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故范陽郡倉曹參軍京兆韋公墓誌銘

唐故范陽郡倉曹參軍京兆韋公墓誌銘
作者:獨孤及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392

永泰二年五月七日,有唐故衢州刺史魯縣子京兆韋璆第三子范陽郡倉曹參軍諱元誠葬於少陵原先塋,夫人范陽盧氏祔馬,從周禮也。公少時為坊州參軍,歷襄州司法,試守棗陽縣令,真授蒙城令,凡五遷至范陽倉曹。初安祿山以范陽叛,劫脅元元,以殺整眾。士之因官因居而困窘顛躓墮圍中者數千計,凶威所及,不死則汙。公掾吏也,在偽署伍中,溷跡佯狂,冀以病免。盜憎之,乃加害焉,春秋若干。夫陽九厄會,天地鞠凶,燎火炎岡,玉石何訴?是歲天寶十五年也。嗚呼!人皆筮仕,必以廉平公幹稱於州里。人誰無死?死則名不辱,志不奪,不嚥盜哺以易其生。生且不苟,其事親事君之禮,不待史氏而自明矣。在官必聞,則居家正身,與朋友臨財之節可知矣。有子曰彤,龍鍾崎嶇於險阻之中,十年不克返葬,哀有何極!歲在乙巳冬某月,始跋涉太行、恒山之路,以公之喪至自某郡。公季弟吏部郎中元曾既得吉卜,痛天倫之歡莫之追也,願以兄之忠於君、恪於官、友於家之德之美,以播後嗣,庶幾陵岸遷而德音不磨。謬以及為習於禮者,故使之為誌。其詞云:

天地橫隤,二象霾兮。梟獍擇肉,鸑鷟懼兮。明夷於飛,罹其故兮。美玉寧折,質不志兮。子子孫孫,荷餘裕兮。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