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故太子少師奇章郡開國公贈太尉牛公墓誌銘

唐故太子少師奇章郡開國公贈太尉牛公墓誌銘并序
作者:杜牧 唐
本作品收錄於《樊川文集/卷04》和《全唐文/卷0755

唐佐四帝十九年宰相牛公諱某,字某。八代祖弘,以德行儒學相隋氏,封奇章郡公,贈文安侯。文安後四世諱鳳及,仕唐為中書門下侍郎、脩國史,於公為高祖。文安後五世集州刺史、贈給事中諱休充,於公為曾祖。集州生太常博士、贈太尉諱紹,太尉生華州鄭縣尉、贈太保諱幼聞,太保生公,孤始七歲。長安南下杜樊鄉東,文安有隋氏賜田數頃,書千卷尚存。公年十五,依以為學,不出一室,數年業就,名聲入都中。故丞相韋公執誼,以聰明氣勢,急於襃拔,如柳宗元、劉禹錫輩,以文學秀少,皆在門下。韋公亟命柳、劉於樊鄉訪公,曰願得一相見。公乘驢至門,韋公曰:「是矣。東京李元禮為後進師,隋奇章公仁德祿位,二者包而有之。」

公登進士上第。元和四年,應賢良直諫制,數強臣不奉法,憂天子熾於武功,詔下第一,授伊闕尉。以直被毀,周歲凡十府奏取不下。伊闕滿歲,郗公士美以昭義軍書記辟,凡三上請,詔除河南尉,拜監察御史。丁母夫人憂,制終復拜監察御史,轉殿中侍御史,遷禮部員外郎、都官員外郎、兼侍御史知雜事。改考功員外郎、集賢殿學士、庫部郎中、知制誥,賜五品命服。

半歲,遷御史中丞。宿州刺史李直臣以贓數萬敗,穆宗得偏辭於中,稱直臣冤,且言有才,宰相言格不用。公以具獄奏,上曰:「直臣有才可惜。」公曰:「彼不才者,無飽食以足妻子,安足慮。本設法令,所以縛束有才者。祿山、朱泚,是才過人而亂天下。」上因可奏,曰:「善。」賜章服金紫,遷戶部侍郎,掌財賦事。上益親重,欲相之。

會中書令韓弘男公武謀曰:「大人守大梁二十年,齊、蔡誅後始來朝,今不以財援中外,設有飛一辭者,誰與保白。」公武賷弘書獻公錢千萬,公笑曰:「此何名為?公亟持去。」明年,弘、公武繼卒,主藏奴與吏訟於御史府,上憐弘大臣父子併死,稚孫將家事,走中使至第,盡取財簿自閱視。凡中外主權多納弘貨,獨朱勾細字曰:某年月日,送戶部牛侍郎錢千萬,不納。上大喜,以指歷簿徧視旁側曰:「果然,吾不謬知人。」言訖,殿上皆再拜呼萬歲。尋以本官平章事。明年,正位中書侍郎,加銀青三品,兼集賢殿大學士,監脩國史。

敬宗即位,與武士畋宴無時,徵天下道士言長生事,公亟諫曰:「陛下不讀玄元皇帝《五千言》以清靜養生,彼道士皆庸人,徒誇欺虛荒,豈足師法。」未一歲,請退,不許,連四月日間,以疾辭。乃以鄂岳六州建節,號武昌軍,命公為禮部尚書、平章事,為節度使。公始至,問民疾苦,皆曰:「城土疎惡,歲輸蘘竹為苫具,奸吏旁緣,主為侵取,費與稅等,歲久,前後政欲畫計策,訖無所施。」公即除去冗長,用公私錢陶塼成城,凡五年乃就。

明年,文宗即位,就加吏部尚書。明年,急徵拜兵部尚書、平章事,重拜中書侍郎、弘文館大學士。鄭注怨宋丞相申錫,造言挾漳王為大逆,狀跡牢密,上怒必殺。公曰:「人臣不過宰相,今申錫已宰相,假使如所謀,豈復欲過宰相有他圖乎!臣為中丞,愛申錫忠良,奏為御史,申錫心臣敢以死保之。」上意解,由是宋不死。

大和六年,西戎再遣大臣贄寶玉來朝,禮倍前時,盡罷東嚮守兵,用明臣附。李太尉德裕時殿劍南西川,上言維州降,今若冠生羌三千人,燒十三橋,擣戎腹心,可洗久恥,是韋臯二十年至死恨不能致。事下尚書省,百官聚議,皆如劍南奏。公獨曰:「西戎四面各萬里,來責曰何事失信?養馬蔚茹川,在平涼郡西。上平涼坂,萬騎綴回中,怒氣直辭,不三日至咸陽橋。西南遠數千里,雖百維州,此時安可用?棄誠信,有利無害,匹夫不忍為,況天子以誠信見責於夷狄,且有大患。」上曰「然」,遂罷維州議。

