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唐故相國贈司空令狐公集序

唐故相國贈司空令狐公集序
作者:劉禹錫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05

起文章而陟大位,丹青景化,焜燿藩方,如非煙祥風,緣飾萬物,而與令名相終始者,有唐文臣令狐公實當之。公名楚,字殼士,敦煌人,今占數於長安右部。天授神敏,性能無師。始學語言,乃協宮征,故五歲已為詩成章。既冠,參貢士,果有名字。時司空杜公以重德知貢舉,擢居甲科。琅邪王拱識公於童丱,雅器重之。至是拱自虞部正郎領桂州,銳於辟賢以酬不次之遇,先拜章而後告公。既而授試宏文館校書郎。公為人子,重難遠行,稟命而去。居一歲,竟迫方寸而歸。家在並、汾間,急於祿養,捧從事檄於并州。凡更三牧,官至監察御史。

元和初,憲宗聞其名,征拜右拾遺,曆太常博士,入尚書為禮部員外郎。性至孝,既孤,以善居喪聞。中月除刑部員外。時帝女下嫁,相禮闕官,公以本官攝博士。當問名之答,上親臨帳幄簾內以窺之,禮容甚偉,聲氣朗徹。上目送良久,謂左右曰:「是官可用,記其姓名。」未幾,改職方,知制誥。詞鋒犀利,絕人遠甚。適有旨選司言高第者視草內庭,宰臣以公為首。遂轉本司郎中,充翰林學士。滿歲,遷中書舍人,專掌內制。武帳通奏,柏梁陪燕,嘉猷高韻,冠於一時。

會淮右稽誅,上遣丞相即戎以督戰,公草詔書,詞有涉嫌者,相府上言,有命中書參詳竄定。因罷內職,歸閣中。而君心眷然,將有大用,且出入以試之。乃牧華州兼御史中丞,錫以金紫。居鎮七月,遷大夫,充河陽三城懷州節度使。又七月,急召抵京師,拜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天下然後知上心倚以為相,非一朝也。是歲元和十四年秋。明年正月,憲宗晏駕。惜其在位日淺,遭時大變。穆宗踐阼,轉門下侍郎平章事。萬歲百度,別有所付。第以舊相署位,充山陵使。七月禮畢,部下吏有以贓狀聞者,朝典用責率之義,是以左授宣、歙、池等州都團練觀察處置使兼御史大夫。恩顧一異,媒孽隨生。旋又貶衡州刺史,移郢州,轉太子賓客分司東都,尋起為陝虢觀察使。或有上封者,稱前以奉陵寢不檢下獲譴,今陵土猶濕,未宜遽用。次陝一日,重為賓客分司。

長慶四年,改河南尹。其秋授檢校禮部尚書兼汴州刺史,充宣武軍節度管內觀察處置等使。汴州為四戰之地,擇帥先有功。峻刑右武,疑似沈命,號為危邦者積年。公始以清儉自律,以恩信待人,以夷坦去群疑,以禮讓汰慘急,自上化下,速於置郵。泮林革音,無複故態。璽書勞之,就加大司馬。文宗纂服,三年冬,上表以大臣未識天子,願朝正月。制曰:可。操節入覲,遷戶部尚書。俄為東都留守,又轉檢校尚書右僕射兼鄆州刺史天平軍節度使。後以王業之始,實為北京,移鎮太原,從人望也。以吏部尚書征,續換太常卿,真拜尚書左僕射。

大和九年冬十一月,京師有急兵起,上方禦正殿,即日還宮。是夕,召公決事禁中,以見事傅古義為對。其詞讜切,無所顧望。上心嘉之,居一二日,守本官兼諸道鹽鐵轉運使,以斡利權,既非素尚,仡仡牢讓,故複為檢校左僕射興元尹山南西道節度觀察使兼御史大夫。開成二年十一月十二日,薨於漢中官舍,享年七十。齊終之前一日,自修遺表,初述感恩陳力之大義,中及朝廷刑政之或闕,意切言盡,神識不昏。上深悼之,形於湣冊。未登三事,故以贈之。歸全之夕,有大星隕於正寢之上,光燭於庭。天意若曰:既稟之而生,亦有涯而落。其文章貴壽之氣焰歟!

初憲宗覽國書,見五王複辟之際,狄梁公實屍之。公為台臣,獨召便殿。問曰:「仁傑有後乎?」公以其支孫試校書郎兼謨為對,即日拜左拾遺,公遂草制。它日,相銜者因抉其詞,以為非《春秋》諱魯之旨。穆宗新即位,謙讓不自決,遂有衡州之貶,公議冤之。嗟乎!天之於賦予也甚嗇而難周。公獨富文華,丁良時,曆名卿,至元老。蓋忠廉孝友,愛才與物,合是粹美以將之邪!可謂全德矣。既免喪,嗣子左補闕集公之文,成一百三十卷。因長子太子左諭德宏分司東都,負其笥來謁,泣曰:「先贈司空與丈人為顯交,撤懸之前五日,所賦詩寄友,非他人也。今手澤尚存。」言之嗚咽長號,予為之慟,收淚而視,分當編次之。

始公參大鹵記室,以文雄於邊。議者謂一方不足以騁用,征拜於朝。累遷儀曹郎,乃登西掖,入內署,訏謨密勿,遂委魁柄,斯以文雄於國也。嗚呼!咫尺之管,文敏者執而運之,所知皆合。在藩聳萬夫之觀望,立朝賁群寮之頰舌,居內成大政之風霆。導畎澮於章奏,鼓洪瀾於訓誥。筆端膚寸,膏潤天下。文章之用,極其至矣。而又餘力工於篇什,古文士所難兼焉。昔王珣為晉僕射,夢人授大筆如椽,覺而謂人曰:「此必有大手筆事。」後孝武哀冊文乃珣之詞也。公為宰相,奉詔撰《憲宗聖神章武孝皇帝哀冊文》,時稱乾陵崔文公之比。今考之而信,故以為首冠,尊重事也。其它各以類聚著於篇。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