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煤廠的工人生活——工人不如騾馬

唐山煤廠的工人生活——工人不如騾馬
作者:李大釗 1919年

1919年3月9日,署名「明明」發表。

前天遇見一位由唐山煤廠來的朋友,我就向他詢問那裏工人的生活狀況,這位朋友就略略的把他們的狀況述說一點。我今將他的話寫出來,供關心勞動問題的參考。

唐山煤廠的工人,約有八九千人。這樣多數工人聚合的地方,竟沒有一個工人組織的團體。聽說有過一次同盟罷工的事情,原因卻爲着工廠對於一個工人罰了幾角錢,一時動了公憤,纔聯合起來,以罷工爲抵抗的手段。但是他們平日既沒有什麼團結,這囘舉動,又靡有正大的要求,罷工的時候,係由工頭持刀斧在門前堵守,不許進去作工,像這種沒有結合的罷工,無意識的罷工,强迫的罷工,自然是沒有效果了。

他們終日在炭坑裏作工,面目都成漆黑的色。人世間的空氣陽光,他們都不能十分享受。這個炭坑,髣髴是一座地獄。這些工人,髣髴是一羣餓鬼。有時炭坑頹塌,他們不幸就活活壓死,也是常有的事情。

他們每日工作八小時,工銀纔有二角,飲膳還要自備。他們有個惡習慣,常常把兩星期的工,併在一星期來作。在這一星期中,無晝無夜,不停工作,不睡眠,不休息,不盥漱,不沐浴,把兩星期的工在一星期作完,其餘一星期,就去胡吃狂飲,亂嫖大賭去了。因爲他們太無智識,所以他們除嫖賭酒肉外,不知道有比較的稍爲高尚的娛樂方法,可以慰安他們的勞苦,也靡有供他們別樣娛樂的設備。因爲他們的工銀太低,所以他們必須把數日的工夫,無晝無夜的像牛馬一般勞動,才能積得一元半元錢,好去嫖賭。

在唐山的地方,騾馬的生活費,一日還要五角,萬一因勞動過度,死了一匹騾馬,平均價值在百元上下,故資主的損失,也就是百元之譜。一個工人的工銀,一日僅有二角,尚不用供給飲食,若是死了,資主所出的撫䘏費,不過三四十元。這樣看來,工人的生活,尚不如騾馬的生活;工人的生命,尚不如騾馬的生命了。

唐山煤廠,是取包工制。資本家對於工人不生直接的關係,那包工的人對於工人,就算立在資本家的地位。也有許多幼年人,在那裏作很苦很重不該令他們作的工,那種情景,更是可憐。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