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九十三 唐會要 卷九十四
北突厥 西突厥 沙陀突厥 吐谷渾
卷九十五 

北突厥高祖初起義兵晉陽。劉文靜曰。與突厥相結。資其士馬。以益兵勢。從之。自為手啟。遺始畢可汗云。欲舉義兵。迎主上。若能與我俱南。願勿侵暴百姓。若但和親。坐視受寶貨。亦惟可汗所擇。始畢得啟。謂其臣曰。隋主為人。我所知也。若迎以來。必害唐公而擊我無疑。苟唐公自為天子。我當以兵馬助之。即復書。將佐皆請從突厥言。帝不可。裴寂乃請尊隋主為太上皇。立代王為帝。以安隋室。旗幟雜用絳白。以示突厥。帝曰。此掩耳偷鈴。然逼於時事。不得不然。乃許之。煬帝十三年六月。遣使如北突厥。突厥遣康鞘利等送馬千匹。許發兵送帝入闕。帝受書。命劉文靜報突厥以請兵。帝私謂文靜曰。胡騎入中國。生民之大蠹。我所以欲得之者。恐劉武周引之為患。又胡馬行牧。不費芻粟。聊欲藉為聲援。數百人之外。無所用之。八月。帝克臨汾絳郡。劉文靜以突厥兵至。遂下韓城。帝即位之五月。突厥遣使來。時突厥強盛。自契丹室韋。西盡吐谷渾。高昌諸國皆臣之。又恃功驕倨。每遣使至。多暴橫。帝亦優容之。

  武德元年八月。遣鄭元以女妓賂始畢可汗。始畢遣使來報。帝宴之。引升御座以寵之。

  二年二月。始畢死。其弟處羅可汗立。八月。梁王師都與突厥合數千騎寇延州。總管段德操擊破之。十一月。師都請為鄉導。謀大舉入寇。是月。處羅死。其弟頡利可汗咄苾立。

  三年五月。頡利恃其士馬雄盛。有憑陵中國之志。言辭驕慢。求請無厭。又王世充使說之曰。昔啟民奔隋。賴文帝力。有此土宇。子孫享之。宜奉楊政道。煬帝孫。代唐。以報文帝之德。頡利然之。至是寇汾陽。

  四年三月。頡利遣使送鄭元等還。先是。處羅與劉武周寇并州。遣元諭以禍福。不從。未幾。處羅死。疑毒之。留不遣。又遣漢陽公瑰使頡利。頡利欲令瑰拜。不屈。亦留之。復遣使賂頡利。且許結婚。遂遣使送還。

  六月。寇定州。八月。寇并州。遣鄭元詣頡利。責以負約。因說以得唐地不能居。虜掠所得。皆入國人。於可汗何有。不如還師修好。坐受金幣。孰與棄昆弟積年之歡。結子孫無窮之怨。頡利悅。引兵還。

  七年閏七月。秦王世民與虜遇於豳州。頡利突利二可汗。率萬騎奄至城西。秦王帥騎馳詣虜陣。告之曰。國家與可汗和親。何為負約。深入我地。我秦王也。能鬥獨出與我鬥。若以眾來。我直以此百騎相當耳。頡利不應。又遣騎前告之。爾往與我盟。有急相救。今乃相攻。何無香火情。突利亦不應。頡利見秦王輕出。又聞香火之言。疑突利與王有謀。乃遣止之曰。王不須渡。我但欲申固盟約耳。兵少卻。後雨久虜弓筋膠俱解。秦王潛師夜進。頡利大驚。乃請和親。

  九年秋七月。頡利寇邊。先是。與突厥書。用敵國禮。帝欲改用詔敕。突厥遂寇靈、相、潞、沁、韓、朔等州。張瑾全軍沒。溫彥博為虜所執。靈州都督任城王道宗擊破之。請和而退。  貞觀二年四月。頡利以薛延陀回紇等叛。遣突利討之。敗還。頡利拘而撻之。突利怨。表請入朝。

  十一月。突厥北邊多叛頡利歸薛延陀。共推其俟斤夷男為可汗。夷男不敢當。上方圖頡利。乃遣使閒道冊夷男為真珠毘伽可汗。夷男建牙于大漠之鬱督軍山下。回紇、拔野古、阿跌、同羅、僕骨、霫諸部皆屬。遂遣弟入貢三年十一月。頡利因薛延陀之封。大懼。始遣使稱臣。請尚公主。代州都督張公瑾上突厥可取六狀。乃命李靖為行軍總管討之。公瑾為副。突厥俟斤九人及拔野古、僕骨、同羅、奚酋長。並率眾來降。復以李靖等分道出擊。十二月。突利入朝。太宗喜曰。朕治安中國。四夷自服。豈非上策乎。

