取銅沙鑼于石上攧響卷四則或取攧擲之義周密癸辛雜誌後集載德壽宮舞譜五花兒舞有踢搕刺攧繫搠捽諸名則亦舞中之一節因以名其遍者入破則曲之繁聲處也宋上交《近事會元》卷四虚催實催均指催拍言之故董頴薄媚實催作催拍袞義亦未詳劉克莊後村別調賀新郎詞云笑煞街坊拍袞則袞則當就拍言之排遍又謂之歌頭水調歌頭即新水調之排遍也而大曲之遍數中有注花十八花十六者王灼云花十八前後十八拍又四花拍共二十二拍樂家者流所謂花拍盖非其正也《碧雞漫志》卷三張炎云大曲降黄龍花十六當用十六拍或不併花拍計之曾布水調歌頭中有帶花遍盖亦用花拍也。顧大曲雖多至數十遍亦只分三段:散序為一段,排遍攧、正攧為一段,八破以下至煞袞為一段。宋仁宗語張文定宋景文曰自排遍以前聲音不相侵亂樂之正也自入破以後侵亂矣至此鄭衞也王鞏《隨手雜錄》此其證也。

至大曲之淵源若何大曲之名雖見於沈約宋書然趙宋大曲實出於唐大曲而唐大曲以伊州涼州諸曲為始實皆自邊地來也程大昌曰樂府所傳大曲惟涼州最先出會要曰自晉播遷内地古樂或分散不存苻堅滅涼始得漢魏清商之樂傳於前後二秦及宋武定關中收之入於江南隋平陳獲之隋文曰此華夏正聲也乃置清商署總謂之清樂至煬帝乃立清樂西涼等九部武后朝猶有六十三曲如公莫舞巴渝明君子夜等皆是也後遂訛為粱州《演繁露》卷七程氏此説實誤解《唐會要》而不知西涼非清樂涼州又非西涼也隋書音樂志大業中煬帝乃定清樂、西涼、龜兹、天竺、康國、疎勒、安國、高麗、禮畢以為九部,清樂其始即清商三調是也,並漢來舊曲西涼者,起苻氏之末。呂光沮渠蒙遜等據有涼州變龜兹聲為之號為秦漢伎魏太武既平河西得之謂之西涼樂至魏周之際遂謂之國伎是清樂自清樂西涼自西涼也西涼自為樂部總名而涼州則為曲名西涼樂始於呂光而涼州則唐明皇開元六年西涼州都督郭知運進宋上交《近事會元》卷四則西涼自西涼涼州自涼州亦兩不相涉也程氏之言全無是處若胡渭州伊州則天寶中西涼節度使盖嘉運進同上則唐之大曲其始固出自邊地唯遍數甚多與清樂中之大曲同故名以大曲耳實與沈約書中之大曲無涉也此外唐大曲如柘枝新唐書西域傳石或曰柘支曰柘析曰赭時突厥三臺龜兹樂醉渾脱《宋史·樂志》文獻通攷有醉胡騰隊疑即于闐之對音尤明示其所自出餘亦恐借胡樂節奏為之姜夔大樂議云大食小食般涉者胡語伊州石州甘州此説誤也大食小食亦作大石小石《唐書·地理志》西北渡撥換河中河距思渾河北二十里至小石城又二十里至于闐境之胡蘆河又六十里至大石城一曰于祝曰温肅州大石小石當由此二城得名般涉隋志作般贍又與大石小石均為調名而伊州石州甘州則曲名不得混合為一也婆羅門者胡曲綠腰誕黄龍即降黄龍新水調者華聲而用胡樂之節奏惟瀛府獻仙音謂之法曲即唐之法部也凡有催袞者皆胡曲耳《宋史·樂志》此足以知大曲之所自出矣。

大曲,皆舞曲也。洪适《盤洲集》有薄媚舞、降黄龍舞,史浩《鄮峯真隱漫錄》有採蓮舞諸名。陳氏《樂書》謂優伶常舞大曲惟一工獨進但以手袖為容蹋足為節其妙串者雖風騫鳥旋不踰其速矣然大曲前緩疊不舞至入破則羯鼓襄鼓大鼓與絲竹合作句拍益急舞者入場投節制容故有催拍歇拍姿制俯仰變態百出《樂書》卷一百八十五歐陽永叔所謂入破舞腰紅亂旋者是也然宋時舞曲不止大曲凡轉踏之類皆是轉踏據樂府雅詞所載祇調笑九張機二種然王灼謂世有般涉調拂霓裳石曼卿取作傳踏而《鄮峯真隱漫錄》中之太清舞花舞漁父舞太清舞用太清歌花舞用蝶戀花漁父舞用漁家傲均疊數曲而成而無排遍入破之名此亦轉踏之類洪适之漁家傲則有破子其字數句法與本詞無異毛滂東堂詞之調笑破子亦然以其合數曲而成一曲故曾慥置之於大曲之後今雅詞雖載在大曲前然據慥序則當在後史浩徑編於大曲中其實與大曲無涉若侯鯖錄之商調蝶戀花則又諸宮調傳奇如今之彈詞之類並非舞曲矣。

