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諡法下编辑

  敬。令善典法曰敬。眾方克就曰敬。夙夜警戒曰敬。夙夜就事曰敬。夙興夜寐曰敬。齋莊中正曰敬。廣直勤正曰敬。難不忘君曰敬。陳善閉邪曰敬。受命不遷曰敬。贈原州都督渤海王奉慈。贈襄州都督武安縣公楊虔威。贈特進長平縣男竇琮。贈絳州刺史安邑縣公裴矩。贈特進清源公溫彥博。贈荊州大都督范陽郡公張延師。贈幽州都督長平縣男楊纂。贈工部尚書武陵郡公柏季纂。贈禮部尚書壽陵縣男柳亨。贈懷州刺史孝昌縣男許智仁。贈工部尚書譙國公周範。贈涼州都督南康郡公韓孝威。贈齊州都督武都郡公權萬紀。贈太常卿濟南縣男唐皎。贈荊州大都督樂安縣男任雅相。贈國子祭酒北平縣伯陽嶠。贈工部尚書宋慶禮。開元七年卒。太常博士張星曰。慶禮大剛則折。至察無徒。有事東北。所亡萬計。所謂害於家。兇於國。按諡法。好功自是曰專。請諡為專。禮部員外郎張九齡駁曰。營州鎮彼戎夷。扼喉斷臂。逆則制其死命。順則為其主人。是稱樂都。其來尚矣。尋罷海運。充廣歲儲。邊亭宴然。河朔無擾。與夫興師之費。轉輸之勞。較其優劣。孰為利害。而云所亡萬計。一何謬哉。安有踐其跡以制實。貶其諡以徇虛。乘慮始之謗聲。忘經遠之權利。義非得所。孰謂其當。請以所議。更下太常。庶素行之跡可尋。而易名之典不墜也。星復執前議。慶禮兄子辭上稱冤。乃諡曰敬。贈太子少保徐國公劉幽求。贈光祿卿清河縣公張宥。贈戶部尚書鄧景山。贈禮部尚書程鎮之。贈尚書左僕射蕭國公班宏。贈太子太傅劉從一。贈刑部尚書周皓。贈吏部尚書劉贊。贈僕射劉公濟。故兵部尚書顧少連。贈太子少保衛次公。贈工部尚書劉伯芻。故太子賓客李翼。贈尚書右僕射杜羔。贈左僕射王虔休。故華州刺史崔植。贈戶部侍郎裴潾。贈左僕射王紹。贈司空高承簡。故宣州觀察使穆贊。

  僖。質淵受諫曰僖。小心畏忌曰僖。小心恭慎曰僖。贈左衛將軍考城縣伯獨孤開遠。贈工部尚書彭城郡公劉審禮。

  隱。隱拂不成曰隱。明不治國曰隱。懷情不盡曰隱。贈太子建成。貞觀二年三月。有司奏諡息王為戾。上令改諡議。杜淹奏改為靈。又不許。乃諡曰隱。贈刑部尚書韋渠牟。贈太尉韓宏。

  悼。肆行勞祀曰悼。恐懼從處曰悼。年中早夭曰悼。贈司空酆王元亨。贈益州大都督蜀王愔。贈益州大都督原王孝夏王一。

  襄。辟土有德曰襄。因事有功曰襄。贈并州大都督莒國公唐儉。贈開府儀同三司邳國公長孫順德。贈荊州都督譙國公柴紹。贈輔國大將軍夔國公劉宏基。贈荊州都督平陽縣公王長諧。贈并州都督渝國公劉政會。贈禮部尚書彭城郡公劉德威。贈左金吾大將軍郕國公姜行本。贈荊州都督郯國公張公謹。贈荊州總管譚國公邱和。贈吏部尚書安吉郡公杜淹。贈工部尚書上原縣公賀蘭暠。贈越州都督譙郡公周道務。贈荊州都督天水郡公邱行恭。贈代州都督同安郡公鄭仁泰。贈荊州都督懷寧縣公杜君綽。贈工部尚書中山郡公崔日知。贈太子少傅王承業。太子詹事吳仲孺。贈右僕射張暐。贈靈州大都督韓遊瑰。贈太子太傅薊國公李叔明。贈刑部尚書任迪簡。贈司徒張建封。初。博士林寶諡曰忠。博士崔韶改諡曰襄。

  胡。保民耆艾曰胡。彌年壽考曰胡。贈左監門大將軍應國公李粲。

  愍。在國遭憂曰愍。禍亂方作曰愍。在國逢難曰愍。使民悲傷曰愍。贈恆山郡王承乾。贈幽州都督道國公周法明。贈工部尚書高彥昭。按彥昭初事李正己。及子納叛國。彥昭以濮州降於河南都統劉元佐。納怒殺其妻子。女七歲。見其母兄將就害。拜天而祝。乃問其故。曰。以天之神明。將有祈也。女曰。天如神明。豈使效順而旌戮也。不拜而死。上聞之。乃下太常議諡曰愍。

  哀。恭仁短折曰哀。早孤短折曰哀。贈楚王智雲。儀王璲。穎王?。懷王敏。涼王璿。汴王璥。

  殤。未家短折曰殤。短折不成曰殤。贈江王?。襄王重。

  思。追悔前過曰思。大省兆民曰思。內外思索曰思。道德純一曰思。贈彭王元則。

  荒。凶年無穀曰荒。昏亂紀度曰荒。縱樂無厭曰荒。內外從亂曰荒。好樂怠政曰荒。從禽無厭曰荒。從樂不反曰荒。右衛大將軍贈歸義郡王阿史那咄苾。

  刺。暴慢九親曰刺。愎狠遂過曰刺。不思妄愛曰刺。贈巢王元吉。

  醜。怙威肆行曰醜。尚父贈太傅博陸郡王李輔國。

  繆。名與實爽曰繆。贈司空留國公封德彝。太宗初諡曰明。後治書侍御史唐臨追駁曰。包藏之狀。死而後發。猥加贈諡。未正嚴科。太宗令百官詳議。民部尚書唐儉等議曰。罪暴身後。恩結生前。所歷之官。不可追奪。請降贈改諡。詔從之。乃諡曰繆。贈勝州都督執失思力。贈太子太保裴延齡。贈太子太保李程。

  勇。率義恭用曰勇。率義死用曰勇。縣命為仁曰勇。後身為義曰勇。持義不撓曰勇。知死不避曰勇。贈潭州都督郇國公錢九隴。贈左武侯將軍彭城郡公吳志意。贈代州都督許洛仁。贈左監門將軍成三郎。贈靈州都督拓跋守寂。贈司空李懷讓。