  四年二月。李靖襲破突厥于陰山。頡利遁依沙缽羅設蘇尼失部落。王道宗引兵逼之。使蘇尼失執頡利。張寶相取之以獻。蘇尼失舉眾降。漠南遂空。

  十年正月。突厥阿史那社爾降。社爾。處羅之子。年十一。以智略聞。處羅以為拓設。建牙于磧北。頡利亡。西突厥亦亂。社爾詐之。襲取其地幾半。眾十餘萬。乃曰。破我國者。薛延陀也。我當報仇擊滅之。諸部皆諫。不從。大敗。遂率眾降。  十三年四月。突利之弟結社率。貞觀初。入朝為中郎將。久不進秩。從幸九成宮。陰結故部落四十餘人。夜襲御營。折衝孫武開等帥眾擊之。盜馬北走。追斬之。七月。自結社率之反。群臣皆言留河南不便。乃賜懷化郡王阿史那思摩姓李氏。立為泥熟俟利苾可汗。賜鼓纛。使率其種落。突厥咸憚薛延陀。不肯出塞。上賜延陀璽書。言前破突厥。止為頡利為百姓之害。今冊還其故國。爾薛延陀受冊在前。突厥受冊在後。當以先後為大小。無故抄掠。發兵問其罪。薛延陀奉詔。乃遣王孝恭等齎冊立之。

  十八年十一月。突厥泥熟俟利苾北渡河。延陀惡之。數相攻擊。俟利苾有眾十萬。不能撫御。悉南渡河。請處勝夏之閒。許之。群臣言陛下方遠征遼左。而置突厥於河南。距京師不遠。豈得不為後患。上曰。夷狄亦人。以德治之。可使如一家。且彼不北走延陀而歸我。其情可見。俟利苾既失眾。輕騎入朝。  二十一年冬十一月。突厥車鼻遣使入貢。車鼻本頡利同族。頡利敗。諸部欲立之。薛延陀方強。不敢當。率眾歸之。延陀因其有勇略。恐為後患。欲殺之。車鼻逃。建牙金山之北。餘眾稍歸之。及延陀敗。車鼻勢益張。遣子入貢。又請入朝。遣使徵之。卒不至。正月。遣右驍衛郎將高侃擊車鼻。車鼻本無罪。帝因安市班師。欲立奇功。以雪恥耳。

  永徽元年九月。高侃擊車鼻。軍至阿息山。車鼻發諸部兵。皆不應。遂以百騎走。侃追獲之。送京師。諸部盡內附。置單于瀚海二都護府。十都督二十二州分統之。自是北邊無寇三十餘年。

  咸亨元年三月。敕突厥酋長子弟。給事東宮。

  調露元年十月。單于大都護府突厥阿史德溫傳。奉職二部俱反。立阿史那泥熟卜為可汗。二十四州酋長皆叛。眾數十萬。遣蕭嗣業等討之。屢捷。會大雪。突厥襲其營。為虜所敗。

  永隆元年三月。以裴行儉為定襄道大總管。將兵以討之。大破于黑山。擒奉職。泥熟卜為其下所殺。以首來降。

  開耀七年。阿史那伏念自立為可汗。與阿史德溫傳連兵為寇。詔復以行儉為大總管。曹懷舜副之。引兵討伏念。先遣裨將程務挺掩金牙。襲獲伏念妻子輜重。伏念北走。又使務挺等追躡之。伏念遂執溫傳以降。餘黨悉平。歸斬伏念溫傳於都市。

  永淳元年十月。突厥餘黨阿史那骨篤祿、阿史德元珍等。招集亡散。寇并州。代州都督薛仁貴將兵擊之。虜以仁貴流象州死。仁貴免冑示之。而虜失色。下馬列拜引去。仁貴因奮擊大破之。

  宏道元年二月。突厥寇定州。圍單于都護府。五月。寇蔚州。

  嗣聖四年七月。骨篤祿寇朔州。武后遣黑齒常之等擊之。骨篤祿散走磧北。長壽二年九月。武后以僧懷義討之。十年九月。骨篤祿死。弟默啜立。十一年三月。復遣僧懷義討默啜。十二年十月。默啜遣使請降。

