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故處州刺史李君墓誌銘

唐故處州刺史李君墓誌銘并序
作者:杜牧 唐
本作品收錄於《樊川文集/卷05》和《全唐文/卷0755

君諱方玄,字景業,刑部尚書、贈司空貞公長子。貞公事憲宗皇帝,兄弟受寄四鎮。在漢南時,戰淮西未利,監軍使崔談峻讒言中,入為太子賓客。後淮西平,李光顏移鄭滑,陳許無帥,帝閑讌獨言曰:「勁兵三萬,誰可付者?」談峻侍側曰:「有大臣,家不三十口,俸錢委庫不取,小僮跣足市薪,此可乎?」帝曰: 「誰為者?」談峻進,即以貞公言,帝即日起貞公為陳許帥。其儉德服人如此。

景業少有文學,年二十四,一貢進士,舉以上第,升名解褐,裴晉公奏以秘書省校書郎,校集賢殿秘書。聰明才敏,老成人爭與之交。後以協律郎為江西觀察支使裴誼觀察判官,有殺人獄,法曹官斷成,當死者十二人,景業訊覆,數日內活十二人寃,尚書以上下考奏。裴公移宣城,授大理評事、團練判官。後尚書馮公宿自兵部侍郎節鎮東川,以監察裏行為觀察判官。不一歲,御史府取為真御史,分察鹽池左藏史盜隱官錢千萬獄,竟遷左補闕,過事必言,不知其他。丞相固言以門下侍郎出鎮西蜀,奏景業以檢校禮部員外郎參節度軍謀事,仍賜緋魚袋。徵拜起居郎,出為池州刺史。

始至,創造籍簿,民被徭役者,科品高下,鱗次比比,一在我手,至當役役之,其未及者,吏不得弄。景業嘗嘆曰:「沈約身年八十,手寫簿書,蓋為此也。使天下知造籍役民,民庶少活。」復定戶稅,得與豪猾沉浮者,凡七千戶,裒入貧弱,不加其賦。堤州南五里,以涉為衢。凡裁減蠹民者十餘事。城東南隅樹九峯樓,見數十里,鑿齊山北面,得洞穴,怪石不可名狀,刊石於巖下,自紀其事。凡四年,政之利病,無不為而去之,罷去上道,老民攀哭。

景業季父刑部侍郎建,與貞公以德行文學俱高一時,時之秀俊,半歸李氏門下。景業復聰明少銳,儉苦溫謹,早與長者遊,備知天下之所治,實慨慷有意於經綸。少在諸侯府,入為朝官,出為刺史,早夜勤苦,為學不已,屈指計量,必伸己志,雖時之名士,亦以此許之。罷池,廉使韋公溫館于宣城。會昌五年四月某日,卒于宣城客舍,年四十三。

七代祖遠,後周柱國大將軍、都督熊‧陝十六州、陽平郡公。曾王父珍玉,綿州昌明令。昌明生雅州別駕、贈右僕射,僕射生貞公遜。先夫人滎陽鄭氏,贈本縣太君;後夫人范陽盧氏。男若干,女若干人。銘曰:

顯莫識其端,幽莫見其緒。已乎景業,何付與之多,而奪之何遽?夭顏病冉,孔子不知其故。於景業兮,杳欲何語?嗚呼哀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