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會要/卷004

 卷三 唐會要卷四
卷五 

儲君编辑

太子建成,高祖長子。武德元年六月七日,册爲皇太子。九年六月四日,伏法,追封息王。初,武德元年六月,萬年縣法曹孫伏伽上疏諫曰︰「臣聞性相近而習相遠,以其所好相染故也。皇太子及諸王等左右羣僚,不可不擇而任之。但是無德義之人,家門不能邕睦,及好奢華馳騁,嫚遊聲色,不得使親而近之。臣歷觀往古,下覽近代,至于子孫不孝,兄弟離間,莫不爲左右亂之。願陛下選賢才,以爲皇太子僚友,如此則克隆磐石,永固維城矣。」

中山王承乾,太宗長子。武德三年六月,封恆山郡王。五年八月,徙封中山郡王。九年十月,立爲皇太子。貞觀十七年四月六日,廢爲庶人,居黔州。十八年十二月二日薨。開元二十四年,追封恆山郡王,諡曰愍。初,貞觀十三年,黃門侍郎劉洎上疏曰︰「太子生于深宮之中,長于婦人之手,未常識憂懼,無由曉風俗。雖復神機不測,天縱生知,而開物成務,終由外獎。是故周儲上哲,思望奭而加裕;漢惠深仁,引綺園而昭德。原夫太子,宗祧是繫,善惡之際,興亡斯在,苟不勤始,將悔于終。故晁錯上書,令先通政術;賈誼獻策,務前知禮樂。臣今不曲陳故事,請以聖德言之。陛下多才多藝,允武允文,尚且雖休勿休,日愼一日,求異聞于振古,勞叡思于當年。乙夜觀書,事高漢帝;馬上披卷,勤過魏后。陛下自勵如此,而令太子優游,臣所未喻一也。如蹔屛機務,卽寓目雕蟲,屈、宋不足以升堂,鍾、張何階于入室。陛下好古如此,而令太子悠然靜處,不尋篇翰,臣所未喻二也。備該衆妙,獨秀寰中,猶晦天聰,俯詢凡議。聽朝之隙,引見羣臣,降以溫顏,訪以今古。陛下自行如此,而令太子久入趨侍,不接正人,臣所未喻三也。若謂無益,則何事勞神;若謂有成,則宜申貽厥。蔑而不急,未見其可。」上遂勅劉洎,令與岑文本、馬周遞日往東宮與太子談論。十六年二月,諫議大夫褚遂良諫曰︰「昔聖人制禮,尊嫡卑庶,謂之儲君。道亞霄極,其爲崇重,用物不計,泉貨財帛與王者共之。庶子體卑,不得爲例,所以塞嫌疑之漸,除禍亂之源。而先王必本人情,然後制法,知有國家,必有嫡庶。然庶子雖愛,不得超越嫡子,正禮特須尊崇。如當親者疎,當尊者卑,則佞巧之奸,承機而動,私恩害公,或至亂國。臣伏見東宮料物,歲得四萬段,付市貨賣,凡值一萬一千貫文,魏王支別封及廩物,一年幾值一萬六千貫文,是儲君料物,翻少藩王,朝野聞見,以爲非是。昔漢明帝披輿地圖,等諸國戶口,令諸子租歲不過二千萬,明德馬后爲言,亦不偏得。此則防其嗜欲,節其驕恣。伏願陛下頗擇漢法,弘此無偏,儲君之用,微附古昔,則天下幸甚。」因詔曰︰「儲貳不會,自古常式,近代以來,多爲節限,求之故寔,深非事宜。自今皇太子出用庫物,所司勿爲限制。」至其年八月十四日,上謂侍臣曰︰「當今國家,何事最急?各爲我言之。」右僕射高士廉曰︰「養百姓最急。」黃門侍郎劉洎曰︰「撫四夷最急。」中書侍郎岑文本曰︰「行禮義最急。」諫議大夫褚遂良曰︰「當今四方仰德,誰敢爲非?但太子、諸王,須有定分。陛下宜爲萬代法,以遺子孫。」上曰︰「此言是也。朕年將五十,已覺衰怠。旣以長子守器東宮,弟及庶子,數將五十,心常憂慮,頗在此耳。但自古嫡庶無良佐,何嘗不傾敗家國。公等爲朕搜訪賢德,以輔儲君,爰及諸王,咸求正士。且事人歲久,則分義情深,非意窺覬,多由此作。」于是限王府官寮,不得過四考。十七年三月,左屯衞中郎將李安儼上表言︰「皇太子及諸王,陛下處置,未爲得所。太子國之本也,伏願深思遠慮,以安天下之情。」上曰︰「我識卿意。我兒雖患腳,猶是長嫡,豈可舍嫡立庶乎!」

