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十二 唐會要 卷三十三
雅楽 太常楽章 凱楽 讌楽 清楽 散楽 破陳楽 慶善楽 諸楽 四夷楽
卷三十四 

 雅樂下乾元元年三月十九日。上以太常舊鐘磬。自隋以來。所制五聲。或有差錯。謂太常少卿于休烈曰。古者聖人作樂。以應天地之和。以合陰陽之序。和則人不夭札。物不疵癘。且金石絲竹。樂之器也。以親享郊廟。每聽樂聲。或宮商不倫。或鐘磬失度。可盡將鐘磬來。朕當於內自定。太常進入。帝集樂工。考試數日。審知差錯。然後令再造及磨刻。二十五日。一部先畢。召太常樂工。帝臨二殿親觀考擊。皆合五音。送太常。二十八日。帝又於內造樂音三十一章。送赴太常。郊廟歌之。

  廣明初。黃巢干紀。樂工淪散。全奏幾亡。及昭宗即位。將親謁郊廟。有司進造樂懸。詢於舊工。莫知制度。時太常博士殷盈孫。乃按周官考工記。究其銑于鼓鉦舞之法。用算法乘除鎛鐘之輕重高低。乃定懸下編鐘。正黃鐘九寸五分。倍應鐘三寸三分半。凡四十八等。口項之量。徑衡之圍。悉為圖進。遣金工依法鑄之。凡二百四十口。修奉使宰臣張濬。求知聲者。令先較定石磬。合而擊拊之。八音克諧。觀者聳聽。時議者論樂懸之架不同。濬復奏議曰。臣伏準舊制。太廟含元殿。並設宮懸三十六架。太清宮。南北郊。社稷。及諸殿庭。並二十架。今修奉樂懸。太廟合造三十六架。臣今參議。請依古禮。用二十架。伏自兵興已來。雅樂淪缺。將為修奉。事實重難。變通宜務於酌中。損益當循於寧儉。臣聞諸舊史。昔武王定天下。至周公相成王。始暇制樂。魏初。無樂器及伶人。後稍得登歌會舉之樂。明帝大明末。詔增益之。咸和中。鳩集遺逸。尚未有金石之音。至孝武太元中。四廟金石始備。郊祀猶不舉樂。宋文帝元嘉九年。初調金石。二十四年。南郊始設登歌。廟舞猶闕。孝武建元中。有司奏郊廟宜設備樂。始為詳定。故後魏孝文太和初。司樂上書。陳樂章有闕。請集群官議定。廣修器數。正立名品。詔雖行之。仍有殘缺。隋文踐阼。太常議正雅樂。九年之後。唯奏黃鐘一宮。郊廟止用一調。據禮文。每一代之樂。二調並奏。六代之樂。凡十二調。其餘聲律。皆不復通。高祖受隋禪。軍國多務。未遑改創樂府。尚用隋氏舊文。武德九年。命太常考正雅樂。貞觀二年。考畢上奏。蓋其事大。故歷代不能速成。今時近郊天。式脩雅樂。制度之間。亦宜撙節。伏準儀禮宮懸之制。陳鎛鐘十二架。當十二辰之位。甲丙庚壬。各設編鐘一架。乙丁辛癸。各設編磬一架。合為二十架。樹建鼓於四隅。當乾坤艮巽之位。以象二十四氣。宗廟殿庭。皆用此制。無聞異同。漢魏晉宋齊六朝。並用二十架。隋氏平陳。檢梁故事。乃設三十六架。國初因之不改。高宗皇帝初成蓬萊宮。充庭七十二架。尋乃省之。則●虡架數太多。本近於侈。止於二十架。正協禮經。從之。古制雅樂。宮懸之下。編鐘四架十六口。近代二十四口。正聲十二。倍聲十二。各有律呂。凡二十四聲。登歌一架。亦二十四鐘。雅樂淪減。至是復全。

  太常樂章太清宮薦獻大聖祖元元皇帝。奏混成紫極之舞。  天寶元年四月十四日。有司奏。請降神用混成之樂。送神用太一之樂。樂章十一。檢撰人未獲。

  饗德明興聖皇帝廟。酌獻並奏長發之舞。樂章九。吏部侍郎李紓撰。

  獻祖宣皇帝室酌獻。奏光大之舞。  貞觀十四年。祕書監顏師古議。皇祖宏農府君。宣簡公。懿皇。三廟之樂。請同奏長發之舞。至開元十三年。封禪定廟樂。改用光大之舞。樂章闕。