《宋志》教坊四十六曲既得證其為四十大曲之誤於是大曲之名較然可數然後知武林舊事輟耕錄所載之宋金雜劇院本其為大曲者十得二三焉又知此種雜劇與曾布之水調歌頭董頴之薄媚不甚相遠也顧大曲動作均有節度與戲劇之自由動作不能相容而宋時戲劇散見於小説者頗多皆隨時隨地漫作諧謔均與歌曲無涉然則二者如何合併又其合併在于何時此今日所當硏究者也。

宋之大曲雜劇用於春秋聖節三大宴陳暘樂書云讌時皇帝四舉爵樂工道詞以述德美詞畢再拜乃合奏大曲五舉爵琵琶工升殿獨奏大曲曲上引小兒舞伎間以雜劇《樂書》卷一百九十九是奏大曲與進雜劇自為二事《宋史·樂志》東京夢華錄武林舊事及宋人文集中樂語次序大略相同故二者合併必在以大曲詠故事之後而以大曲詠故事見諸紀載者以王子高六么為始此曲實始於元豐以前朱彧萍洲可談卷一曾布水調歌頭與葛守誠四十大曲皆北宋之作也然其盛行當在南渡後洪适《盤洲集》中之句降黄龍舞句南呂薄媚舞其曲詞雖不傳然就句隊辭觀之不獨詠故事而抑且搬演之矣其句詞如左。


句降黄龍舞 编辑

伏以玳席接歡杯灔東西之玉錦茵喚舞釵横十二之金咸駐目於垂螺將應聲而曳繭豈無本事願吐硏辭。


编辑

盼流席上發水調於歌脣色授裾邊屬河東之才子未滿飛鶼之願已成別鵠之悲折荷柄而愁縷無窮翦鮫鮹而淚珠難貫因成絕唱少相清歡。


编辑

情隨杯酒滴郎心不忍重開翡翠衾封却軟綃看錦水水痕不似淚痕深歌罷舞停相將好去。


句南呂薄媚舞 编辑

羽觴棊布洽主禮於良辰翠袖弓彎奏女妖之艶唱游絲可倩本事願聞。


编辑

踏軟塵之陌傾一見于月膚會采蘋之洲迷千嬌於楚夢雖蛾眉有伐性之戒而狐媚無傷人之心既吐艶於幽閨能齊芳於節婦果六尺之軀不庇其伉儷非三寸之舌可脱於艱難尚播遺聲得塵高會。


编辑

獸質人心冰雪膚名齊節婦古來無纎羅不脱西州路爭得人知是艶狐歌舞既闌相將好去《盤洲集》卷七十八
史浩之劍器舞亦演故事而叙述甚詳雖非大曲全遍亦足以資參攷也。


劍舞 编辑

二舞者對廳立裀上下略樂部唱劍器曲破作舞一段了二舞者同唱霜天曉角。
瑩瑩巨闕左右凝霜雪且向玉階掀舞終當有用時節唱徹人盡説寶此剛不折内使奸雄落膽外須遣豺狼滅。
樂部唱曲子作舞劍器曲破一段舞罷二人分立兩邊別二人漢裝者出對坐桌上設酒果竹竿子念。
伏以斷蛇大澤逐鹿中原佩赤帝之真符接蒼姬之正統皇威既振天命有歸量勢雖盛於重瞳度德難勝於隆準鴻門設會亞父輸謀徒矜起舞之雄姿厥有解紛之壯士想當時之賈勇激烈飛揚宜後世之效顰迴翔宛轉雙鸞奏技四座騰歡。
樂部唱曲子舞劍器曲破一段一人左立者上裀舞有欲刺右漢裝者之勢又一人舞進前翼蔽之舞罷兩舞者並退漢裝者亦退復有兩人唐裝出對坐桌上設筆硯紙舞者一人換婦人裝立裀上竹竿子念。
伏以雲鬟聳蒼璧,霧縠罩香肌。袖翻紫電以連軒,手幄青蛇而的皪。花影下、游龍自躍,錦裀上、蹌鳳來儀。逸態横生,瑰姿譎起。傾此入神之技,誠為駴目之觀。巴女心驚,燕姬色沮。豈唯張長史草書大進,抑亦杜工部麗句新成。稱妙一時,流芳萬古。宜呈雅態,以洽濃歡。
樂部唱曲子舞劍器曲破一段作龍蛇蜿蜒曼舞之勢两人唐裝者起二舞者一男一女對舞結劍器曲破徹竹竿子念。
項伯有功扶帝業大娘馳譽滿文場合兹二妙甚奇特欲使嘉賓釂一觴霍如羿射九日落矯如群帝驂龍翔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含晴光歌舞既終相將好去。
念了二舞者出隊《鄮峯真隱漫錄》卷四十六

大曲與雜劇二者之漸相接近於此可見又一曲之中演二故事東京夢華錄所謂雜劇入場一場兩段也惟大曲一定之動作終不足以表戲劇自由之動作唯極簡易之劇始能以大曲演之故元初純正之戲曲出不能不改革之也。

  ↑返回頂部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Public domainPublic domainfalsefal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