  莊。威而不猛曰莊。贈司徒虢王元鳳。贈幽州都督邢國公蘇定方。贈侍中明崇儼。贈太子詹事廣平郡公陸餘慶。贈司空崔元式。贈幽州節度使張仲武。

  溫。德性寬柔曰溫。贈絳州刺史昌武縣子孔禎。贈禮部尚書扶陽縣子韋承慶。

  良。小心敬事曰良。理順習善曰良。贈禮部尚書滑國公皇甫無逸。太常考行。諡曰孝。禮部尚書王珪駁之曰。赴蜀之初。自當扶侍老母。與之同去。申其色養。而乃留在京師。子道未足。何能為孝。乃諡為良。贈中散大夫守少府監胡。贈故太子少傅閻濟美。贈金紫光祿大夫長孫敞。

  密。追補前過曰密。贈秘書監陽武縣侯蕭德言。贈司空陳國公竇抗。

  縱。諡法無縱字。贈左衛大將軍宇文士及。初諡為恭。黃門侍郎劉洎駁之曰。士及居家侈縱。不宜為恭。竟諡為縱。贈工部尚書馬暢。太常博士林寶議諡曰敬。工部郎中崔備駁議曰。謹按諡法敬字之義。與馬暢始終名跡不同。考行之義尚乖。憂名之典未正。事須更牒禮院。請重議者。且馬暢墳土猶濕。物議尚存。皆可徵言。盡堪覆視。在春秋隱惡之義可也。加史冊廢美之命難乎。況尚書都堂下議攸重。奉常禮院考行須詳。責實當究其是非。易名宜存乎褒貶。夫國之禮法。懸在不刊。而文士多病於愧詞。史臣或許其佳傳。舊章既失。後世何觀。雖以禮之愛久無。而亂名之責豈絕。幸稽前士。用示後人。其馬暢所諡為敬。請更參議。尚書兵部員外郎韋奕駁曰。太常考馬暢之行。舉夙就事廉方經正之敬。以易其名。異乎無所苟於言也。比建中興元間。暢以父有征討之勳。推恩而受爵位。父薨。家富於財。以酒色自娛。貞元中。嘗傾產交結中官。因獻田宅以求幸。德宗薄其人。而終不信用。生前與孤姪寡婦分居析財。醜聲聞於時。歿後使孽子孀妾被奸挾訟。公言盈於庭。此皆章著於視聽者。何以諡為敬乎。議者云。先司徒之籌畫。而暢揣摩著策無遺焉。暢參計於闈庭之內。苟所言屢中。而不可隱。當指明其效實而書之。俾行道者無所惑。不然則莊武公之才略。光於典策矣。而乃飾虛辭以攘其善。得非繆濫之甚耶。又稱名儒端士。皆從之遊。未知孰為。其田蘇耶。孟軻云。尹公他。端人也。其取友必端矣。夫為端士。豈遊乎暢之門。況諡法夙夜就事者。以其績用可紀。非謂其曠日引月。以至乎終身也。廉方經正。則暢處己行事。未嘗造次而踐其途焉。何以諡為敬乎。大凡言功伐。議德行。尊其跡有以勸善。貶其名有以懲惡。固非庸者事也。如暢之輩。烏足黷典法哉。若有司以有為而為之。則宜乎貶之例也。請下太常。重定其議。博士崔韶改諡曰縱。議曰。馬暢承籍故業。歷居通顯。家富於財。以奢縱自處。不能撫安嫂姪。使之離析。其干進也。趨利如轉圜。其居家也。揉下如束濕。故時論鄙之。謹按國史。宇文士及居家侈縱。議諡為縱。暢之行已同於士及。請以縱為諡可也。