  懿祖光皇帝室酌獻。奏長發之舞。

  開元十三年定議。依舊用長發之樂。至貞元十四年四月。太常奏。與德明興聖獻祖廟並同用宮懸。祭月享之。樂章闕。

  太祖景皇帝室酌獻。奏大政之舞。

  貞觀十四年。祕書監顏師古定議。請奏永錫之舞。給事中許敬宗議。奏大有之舞。至開元十年改定。用大政之舞。樂章闕。

  世祖元皇帝室酌奏。用大成之舞。

  貞觀十四年。祕書監顏師古議。請奏大有之舞。許敬宗改用大成之舞。樂章闕。

  高祖神堯大聖大光孝皇帝室酌獻。奏大明之舞。  貞觀十四年。祕書監顏師古議。奏大明之舞。

  太宗文武大聖大廣孝皇帝室酌獻。奏崇德之舞。

  先是。文德皇后廟樂。貞觀十四年。顏師古請奏光大之舞。許敬宗議同。及太宗祔廟。遂停光大之舞。樂章闕。

  高宗天皇大聖大宏孝皇帝室酌獻。奏鈞天之舞。

  中宗孝和大聖大昭孝皇帝室酌獻。奏太和之舞。

  睿宗元真大聖大興孝皇帝室酌獻。奏景雲之舞。

  已上廟。貞觀十四年六月。顏師古許敬宗已定樂章廟舞之號。至開元二十九年六月。太常又奏。准十三年封禪日。有司所定九廟酌獻用舞之號。皆列於次。

  元宗至道大聖大明孝皇帝室酌獻。奏廣運之舞。中書令郭子儀撰樂章。

  肅宗文明武德大聖大宣孝皇帝室酌獻。奏惟新之舞。吏部尚書劉晏撰樂章。

  代宗睿文孝武皇帝室酌獻。奏保大之舞。中書令郭子儀撰樂章。

  德宗神武孝文皇帝室酌獻。奏文明之舞。尚書左丞平章事鄭餘慶撰樂章。

  順宗至德大聖大安孝皇帝室酌獻。奏大順之舞。中書侍郎平章事鄭絪撰樂章。

  憲宗聖神章武孝皇帝室酌獻。奏象德之舞。中書侍郎平章事段文昌撰樂章。

  穆宗睿聖文思孝皇帝室酌獻。奏和寧之舞。中書侍郎平章事牛僧孺撰樂章。

  敬宗睿武昭愍孝皇帝室酌獻。奏大鈞之舞。中書侍郎韋處厚撰樂章。

  文宗元聖昭獻孝皇帝室酌獻。奏大成之舞。中書侍郎崔珙撰樂章。

  武宗至道昭肅孝皇帝室酌獻。奏大定之舞。中書侍郎李回撰樂章。

  宣宗聖武獻文孝皇帝室酌舞號。檢撰人未獲。

  懿宗昭聖恭惠孝皇帝室酌舞號。檢撰人未獲。

  僖宗惠聖恭定孝皇帝室酌舞號。檢撰人未獲。

  昭宗聖穆景文孝皇帝室酌獻。奏咸寧之舞。撰樂章人闕。

  享讓皇帝廟樂章六。吏部侍郎李紓撰。

  饗諸太子廟樂章六。檢撰人未獲。

  儀坤廟樂章十二。散騎常侍徐彥伯撰。

  惠昭太子廟樂章六。左散騎常侍歸登。諫議大夫杜羔。給事中李逢吉。孟簡。職方郎中知制誥王涯等。共撰。

  悼懷太子廟樂章六。檢撰人未獲。  莊恪太子廟樂章六。結事中裴泰章。蘇滌等。共撰。

  祀五帝樂章十五。顯慶元年。左僕射于志寧撰。

  立春日。祀青帝壇。降神奏角音之舞。六變。立夏日。祀赤帝壇。降神奏徵音之舞。六變。季夏土王。祀黃帝壇。降神奏宮音之舞。六變。立秋日。祀白帝壇。降神奏商音之舞。六變。立冬日。祀黑帝壇。降神奏羽音之舞。六變。冬至日。祭昊天上帝。樂章三。奏豫和之舞六變。夏至日。祭皇地祇。樂章三。奏順和之舞。八變。開元十二年。禮部侍郎賀知章撰。  祭神州地祇。樂章三。奏順和之舞。八變。貞觀十七年。太府卿蕭璟撰。

