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律疏議/卷第十一

卷第十 故唐律疏議卷第十一 職制下 凡一十七條 唐
制定机关:大唐朝廷
卷第十二

133 奉使部送雇寄人编辑

諸奉使有所部送,而雇人寄人者,杖一百;闕事者,徒一年。受寄雇者,減一等。

【疏】議曰:「奉使有所部送」,謂差爲綱、典,部送官物及囚徒、畜產之屬。而使者不行,乃雇人、寄人而領送者,使人合杖一百。「闕事者」,謂於前事有所廢闕,合徒一年。其受寄及受雇者,不闕事杖九十,闕事杖一百,故云「減一等」。

即綱、典自相放代者,笞五十;取財者,坐贓論;闕事者,依寄雇闕事法。仍以綱爲首,典爲從。

【疏】議曰:或綱獨部送而放典不行,或典自領行而留綱不去,此爲「自相放代」,笞五十。受財者,坐贓論。其闕事及不闕事,并受財輸財者,皆以綱爲首,典爲從。假有兩綱、兩典,一綱、一典取財代行,一綱、一典與財得住,與財者坐贓論減五等,縱典發意,亦以綱爲首,典爲從;取財者坐贓論。其贓既是「彼此俱罪」,〔一〕仍合没官。其受雇者,已減使罪一等,不合計贓科罪,其贓不徵。若監臨官司將所部典行放取物者,並同監臨受財之法,不同綱、典之罪。即雖監臨,元止一典,放住代行者,亦同綱、典之例。

134 長吏輒立碑编辑

諸在官長吏,實無政跡,輒立碑者,徒一年。若遣人妄稱己善,申請於上者,杖一百;有贓重者,坐贓論。受遣者,各減一等。雖有政跡,而自遣者,亦同。

【疏】議曰:「在官長吏」,謂內外百司長官以下,臨統所部者。未能導德齊禮,移風易俗,實無政跡,妄述己功,崇飾虛辭,諷諭所部,輒立碑頌者,徒一年。所部爲其立碑頌者,爲從坐。若遣人妄稱己善,申請於上者,杖一百。若虛狀上表者,從「上書詐不實」,徒二年。「有贓重者,坐贓論」,謂計贓重於本罪者,從贓而斷。「受遣者,各減一等」,各,謂立碑者徒一年上減,申請於上者杖一百上減。若官人不遣立碑,百姓自立及妄申請者,從「不應爲重」,科杖八十,其碑除毀。

注:雖有政跡,而自遣者,亦同。

【疏】議曰:官人雖有政跡,而自遣所部立碑,或遣申請者,官人亦依前科罪。若所部自立及自申上,不知、不遣者,不坐。

135 有所請求编辑

諸有所請求者,笞五十;謂從主司求曲法之事。即爲人請者,與自請同。主司許者,與同罪。主司不許及請求者,皆不坐。已施行,〔二〕各杖一百。

【疏】議曰:凡是公事,各依正理。輒有請求,規爲曲法者,笞五十。即爲人請求,雖非己事,與自請同,亦笞五十。「主司許者」,謂然其所請,亦笞五十,故云「與同罪」。若主司不許及請求之人,皆不坐。「已施行」,謂曲法之事已行,主司及請求之者各杖一百,本罪仍坐。

所枉罪重者,主司以出入人罪論;他人及親屬爲請求者,減主司罪三等;自請求者,加本罪一等。

【疏】議曰:所枉重者,謂所司得囑請,枉曲斷事,重於一百杖者,主司得出入人罪論。假如先是一年徒罪,囑請免徒,主司得出入徒罪,還得一年徒坐。他人及親屬爲請求者,減主司罪三等,唯合杖八十,此則減罪輕於已施行杖一百,如此之類,皆依杖一百科之。若他人、親屬等囑請徒二年半罪,主司曲爲斷免者,他人等減三等,仍合徒一年,如此之類,減罪重於杖一百者,皆從減科。若身自請求而得枉法者,各加所請求罪一等科之。