  恪。諡法無恪字。贈工部尚書楊昉。  果。諡法無果字。贈定州刺史定襄郡公于匡濟。  勤。諡法無勤字。贈廣州都督謝方叔。

  靈。亂而不損曰靈。贈尚書右僕射朱忠亮。

  厲。殺戮無辜曰厲。贈太子賓客于?。太常博士王彥威議曰。于?剛毅特立。博遊文藝。蘊開物成務之志。為從橫倜儻之才。刺湖州。復南朝舊陂。以溉人田。由是舄鹵生稻粱。歲時大化。得丁壯之無籍者。取什一代貧人租入。故輕重以濟。江南卑濕。送終者無懸窆封樹之制。高不可隱。深則及泉。土纔周棺。水至露胔。?悉命以官地收葬。當時稱之。為蘇州。則繕完隄防。疏鑿畎澮。列樹以表道。決水以溉田。其為襄陽。當吳少誠弄兵。王師有征。軍不乏見糧。師未嘗退北。剋吳房朗山。生得賊將。遽以兵柄授之。推誠于人。有古將略。然惜其不得善終。如始奉初以還。跋扈立名。滿盈不戒。則有司擬議之際。安可不善善而惡惡哉。元洪刺郡。以官事被謫。中貴人銜命部領。便道之徙所。路出于漢。?遽命武士持刃捕捽。洪既就執。王人徒歸。又不奉詔出師。而西抵于鄧。軍聲甚雄。人聽日駭。夫師出以律。其出不命。時人不能識其指歸。王者功成而作樂。諸侯則否。?之反旅于蔡也。作文武順聖樂。貞元御宇。務求寵綏。有司請編。優詔莫逆。事出一時之澤。樂作諸侯之庭。良可惜哉。然則如?者。是知樂之可作。而不知禮之不可作者也。跡其馭眾為政之術。蓋初以利興害去為己任。令行禁止。其源出于法家者流。文深意苛。有犯無赦。至有屋誅同命之慘。然未嘗別白其罪。以云顯戮。人到於今而冤之。洎乎天恩下浹。元侯入覲。朝廷申婚姻之好。復以宰相待之。則又干罪貶官。而連起國獄。縉紳之論。寖益非之。謹按諡法。殺戮不辜曰厲。愎狠遂過曰厲。請諡為厲。或曰。太保由文學政事。而揚歷中外。卒當登壇補袞之寄。推於事任。亦謂難能。則易其名者。宜兼舉美惡二字。以正貶。今特諡為厲。或有未安。愚以為不然。夫類能而授。聖王之勸勉。議諡貴當。有司之職分。禮經言諡。蓋節以一惠。至於論譔之際。要當美惡咸在。細大無遺。議乎易名。則以優跡。春秋之義也。況援其功不足以補過。絜其美不足以掩瑕。其馭下也。任威少恩。其事上也。失忠與敬。諡之為厲。不亦宜乎。敕賜諡曰思。尚書丞張正甫封敕。疏奏不答。留中不下。然賜諡敕封在都省。亦不下。至明年。張正甫改為同州刺史。所敕封取中書門下處分。宰相令都省收管。竟不施行。太常博士王彥威又上表云。臣聞古之聖王。立諡法之意。所以彰善惡。垂勸戒。使一字之褒。寵逾紱冕之錫。片言之貶。辱過市朝之刑。此邦家之禮典。而陛下勸懲之大柄也。伏以故太子賓客致仕于?。頃擁節麾。恣行暴虐。人神所怒。法令不容。擅舉全師。僭作王樂。侵辱中使。擅止制囚。殺戮不辜。誅求無度。故臣定諡為厲。今陛下不忍。改賜為思。誠出聖慈。實害聖政。伏以陛下自臨宸極。懋建大中。聞善若驚。從諫不倦。況當統天立極之始。所謂執法慎名之時。一垂恩光。盡望徼倖。且如?之不法不道。而陛下不忍焉。臣恐將來不逞之徒。不法不道。必有如?者眾矣。比其諡也。則又引?為例。則陛下何以處之。是恩發於前。而獘生於後矣。又臣比見長藩鎮服大僚者。率多驕淫不道。誅求自封。貨足以藩身。威足以鉗口。而法吏顧望自處。或不能糾虔天刑。生前網已漏鯨。沒未戮而就木。若以李吉甫近嘗賜諡引之。則吉甫之相也。豈犯上殺人乎。以?況之。恐非倫此。如或以?嘗入錢助國。改過來覲。兩使藩國。可以贖論。夫傷財而害人。剝下以奉上。進家財以求幸。尤不可長其漸焉。自兩河宿兵。垂七十年。王師譓征。瘡痍不絕。其後張茂昭以易定來。程權以滄景來。故國家高爵以勸戎臣。申恩以徯來者。而襄陽名鎮也。于?文吏也。居肘腋之下。有崛強之名。賜之姻親。始修覲禮。豈可持此況彼。而以朝覲為功乎。若然者。則?雖有游夏文學。龔黃政令。班超之絕漠匪躬。卜式之持錢助國。終恐不足以彌縫惡跡。降減罪名。伏惟陛下以至聖至明之姿。用無偏無陂之道。恩由義斷。政以禮成。使褒貶道存。徼倖路絕。則天下幸甚。右補闕高?上疏曰。夫諡者。所以懲惡勸善。激濁揚清。使忠臣義士知勸。亂臣賊子畏罪。忠臣義士雖受屈生前。死獲美名。亂臣賊子雖竊位於當時。歿加惡諡者。所以懲暴戾。垂沮勸。孔子修春秋。亂臣賊子懼。蓋為此也。垂範如此。尚不能救。況乂墮其典法乎又臣風聞此事。是徐泗節度使李愬奏請。李愬勳臣節將。陛下寵其勳勞。賜其爵祿車服第宅則可。若亂朝廷典法。將何以沮勸。仲尼曰唯名與器。不以假人。名器君之所司也。若以假人。是與之政也。政亡則國家從之矣。于?頃鎮襄漢。殺戮不辜。恣行凶暴。移軍襄鄧。迫脅朝廷。擅留逐臣。邀遮天使。當先帝嗣位之始。貴安反側。以靖四方。幸免鈇鉞之誅。得全腰領而斃。誠宜諡為繆厲。以沮兇邪。豈可曲加美名。以惠奸惡。如此則是于?生為奸臣。死獲美諡。竊恐天下有識之士。以為聖朝無人。有此倒置。伏請速追前諡。卻依太常諡為厲。使典法無虧。國章不紊。

  信。諡法無信字。贈工部尚書渾鍊。  毅。諡法無毅字。贈尚書右僕射楊朝晟。

  魏。克威捷行曰魏。克威惠禮曰魏。贈太尉王鍔。

  圉。威德剛武曰圉。贈太子少保張煦。

  夷。安心好靜曰夷。克殺秉正曰夷。贈太子賓客羅

  頃。精心動懼曰頃。敏以敬慎曰頃。贈左散騎常侍房式。太常博士陸亙請諡曰頃。吏部郎中韋乾度駁曰。詳觀貞元之末。西蜀之事。逆豎劉闢構難之初。兇邪協謀。曒嘯相聚。年深事遠。百不計一然。然而磈磊不平。鋒刺釁深者。藏在骨髓。請舉其梗概一二焉。式自忠州刺史。故太師奏授劍南西川支度副使。後兼御史中丞。又剖符蜀州。是時貞元十八年也。式因晝日昏睡如醉。經宿乃寤。訊其左右僮僕。不知其所從來。後逾年卻復此職。會故使太師薨歿。則劉闢潛扇逆謀。禍亂始胎。式遂倖姦人之意。為譎怪之語。謂闢曰。乃者蜀州昏病之中。見公為上相。盧文若為侍郎。儀衛甚盛。富貴極矣。他日無相忘。賊聞大喜。布滿郡縣。自以為神授。非人力也。賊每接賓客。肆談論。撫群邪。申號令。未嘗不以是為先。深自以為祥兆也。豈不因式作異言。鼓妖孽。惑亂平民。堅壯兇險。不然。何區區之蜀。璅璅之寇。王師討伐。經費萬計。崎嶇險阻。留年乃拔。何哉。蓋以式深為浹洽之辭。激切囂固。不然。何盤柢固根之甚也。故太師永貞元年八月薨。其時乾度被逐。攝簡州刺史。名雖守郡。其實囚之。明年四月。追迴勒攝成都縣令。其時授闢西川節度。詔命初下。東川之圍未解。乃召募亡命。兼收管內鎮兵。張皇虛聲。熒惑郡縣。發兵七千。馬畜三萬。號為十五萬人。轉牒盩厔以來縣道郵次。酒肉畢具。芻蕘無匿。署牒首曰闢。副曰式。參謀曰符載。令下之日。妖氣坌興。下愚沸騰。貪冒奸賞。奔走叛命。肩摩轂擊。爭死恐後。當此之時。邛蜀震驚。田野廢業。竄伏山谷。邑居人吏。分散道路。如此之事。非得之於人。皆親所聞睹。時賊圍逼梓州久。王師諸軍。稍稍繼至。猖狂兇寇。不復張矣。然常察式之為人。柔而善佞。不顧不義。不然。何劉闢文若喬規符載。皆咨諏執禮。拳拳以事之。以斯而言。可以知其所止矣。伏以聖上法維天之度。崇納汙之德。雖元澤滂流。鼓盪昭洗。然易名之典。在正根源。苟非其人。不可加美。如式西蜀之事。大節已虧缺矣。何面目以求諡焉。頃之為諡。頗乖前狀。請下太常重議。博士李虞仲重議曰。式之在西蜀也。入人耳目。其事熟矣。固非愛之者所能粉飾。而文其論。惡之者所能披抉。而裝其說。蜀之此時。雖女子小人。亦知兇闢斷頭之有日。然為其用者。乃救死于頸。語其無勇烈之心。斯可矣。豈可盡被其附麗之名乎。如式之于劉闢。既不能去。又不能死。可謂求生害仁者也。而駁議曰。大節已虧。無乃過言歟。何從聞之。闢之走西川也。召所疑畏者十數輩于庭。將盡殺之而后去。而式在其間賴倉皇之際。闢黨有護持者。僅免于難。推嚮之論。則不當如是明矣。然居此時。有將見危授命之義。殺身成仁之道詰之者。稱式無愧色。吾不信也。不如是。則式之去希烈也。理河南也。廉宣城也。何以無忠敬之目歟。愚論之曰。式也。不疾任永之目。不閑吉挹之口。乃罪也。無王皓棄家之心。無譙元受毒之志。其罪也。闢之反天子。棄墳墓。乃曰顧式說一夢以結其心。署一牒以張其勢。豈其然乎。豈其然乎。夫人臣不幸罹于是。惟死而已矣。然孟子曰。生吾所欲也。矧自軻以下哉。使死之易。則王諒。李業。虞悝。馮信。不足貴也。意者。將不可以必死望人乎。始不以不死罪之。以懷生貶之。是異論也。夫諡者。易其名者也。夫子曰。名以出信。不曰名之必可言也。名不正則言不順。以至于刑罰不中。正謂此耳。夫豈容易哉。語曰。于其所不知。蓋闕如也。恍惚之夢。駁議之外無言者。懼非所以詔示後世也。皋陶謨曰。五刑五用哉。言用刑必當其罪也。刑其肢體于一時。猶須當其罪。矧刑其行義。揭之于千萬年歟。康誥曰。敬用乃罰。請依前諡為頃。