燕王忠,高宗長子。貞觀二十年八月,封陳王。永徽三年七月,册爲皇太子。六年十一月,武后旣立,禮部尚書許敬宗奏曰︰「臣聞元儲以貴,立嫡之義尤彰;罔敢同名,正本之文愈顯。旣而皇后生子,合處少陽。出自塗山,是爲吾君之胤;夙嫺胎敎,宜展問豎之心。乃復爲孽奪宗,降居藩邸。臣以愚誠,竊所未喻。且今之守器,素非皇嫡,永徽爰始,國本未生,權引彗星,越升明兩。近者元妃載誕,正胤降神,重光日融,爝火宜息。安可以濫茲皇統,叨據大器!國有諍臣,孰逃其責。竊惟息姑克讓,可以思齊;劉彊守藩,宜遵往軌。追蹤太伯,不亦可乎;踵武延陵,固當安矣。寧可反植枝幹,久易位于天庭;倒襲衣裳,使違方于震位!蠢爾黎庶,云誰繫心;垂裕後昆,將何播美?且父子之際,人所難言,事或犯鱗,必嬰嚴憲。伏自思忖,荷眄前朝,引于陋巷之中,申以後車之禮。雲臺畫像,十有八人,三紀于茲,惟臣僅在,常思勉力,少報鴻恩。今茲冢嗣執珪,下支當璧,孟侯淪屈,大典未申。臣旣分職文昌,典司嘉禮,位陪宗伯,不敢曠官,效命之秋,宜在茲日。」及召見,上曰︰「卿朕之伯夷,立嫡之義,在禮何如?」對曰︰「正國本則萬事理,皇太子國之本也,本猶未正,萬國無以繫心。東宮者,所出本微,今知國家已有正嫡,必不自安。竊位而懷疑,恐非宗廟之福也,願陛下熟計之。」上曰︰「忠已自讓。」對曰︰「能爲太伯,願速從之。」顯慶元年正月六日,降爲梁王。官寮皆懼罪亡匿,無敢見者。太子右庶子李安仁獨候忠,泣涕拜辭而去,時論美之。

章懷太子賢,高宗第六子。永徽六年正月,封潞王。龍朔元年九月二十日,改封沛王。咸亨二年五月十三日,勅尚書省與奪事,及須商量拜奏事等文案,並取沛王賢通判;其應補擬官及廢置州縣,并兵馬刑法等事,不在判限。三年九月,改名德,徙封雍王。上元二年六月三日,改名賢,册爲皇太子。調露二年八月二十日,廢爲庶人。唐隆元年七月七日,追贈太子,諡曰章懷。賢初封潞王,爲幽州都督。始出閣,容止端雅,高宗深所歎賞,謂司空李勣曰︰「此兒已讀得《尚書》、《禮記》,誦古詩賦復千餘篇,暫經領覽,遂卽不忘。我曾遣誦《論語》,至『賢賢易色』,遂再三覆誦,我問何爲如此,乃云︰『性愛此言。』」及爲皇太子,令監國,處分明審,爲時所稱。儀鳳中,手勅褒美。賢又令右庶子張大安等注范曄《後漢書》,表上之,賜物三萬段,仍以其書付秘閣。時正議大夫明崇儼以符劾之術爲則天任使,密稱「英王狀類太宗」。又宮人潛議,云︰「賢是后姊韓國夫人所生」,賢亦自疑懼。則天又常撰《少陽政範》及《孝子傳》以賜之,仍數作書以責讓。及崇儼爲盜所殺,則天疑賢所爲,又使人發其陰事,詔中書侍郎薛元超、黃門侍郎裴炎、御史大夫高智周與法官推鞫之,于東宮馬坊搜得皂甲數百領,乃廢爲庶人,幽于別所。