即監臨勢要,勢要者,雖官卑亦同。爲人囑請者,杖一百;所枉重者,罪與主司同,至死者減一等。

【疏】議曰:監臨者,謂統攝案驗之官。勢要者,謂除監臨以外,但是官人,不限階品高下,唯據主司畏懼不敢乖違者,雖官卑亦同。爲人囑請曲法者,無問行與不行,許與不許,但囑即合杖一百。主司許者,笞五十。所枉重於杖一百,與主司出入坐同。主司據法合死者,監臨勢要合減死一等。

136 受人財爲請求编辑

諸受人財而爲請求者,坐贓論加二等;監臨勢要,準枉法論。與財者,坐贓論減三等。

【疏】議曰:「受人財而爲請求者」,謂非監臨之官。「坐贓論加二等」,即一尺以上笞四十,一疋加一等,罪止流二千五百里。「監臨勢要,準枉法論」,即一尺以上杖一百,一疋加一等,罪止流三千里,無祿者減一等。「與財者,坐贓論減三等」,罪止徒一年半。若受他人之財,許爲囑請,未囑事發者,止從「坐贓」之罪。若無心囑請,詭妄受財,自依「詐欺」科斷。取者雖是詐欺,與人終是求請,其贓亦合追没。其受所監臨之財,爲他司囑請,律無別文,止從坐贓加二等,罪止流二千五百里,即重於「受所監臨」。若未囑事發,止同「受所監臨財物」法。

若官人以所受之財,分求餘官,元受者併贓論,餘各依己分法。

【疏】議曰:謂有官之人,初受有事家財物,後減所受之物,轉求餘官,初受者併贓論,餘官各依己分法。假有判官,受得枉法贓十疋,更有兩官連判,各分二疋與之,判官得十疋之罪,餘官各得二疋之坐,二人仍並爲二疋之從。其有共謀受財,分贓入己者,亦各依己分爲首從之法。其中雖有造意及以預謀不受財者,事若枉法,止依曲法首從論,不合據贓爲罪。如曲法罪輕,從「知所部有犯法不舉劾」,減罪人罪三等科之。

137 有事以財行求编辑

諸有事以財行求,得枉法者,坐贓論;不枉法者,減二等。即同事共與者,首則併贓論,從者各依已分法。

【疏】議曰:有事之人,用財行求而得枉法者,坐贓論。「不枉法者」,謂雖以財行求,官人不爲曲判者,減坐贓二等。「即同事共與者」,謂數人同犯一事,斂財共與,元謀斂者,併贓爲首,仍倍論;其從而出財者,各依己分爲從。

138 監主受財枉法编辑

諸監臨主司受財而枉法者,一尺杖一百,一疋加一等,十五疋絞;

【疏】議曰:「監臨主司」,謂統攝案驗及行案主典之類。受有事人財而爲曲法處斷者,一尺杖一百,一疋加一等,十五疋絞。

不枉法者,一尺杖九十,二疋加一等,三十疋加役流。

【疏】議曰:雖受有事人財,判斷不爲曲法,一尺杖九十,二疋加一等,三十疋加役流。

無祿者,各減一等:枉法者二十疋絞,不枉法者四十疋加役流。

【疏】議曰:應食祿者,具在祿令。若令文不載者,並是無祿之官,受財者各減有祿一等:枉法者二十疋絞,不枉法者四十疋加役流。

139 事後受財编辑

諸有事先不許財,事過之後而受財者,事若枉,準枉法論;事不枉者,以受所監臨財物論。

【疏】議曰:官司推劾之時,有事者先不許物,事了之後而受財者,事若曲法,準前條「枉法」科罪。既稱「準枉法」,不在除、免、加役流之例。若當時處斷不違正理,事過之後而與之財者,即以受所監臨財物論。

140 受所監臨財物编辑

諸監臨之官,受所監臨財物者,一尺笞四十,一疋加一等;八疋徒一年,八疋加一等;五十疋流二千里。與者,減五等,罪止杖一百。

【疏】議曰:監臨之官,不因公事而受監臨內財物者,計贓一尺以上笞四十,一疋加一等;八疋徒一年,八疋加一等;五十疋流二千里。與財之人,減監臨罪五等,罪止杖一百。

乞取者,加一等;強乞取者,準枉法論。

【疏】議曰:「乞取者,加一等」,謂非財主自與,而官人從乞者,加「受所監臨」罪一等。以威若力強乞取者,準枉法論,有祿、無祿各依本法。其因得餉送而更強乞取者,既是一事分爲二罪,以重法併滿輕法。若是頻犯及二人以上之物,仍合累併倍論。