複字諡编辑

  懿德。贈太子郡王重潤。

  節愍。贈太子重俊。景雲元年十月。太府少卿韋湊上疏曰。臣聞王者發號施令。必法乎天道。使三綱攸敘。十等咸若者。善善明惡惡著也。善善者。懸爵賞以勸之。惡惡者。設刑罰以懲之。其賞罰所不加者。則考行立諡以褒貶之。所以勸戒將來也。斯並至公之大猷。非私情之可徇。故箕微獲用。管蔡為戮。諡者。有臣諡其君。子諡其父。而曰靈曰厲者。不敢以私而亂大猷也。則其餘安可失衷哉。臣竊見故太子重俊。擁北軍禁旅。上犯宸居。破扉斬關。突禁而入。騎騰紫禁。兵指黃屋。孝和移御元武門。避其銳。兇威既逼。躬出樓門。親降德音。以諭逆順。而太子據鞍自若。督眾不停。俄而其黨悔非。轉逆為順。或迴兵討賊。或投伏自拘。多祚等伏誅。太子逃竄。向使同惡相濟以成不道。其為禍胡可勝言。於時臣任將作少匠。兼通事舍人。明日。孝和皇帝引見群臣。兩淚交集曰。幾不共卿等相見。其為危懼。不亦甚乎。今聖朝雪罪禮葬。諡為節愍。臣竊惑焉。當時韋氏逆節未彰。韋則母也。太子豈有廢母之理乎。又非中宗之命而廢。是劫父廢母也。借使聲言父有桀紂之行。人子無廢殺之理。漢武末年。江充為巫蠱。陷太子。遂矯節斬充。因敗逃匿。非稱兵詣闕。無逆謀於父。然身死於湖。不葬無諡。至太子孫立為天子。是曰孝宣。太子方獲葬。諡曰戾。今節愍太子之行比之。豈可同年而語。其於陛下猶子也。而可諡為節愍乎。伏望改諡。務合禮經。

  惠莊。贈申王撝。  惠文。贈岐王範。  惠宣。贈薛王業。  靖恭。贈榮王琬。  恭懿。贈興王?。

  昭成。贈睿宗皇后竇氏。開元六年正月。太常加后諡曰大昭成。禮部員外郎崇宗之駁曰。昭成皇后諡。宜引聖真冠后諡之上。而誤加大字。非也。若取單諡配之。應曰聖昭若睿成。以復諡配之。應曰大聖昭成聖真昭成。且太穆皇后。武德元年五月。追諡為穆皇后。貞觀元年五月六日。又追尊為太穆皇后。上元中。又追尊太穆神皇后。文德皇后。貞觀年中諡曰文德。上元中。追尊文德聖皇后。即《後漢皇后紀》。范煜論明矣。太常議曰。范煜著書。每引帝號。標於后諡之上。自是一紀事標目。何關連諡舊名。考德撰行。須存本跡。豈有婦人立操。必與夫同。夫尊婦卑。沒便連諡曰名。不可之甚也。漢諸后單諡者多。陰后曰烈。馬后曰德。鄧后曰熹。閻后曰思。韋忠所引薄后諡曰高皇后。豈非大謬乎。且桓帝懿獻皇后。帝諡元非后諡。曰欲將桓帝兩字為懿之諡。其可得乎。入廟稱后。后繫於夫。后朝稱太。義緣於子。文母既生前之名。文王既沒之諡。周公達禮。豈令夫從於婦乎。意為太常定之。

  惠文。贈昭容上官氏。景雲二年七月追諡。初。昭容常引弟王昱為拾遺。昱謂其母鄭氏曰。主上住在房州。則武氏得志矣。今有天命。以能興天之所興。不可二也。而武三思有異志。天下知之。必不能成。昭容為上所信。而附會三思。誠破家之徵。願姨思之。鄭以為然。言於上官。上官笑曰。昱之繆言。勿復信之。及三思被誅。李多祚索韋氏及上官。上官始懼。以昱言有徵。遂乃歸心王室。及草中宗遺制。引相王輔政。及難作。以草本呈劉幽求。幽求言於元宗。元宗不許。命殺之。以其有功。故此追贈。開元初。元宗收其舊文勒成集。令中書令張說親為其序。