節愍太子重俊,中宗第三子。聖曆元年臘月,封義興郡王。神龍元年二月十九日,徙封衞王。二年七月五日,册爲皇太子。三年七月五日,兵敗自殺。唐隆元年六月二十五日,贈太子。景雲元年七月,諡節愍,十一月,陪葬定陵。

廢太子瑛,玄宗第二子。本名嗣謙。景雲元年九月二日,封眞定郡王。先天元年八月十一日,進封郢王。開元三年正月十七日,册爲皇太子。十三年三月十日,改名鴻。二十三年七月,改名瑛。二十五年四月二十二日,廢爲庶人。初,二十三年,將廢太子,謀于宰臣,張九齡曰︰「太子天下之本也,動之則搖人心。且太子之在東宮,未聞大惡。臣聞父子之道,天性也,有過父恕而掩之,無宜廢絕。且其狀未著,恐外人窺之,傷陛下慈父之道。」寶應元年五月十九日,勅宜復舊封皇太子。初,瑛母趙麗妃,有才貌,善歌舞,玄宗在潞州,甚寵遇,及武惠妃寵幸,麗妃恩顧漸薄。時鄂王瑤母皇甫德儀、光王琚母劉才人,皆玄宗在臨淄邸得幸。及惠妃承恩,鄂、光之母亦漸疏薄,于是瑛與鄂、光自謂母氏失職,常有怨望,遂爲李林甫及駙馬楊洄所誣。玄宗震怒,並廢爲庶人,俄又賜死,天下冤之。後惠妃屢見三庶人爲祟。

惠昭太子寧,憲宗長子。元和元年八月,封爲鄧王。四年閏二月,立爲皇太子。六年十二月薨,諡曰惠昭。

莊恪太子永,文宗長子。太和四年正月,封魯王。六年十月,立爲皇太子。開成三年十月薨,諡曰莊恪。

皇太子裕,昭宗長子。大順二年六月二十八日,封德王。乾寧四年二月十四日,册爲皇太子。天佑元年薨。

雜錄编辑

貞觀十六年六月,苑西守監穆裕,農囿不脩,太宗怒甚,命于朝堂斬之。侍臣戰慄,莫敢進言。太子承乾諫曰︰「人者有生最靈,一死不可復活。命卽斬之,理恐未盡,請付法司推鞫。」太宗意解,卽笞而釋之。長孫無忌進曰︰「陛下發天威之怒,太子犯顏進諫,斯誠四海之福。」太宗曰︰「自朕御天下,虛心正人,卽有魏征朝夕納諫;自征云亡,劉洎繼之。太子幼在朕前,每見規諫者,常心悅之,染以成性,故有今日之諫耳。」