  春分日。祀朝日。樂章三。奏元和之舞。六變。顯慶元年。禮部侍郎許敬宗撰。至乾元元年。中書舍人徐浩又撰。

  祭大社大稷。樂章四。貞觀十七年。左僕射于志寧撰。

  祭風師。樂章四。降神奏元和之舞。貞元六年。祕書監包佶撰。

  祭雨師。雷師。樂章五。降神奏元和之舞。貞元六年。祕書監包佶撰。

  蜡祭百神。樂章四。降神奏豫和之舞。禮部侍郎許敬宗撰。

  祭先農。樂章三。奏豐和之舞。二變。顯慶三年。太子洗馬郭瑜撰。

  祭先蠶。樂章二。奏永和之舞。顯慶三年。太子洗馬郭瑜撰。  釋奠。樂章八。文宣公廟。奏宣和之舞。顯慶三年。國子博士范頵等撰。

  武成王廟。樂章五。奏宣和之舞。三變。貞元六年。原王傅于邵撰。

  祀九宮貴神。樂章六。奏元和之舞。檢撰人未獲。

  祭龍池。樂章十。

  開元元年。內出編入雜樂。十六年。築壇於興慶宮。以仲春之月祭之。紫微令姚元崇等撰。

  殿庭元日冬至朝會。樂章七。

  元日迎送皇帝。奏太和。開元十三年。侍中源乾曜撰。

  群官行。奏舒和。上公上壽。奏休和。顯慶五年。中書侍郎李義府撰。

  皇帝受酒登歌。奏昭和。檢撰人未獲。  中宮朝會。樂章四。皇后受冊。奏正和。中書侍郎李義府撰。

  東宮朝會。樂章五。迎送皇太子。奏永和。中書侍郎李義府撰。

  太子受酒登歌。奏昭和。檢撰人未獲。

  鄉飲。樂章十七。

  鹿鳴三奏。南陔一奏。嘉魚四奏。崇邱一奏。關睢五奏。鵲巢三奏。  大射。樂章四。

  皇帝射。騶虞一奏。王公射。貍首一奏。卿大夫射。采蘋一奏。士射。采蘩一奏。

  凱樂太和三年八月。太常禮院奏。謹按凱樂。鼓吹之歌曲也。周官大司樂。王師大獻。則奏凱樂。注云。獻功之樂也。又司馬之職。師有功則凱樂。獻於社。注云。兵樂曰凱。司馬法曰。得意則凱樂。所以示喜也。左氏傳載晉文公勝楚。振旅凱以入。魏晉以來。鼓吹曲章。多述當時戰功。是則歷代獻捷。必有凱歌。太宗平東都。破宋金剛。其後蘇定方執賀魯。李勣平高麗。皆備軍容。凱歌入京師。謹檢貞觀顯慶開元禮書。並無儀注。今參酌今古。備其陳設。及奏歌曲之儀。如後。凡命將征伐。有大功獻俘馘者。其日。備神策兵衛於東門外。如獻俘常儀。其凱歌用鐃吹二部。笛。篳。篥。簫。笳。鐃鼓。每色二人。歌工二十四人也。樂工等乘馬執樂器。次第陳列。如鹵簿之式。鼓吹令丞前導。分行於兵馬俘馘之前。將入都門。鼓吹振作。迭奏破陳樂。應聖期。賀朝歡。君臣同慶樂等四曲。破陳樂詞曰。受律辭元首。相將討叛臣。咸歌破陳樂。共賞太平人。應聖期詞曰。聖德期昌運。雍熙萬宇清。乾坤資化育。海嶽共休明。闢土欣耕稼。銷戈遂偃兵。殊方歌帝澤。執贄賀昇平。賀朝歡詞曰。四海皇風被。千年德永清。戎衣更不著。今日告功成。君臣同慶樂詞曰。主聖開昌歷。臣忠奏大猷。君看偃革後。便是太平秋。候行至大社及太廟門。工人下馬。陳列於門外。據周禮大司樂注云。獻於祖。大司馬云。先凱樂獻於社。謹詳禮儀。則社廟之中。似合奏樂。伏以尊嚴之地。鐃吹譁讙。既無明文。或乖肅敬。今請並各於門外陳設。不奏歌曲。俟告獻禮畢。復導引奏曲如儀。至皇帝所御樓前。兵仗旌門外二十步。樂工皆下馬。徐行前進。兵部尚書介冑執鉞。於旌門內中路前導。周禮。師有功。則大司馬左執律。右秉鉞。以先凱樂。注云。律所以聽軍聲。鉞所以示將威。今吹律聽聲。其術久廢。惟請秉鉞。以存禮文。次協律郎二人。公服執麾。亦於門外分導。鼓吹令丞。引樂工等至位。立定。太常卿於樂工之前。跪。具官臣某奏事。請奏凱樂。協律郎舉麾。鼓吹大振作。遍奏破陳樂等四曲。樂闋。協律郎偃麾。太常卿又跪奏。凱樂畢。兵部尚書太常卿退。樂工等並出旌門外立訖。然後引俘馘入獻。及稱賀如別儀。別有獻俘馘儀注。俟俘囚引出。方退。伏請宣付當司。編入新禮。仍令樂工教習。依奏。

