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崔道融编辑

道融,荊人也,自號『東甌散人』,與司空圖為詩友。出為永嘉宰。工絕句,語意妙甚,如《銅雀妓》云:『歌咽新翻曲,香銷舊賜衣。陵園風雨暗,不見六龍歸。』《春閨》云:『寒食月明雨,落花香滿泥。佳人持錦字,無雁寄征西』。《寄人》云:『淡淡長江水,悠悠遠客情。落花相與恨,到地一無聲。』《寒食夜》云:『滿地梨花白,風吹碎月明。大家寒食夜,獨貯遠鄉情』等尚眾。誰謂晚唐間忽有此作,使古人復生,亦不多讓,可謂出乎其類,拔乎其萃者矣。人悉推服其風情雅度,猶恨出處未能梗概之也。有《東浮集》十卷,自序云:『乾寧乙卯夏,寓永嘉山齋,收拾草稿,得五百餘篇。』今存於世。

聶夷中编辑

夷中,字坦之,河南人也。咸通十二年禮部侍郎高湜下進士,與許棠、公乘億同袍。時兵革多務,不暇銓註,夷中滯長安久,皂裘已弊,黃糧如珠,始得調華陰縣尉,之官惟琴書而已。性儉,蓋奮身草澤,備嘗辛楚,率多傷俗閔時之舉,哀稼穡之艱難。適值險阻,進退維谷,才足而命屯,有誌卒爽,含蓄諷刺,亦有謂焉。古樂府尤得體,皆警省之辭,裨補政治,樂而不淫,哀而不傷,正國風之義也。其詩一卷,今傳.

許棠编辑

棠,字文化,宣州涇人也。苦於詩文,性僻少合。既久困名場,時馬戴佐大同軍幕,為詞宗,棠往謁之,一見如舊交,留連累月,但従事詩酒而已,未嘗問所欲。一旦,大會賓客,命使以棠家書授之,棠驚愕不喻其來,啟緘,即知戴潛遣一介恤其家矣。古人溫良泛愛,振窮周急,謙退不伐,亦皆絕異之姿也。咸通十二年李筠榜進士及第,時及知命,嘗曰:『自得一第,稍覺筋骨輕健,愈於少年,則知一名乃孤進之還丹也。』調涇縣尉,之官,鄭谷送詩曰:『白頭新作尉,縣在故山中。高第能卑宦,前賢尚此風。』後潦倒辭榮。初作《洞庭詩》,膾炙時□,號『許洞庭』,雲。今集一卷,傳世。

公乘億编辑

億,字壽山,咸通十二年進士。善作賦,擅名場屋間,時取進者法之,命中。有賦集十二卷、詩集一卷,今傳。

章碣编辑

碣,錢塘人,孝標之子也。累上著不第,咸通末以篇什稱。乾符中,高湘侍郎自長沙攜邵安古來京及第,碣恨湘不知己,賦《東都望幸》詩曰:『懶修珠翠上高臺,眉月連妍恨不開。縱使東巡也無益,君王自領美人來。』後竟流落,不知所終。碣有異才,嘗草創詩律,於八句中,足字平側,各従本韻,如『東南路盡吳江畔,正是窮愁薄暮天。鷗鷺不嫌斜雨岸,波濤欺得逆風船。偶逢島寺停帆看,深羨漁翁下釣眠。今古若論英達算,鴟夷高興固無邊。』自稱變體。當時趨風者亦紛紛而起也。今有詩一卷,傳於世。

唐彥謙编辑

彥謙,字茂業,并州人也。咸通末舉進士及第。中和,王重榮表為河中従事,歷節度副使,晉、絳二州刺使。重榮遇害,彥謙貶漢中掾。興元節度使楊守亮留署判官,尋遷副使,為閬州刺使。卒。彥謙才高負氣,毫髮逆意,大怒叵禁。博學足藝,尤長於詩,亦其道古心雄,發言不茍,極能用事,如自己出。初師溫庭筠,調度逼似,傷多纖麗之詞,後變淳雅,尊崇工部。唐人效甫者,惟彥謙一人而已。自號『鹿門先生』。有詩集,傳於世。薛廷珪序雲。

林嵩编辑

嵩,字降臣,長樂人也。乾符二年禮部侍郎崔沆下進士,官至秘書省正字。工詩善賦,才譽與公乘億相高,功名之士,翕然而慕之,有詩一卷,賦一卷,傳於世。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