  貞烈。贈魯國夫人楊氏。按楊氏。天后母也。

  孔夫子。追諡文宣。殷臣複。追諡忠烈。周太公。追諡武成。

朝臣複諡编辑

  文獻。贈司徒申國公高士廉。贈并州大都督樂成縣公劉仁軌。贈太子少保梁國公姚崇。贈太尉博陵王崔元暐。禮部尚書徐國公劉幽求。贈司空趙城縣公裴耀卿。贈荊州大都督始興縣公張九齡。贈司徒贊皇縣子李栖筠。贈尚書右僕射鄭珣瑜。太常博士徐復議。請諡珣瑜文獻。兵部侍郎李巽駁曰。夫諡所以昭德也。德既昭矣。則文無以加焉。故相國鄭公。端操特立。寡言慎行。及居台司。有蠲逋恤人之美。有知難不汙之節。雖無文若之進拔。無孟子之是非。無賑施之仁。無謇諤之義。然足以稱賢相也。夫文者。大則經緯天地。次則潤色王猷。周文以至德為西伯。季孫以道事其主。咸諡曰文。為美無以尚也。亦焉用兩字。然後為備哉。竊以兩字之諡。或有兼德。一字不足以盡盛德之形容。故有兩字起焉。然而興於近古。非三代兩漢之事也。夫舉典之道。信其正。不信其邪。春秋之大旨也。則兩字之諡。非春秋之正也。故相國鄭公之諡。為文足矣。焉用獻哉。為獻可矣。焉用文哉。兩字兼諡。竊所未喻。請下太常重議。博士徐復議曰。鄭珣瑜令德清規。坐鎮風俗。治人而善政浹洽。作相而謀猷密勿。其終始事跡。當時罕儔。所以表賢易名。實曰文獻。夫文者。煥乎大行。獻者。軒然高名。合而褒之。厥有經義。亦猶貞惠文子。累數其功。至於再三。以勸事君者。今奉駁議。議其無進拔。無是非。無賑施。無謇諤。且曰二字之諡。非三代兩漢之事。愚以為巽之駁。所謂進拔者。豈不以推擇群萃。致之於庭乎。珣瑜往司銓衡。既當鈞軸。流品式敘。英髦在朝。若無獎拔之明。則何以至此。但如來議寡言慎行。故其端兆不可得而窺也。當先朝之日。上體不平。奸臣王叔文。擅權作朋。將害於國。其視丞相如無也。輕詣相府。不循舊章。珣瑜意雖欲誅。力固不足。移疾高謝。萬情所歸。則是非之明。孰大於此。夫所謂賑施者。在禮。家施不及國。賢人君子。廣愛為心。莫不開稱物之源。布厚生之政。曩者恤災患。免逋租。亦既當之矣。其於篤親庇族。衣無常主。踐名教者。誰則不行。若以分孤寡之資。同於賑施。珣瑜之所羞言也。奚謂無哉。至於蹇蹇匪躬。前議已書其微婉矣。既承高論。敢不指明。德宗季年。李實為京兆尹。殊恩晝接。貴倖無比。而實以羡餘稱職。莫之敢非。珣瑜眾詰所由。上陳利害。且曰。取於人而未讎其直。焉得有餘。是其言不可謂之無蹇諤矣。伏以國朝宰輔。諡文而兼字者。代有人焉。故房元齡諡曰文昭。狄仁傑諡曰文惠。魏徵。陸象先。蘇瑰。宋璟。張說。崔祐甫。並諡曰文貞。劉仁軌。劉幽求。姚元崇。裴耀卿。張九齡。並曰文獻。李元紘。韓休。並曰文忠。薛元超曰文懿。盧懷慎曰文成。蘇頲曰文憲。楊綰曰文簡。其餘不可悉數。若以文包美。不宜以他字配之。則房元齡狄仁傑以降。昭惠。貞獻。忠懿。成簡。皆不得其正矣。我唐聲明文物。垂二百年。更閱群才。發揮王度。豈議名之典。獨未得中耶。不然。何輕沮之為。駁正所謂。但當論諡之當否。不宜詰字之多少。苟有不當。雖一字可乎。若皆允宜。雖二字何害。如韋巨源附會兇黨。李北海奪其嘉名。所言至公。人則悅服。今既曰賢相。而又非之。君子於其言。豈得苟而已乎。若云二字非三代兩漢之規。則又異乎愚所學矣。夫威烈慎靚。周王之文諡也。文忠文成。漢祖之佐命也。霍光為宣成。孔光為宣烈。中代之勳德也。劉寬為昭烈。楊賜為文烈。東都之鼎臣也。安謂其無二字哉。況文之為名。其義多矣。有經緯天地焉。有忠信接禮焉。有寡立不懾。堅強不暴焉。有敏而好學。不恥下問焉。夫匪一端。各有所當。若皆俟西伯季孫之德。然後可稱文。則魯侯與文伯歜之類。皆不為文矣。故誄諡之制。因時旌別。有前狀議珣瑜之行曰。為一代之名臣。斯其旨歟。謹上採禮經。旁觀舊史。參諸國典。以定二名。請依前諡曰文獻。兵部侍郎李巽再議曰。夫諡者。春秋褒貶之旨也。仲尼書法。隨類推廣。雖一字褒貶。其文猶傳。蓋欲指明事業。昭示後代。俾後之人。懲其惡而揚其善。故不可苟。夫諡一字。正也。堯舜禹湯周公召公是也。兩字非正也。故諡法不載。或人臣不守彝章。苟逞異端。威烈慎靚是也。或時主之權以功德。加厚於臣也。蕭何。霍光。房元齡。魏徵是也。不當加而加。僭也。孔光。劉寬。薛元超。李元紘是也。三字過也。貞惠文子是也。亦諡法所不載也。古今。無有也。公叔文子。是衛君之過也。衛之亂制也。不然。記之失也。以一善加一字。即堯舜禹湯。當累數十字以諡。夫禮記非盡聖賢之意。非盡宣尼之所述也。當時雜記也。昔后蒼為曲臺記。其弟子戴聖。增損刊定為小戴禮。今禮記是也。若盡宣尼之所述。即戴聖豈得而增也。昔宣尼修春秋。游夏不能措一詞。以知禮記非盡宣尼所述。故戴聖得以增損也。則貞惠文子之諡。衛君亂制也。古今無有也。非宣尼所述。又何足法哉。前珣瑜和茂修整。始終無缺。可謂美矣。至於議行考功。而度越等輩。比於鄭文成。梁文昭。魏文貞則不侔。而諡號無差。輕用國典。失春秋之旨矣。向者。鄭梁數公。皆經綸草昧。輔翼興王。以道輔君。致於化洽。彰灼千古。言之者凜然。生今而以珣瑜齒之。豈無愧於心哉。夫數公者。皆時王感風雲之會。懷謨明之美。故加於常典。以明其德。亦所以篤君臣之義也。然非正也。權制也。若後之人。非數賢之比。則當循常以避賢地。其劉仁軌。薛元超等。加字之諡。皆黷國典。而昧彝倫。言之可為寒心。豈當舉之為訓也。其餘姚元崇。宋璟。劉幽求。或輔相一世。致治平之化。或忘身徇難。成中興之業。又豈珣瑜之比。以典選為進善。以辭疾為嫉惡。皆尚口為辨。非守典確論也。夫以典選者皆為進善耶。若然者。則國家有天下二百年。何裴行儉。馬戴。盧從愿等數賢。獨見稱於時也。循資置署。謂為進善。皆異乎余之所聞也。又珣瑜之病。數月而終。豈偽疾也哉。借使偽疾。猶可責也。昔子路之冗食家臣。尤欲殺身徇難。而珣瑜履台輔之重。當危難之際。居平則享其高爵厚祿。見危則奉身目退。以此為是非之明。即董狐之書趙盾。為妄作也。珣瑜之辭疾可責。而太常舉以為德。信君臣之義。非常人之所知也。珣瑜之下詰李實。誠中其病。可謂美矣。然則珣瑜自始筮仕。至於啟手足。垂四十年。歷諫職。持風憲。其忠規激發。恐有過於此者。今第舉其詰李實。未為多也。謂為蹇諤者眾矣。豈能使汲黯魏徵有慚色哉。前巽議云。三代兩漢。無兩字之諡。此未學之過也。無荀令君之進善。無孟軻之是非。無文子之賑施。無周舍之蹇諤。以珣瑜之行清而無缺。可謂掩之。不足辨也。今所議兩字之諡。亦又不當其議。故不足斥也。前巽之言過也。但兩字之諡。加等之美。以蕭何房元齡言。不在珣瑜也。巽雖不敏。而於言諡美以惑人聽。此當所激而不平也。終不欲有以齒於蕭何房元齡之宗。又不欲有造次擬於魏文貞。姚元崇。宋璟。劉幽求之讜言悟主。茂績殊勳也。夫前車之覆。後車所以易轍也。前有司之失。後有司當以矯之也。不矯之。則逶迤遂遠。後至於亂制也。此有國之誡也。若威烈。慎靚。孔光。劉寬。薛元超之同於禹。湯。文。武。蕭何。霍光。房元齡。魏徵。前有司之過也。後之專筆削者。宜有以矯之也。不矯之。則典禮寢亂矣。有司不可以尤而效之也。不可黨所見而遂僭典也。鄭珣瑜兩字諡。請下太常重議。若一字不足盡珣瑜之盛德。必須兩字。則敢俟再告。竟從復議。諡文獻。

