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故循州司馬申國公高君墓誌

唐故循州司馬申國公高君墓誌
作者:陳子昂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15

君諱某,字某,渤海蓚人也。昔周天子命我太公,受封東海,鍾鼎寶玉,七百餘年,故其公侯,代有國祀。曾祖勵,字敬德,北齊朔州大行台僕射,襲爵清河王,改封樂安王;周授開府;隋授楊、楚、洮三州刺史,我唐有命,崇寵典章,貞觀初贈恒定並趙四州刺史,垂拱中又贈特進,非明德上公,孰享之哉?祖宗儉,字士廉,皇朝太子太傅上柱國申國公,食邑三千戶,贈司徒并州刺史,永徽初贈太尉,配享太宗文皇帝廟庭,諡曰文獻。昔帝光天下,公實佐之,至昌元勳,克配清廟。父慜,字履行,秦府軍直千牛滑州刺史將作大匠金紫光祿大夫太常卿洪州都督上柱國申國公,尚東陽長公主駙馬都尉。衣冠禮樂,盡在是矣,故帝乙歸妹,尚於中行。

公則駙馬之元子也。含章丹穴,籍寵黃扉,承禮訓於公庭,盡儀刑於士則。年若干,嗣封申國公,十四解巾,授千牛餅豁,趍奉紫璋,已有光矣。秩滿,補海鹽府在果毅都尉,再遷遊擊將軍右師府郎將,遂昇榮禁衛,承寵司階,千廬之務式遵,八舍之榮攸襲。又授朝散大夫尚輦奉禦,再遷尚衣奉禦。屬扆宮構難,巫蠱禍興,坐堂弟岐左遷循州司馬,蒼梧南極,桂海東浮。是唯篁竹之區,而有山夷之患。永隆二年,有盜攻南海,廣州邊鄙被其災,皇帝哀洛越之人罹其凶害,以公名家之子,才足理戎,迺命專征,且令招慰。公奉天子威令,以喻越人,越人來蘇,日有千計。公迺惟南蠻不討之日久矣,國有大命,將布遠方,欲巡禦象林,觀兵海裔。彼蒼不吊,夭我良圖,因追寇至廣州,遇疾薨於南海之旅次,時年若干。嗚呼哀哉!珠鼎之秀,邦國之光,負才能,重書劍,方將克崇舊業,祇寵前人,降年不長,永墜厥緒。嗚呼哀哉!

夫人京兆韋氏,銀青光祿大夫太子詹事武陽侯琨之第某女也。有淑慎之德,窈窕之賢,長於公宮,少習婦道,年十六歸於申國。鳳台尊,鵲巢斯在,雖珠玉翡翠,職是其儀;而澣濯蘋蘩,不改其操:故我君子琴瑟友之。年三十,儀鳳二年先公而歿,其年權殯先塋。嗚呼哀哉!始公之適南裔也,夫人逝矣,死生言別,永懷燕越之悲;旌同歸,終淪松柏之路。先是公有命合葬,宏道歲靈櫬自南海還,嗣子紹等,追惟永終,仰遵先誌,粵載初元年歲在攝提格,始昭啟亡靈,改卜遷祔,某月日,遂合葬於少陵原,禮也。嗚呼哀哉!霸山南望,秦川滿目,紫台鍾鼓,方對於青春;白楊邱陵,獨悲於元夜。紹等以東西之人,懼岡陵之變,古不樹,今則墳焉。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