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故朝議郎侍御史內供奉鹽鐵轉運河陰留後河南元君墓誌銘

唐故朝議郎侍御史內供奉鹽鐵轉運河陰留後河南元君墓誌銘
作者:元稹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55

有魏昭成皇帝十一代而生我隋朝兵部尚書府君諱某,後五代而生我比部郎中舒王府長史府君諱某,君即府君之第二子也,諱某,字元度。娶清河崔鄰女。生四子:長曰易簡,滎陽尉;次從簡,曲沃尉;次行簡,太樂丞;幼宏簡。長女適劉中孚,中孚早卒;次嬰疾室居;次適蘇京,舉進士;次適李殊,殊妻早夭。君始以恒王參軍附太學治《春秋》,中授左清道府錄事參軍,曆湖丞,秩罷。丁比部府君憂,服闋,調興平、長安、萬年尉。丁滎陽太君憂,服闋,除萬年丞,遷監察御史,知轉運永豐院事、殿中侍御史。留務河陰,加侍御史,賜緋魚袋。元和十四年以疾去職,九月二十六日,歿於季弟虢州長史稹之官舍。

嗚呼!我尚書府君有大勳烈於周、隋氏,我比部府君責大學行搢紳間,我諸父法尚嚴,家極貧,而事事於喪祭賓客,雖帚除薪水,不免於吾兄。貞元初,蝗且儉,我先太君白府君貨女奴以足食,君泣曰:「太夫人專門戶,不宜乏使令。」取新婦氏媵婢以給貨。向是三十年,養育八男女,始元和中,乃復奴婢之籍焉。先府君叢集群言,裁成《百葉書抄》,君懼不得授,乃日一食以齋其心者一月,先太君憐而請焉,由是盡付其書。是歲貨婢足食之一日也,日一粥而課寫千言,三歲乃卒業。先府君違養之歲,前累月而季父侍御史府君捐館,予伯兄由官阻於蔡,叔季皆十年而下,遺其家唯環堵之宮耳,皆曰貨是以襄二事可也,君跪言於先太君曰:「斯宇也,尚書府君受賜於隋氏,乃今傳七代矣,敢有守失以貽太夫人憂,死無以見先人於地下。」由是匍匐乞以終其喪。自興平、長安、萬年尉,俸不過三四萬,然奉顏色、絜礿祀、備吉凶、來賓客,無遺焉均也。己雖遊千里貿費,毫厘未嘗不疏之於書,還啟先太君,下示仲、叔、季,且曰:「尊夫人慈不我責,不如是自束,陷不義矣。」其在於京邑,專捕盜者八年,破囊橐,掘盤牙,不可勝數,莫不刑者不懇,強者不暴。其在河陰也,朝廷有事於淄蔡,累百萬之費,一出於是,朝令朝具、夕發夕至者,周五星歲。而後功成役罷,凡主供饋之百一於君者,皆以課遷,唯君終不言賞,賞亦不及。

嗚呼!君之生六、七十年矣,四十年事親,無一日之怠,三十年養下,無一詞之倦。撫諸弟無正色之訓,而亦不至於不恭;教諸子無鞭笞之責,而亦不至於不令。以閑處劇,而吏不忍欺;以直立誠,而忤不及物。沒之日,三子不侍,無一言之念,知叔、季之可以教侄也;室空牆壁,無一顧之憂,知叔、季之可以任喪祭也。嗚呼!愛我者張仲,知我者鮑叔,予生幾何,懼不克報,或不忘,記之斯文。銘曰:

唐元和之己亥,惟孟年十一月十六日仲月之良辰,合葬我元君於咸陽縣之洪瀆川,從先太君之後域,而共於夫人崔之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