  文貞。贈太尉鄭國公魏徵。贈司空許國公蘇瑰。贈尚書左丞相兗國公陸象先。贈太尉廣平郡公宋璟。贈太師燕國公張說。太常卿初諡為文貞。左司郎中楊伯威駁曰。諡者。德之表。行之跡。將以激勵風俗。檢束名教。固無虛譽。是存實錄。準張說罷相制云。不肅細微之人。頗乖周慎之旨。又致仕制云。行虧半石。防闕周身。未免瓜李之嫌。而諠眾多之口。且玉之有瑕。尚可磨也。人之斯玷。焉可逭也。諡曰文貞。何成勸沮。請下太常。更據行事定諡。工部侍郎張九齡又議。請依太常為定。眾論未決。上為制碑文。賜諡曰文貞。眾議始定。贈太傅崔祐甫。贈太子太師牛僧孺。大中十三年十二月。中書侍郎平章事白敏中。上疏請行贈諡。上從之。請下太常諡之。

  文懿。贈禮部尚書永興縣公虞世南。貞觀十二年十一月敕。虞世南學綜古今。行篤終始。至孝忠直。事多宏益。易名之典。抑有舊章。前雖諡懿。未盡其美。可諡曰文懿。贈太師韓國公苗晉卿。初。太常諡為懿獻。及敕出。改為文懿。贈司徒李回。贈太尉王起。

  文昭。贈太尉梁國公房元齡。贈司徒鄭畋。

  文忠。贈尚書右僕射河南縣公褚遂良。贈太子少傅清水縣男李元紘。贈太子少師宜陽縣子韓休。贈司徒魯郡公顏真卿。

  文康。贈太常卿陽翟縣公褚亮。  文惠。贈司空梁國公狄仁傑。  文憲。贈尚書右僕射許國公蘇頲。贈太尉衛國公杜鴻漸。  文成。贈荊南大都督漁陽縣伯盧懷慎。  文孝。贈禮部尚書王珣。

  文簡。贈司徒楊綰。初太常諡楊綰為文貞。比部郎中蘇端駁曰。古者美惡無私。褒貶必當。將以嘉善而退惡。為列辟之明典也。可不慎歟。今謹詳前諡。文貞者。稽法考事。恐非光允時論。發揚來訓矣。夫道德博聞曰文。清白守節曰貞。且元載與司徒友敬殊深。推為長者。首舉清要。人莫與京。及司徒寵望漸高。載畏其逼。又知載隳壞綱紀。心二於君。既懼其疑。因而疏間。有口皆知載惡。而獨曾無一言。或有發載之惡。證告未明。抱誠坐法者。司徒時居上列。奏達非難。不能因此披衷正詞。全志士之命。露兇狡之私。而乃晏安自泰。優游過日。使元載禍大滅身。竟勞聖上防伺之慮。豈守節不隱耶。豈懷道無毒耶。非謂文貞亦明矣。洎元載將謀不忠。罔聖蔽聰。嗇恩於下。招怨於上。使北塞人勞。有過時之戍。西郊虜入。無弔災之惠。磁邢堅義之士。將死復生。梁宋傷夷之人。或寒或餒。搜訪旌恤。中外所急。載皆絕之。使王澤不及於下。為行路所歎。而楊公當聖上維新之時。居天下得賢之望。誠宜不俟終日。造次速言。乃寥寂起悟。禁閉謨猷。食萬錢之賜。虛承一心之顧。使防河之人。家聞采菉之歎。近甸諸邑。多興祈父之憂。豈慈惠愛人乎。既曰不慈不惠。何以謂之文。有隱有毒。何以謂之貞矣。古者。諸侯有國。卿大夫有家。上以報祖宗。下以處子孫之義也。楊公歷處厚俸。人謂儒宗。曾不立家。又無私廟。寧使人世闕敬祖之禮。位極無祭禰之宮。凡在衣冠。誰不歎恨。又乖大義克就。愍仁接禮之義矣。曰文與貞。曷可以議。聖人立諡。有公無私。所以周宣不敢私於父。諡曰厲。漢宣不敢私於祖。諡曰戾。百王明制。列聖通則。公叔文子有死衛之節。修班制之勤。社稷不辱。方居此諡。爰及太宗初。魏公徵有匡救公直之忠。中宗末。蘇瑰有保安不奪之節。所以諸賢甚眾。諡文貞者。不過數公。至於燕國公張說。先朝輪能。名節昭著。省司尚謂不可。至今人故稱之。由是言之。焉可比德。請牒太常。更詳他諡。以守彝章。庶乎青史之筆。不乖於周漢。黃泉之魂。免慚於蘇魏。大歷十二年二月二十二日。別敕諡為文簡。贈司空鄭肅。