141 因使受送遺编辑

諸官人因使,於使所受送遣及乞取者,〔三〕與監臨同;經過處取者,減一等。糾彈之官不減。即強乞取者,各與監臨罪同。

【疏】議曰:官人因使,於所使之處受送遺財物,或自乞取者,計贓準罪,與監臨官同。「經過處取者」,謂非所詣之處,因使經歷之所而取財者,減一等。糾彈之官不減者,謂職合糾彈之官,人所畏懼,雖經過之處,受送遺、乞取及強乞取者,各與監臨罪同。

142 貸所監臨財物编辑

諸貸所監臨財物者,坐贓論;授訖未上,亦同。餘條取受及相犯,準此。〔四〕若百日不還,以受所監臨財物論。強者,各加二等。餘條強者準此。

【疏】議曰:監臨之官於所部貸財物者,坐贓論。注云「授訖未上」者,若五品以上據制出日,六品以下據畫訖,並同已上之法。「餘條取受及相犯」,謂「受所監臨」及「毆詈」之類,故言「準此」。若百日不還,爲其淹日不償,以受所監臨財物論。若以威力而強貸者,「各加二等」,謂百日內坐贓論加二等,滿百日外從受所監臨財物上加二等。注云「餘條強者準此」,謂如下條「私役使及借駝騾驢馬」之類,強者各加二等。但一部律內,本條無強取罪名,並加二等,故於此立例。所貸之物,元非擬將入己,雖經恩免,罪物尚徵還。縱不經恩,〔五〕償訖事發,亦不合罪,爲貸時本許酬償,不同「悔過還主」故也。若取受之贓,悔過還主,仍減三等。恩前費用,準法不徵貸者,赦後仍徵償訖,故聽免罪。

若賣買有剩利者,計利,以乞取監臨財物論。強市者,笞五十;有剩利者,計利,準枉法論。

【疏】議曰:官人於所部賣物及買物,計時估有剩利者,計利,以乞取監臨財物論。「強市者笞五十」,謂以威若力強買物,雖當價,猶笞五十;有剩利者,計利,準枉法論。

問曰:官人遣人或市司而爲市易,所遣之人及市司爲官人賣買有剩利,官人不知情及知情,各有何罪?答曰:依律:「犯時不知,依凡論。」官人不知剩利之情,據律不合得罪。所爲市者,雖不入己,既有剩利,或強賣買,不得無罪,從「不應爲」:〔六〕準官人應坐之罪,百杖以下,所市之人從「不應爲輕」,笞四十;徒罪以上,從「不應爲重」,杖八十。仍不得重於官人應得之罪。若市易已訖,官人知情,準「家人所犯知情」之法。

即斷契有數,違負不還,過五十日者,以受所監臨財物論。即借衣服、器翫之屬,經三十日不還者,坐贓論,罪止徒一年。

【疏】議曰:官人於所部市易,斷契有數,仍有欠物,違負不還,五十日以下,依雜律科「負債違契不償」之罪;滿五十一日,以受所監臨財物論。即借衣服、器翫之屬者,但衣服、器物,品類至多,不可具舉,故云「之屬」。借經三十日不還者,坐贓論,罪止徒一年。所借之物各還主。

143 役使所監臨编辑

諸監臨之官,私役使所監臨,及借奴婢、牛馬駝騾驢、車船、碾磑、邸店之類,各計庸、賃,以受所監臨財物論。

【疏】議曰:監臨之官,私役使所部之人,及從所部借奴婢、牛馬駝騾驢、車船、碾磑、邸店之類,稱奴婢者,部曲、客女亦同,各計庸、賃之價,人、畜、車計庸,船以下準賃,以受所監臨財物論。強者,加二等。其借使人功,計庸一日絹三尺。人有強弱、力役不同,若年十六以上、六十九以下,犯罪徒役,其身庸依丁例;其十五以下、七十以上及廢疾,既不任徒役,庸力合減正丁,宜準當鄉庸作之價。若準價不充絹三尺,即依減價計贓科罪;其價不減者,還依丁例。

