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自六經焚於秦。而復出於漢。其師傳之道中絕。而簡編脫亂訛缺。學者莫得其本真。於是諸儒章句之學興焉。其後傳注箋解義疏之流。轉相講述。而聖道粗明。然其為說。固已不勝其繁矣。

至於上古三皇五帝以來世次。國家興滅終始。僭竊偽亂。史官備矣。而傳記小說。外暨方言地理職官氏族。皆出於史官之流也。

自孔子在時。方修明聖經以絀繆異。而老子著書論道德。接乎周衰。戰國游談放蕩之士。田駢慎到列莊之徒。各極其辨。而孟軻荀卿。始專修孔氏以折異端。然諸子之論。各成一家。自前世皆存而不絕也。

夫王迹熄而詩亡。離騷作而文辭之士興。歷代聖衰。文章與時高下。然其變態百出。不可窮極。何其多也。

自漢以來史官列其名氏篇第。以為六藝九種七略。至唐始分為四類。曰經史子集。而藏書之盛。莫盛於開元。其著錄者。五萬三千九百一十五卷。而唐之學者自為之書。又二萬八千四百六十九卷。嗚呼。可謂盛矣。

六經之道。簡嚴易直。而天人備。故其愈久而益明。其餘作者眾矣。質之聖人。或離或合。然其精深閎博。各盡其術。而怪奇偉麗。往往震發於其間。此所以使好奇博愛者不能忘也。然凋零磨滅。亦不可勝數。豈其華文少實。不足以行遠歟。而俚言俗說。猥有存者。亦其有幸不幸歟。今著於篇。有其名而無其書者。十蓋五六也。可不惜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