  懿文。贈太子太保薛元超。  景武。贈司徒衛國公李靖。  貞武。贈太尉英國公李勣。

  忠武。贈司徒鄂國公尉遲敬德。贈太師汾陽郡王郭子儀。贈太師西平郡王李晟。

  莊武。贈太傅北平郡王馬璲。贈太師劉濟。  武烈。贈太尉霍國公王思禮。  忠獻。贈太師魏國公裴光庭。開元二十三年。博士孫琬以其用循資格。非獎勸之道。請諡為克。光庭與蕭嵩不協。時人以為希嵩意上聞。特下詔賜諡光庭曰忠獻。  忠簡。贈太尉安定王武攸暨。

  忠烈。贈中山郡公王晙。贈太子少傅薛景仙。贈太尉段秀實。興元元年二月諡忠烈。初。朱泚盜據宮闕也。泚以秀實嘗為涇原節度。頗得士心後罷兵權。以為蓄憤且久。必肯同惡。乃召與謀。秀實初詐從之。陰說大將劉海賓。何明禮。姚令言。判官岐靈岳。同謀殺泚。以兵迎乘輿。三人者。皆秀實夙所獎遇。遂皆許諾。泚時遣其將韓旻。領馬步三千。疾趨奉天。時蒼黃之中。未有武備。秀實以為宗社之危。期於頃刻。乃使人走諭靈岳。教其竊令言印。不遂。乃以司農印倒印符以追兵還。至洛驛。得牒。莫辨其印。惶遽而迴。秀實謂海賓等曰。旻之來。吾黨無類矣。我當直搏殺泚。不得則死。終不能向此賊稱臣。乃與海賓約。事急為繼。而令言明禮應於外。明日。泚召秀實議事。源休。姚令言。李子平皆在坐。秀實戎服。與休並膝。語至僭位。秀實勃然而起。執休腕。奪其象笏。奮躍而前。唾泚面。大罵曰。狂賊。吾恨不斬汝萬段。我豈從汝反耶。遂擊之。泚舉臂自捍。纔中其顙。流血匍匐而走。兇徒鄂然。初不敢動。而海賓等不至。秀實乃曰。我不同汝反。何不殺我。兇黨群至。遂遇害焉。至是加褒贈。贈太師王武俊。贈太尉張允伸。

  忠壯。贈揚州大都督褒國公段志元。贈瀛州刺史平原縣公劉感。

  忠孝。贈尚書右僕射郇國公韋陟。  忠貞。贈司空邠國公韋見素。  忠惠。贈戶部尚書太原縣公王翃。

  忠勇。贈武威郡王李嗣業。  忠肅。贈太傅鄭國公韓滉。贈太子太師王處存。贈觀軍容使楊復光。

  貞褊。贈司空宋國公蕭瑀。太常初諡曰德。尚書省諡曰肅。太宗以易名之典。必考其行。蕭瑀性多猜貳。有失其真。更據實諡曰貞褊公。

  貞穆。贈工部尚書范陽郡男張廷珪。贈司空李

  貞肅。贈尚書右丞相魏縣公杜暹。初諡貞肅。右司員外郎劉同昇。都官員外郎韋康廉駁曰。暹有忠孝之美。太常所諡。不盡其行。博士裴總執曰。杜尚書往以墨縗受職。事雖奉國。不得為孝。請依舊為定。暹子孝友詣闕陳訴。上聞。而更令所司詳定。竟諡曰貞肅。

  貞簡。贈太傅汧國公李勉。贈司徒李藩。

  貞烈。贈侍中潁川縣公韓瑗。贈兵部尚書盧奕。太常博士獨狐及議曰。盧奕剛毅樸忠。直方而清。勵精吏事。所居可紀。天寶十四載。洛陽陷沒。於時東京人士。狼狽鹿駭。猛虎磨牙。而爭其肉。居位者皆欲保性命而全妻子。或競先策蹇。爭脫羿彀。或不恥苟活。甘飲盜泉。奕獨正身守位。仗義不去。以死全節。誓不辱身。勢窘力屈。以朝服就死。猶慷慨數賊梟獍之罪。觀者股慄。奕不變色。西面辭君。而後受害。雖古烈士。方之者鮮矣。或曰。洛陽之存亡。操兵者實任其咎。非執法吏所能抗。師敗將奔。去之可也。委身寇讎。以死誰懟。奕以為不然。勇者禦而忠者守。必社稷是衛。則死生以之。危而去之。是智免也。忠於何有。荀息殺身於晉。不食其言也。仲由結纓於衛。不避其難也。元冥勤其官而水死。守位而忘軀也。伯姬待姆而火死。先禮而後身也。彼四人者。死之日。皆於事無補。夫豈愛死而賈禍。以為死輕於義而捐生。古史書之。使事君者勸。然則祿山亂大於里丕。奕廉察之任。切於元冥之官。分官所繫。不啻於保姆。逆黨兵威。烈於水火。於斯時也。與能執干戈者同其戮力。挽之不來。推之不去。豈不以師可虧。免不可苟。身可殺。節不可奪。故全其特操於白刃之下。孰與夫懷安偷生者。同其風義。謹案諡法。圖國忘死曰貞。秉德遵業曰烈。奕執憲戎馬之間。志藩王室。可謂圖國國危。不能拯而繼之以死。可謂忘死。歷官十一任。言必正。事必果。而清節不撓。去之若始至。可謂秉德。先黃門以直道佐時。奕嗣之忠純。可謂遵業。請諡曰貞烈。從之。

  貞憲。贈太傅趙憬。  肅愍。贈泰州都督平陽王敬暉。  昭定。贈太常卿河東郡公薛訥。

  恭肅。贈益州大都督河東郡侯張嘉貞。贈故刑部尚書右僕射李遜。  獻穆。贈太尉冀國公裴冕。

  襄愍。贈戶部尚書史翽。  簡懷。贈開府儀同三司王璵。  成肅。贈太保張延賞。贈太傅薛平。

  莊威。贈司空李元諒。  獻武。贈太師張茂昭。  威武。贈宣武節度使劉元佐贈司徒高崇文。

  忠穆。贈太保嚴震。贈太傅王景崇。

  襄武。贈太尉劉悟。

  敬勇。贈司空李昭德。  毅勇。贈禮部尚書崔無詖。  忠愍。贈司徒武元衡。贈故鎮州節度使太師田宏正。

  貞惠。贈禮部尚書劉通。  貞孝。贈太子太保權皋。贈太師崔安潛。贈司空楊於淩。

  宣憲。贈司空杜黃裳。  宣簡。贈吏部尚書崔邠。  景襄。贈司徒王士貞。  懿穆。贈太尉烏重允。

  元靖。贈太傅賈耽。  恭惠。贈太傅董晉。贈司徒竇易直。

  繆醜。贈尚書右僕射韋綬。博士劉端夫諡通醜。博士懽安復諡為繆醜。

  武烈。贈司徒曲瑰。

  安簡。贈太傅杜佑。初。太常博士柳應規諡佑忠簡。博士尉遲汾又議曰。佑之寬容得眾。全和葆光。不病於物類。其能考終。得不為寬容乎。和好不爭。自卑仕而極重任。一心於治以惠物。潔行廉正。人無尤怨。得不為一德不懈乎。請諡為安簡。