  讌樂武德初。未暇改作。每讌享。因隋舊制。奏九部樂。一讌樂。二清商。三西涼。四扶南。五高麗。六龜茲。七安國。八疏勒。九康國。至貞觀十六年十二月。宴百寮。奏十部樂。先是。伐高昌。收其樂付太常。乃增九部為十部伎。今通典所載十部之樂。無扶南樂。祇有天竺樂。不見南蠻樂。其後分為立坐二部。立部伎有八部。一安樂。周平齊所作。周代謂之城舞。二太平樂。亦謂之五方師子舞。三破陳樂。四慶善樂。五大定樂。亦謂之八紘同軌樂。太宗平遼時作也。六上元樂。高宗所作也。七聖壽樂。武太后所作。舞時。行列成字。字有聖超千古。道泰百王。皇帝萬年。寶祚彌昌。八光聖樂。高宗所造。自安樂已下。每奏皆擂大鼓。同用龜茲樂。並立奏之。其大定樂加以金鉦。唯慶善樂獨用西涼樂。最為閑雅。其破陳上元慶善三舞。皆易其衣冠。合之鐘磬。以享郊廟。自天后臨朝。此禮遂廢。神龍二年八月。敕立部伎舞人。以後更不得改補入諸色役。坐部伎有六部。一讌樂。張文收所作也。又分為四部。有景雲慶善破陳承天等樂。二長壽樂。武太后長壽年所作。三天授樂。武太后天授年所作。四鳥歌萬歲樂。武太后所作。因養吉了鳥嘗稱萬歲。故為樂以像之。五龍池樂。元宗所作。帝在藩邸時。居崇慶坊宅中。經雨。地忽為池。及即位。以宅為宮。故為樂以表其祥。大小破陳樂。元宗所作。生於立部伎。舞用四人。被之金甲。自長壽已下。皆用龜茲樂。舞人皆著靴。唯龍池用雅樂。而無鐘磬。舞人盡躡履而行。其樂章又有破陳樂詞七首。中和樂詞五首。五方師子詞五首。南詔舞聖樂詞五首。聖壽荷皇恩詞樂四首。聖壽樂詞四首。大定樂詞六首。上元樂詞一十五首。文武順聖樂詞九首。貞觀末。有裴神符者。妙解琵琶。作勝蠻奴火鳳傾盃樂三曲。聲度清美。太宗深愛之。高宗末。其伎遂盛。於是洎天后至神龍之際。大增加立坐部伎諸舞。尋亦廢之。

  清樂清樂。九代之遺聲。其始即清商三調是也。並漢氏已來舊曲。樂器製度。并諸歌章古調。與魏三祖所作者。皆被於史籍。自晉氏播遷。其音分散。不復存於內地。苻堅滅涼得之。傳於前後二秦。及宋武定關中收之。入于江南。及隋平陳後。獲之。隋文聽之。善其節奏曰。此華夏正聲也。因更損益。去其哀怨者而補之。因置清商署。總謂之清樂。至煬帝。乃立清樂西涼等為九部。隋室喪亂。日益淪缺。天后朝。猶有六十三曲。今其詞存者。有白雪。公莫舞。巴渝。明君。鳳將雛。明之君。鐸舞。白鳩。子夜。吳聲四時歌。前溪阿子。歡聞。團扇。懊儂。白紵。玉樹後庭花。春江花月夜。長史變。丁督護。讀曲。烏夜啼。石城。莫愁。襄陽栖烏夜飛。估客。楊叛兒。雅歌。驍壺。常林歡。三洲採桑。堂堂。泛龍舟等三十二曲。明之君雅歌各二首。四時四首。合三十七首。又七曲有聲無詞。上林鳳雛平調。清調。瑟調。平折命嘯。通前四十四篇存焉。見通典。當江南之時。巾舞白紵巴渝等。衣服各異。至梁武改省之。宋以江左諸曲哇淫。然而從容雅緩。猶有士君子之風焉。自長安以後。朝廷不重古曲。工伎漸缺。能合於管弦者。惟明君。楊叛兒。驍壺。春歌。秋歌。白雪。堂堂。春江花月夜等八曲。舊樂章多或數百言。明君尚能四十言。今所傳二十六言。漸漸訛失。與吳音轉遠。宜取於吳人。使之傳習。開元中。有歌工李郎子。北人也。聲調已失。云學於俞才生。郎子亡後。清樂唯歌一曲。詞典而音雅。自周隋以來。多用西涼樂。鼓舞曲多用龜茲樂。其曲度皆時俗所知也。唯琴家猶傳楚漢舊聲。及清調琴調。蔡邕五弄。謂之九弄。雅聲獨存。非朝廷郊廟所用。故不載。自唐虞迄三代。舞用國子。樂用瞽師。漢魏後皆以賤隸為之。惟雅樂尚選良家子。國家每歲。閱司農戶容儀端正者。歸之太樂。與前代樂戶。總名音聲人。歷代滋多。至於萬數。

