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故使持節歙州諸軍事守歙州刺史賜緋魚袋陸君墓誌銘(並序)

唐故使持節歙州諸軍事守歙州刺史賜緋魚袋陸君墓誌銘(並序)
作者:權德輿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03

君諱傪,字公佐,吳郡人。曾祖某,某官。考某,某官。君早孤,與兄隱居於越,有佳山水,率子弟耕汲於其中,日修桑門之法,擯落人事。貞元初,兄既歿,始為宗姻士友所強,慨然有應知已之心。繇試左環衛,曆大理評事,攝監察御史裏行佐黔中,又以殿中侍御史內供奉佐浙東。凡四居憲職,介二方伯,皆有直聲休利,邦人宜之。十二年,所從既罷,繼之者再至,率以重禮禮君,終不能屈,非所樂而不苟合故也,朝廷宗公賢大夫多悅其風。十六年徵拜祠部員外郎,居二年,執事者上言其才,請為劇曹,會東方守臣表二千石之缺。天子方加恩元元,循責吏理,麵命執事曰:「誠如是,姑使為郡,須其報政,縻以好爵。」遂拜歙州刺史。在途發瘍,夏四月二十日,卒於洛師,享年五十五。夫人河東柳氏,殿中侍御史並之息女,才淑有賢行。長子某,年在羈貫。嗣子某,未離褓抱,夫人既得卜吉,且以孤藐之詞,請表墓於父友,故鄙夫泣書於寢門之外而不讓雲。君峻而通,直而和,群而不黨,至若流俗之齷齪,細人之姑息,屑屑汲汲之態,不萌於胸中。器度夷遠,英華發外,居常無怵迫,臨事有風節。同心定交,造次以文,評議鑒裁,精明不惑,從善親仁,發於肺肝,文章宏朗,有作者風格。學不為人,與古為徒,向使登其年,充其量,束帶公朝,其骨鯁魁壘之士歟?常與故虔州刺史隴西李公受、故右補闕安定梁寬中、今禮部郎中京兆韋德符、右補闕廣平劉茂宏、秘書郎趙郡李叔翰、方外士右諭德博陵崔公穎暨子友善。嚱呋!相視莫逆,行二十年,洪範之攸好德,儒行之遠相致,今則已矣。可勝慟也耶!時貞元十八年歲直鶉首秋七月甲子,鏤堅石而銘曰:

皦皦陸生,中和粹清。直如朱弦,潔如白珩。或默或語,不將不迎。如何斯人?晻忽冥冥。蚩蚩下輩,戩穀或丁。煜煜芳蘭,嚴霜飄零。命不可問,死不可作,嗚呼陸生!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