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故右驍衛大將軍上柱國金河郡開國公裴公墓誌銘

唐故右驍衛大將軍上柱國金河郡開國公裴公墓誌銘
作者:徐堅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72

公諱索,字邏,天山莎勒人也。昔周宣擇南仲,晉武選吳彥,其斯二將赫怒,幹戈啟陣,雲旗暈天,金鉞眩日,靜當時之患,治紛紛之亂者,孰能預於此而為鱗次者乎?公受乾靈之英姿,稟坤祇之正氣,峻兮若太嶽之壯勢,淡兮若大江之澄靜。雄材傑出,俊德挺生,誠千仞不足議其高,實萬頃不足疇其量,風神潁悟,器識宏深。其少也,計深慮遠,急國家之難,而樂盡人臣之力。迺率賓邊土,辭棄鄉閭,圖東南而歸聖朝。明君親與話言,懿其忠信,授冠軍大將軍行左豹韜衛中郎將。爰從自爾,參委諸軍,建非常之功,懷赤心而冒白刃,深踐戎馬之地,遠托燭龍之鄉。俄敘七擒,辟乎四鎮,浩蕩天地之閒,心無怵惕之驚者,其惟公乎!夫人生於代,貴能立功,若斯忠勤,能崇(闕一字)。上嘉其功,授右驍衛大將軍上柱國金河郡開國公,食邑五千戶。其長也,敦信明義,元覽知微,位列於九有,恩霑於四人,浩浩焉,汪汪焉,奧乎不可測也。

其衰也。誌惟慈湣。恤下愛賢,聲名遠彰,朝野籍甚,群公側席者多矣。既漸垂顏鶴發,耳順從心。尚夜寐夙興,情不懈怠。聖主明鑒,知久勤勞,未及懸車之請,遂許致仕。迺辭朝廷,退歸私裏,想百行之善,敘三樂之歡,獵秘教於情田,訪真流於智海,專精念道,舍棄俗營,執德居尊,恬淡清雅。主上懷貴耆之道,追想舊臣,念曩昔之功,錫今者之慶,制曰:「顏年雖晚,壯誌不渝,宜複舊資,更承新命。」迺再昇禁衛,重握權衡,凡厥公卿,孰不遵仰?善政之謀斯著,治化之道無虧。行年九十有八,以開元中薨於私第。聞之遐邇,無不懷崩心之感,朝廷慘怛,聽政不怡,群寮痛惜,食不甘味。識與不識,並懷惋嗟,地中喪三品之賢,天上減七星之曜。嗟乎赤將!積效無徵,陳兵按屯之法,自此長淪;斬將搴旗之謀,於茲永絕。人誰不沒?貴有餘聲,敬寫譽傳芳,沈礎幽室,曆想高德,迺為銘曰:

聖代高士,明時將軍。英姿雄勇,夙著功勳。聲名遠振,獨秀邁群。天崖地角,無處不聞。千秋萬歲,名列典墳。再昇榮級,德契明君。敬敘煩文,顯揚雅調。小道徒陳,大夜何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