  散樂散樂歷代有之。其名不一。非部伍之聲。俳優歌舞雜奏。總謂之百戲跳鈴。擲劍。透梯。戲繩。緣竿。弄枕。珠大面撥。頭窟礧子。及幻伎激水化魚龍。秦王捲衣。●鼠。夏育扛鼎。巨象行乳。神龜負岳。桂樹白雪。畫地成川之類。至于斷手足。剔腸胃之術。自漢武帝。幻伎始入中國。其後或有或亡。至國初通西域。復有之。高宗惡其驚俗。敕西域關津。不令入中國。具百戲。後魏道武明元二帝增修之。每大設於殿前。後周武帝保定初罷之。至宣帝復召之。作殿庭。晝夜不息。隋文時。並放遣之。煬帝大業二年。又總追集於東都。命太常教習每歲正月。於建國門內廊八里為戲場。百官起棚夾觀。昏以繼曉。十五日而罷。兩都各一親王主之。自彈弦吹管以上。萬八千人。元宗以其非正聲。置教坊於禁以處之。若尋常饗會。先一日具坐立部樂名。太常上奏。御注其下。會日。先奏坐部伎。次奏立部伎。次奏蹀馬。次奏散樂。然後奏部次第。並取當時進止。舊制之內。散樂一千人。其數各繫諸州多少。輪次隨月當番。遇閏月六番。人各徵資錢一百六十七文。一補之後。除考假輪半次外。不得妄有破除。貞觀二十三年十二月。詔諸州散樂。太常上者。留二百人。餘並放還。  神龍三年八月敕。太常樂鼓吹散樂音聲人。並是諸色供奉。乃祭祀陳設。嚴警鹵簿等用。須有矜恤。宜免征徭雜科。

  破陳樂貞觀元年正月三日。宴群臣。奏秦王破陳樂之曲。太宗謂侍臣曰。朕昔在藩邸。屢有征伐。世間遂有此歌。豈意今日登於雅樂。然其發揚蹈厲。雖異文容。功業由之。致有今日。所以被於樂章。示不忘本也。尚書右僕射封德彝進曰。陛下以聖武戡難。立極安民。功成化定。陳樂象德。實宏濟之盛烈。為將來之壯觀。文容習儀。豈得為比。太宗曰。朕雖武功定天下。終當以文德綏海內。文武之道。各隨其時。公謂文容不如蹈厲。斯為過矣。七年正月七日。上製破陳樂舞圖。左圓右方。先偏後伍。魚麗鵝鸛。箕張翼舒。交錯屈伸。首尾回互。以象戰陳之形。起居郎呂才。依圖教樂工一百二十人。被甲執戟而習之。凡為三變。每變為四陳。有來往疾徐擊刺之象。以應歌節。數日而就。其後令魏徵。虞世南。褚亮。李百藥。改制歌詞。更名七德之舞。十五日。奏之於庭。觀者睹其抑揚蹈厲。莫不扼腕踴躍。懍然震悚。武臣烈將。咸上壽云。此舞皆陛下百戰百勝之形容。於是皆稱萬歲。