即役使非供己者,非供己,謂流外官及雜任應供官事者。計庸坐贓論,罪止杖一百。其應供己驅使而收庸直者,罪亦如之。供己求輸庸直者,不坐。

【疏】議曰:非供己,謂流外官者,謂諸司令史以下,有流外告身者。「雜任」,謂在官供事,〔七〕無流外品。爲其合在公家驅使,故得罪輕於凡人不合供官人之身,計庸坐贓致罪,一尺笞二十,一疋加一等,罪止杖一百。其應供己驅使者,謂執衣、白直之類,止合供身驅使,據法不合收庸,而收庸直,亦坐贓論,罪止杖一百,故云「亦如之」。注云「供己求輸庸直」,謂有公案者,不坐。別格聽收庸直者,不拘此例。

若有吉凶,借使所監臨者,不得過二十人,人不得過五日。其於親屬,雖過限及受饋、乞貸,皆勿論。親屬,謂緦麻以上及大功以上婚姻之家。餘條親屬準此。

【疏】議曰:吉,謂冠婚或祭享家廟。凶,謂喪葬或舉哀及殯殮之類。聽許借使監臨部內,所使總數不得過二十人,每人不得過五日。「其於親屬雖過限」,謂親屬別於數限外驅使及受饋餉財物、飲食,或有乞貸,皆勿論。親屬,謂本服緦麻以上親及大功以上親共爲婚姻之家,並通受饋餉、借貸、役使,依法無罪。餘條親屬準此者,謂一部律內,稱「親屬」處,悉據本服內外緦麻以上及大功以上共爲婚姻之家,故云「準此」。

營公廨借使者,計庸、賃,坐贓論減二等。即因市易剩利及懸欠者,亦如之。

【疏】議曰:借使所監臨奴婢、牛馬、車船、碾磑、邸店之類,〔八〕爲營公廨使者,各計庸、賃,坐贓論減二等。即爲公廨市易剩利及懸欠其價不還者,亦計所剩及懸欠,坐贓論減二等,故云「亦如之」。

144 監臨受供饋编辑

諸監臨之官,受豬羊供饋,謂非生者。坐贓論。強者,依強取監臨財物法。

【疏】議曰:監臨之官,於所部內受豬羊供饋者,即是殺訖始送,故注云「謂非生者」,舉豬羊爲例,自餘禽獸之類皆是,各計其所直,坐贓論。強取者,依強取監臨財物法,計贓,準枉法論。其有酒食、瓜果之類而受者,亦同供饋之例,見在物徵還主。若以畜產及米麵之屬饋餉者,〔九〕自從「受所監臨財物」法,其贓没官。

145 率斂所監臨財物编辑

諸率斂所監臨財物饋遺人者,雖不入己,以受所監臨財物論。

【疏】議曰:率斂者,謂率人斂物,或以身率人以取財物饋遺人者,雖不入己,併倍以受所監臨財物論。若自入者,同「乞取」法。既是率斂之物,與者不合有罪,其物還主。

146 監臨之官家人乞借编辑

諸監臨之官家人,於所部有受乞、借貸、役使、賣買有剩利之屬,各減官人罪二等;官人知情與同罪,不知情者各減家人罪五等。

【疏】議曰:「臨統案驗爲監臨。」注云:「謂州、縣、鎮、戍折衝府等判官以上,總爲監臨。自餘唯據臨統本司及有所案驗者。」此等之官家人,於其部內有受財、乞物、借貸、役使、賣買有剩利之屬者,各減官人身犯二等。若官人知情者,並與家人同罪。其「不知情者,各減家人罪五等」,謂準身自犯,得減七等。

其在官非監臨及家人有犯者,各減監臨及監臨家人一等。

【疏】議曰:在官非監臨者,謂非州、縣、鎮、戍、折衝府判官以上,其諸州參軍事及小錄事,於所部不得常爲監臨,此爲「在官非監臨」。若有事在手,便爲有所案驗,即是監臨主司。無所案驗者,有所受乞、借貸、役使、賣買及假賃有剩利之屬,知情、不知情,各減監臨之官罪一等。家人有犯,亦減監臨家人罪一等。