十七年閏六月,詔曰︰「皇太子地惟儲副,寄深監撫,兼統禁旅,是允舊章,宜知左右屯營兵馬事,大將已下,並受處分。」十九年,高士廉、劉洎等表稱皇太子與百官書疏,先無禮式,請詳定其儀。詔曰︰「皇太子地在震方,禮絕羣后,而令書法式,未著彝章。近代以來,例皆明白。謙過逼下,書依衆庶,無以別貴賤之差,將何顯尊卑之序?理非通允,宜有更張。凡處分論事之書,皇太子並宜畫令,左右庶子以下署名,宣奉行書按畫日。其餘與諸親及師傅等書,不在此限。」二十年,太宗于寢殿側置一院,令太子居之,絕不遣往東宮。門下侍郎兼太子賓客褚遂良上疏諫曰︰「臣聞周家問安,三至必退;漢儲視膳,五日乃來。《禮》曰︰『男子十年出就外傅,出宿於外,學書計。』然則古之達者,豈無私愛,欲使成立。凡人尚猶如此,況君之世子乎!且朋友不可以深交,深交必有怨;父子不可以滯愛,滯愛或生愆。伏願遠覽殷、周,近遵漢、魏,常許旬日半月遣還宮,專學藝以潤身,布芳聲於天下,則微臣雖死之日,如生之年。」太宗從之。長安三年,太子詹事崔神慶上表曰︰「臣伏思五品以上所以帶龜者,比爲別勑徵召,恐有詐妄,內出龜合,然後應命。況太子元良國本,萬方所瞻,古來徵召,皆用玉契,此誠重愼之極,防萌之慮。臣昨見緣突厥使見太子,合入朝參,直有文符下宮,曾不降勑處分。太子當時又報臣云︰『昨日至晚侍奉,不見聖人諭及遣來,今者直準臺符入朝,事得安否?』臣又思周禮儀注,例皆奏聞,臺符所下,必將非妄。臣又自到朝堂,審知是寔,所以太子遽往。當今人稟淳化,內外同心。然古人慮事於未萌之前,所以長無悔吝之咎。臣愚見太子旣與陛下異宮,伏望召太子,先報來日,非朔望朝參,應須宣喚。伏望降墨勑及玉契,以符重愼之道。」

開元十六年五月勅︰「所選皇太子及諸王等妃,旣是百官子女,禮合避人。今追就府縣及過本司,未爲得所。其應預妃者,宜令所司具名錄奏,各令女及近親隨使,于命婦朝堂待進止。」

乾元元年四月,代宗自楚王改封成王。張皇后有子數歲,陰有奪宗之議。宰臣李揆因對見,肅宗從容謂曰:「成王嫡長有功,今當命嗣,卿意如何?」揆拜賀曰︰「陛下言及于此,社稷之福,天下幸甚,不勝大慶。」肅宗喜曰︰「朕計決矣。」

建中元年二月,國子司業歸崇敬上言︰「準制,皇太子時幸太學,行齒胄之禮者。伏請每至春秋國學釋奠之時,所司先奏聽進止。其釋奠齒胄之禮,如《開元禮》,或有未盡,請委禮儀使更以古議詳定聞奏。」

貞元中,裴延齡、韋渠牟以姦佞相次選用。延齡尤狡險,判度支,務尅剝聚斂,自以爲功,天下怨怒。陸贄、李充以讒毀受譴,陽城等伏闕懇諫,幾至得罪。順宗在東宮,每進見輒言延齡輩不可用,而諫臣可獎。德宗卒不相渠牟、延齡而宥城等者,東宮之力也。德宗嘗泛舟魚藻宮水嬉,命皇太子升舟。舟具皆飾以金碧丹青,婦人盛飾操舟,光彩耀燭,衆樂俱發。德宗顧太子:「今日如何?」曰︰「極盛。」然後退以奢諫,德宗不悅焉。

貞元二十一年四月,册廣陵王爲皇太子。時順宗卽位已久,而臣下未有親奏對者。內外咸言王伾、王叔文專行斷決,日有異說。又屬頻陰雨,皆以爲羣小用事之應。及將行册禮之時,雨乃止,天景清明,有慶雲見,識者以爲天意所歸。及覩皇太子儀表,班行悚動,退無不相慶,至有感而泣者。道路歡悅,遞相傳告,中外有屬焉。