  永徽二年十一月二日。上祀南郊。黃門侍郎宇文節奏言。依舊儀。明日朝群臣。除樂懸。請奏九部樂。上因曰。破陳樂舞者。情不忍觀。所司更不宜設。言訖。慘愴久之。至顯慶元年正月十五日。詔改破陳樂舞為神功破陳樂。至儀鳳三年七月八日。上在九成宮咸亨殿。宴韓王元嘉。霍王元軌。及南北軍將軍等。樂作。太常少卿韋萬石奏。言破陳樂舞者。是皇祚發跡所由。宣揚祖宗盛烈。傳之於後。永永無窮。自太皇臨御四海。寢而不作。既緣聖情感愴。群臣不敢開言。臣忝職樂司。廢缺是懼。依禮。祭之日。天子親總干戚。以舞先祖之樂。與天下同樂也。今破陳樂久廢。群下無所稱述。將何以發孝思之情。臣望每大宴會。先奏此舞。以光祖宗之功烈。上瞿然改容。俯遂所請。樂闋。上歔欷久之。顧謂韓王等曰。不見此樂。垂三十年。乍此觀聽。實深哀感。追思往日。王業艱難。朕今嗣守洪業。豈可忘武功也。古人云。富貴不與驕奢為期。而驕奢自至。朕謂時見此舞以自誡。冀無盈滿之過。非謂歡樂陳奏之耳。侍臣咸稱萬歲。先是。每奏神功破陳樂。及功成慶善樂二舞。上皆立對。至永淳元年二月。太常博士裴守貞議曰。竊惟二舞肇興。謳吟攸屬。義均韶夏。用兼賓祭。皆祖宗盛德。而子孫享之。詳覽傳記。未有皇王立觀之禮。況升中大事。華夷畢集。九服仰垂拱之安。百蠻懷率舞之慶。甄陶化育。莫非神化。豈于樂舞。別申嚴敬。臣等詳議。每奏二舞時。天皇不合起立。詔從之。  慶善樂貞觀六年九月二十九日。幸慶善宮。在武功縣。即高祖舊宅也。宴從臣於渭濱。其宮即太宗降誕之所。上賦詩十韻云。壽邱唯舊跡。酆邑乃前基。粵余承累聖。懸弧亦在茲。弱齡逢運改。提劍鬱匡時。指麾八荒定。懷柔萬國夷。梯山咸入款。駕海亦來思。單于陪武帳。日逐衛文螭。端扆朝四岳。無為任百司。霜節明秋景。輕冰結水湄。芸黃遍原隰。禾穎即京坁。共樂還鄉宴。歌此大風詩。賞賜閭里。有同漢之宛沛焉。於是起居郎呂才。播于樂府。被之管弦。名曰功成慶善樂之曲。令童兒八佾。皆冠進德冠。紫蔥褶。為九功之舞。冬至享讌。及國有大慶。與七德之舞。皆進於庭。

  諸樂太常梨園別教院。教法曲樂章等。王昭君樂一章。思歸樂一章。傾盃樂一章。破陳樂一章。聖明樂一章。五更轉樂一章。玉樹後庭花樂一章。泛龍舟樂一章。萬歲長生樂一章。飲酒樂一章。鬥百草樂一章。雲韶樂一章。十二章。

  貞觀十四年。有景雲見。河水清。協律郎張文收。採古朱雁天馬之義。制景雲河清歌。名曰讌樂。奏之管弦。為諸樂之首。今元會第一奏者是也。  顯慶二年。以琴中雅曲。古人歌之。近代以來。此聲頓絕。令所司修習舊曲。至三年十月八日。太常丞呂才奏。按張華博物志云。白雪。是天帝使素女鼓五十弦琴曲。又楚大夫宋玉對襄王云。有客於郢中。歌陽春白雪。國中和者數十人。是知白雪琴曲。本宜合歌。以其調高。人和遂寡。自宋玉以來。迄今千祀。未有能歌白雪曲者。臣令准敕。依倣琴中舊曲。定其宮商。然後教習。並合於歌。輒以御製雪詩。為白雪歌詞。又按古今樂府。奏正曲之後。皆別有聲。君倡臣和。事彰前史。輒取侍中許敬宗等奉和雪詩十六首。以為送聲。各十六節。上善之。仍付太常。編於樂府。

  龍朔元年三月一日。上召李勣。李義府。任雅相。許敬宗。許圉師。張延師。蘇定方。阿史那忠。于闐王伏闍。上官儀等。讌於城門。觀屯營新教之舞。名之曰一戎大定樂。其時。欲親征遼東。以象用武之勢。

  調露二年正月二十一日。則天御洛城南樓。賜宴太常。奏六合還淳之舞。  延載元年正月二十三日。製越古長年樂一曲。大足元年。天后幸京師。同州刺史蘇瑰。進聖主還京樂舞。御行宮樓觀之。賜以束帛。令編於樂府。

  天寶十三載七月十日。太樂署供奉曲名。及改諸樂名。太蔟宮時號沙陀調。龜茲佛曲改為金華洞真。因度玉改為歸聖曲。承天。順天。景雲。君臣相遇。九真。九仙。天冊。永昌樂。永代樂。慶雲樂。冬樂。長壽樂。紫極萬國歡。封禪曜日光。舍佛兒胡歌改為欽明引。河東婆改為燕山騎。俱倫僕改為寶倫。光色俱騰改為紫雲騰。摩醯首羅改為歸真。火羅鶬鴿鹽改為白蛤鹽。羅剎末羅改為合浦明珠。勿薑賤改為無疆壽。蘇莫剌耶改為玉京春。阿箇盤陀改為元昭慶。急龜茲佛曲改為急金華洞真。蘇莫遮改為萬宇清。舞仙鶴乞裟婆改為仙雲昇。