  聖歷元年三月。默啜請為其女求婚。武后遣閻知微等冊為遷善可汗。初。虜降者多處於豐勝靈夏朔代六州。至是默啜求之。乃悉驅降戶歸之。并許其婚。由是默啜益強盛。

  其年八月。太后以武承嗣子延秀入突厥。納其女。默啜謂知微等曰。我世受李氏恩。欲以女嫁李氏。安用武氏兒。聞李氏惟兩兒在。我將兵輔立之。以知微為南面可汗。發兵寇媯澶等州。移書曰。我可汗女當嫁天子兒。武。小姓。罔冒為婚。我為此起兵。欲取河北耳。九月。陷趙州。武后以帝為皇太子河北道元帥。狄仁傑副之。將兵討之。默啜北遁。追之不及。

  二年十月。默啜立其弟咄悉卜為左廂察。骨篤祿子默矩為右廂察。各主兵二萬餘。其子匐具為小可汗。位在兩察上。主處本昆等十姓兵四萬餘。又號為拓西可汗。

  大足二年正月。默啜寇鹽夏。遂寇并州。遣薛季昶等禦之。

  神龍二年十二月。默啜寇鳴沙。進寇原會等州。掠隴右牧馬萬餘匹而去。詔訪群臣禦寇計策。

  景雲二年正月。默啜遣使請和親。遣和逢堯使突厥。逢堯說默啜曰。處密堅昆聞可汗結婚於唐。皆當歸附。何不襲唐冠帶。使之聞之。默啜許諾。明日。?頭紫衫。再拜稱臣。  開元三年。默啜既請和稱臣。至是復圍北庭。九月。遣薛訥討之。四年六月。默啜為拔曳固斬首來降。

  西突厥西突厥曷娑那可汗。入朝於隋。留之。國人立其叔父射匱可汗。射匱者。達頭之孫。既立。拓地東至金山。西至海。遂與北突厥為敵。建庭於龜茲北三彌山。射匱卒。弟統葉護可汗立。勇而有謀。北并鐵勒。控弦十萬。據烏孫故地。又移庭於石國北千泉。西域諸國皆臣之。統葉護各遣其吐屯監督征賦。  武德元年八月。以西突厥曷娑那可汗為歸義王。曷娑那獻大珠。帝曰。珠誠至寶。然朕寶王赤心。珠無所用之。竟還之。

  二年八月。曷娑那在長安。北突厥遣使請殺之。不許。群臣皆曰。保一人而失一國。後必為患。秦王曰。人窮歸我。殺之不義。久之。引曷娑那入內殿。既而送中書省。縱北突厥使者殺之。

  八月。西突厥高昌各遣使入貢。

  八年夏四月。統葉護遣使請婚。帝問裴矩。矩對曰。今北寇方強。國家且當遠交而近攻。臣謂宜許其婚。以威頡利。俟數年之後。徐思其宜。上從之。  貞觀八年十月。西突厥咄陸可汗死。其弟沙缽羅咄咥利失立。  十二年十二月。西突厥分為十部。每部酋長各賜一箭。謂之十箭。又分左右廂。左廂號五咄陸部。置五大啜。右廂號五弩失畢部。置五大俟斤。通謂之十姓部落。至是。咥利失失眾心。為其臣所襲。遂走焉耆。尋復得其故地。西部遂立欲谷設為乙毗咄陸可汙。中分其地。

  十三年十二月。西突厥咥利失可汗死。子乙毗沙缽羅葉護立。號南庭。咄陸為北庭。

  十五年五月。咄陸可汗殺沙缽羅可汗。

  十六年。咄陸既并沙缽羅之眾。自恃強盛。遣兵寇伊州。安西都護郭孝恪擊破之。是年。咄陸擊破米國。不分虜獲與其下。又斬其將泥熟啜。泥熟啜部將胡祿屋襲擊之。咄陸走保白水胡城。所部詣闕請廢之。上遣使立莫賀咄之子為乙毗射匱可汗。率諸部擊咄陸。敗之。使人招其故部落。皆曰。使我千人戰死。一人獨存。亦不汝從。咄陸自知不為眾附。乃奔吐火羅。  十九年六月。乙毗射匱可汗遣使入貢。且請婚。許之。使割龜茲、于闐、疏勒、朱俱波、蔥嶺五國。以為聘禮。