  靈愍。贈兵部尚書盧虔。

  成縱。贈故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元載。太常博士崔韶請諡曰荒。左司郎中韋宏景請下太常重議。博士王炎改諡成縱。二議交持。故事不行。爾後太常王彥威議曰。元載諡成。則不得為縱。諡縱。則不得為成。成縱兼施。美惡齊致。考之常法。實不通經。夫蕭瑀諡貞。詔命加褊。事出恩制。不可據依。爾後崔韶以平厲諡楊炎。以壯繆諡伊慎。此皆惑於貞褊。混淆不可之文。詳在駁議。今明其說。恐誤後來。事寢不報。

  平厲。贈故左僕射楊炎。初諡肅愍。左丞孔戣。請下太常重議。太常博士崔韶請諡曰平厲。刑部侍郎劉伯芻又駁。請下太常更加議定。太常未報。

  壯繆。贈太子太保伊慎。崔韶請諡曰壯繆。吏部尚書韓皋駁議。未報。

  宣武。贈太師范希朝。太常博士馮定請諡忠武。禮部員外郎王源中駁。請下太常重定。太常請如前諡忠武。王源中重駁。博士王塾改諡宣武。未經會議聞奏。故不載其文。

  恭懿。贈禮部尚書齊映。贈司徒李吉甫。太常請諡吉甫曰恭懿。博士尉遲汾請為敬憲。度支郎中張仲方駁議曰。古者。易名請諡。禮之典也。處大位者。舉其巨節。蔑諸細行。昭範當世。彰示後人。然後書之。垂於不朽。善善惡惡。不可以誣。故稱一字。則至明焉。定褒貶是非之宜。泯同異紛綸之論。李吉甫稟氣生材。乘時佐治。博涉多知。含章炳文。燮贊陰陽。經緯邦國。惜乎通敏資性。而便媚取容。故載踐樞衡。疊致台袞。大權在己。沉謀罕成。好惡徇情。輕諾寡信。諂淚在臉。遇便則流。巧言如簧。應機必發。夫人臣之翊戴元后者。端恪致治。孜孜夙夜。緝熙庶績。平章百揆。兵者凶器。不可從我始。及乎伐罪。則料敵以成功。至使內有害輔臣之盜。外有懷毒蠆之孽。師徒暴野。戎馬生郊。皇上旰食宵衣。公卿大夫且慚且恥。農人不得在畝。紡婦不得在桑。耗賦斂之常資。散帑廩之中積。徵邊徼之備。竭運輓之勞。僵尸流血。胔骼成岳。酷毒之痛。號呼無辜。勦絕群生。逮今四載禍亂之兆。實始其謀。遺君父之憂。而豈得謂之先覺者乎。夫論大功者。不可以妄取。不可以枉致。為資畫。著體理。不顯不競。而豈妨令美。當削平西蜀。乃言語侍從之臣。擒翦東吳。則記謨廊廟之輔。較其功則有異。言其力則不倫。何取其所輕。而捨其所重。錄其所小。而略其所大。且奢靡是嗜。而曰愛人以儉。受授無守。而曰慎才以輔。斥諫諍之士於外。豈不近之蔽聰乎。舉忠烈之廟於內。豈不近之匿愛乎。烏有蔽聰匿愛。家範無制。而能垂法作程。憲章百度乎。謹按諡法曰。敬者。夙夜警戒。敬以直內。內而不肅。何以刑於外。憲也者。刑也。法也。戴記曰。憲章文武。又曰。發慮憲。義以為敬恪終始。載考歷位。未嘗劾一法官。讞一小獄。及居重位。以安和平易。寬柔自處。考其名。與其行不類。研其事。與其道不侔。一定之辭。惟精惟審。異日詳制。貽諳史官。請俟蔡寇將平。天下無事。然後都堂聚議。亦未為遲。憲宗方用兵。惡仲方深言其事。怒甚。貶為遂州司馬。敕諡曰恭懿。

  莊肅。贈太師北平王羅宏信。  孝穆。贈左僕射楊嗣復。  昭襄。贈太子太師崔圓。  貞壯。贈尚書令羅紹威。

雜錄编辑

  貞元十一年。司徒馬燧葬。有司諡曰景武。上曰。景。太宗皇帝諡。改莊武可也。

  元和三年。鎮州王士貞薨。其子承宗不順。不加諡。太常博士馮宿。以為懷柔之義。不可遺其忠勞。請加美諡。從之。

  其年正月。中書門下上言。故中書令漢陽郡王張柬之。故侍中平陽郡王敬暉。故中書令扶陽郡王桓彥範。故中書令博陵郡王崔元暐。故中書令南陽郡王袁恕己等五人。得史館報。並未有諡。詔。張柬之等皆書勳國史。配饗廟庭。賜諡易名。義光百代。宜令所司。即與定諡聞奏。時柬之曾孫曛。以諡事詣中書陳訴。宰臣上聞。因令有司授曛官。四月。有司奏。上功臣五王諡諡議。請諡張柬之為文貞。桓彥範為忠烈。敬暉為貞烈。崔元暐為文忠。袁恕己為貞烈。從之。

  五年二月。考功奏。當司三品以上。準格合請諡官。準貞元七年格文。奉寶應二年正月十八日敕節文。佐史錄行狀。陳請考功詳覆訖。下太常定諡者。近日以來。撰錄行狀。多非佐史。既乖事實。又違格文。伏請從今以請諡行狀。準敕文須是佐史。敕旨。宜令門下佐史撰錄行狀。以憑詳覆。

  十四年。都省奏。請諡家子弟及門生故吏。請立限。未葬以前陳狀。其家在遐遠。及別有事故者。任至一年內陳狀。到考功一月內檢勘。下太常禮院。受牒後。一月內定牒報考功。毓德邱園。節行特異。無官及位卑者。任所在長吏奏請。仍許不拘年限。未立節限以前。合請諡未請者。家在城者。任六箇月內於所司申請。家在外者。亦許至一年內申請。立節限後。如過限久。全不請諡。其中有善惡尤著。可存勸誡。請委考功訪察行實。便請牒下太常禮院定諡。庶使善必見稱。惡無幸免。都省奏。伏準太常博士李虞仲奏。凡官秩合得請諡者。必先葬期請於考功。牒送太常寺禮院。與後一月內定諡者。伏奉三月二十五日敕。宜令尚書都省與考功及太常禮院更審條流。明立節限聞奏者。今與考功郎中蕭祐。太常博士李虞仲等商議。具條流節限如前。敕旨。依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