  太蔟商。時號大食調。破陳樂。大定樂。英雄樂。歡心樂。山香樂。年年樂。武成?平樂。興明樂。黃驄●。人天雲卷。白雲遼。帝釋婆野娑改為九野歡。優婆師改為泛金波。半射渠沮改為高唐雲。半射沒改為慶惟新。耶婆色雞改為司晨寶雞。野鵲鹽改為神鵲鹽。捺利梵改為布陽春。蘇禪師胡歌改為懷思引。萬歲樂。

  太蔟羽。時號般涉調。太和萬壽樂。天統九勝樂。元妃。真元妃樂。急元妃。太監女采樂。真女采樂。山水白鶻。郎剌耶改為芳桂林。移師都改為大仙都。借渠沙魚改為躍泉魚。俱倫朗改為日重輪。蘇剌耶改為未央年。吒缽羅改為芳林苑。達摩支改為泛蘭叢。悉爾都改為瓊臺花。春楊柳。天禽寶引。蘇剌耶胡歌改為寶廷引。

  太蔟角。大同樂。六合來庭。安平樂。戎服來賓。安公子。紅藍花。

  林鐘宮。時號道調。道曲。垂拱樂。萬國歡。九仙步虛。飛仙。景雲。欽明引。玉京寶輪光。曜日光。紫雲騰。山剛改為神仙。急火鳳改為舞鶴鹽。

  林鐘商。時號小食調。天地大寶。迎天歡心樂。太平樂。破陳樂。五更轉。聖明樂。卷白雲。凌波神。九成樂。汎龍舟。月殿蟬曲。英雄樂。山香會。羅仙迎祥。翊聖。司晨寶雞。九野歡。訖陵伽胡歌改來賓引。胡殘改儀鳳。蘇羅密改昇朝陽。須婆栗特改芳苑墟。撥洛背陵改為北戎還淳。金波借席改為金風。厥磨賊改為慶淳風。慶惟新。  林鐘羽。時號平調。火鳳。真火鳳。急火鳳舞。媚娘長命。西河。三臺監。行天。急行天。濮陽女神。白馬。春楊柳。無愁改為長歡。因地利支胡歌改為玉關引。大仙都。春臺東。祗羅改為祥雲飛。文明新造。勝蠻奴改為塞塵清。

  林鐘角調。紅藍花。綠沉杯。赤白桃李花。大白紵。堂堂。十二時。天下兵改為荷來蘇。

  黃鐘宮。封山樂。  黃鐘商。時號越調。破陳樂。天授樂。無為。傾盃樂。文武九華。急九華。大疊瑞蟬曲。北雒歸淳。慶淳風。杜蘭烏多回改為蘭山吹。老壽改為天長寶壽。春鶯囀吹。急蘭山。高麗改為來賓引。耶婆地胡歌改為靜邊引。婆羅門改為霓裳羽衣。思歸達牟雞胡歌改為金方引。昇朝陽。三部羅改為三輔安。

  黃鐘羽。時號黃鐘調。火鳳。急火鳳。春楊柳。飛仙。大仙都。天統。思歸達菩提兒改為洞靈章。明鳳樂。真明鳳。阿濫堆百舌鳥改為濮陽女。  中呂商。時號雙調。破陳樂。太平樂。傾盃樂。大餔樂。迎天樂。蟬曲。山香月殿。大百歲老壽改為天長寶壽。五更轉。同昌還城樂。慶惟新。金風。泛金波。司晨寶雞。金方引。俱摩尼佛改紫府洞真。神雀鹽。北雒歸淳。