問曰:州、縣、鎮、戍、折衝府判官以上,於所部總爲監臨,自餘唯據臨統本司及有所案驗者。里正、坊正既無官品,於所部內有犯,得作監臨之官以否?答曰:有所請求及枉法、不枉法,律文皆稱監臨主司,明爲臨統案驗之人,不限有品、無品,但職掌其事,即名監臨主司。其里正、坊正,職在驅催,既無官品,並不同監臨之例。止從「在官非監臨」,各減監臨之官罪一等。

147 去官受舊官屬士庶饋與编辑

諸去官而受舊官屬、士庶饋與,若乞取、借貸之屬,各減在官時三等。謂家口未離本任所者。

【疏】議曰:「舊官屬」,謂前任所僚佐。「士庶」,謂舊所管部人。受其饋送財物,「若乞取、借貸之屬」,謂賣買、假賃有剩利、役使之類,「各減在官時三等」。並謂家口未離本任所者。其家口去訖,受饋餉者,律無罪名,若其乞索者,〔一0〕從「因官挾勢乞索」之法。

148 挾勢乞索编辑

諸因官挾勢及豪強之人乞索者,坐贓論減一等;將送者,爲從坐。〔一一〕親故相與者,勿論。

【疏】議曰:或有因官人之威,挾恃形勢及鄉閭首望、豪右之人,乞索財物者,累倍所乞之財,坐贓論減一等。「將送者爲從坐」,謂領豪右人等乞索者,〔一二〕雖不將領而斂財送者,並爲從坐。若強乞索者,加二等。注云「親故相與者,勿論」,親謂本服緦麻以上,及大功以上婚姻之家;故謂素是通家,或欽風若舊,車馬不吝,縞紵相貽之類者;皆勿論。

149 律令式不便輒奏改行编辑

諸稱律、令、式,不便於事者,皆須申尚書省議定奏聞。若不申議,輒奏改行者,徒二年。即詣闕上表者,不坐。

【疏】議曰:稱律、令及式條內,有事不便於時者,皆須辨明不便之狀,具申尚書省,集京官七品以上,於都座議定,以應改張之議奏聞。若不申尚書省議,輒即奏請改行者,徒二年,謂直述所見,但奏改者。即詣闕上表,論律、令及式不便於時者,不坐。若先違令、式,而後奏改者,亦徒二年。所違重者,自從重斷。

校勘記编辑

〔一〕 其贓既是彼此俱罪 「是」原訛「足」,據文化本、《宋刑統》改。

〔二〕 已施行 「施行」下原衍「者」字,據敦煌寫本伯三六0八刪。按:本條疏文述律即無「者」字。

〔三〕 於使所受送遺及乞取者 「遺」原作「饋」,據敦煌寫本伯三六0八、律附音義、《宋刑統》改。按:本條疏文一處作「雖經過之處受送遺」,是也。另一處作「於所使之處受送饋財物」,其「饋」字今亦改從「遺」。

〔四〕 準此 「準」上原有「並」字,據敦煌寫本伯三六0八、律附音義刪。按:本條疏文述注亦作「準此」。

〔五〕 縱不經恩 「縱」原訛「從」,據至正本、文化本、岱本、《宋刑統》改。

〔六〕 從不應爲 「從」原訛「後」,據至正本、文化本、岱本、《宋刑統》改。

〔七〕 雜任謂在官供事 「謂」原脫,據至正本、文化本、岱本、《宋刑統》補。

〔八〕 邸店之類 「邸」原訛「鄉」,據至正本、文化本、岱本、《宋刑統》改。

〔九〕 若以畜產及米麵之屬饋餉者 「產」原訛「生」,據至正本、文化本、岱本、《宋刑統》改。

〔一0〕若其乞索者 「其」原訛「賃」,據至正本、文化本、岱本、《宋刑統》改。

〔一一〕將送者爲從坐 敦煌寫本伯三六0八、律附音義及《通典》一六五引本條律文均作「將送者爲從」。

〔一二〕謂領豪右人等乞索者 「者」原脫,據至正本、文化本、岱本、《宋刑統》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