大和六年,檢校右僕射、平章事、淮南節度使。六年至開成二年,連上章請休官。詔益不許。公曰:「臣惟退罷,可以行誌。」夏五月,以兵付監軍使,拜疏訖,就道。除檢校司空、留守東都。明年,拜左僕射。上恐公不起,詔曰:「朕比有疾,良已,思一面敍。」公不得已,至闕下一拜謝,閉門不出。明年,檢校司空、平章事、襄州節度使,出都門,賜黃彝樽、龍杓,凡六品,名出《周禮》。詔曰:「精金古器,用以比況君子,非無意也。」襄州七年饒假軍人,入賦不一,公至,據地造籍,免貧弱四千萬,均入豪強,皆曰甘心,不出一怨言。

明年,武宗即位,就加司徒。會昌元年秋七月,漢水溢堤入郭,自漢陽王張柬之一百五十歲後,水為最大。李太尉德裕挾維州事,曰修利不至,罷為太子少師。未幾檢校司徒,兼太子少保。明年,以檢校官兼太子太傅、留守東都。劉稹以上黨叛誅死,時李太尉專柄五年,多逐賢士,天下恨怨,以公德全畏之,言於武宗曰:「上黨軋左京,控山東,劉從諫父死擅之,十年後來朝,加宰相,縱去不留之,致稹叛,竭天下力,乃能取。」此皆公與李公宗閔為宰相時事。從諫以大和六年十二月十七日拜闕下,實以其月十九日節度淮南;明年正月,從諫以宰相東遷。河南少尹呂述,公惡其為人,述與李太尉書,言稹破報至,公出聲歎恨。上見述書,復聞前縱從諫去,疊二怒,不一參校。自十月至十二月,公凡三貶至循州員外長史,天下人為公挼手咤駡。公走萬里瘴海上,二年恬泰,若無一事。

今天子即位,移衡州、汝州長史,遷太子少保、少師,凡四年復位。大中二年十月二十七日,薨于東都城南別墅,年六十九。天子恫傷,不朝兩日,册贈太尉,天下善人,執手相弔哭。

公忠厚仁恕,莊重敬慎,未嘗以此八者自勉,而終身益篤。為宰相,急於銓品,凡名清官,不忍持一資以假非其人。以道德謨於天子,每指古義為據,有言機利克迫,必鈲音華。力各切。使之攉破。三大邦去苛碎條約,除大患,其輕巧吏欲賊公愛惡,希嚮所為,渾然終不能見,故所至必大治。衣冠單窮,出俸錢嫁其子女,月與食,歲與衣,資送其死喪,凡數百家。李太尉志必殺公,後南謫過汝州,公厚供具,哀其窮,為解說海上與中州少異,以勉安之,不出一言及於前事。鎮武昌時,軍容使仇士良為監軍使,公律以禮敬。暑甚,大合軍宴,拱手至暮,一不搖扇。益自儉克,平居非公事不出內屏,周三歲,語言舉止,率有常度。仇軍容開成末首議立武宗,權力震天下,每言至公,必合手加顙曰:「清德可服人,但過恡官財,與人無一毫恩分耳。不肯引譽,不敢怨毀,淡居其中。」

公始自河南薦鄉貢士,為郎官考吏部科目選,三開幕府,中丞宰相外,凡取六十餘人,上至將相,次布臺閣,皆當時名士。每暇日讌語寮吏,必言古人脩身行事,旁誘曲指,微警教之,不以己所長人所不及裁量高下,以生重輕。後進歸之,承望聲光,得一言許可,必自矜重。

夫人辛氏,以公封張掖郡,贈僕射祕之長女,士林稱為「婦師」,凡三十年,前公八年歿。五男六女。長曰蔚,監察御史;次曰藂,浙南府協律郎,皆以文行登進士第,不藉公勢;次曰奉倩,河南府洛陽尉;弟二人,皆稚齒。長女嫁戶部郎中上黨苗愔,次女嫁河中節度副使、檢校郎中范陽張洙,次女嫁河南府士曹、集賢校理常山張希復,次女嫁前進士鄧叔,次女未笄,一人始數歲。以某年月日,葬少陵南某鄉某里。銘曰:

道既訛衰,必有以扶。厥公之生,以隆其洿。幽以燭明,暵以雨濡。以教其徒,以佐天子。滅絕霸駮,如有樞柅。摽揭峙倚,巍乎二紀。臣宗德老,鉅傑魁礨。孰為忌畏?潛去南海。不校不辯。旋復顯大,百行渾圓。隣於及年,以歸其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