  南呂商。時號水調。破陳樂。九野歡。泛金波。凌波。神昇朝陽。蘇莫遮歡心樂。蟬曲。來賓引。天地大寶。五更轉。

  金風調。蘇莫遮改為感皇恩。婆伽兒改為流水芳菲。

  上雲曲。自然真仙曲。明明曲。難思曲。平珠曲。無為曲。有道曲。調元曲。立政曲。獻壽曲。高明曲。開天曲。儀鳳曲。同和曲。閑雅曲。多稼曲。金鏡曲。諸樂並不言音調數目。

  司空楊國忠。左相陳希烈奏。中使輔璆琳至。奉宣進止。令臣將新曲名一本。立石刊於太常寺者。今既傳之樂府。勒在貞?。仍望宣付所司。頒示中外。敕旨。所請依。

  貞元三年四月。河東節度使馬燧。獻定難曲。御麟德殿。命閱試之。十二年十二月。昭義節度使王虔休。獻繼天誕聖樂一曲。大抵以宮為調。表五音之奉君也。以土為德。知五運之居中也。凡二十五遍。法二十四氣。而成一歲之功也。不聞惉懘之聲。以協中和之樂。其曲譜同進上。先時。有太常樂人劉玠。流落至潞州。虔休因令造此曲以進。今中和樂起於此。十四年二月。上自制中和舞是也。又奏九部樂。及禁中歌舞妓者十數人。布列在庭。上製中春麟德殿會百僚觀新樂詩。仍令太子書示百官。序曰。朕以中春之望。紀為令節。聽政之暇。韻於詩歌。象中和之容。作中和之舞。聊復成篇。以言其志。詩曰。芳歲肇嘉節。物華當仲春。乾坤既昭泰。煙景含氤氳。德淺荷元貺。樂成思治人。前庭列鐘鼓。廣殿延群臣。八卦隨舞意。五音轉曲新。顧非咸池奏。庶協南風薰。式宴禮所重。浹歡情必均。同和諒在茲。萬國希可親。中書門下等稱賀。謝賜觀製中和樂詩。請付所司。頒示天下。仍編入樂府之中。可之。  太和八年十月。宣太常寺。準雲韶樂。舊用人數。令於本寺閱集進來者。至開成元年十月教成。其年。太常卿李程進上。至三年。武德司奉宣。索雲韶樂懸圖二軸進上。光化四年正月。宴于保寧殿。上制曲名曰讚成功。時鹽州雄毅軍使孫德昭等。殺劉季述反正。帝乃制曲以褒之。仍作樊噲排君難戲以樂焉。

  四夷樂周禮。鞮鞻氏掌四方之樂。與其聲歌祭祀則?而歌之。讌亦如之。國家以周隋之後。與陳北齊接近。故音聲歌舞。雜有四方云。

  東夷二國樂高麗。百濟。

  高麗百濟樂。宋朝初得之。至後魏大武滅北燕。亦得之。而未具。周武滅齊。威振海外。二國各獻其樂。周人列於樂部。謂之國伎。隋文平陳。及文康禮曲。俱得之百濟。貞觀中滅二國。盡得其樂。至天后時。高麗樂猶二十五曲。貞元末。唯能習一曲。衣服亦漸失其本風矣。其百濟至中宗時。工人死散。開元中。岐王範為太常卿。復奏置焉。文康禮曲者。東晉庾亮歿後。伎人所作。因以亮諡為樂之名。流入樂府。至貞觀十一年黜去之。今亡矣。

  南蠻諸國樂扶南。天竺。南詔。驃國。

  扶南天竺二國樂。隋代全用天竺。列於樂部。不用扶南。因煬帝平林邑國。獲扶南工人。及其匏琴。樸陋不可用。但以天竺樂轉寫其聲。

  南詔樂。貞元十六年正月。南詔異牟尋作奉聖樂舞。因西川押雲南八國使韋皋以進。特御麟德殿以閱之。

  驃國樂。貞元十八年正月。驃國王來獻。凡有十二曲。以樂工三十五人來朝。樂曲皆演釋氏經論之詞。驃國在雲南西。與天竺國相近。故樂多演釋氏之詞。每為曲皆齊聲唱。各以兩手十指。齊開齊斂。為赴節之狀。一低一昂。未嘗不相對。有類中國柘枝舞。驃一作僄。其西別有彌臣國。樂舞亦與驃國同。多習此伎以樂後。敕使袁滋?士美至南詔。並皆見此樂。  西戎五國樂高昌。龜茲。疏勒。康國。安國。

  高昌樂。西魏與高昌通。始有此樂。至隋開皇六年。來獻聖明曲。至太宗朝。討其國。盡得其樂。事見十部伎門。

  龜茲樂。自呂光破龜茲。得其聲。呂氏亡。其樂分散。至後魏有中原。復獲之。於時曹婆羅門者。累代相承。傳其業。至孫妙達。尤為無比。至隋有兩國龜茲之號。凡三部。開元中大盛。齊文宣常愛此曲。每彈。常自擊胡鼓和之。及周武帝聘突厥女為后。西域諸國皆來賀。遂薦有龜茲疏勒康國安國之樂。

  北狄三國樂鮮卑。吐谷渾。部落稽。

  北狄樂。皆馬上樂也。鼓吹本軍旅之音。自漢以來。總隸鼓吹署。至後魏始有北歌。即魏史所謂真人歌是也。周隋之代。與西涼樂雜奏。今存者五十三章。其名目可解者。數章而已。解在通典。按今大角。即後魏簸邏迴是也。其曲多可汗之詞。又吐谷渾亦鮮卑別種之一。歌曲皆鮮卑中出也。但音不可曉耳。與北歌較之。其音異。開元中。歌工長孫元忠習北歌。相傳如此。雖譯者不能通知其詞。音既難曉。久亦失真。唯琴尚有笳聲大角者。金吾所掌工人。謂之角手。備鼓吹之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