元和五年二月,太常禮院奏︰「百官避皇太子名諱,詳禮經,公卿大夫與太子同名無嫌。蓋尊統于上,太子同在臣子之列。國朝故事,東宮官號,并東宮殿及門名,與太子名同皆改,然無百官避東宮名者。德宗在春宮,處州舊名不改,并御史院同姓名者亦不改。伏以宮臣名及宮殿門名,并百官宗姓中,有與皇太子名同者,卽干儀制,禮合迴避。臺官及王公爵土名號,推義比例,並無改文。」詔可。六年閏十二月,皇太子薨。前四年,有司將行册禮,改以孟秋,再卜日,臨事皆以雨而罷。至十月方就廷,册纔二週歲而薨。

元和十年,皇太子侍讀、諫議大夫韋綬奏︰「皇太子學書至『依』字,輒去其傍『人』字。臣問其故,答曰︰『君父每以此字可天下之奏,臣子豈合書之。』」上深嘉歎之。其年五月,韋綬罷侍讀。綬好諧戲,兼通人間小說,太子因侍上,或以綬所能言之。上謂宰臣曰︰「侍讀者當以經術傅導太子,使知君臣父子之敎。今或聞韋綬談論,有異于是,豈所以傅導太子者。」因此罷其職,尋出爲虔州刺史。其年十二月,惠昭太子薨,命國子司業裴茝議廢朝禮。茝奏故事無皇太子薨禮,請輟視朝十二日,蓋用期服易月之制也。其年,惠昭太子旣薨,穆宗時爲遂王。憲宗以澧王居長,又多內助,將建儲貳,命翰林學士崔羣與澧王作讓表。羣執奏曰︰「大凡已合當之,則有陳讓之義,若不合當,因何遽有讓表!今遂王嫡子長,所宜正位青宮。」乃從之。及後穆宗卽位,拜吏部侍郎,召見別殿,謂之曰︰「我升儲位之時,卿爲羽翼。」羣奏曰︰「先帝之意,元在陛下。頃者授陛下淮西節度使,臣奉命草制,且曰︰『能辦南陽之牘,允符東海之貴。』若不知先帝深旨,臣豈敢輕言。」

長慶二年十二月,上御紫宸殿,册皇太子。故事,册太子御宣政殿,時以聖體未康,慮勞登御,故從便也。是日,備宮懸于殿庭,列內仗于兩閣門內。羣臣辨色序立于宣政門外,俄就外廊食訖,始具衣冠劍履,入自月華門,列位于正衙,辰後一刻方入閣。上臨軒,復以中官列侍,太子步自崇明門,以宮寮翼從,駙馬二人扶衣冠,禮儀使導以進。及樂作,扇開,羣臣拜訖,太子進至龍墀東南,再拜受册。攝中書令杜元穎跪讀册文訖,以授太子,太子再拜舞蹈,乃歸于崇明門幕殿。羣臣賀皇帝訖,退詣崇明門謁太子,太子命舉簾執笏答拜,宮寮拜則受之。

開成元年五月,中書門下奏:「臣等累奉德音,令與皇太子於甲族選妃家。今商量于兩都及側近精擇甲族,可以選尚者。」勅︰「冢嗣元良,家國之慶,人倫之始,在娶元妃。雖吉事尚更于待年,而嘉偶宜深于善敎,至于先定,冀選義方,屬在德門,遂成好合。在東京委裴度,西京委宰臣,各申旨諭,兩月內送中書門下。」

開成三年十月,莊恪太子薨。太常禮院奏︰「皇太子薨,禮儀至重。諸祠祭除天地社稷之外,並合權停。其天地社稷祭日,懸而不樂。虞祭已後,卻依常式。」從之。

追諡太子编辑

懿德太子重潤。中宗長子,本名重照。惠莊太子撝。睿宗第二子。惠文太子范。睿宗第四子。惠宣太子業。睿宗第五子。靖恭太子琬。玄宗第六子。恭懿太子佋。蕭宗第十二子。昭靖太子邈。代宗第三子。文敬太子謜。德宗之子。本順宗子,上愛念之,養爲子。懷懿太子湊。穆宗第六子。悼懷太子普。敬宗長子。靖懷太子漢。宣宗第二子,會昌六年封王,大中六年薨,追諡靖懷。

雜錄编辑

懿德太子生於東宮內殿,高宗甚悅,及滿月,大赦,改元永淳。是歲,立爲皇太孫,開府置官屬。及中宗遷于房州,其府廢。聖曆初,中宗爲皇太子,封爲邵王。大足元年,爲人所搆與其妹永泰郡主之夫魏王武延基等竊議張易之兄弟何得恣入宮中,則天命杖殺之,年十八。重潤風神俊朗,早以孝友知名,旣死非其罪,大爲當時所惜。中宗卽位,追贈皇太子,諡曰懿德,陪葬乾陵。仍爲聘國子監丞裴粹亡女爲冥婚,與之合葬。

惠莊太子撝,初生,則天嘗以示僧萬迴,萬迴曰︰「此兒是西域大樹之精,養之宜兄弟。」則天甚悅,始令列于兄弟之次。

惠文太子範,好學《尚書》,雅愛文章之士,無貴賤,皆盡禮接待,與閻朝隱、劉廷琦、張諤、鄭繇篇題唱和,又多聚書畫古跡,爲時所稱。上禁約王公,不令與外人交結。駙馬都尉裴虛己坐與範遊讌,兼私挾讖緯之書,配徙嶺外,萬年尉劉廷琦、太祝張諤皆坐黜。雅稱風格秀整,時士庶冀有所成功,忽然殂謝,遠近失望焉。

皇太孫编辑

貞觀十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誕皇太孫,宴宮寮于弘敎門。太宗幸東宮,自殿北門入,謂宮臣曰︰「頃來生業稍可,非乏酒食,而唐突公等宴會。朕有甲觀之慶,故就卿爲樂耳。」謂太子曰︰「爾國之儲貳,府藏是同,金玉綺羅,不足爲賜。但先聖典籍,可爲鑑誡耳。」因賜《尚書》、《毛詩》、《孝經》各一部。太子太傅蕭瑀曰︰「今所賜書,請陳其要旨,申明義趣可爲深誡者。」皆委曲言之。上大悅,以爲師傅得人。永淳元年三月十五日,立皇孫重照爲皇太孫。將置府寮,上召吏部侍郎裴敬尋、郎中王方慶問︰「今立太孫,前代故事如何?」方慶進曰︰「臣按《周禮》有嫡孫,漢、魏以來,皇太子在,亦不立太孫,但封王耳。晉太康元年,立愍懷太子第二子臨淮王臧爲皇太孫。永寧元年,立愍懷太子第三子襄陽王尚爲皇太孫,官屬卽轉爲太孫官屬。齊永明十年,立文惠太子長子南郡王昭業爲皇太孫,使居東宮。今皇太子在而立太孫,旁求載籍,未有前例。」上曰︰「自我作古可乎?」對曰︰「可。三王不襲禮,五帝不沿樂,苟不失上下之序,虧政理之道,亦何事而不可。《詩》曰︰『貽厥孫謀,以燕翼子。』《禮》曰︰『君子抱孫不抱子,孫可以爲王父尸。』以其昭穆同也。今陛下肇建皇孫,創斯盛典,所以彰子孫千載之盛,福祚靈長之應也。」上悅,使方慶詳求典故,官屬員品,乃奏太孫府置師傅及文學、祭酒,及左右長史、東西曹掾、主簿管記司錄以下六曹從事等官,各加王府一級。上後頗以爲疑,竟不補授而止也。

憲宗皇帝六七歲時,德宗抱置膝上,謂曰︰「汝是何人,在吾懷中?」對曰︰「第二天子也。」上大驚喜,由是重之。

  ↑返回頂部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