  二十二年四月。葉護賀魯來降。咄陸既奔吐火羅。部落亡散。其葉護阿史那賀魯帥其餘眾數千帳內屬。詔以為瑤池都督。

  永徽三年七月。賀魯招集離散。廬帳漸盛。聞太宗崩。遂叛。擊破射匱。滅之。勝兵數十萬。與乙毗咄陸連兵。處月處密及西域諸國多附之。進寇庭州。攻陷金嶺城。詔梁建方。契苾何力發兵及回紇以討之。  四年十二月。乙毗咄陸死。子頡苾達度設號真珠葉護。與沙缽羅有隙。尋為沙缽羅所併。

  六年五月。屯衛大將軍程知節將兵討沙缽羅。不克。

  顯慶二年正月。遣蘇定方等復擊沙缽羅。定方至是曳咥河西。沙缽羅帥十萬拒戰。擊敗之。會大雪。平地二尺。定方曰虜恃雪深。謂我不能進。亟追之可及也。又斬獲數萬。沙缽羅脫走趣石國。諸部各歸所居。乃命蕭嗣業追獲之。遂分其地置昆陵濛池二都護府。以彌射為興昔亡可汗。押五咄陸部落。步真為繼往絕可汗。押五弩失畢部落。  龍朔二年十月。敕興昔亡繼往絕二可汗。發兵與蘇海政討龜茲。繼往絕素與興昔亡有怨。密請海政矯敕收斬之。其部落亡走。海政追討平之。繼往絕尋死。十姓無王。附于吐蕃。

  三年十月。西突厥寇庭州。刺史來濟將兵拒之。不能禦。遂赴敵死。

  永淳元年四月。阿史那車簿圍弓月。安西都護王方翼救之。三姓咽?與車簿合兵拒方翼。戰于熱海。分遣裨將襲破之。擒其酋長三百人。西突厥遂平。

  嗣聖三年九月。以突厥斛瑟羅為繼往絕可汗。

  長壽二年十月。西突厥十姓。自垂拱以來。為東突厥所侵掠。散亡略盡。繼往絕可汗斛瑟羅。收其餘眾。入居內地。武后以為竭忠事主可汗。

  長安四年正月。周以阿史那懷道為西突厥十姓可汗。

  沙陀突厥貞觀十二年九月。上以薛延陀強盛。恐後難制。分封其二子皆為小可汗。各賜鼓纛。外示優崇。實分其勢。

  十五年十一月。薛延陀真珠可汗聞將東封。境內以虛。我此時取思摩奴。如拉朽。乃命其子大度設勒諸部兵。合二十萬。擊突厥。思摩不能禦。率部落入長城。保朔州。遣使告急。詔遣李世勣等分道擊之。十二月。世勣敗薛延陀于諾真水。捕獲五萬餘。大度設脫走。

  十六年十月。上謂侍臣曰。薛延陀屈強。今禦之有二策。苟非發兵殄滅之。則與之婚姻以撫之。房元齡曰。兵凶戰危。臣以為和親便。即命兵部侍郎崔敦禮。持節使薛延陀。許以新興公主妻之。

  十七年。真珠使其姪來納聘。獻羊馬。契苾何力上言。薛延陀不可與婚。上曰。我許之矣。可食言乎。何力曰。願且遷延。敕夷男使親迎。彼必不敢來。則絕之矣。上乃召真珠可汗會禮。真珠欲行。其臣不可。謂往必不返。真珠謂天子聖明。遠近朝服。今親幸靈州。以愛主妻我。我得見天子。死亦不恨。薛延陀何患無君。因多以羊馬為聘禮。路經沙磧。耗死過半。乃責以聘禮不備。絕之。褚遂良上疏曰。往者夷夏咸言陛下欲安百姓。不愛一女。莫不懷德。今忽有改悔之心。得少失多。竊為國家惜之。嫌隙既生。必搆邊患。彼國蓄見欺之怒。此土懷負約之慚。恐非所以服遠人。訓戎士也。不聽。薛延陀本無府庫。至是厚斂諸部。以充聘財。諸部怨叛。延陀由是衰弱。

  十九年九月。真珠二子。長曰曳莽。次曰拔灼。初分立為小可汗。至是。真珠死。拔灼殺其兄曳莽而自立。是為多彌可汗。十二月。薛延陀寇夏州。

  二十年正月。夏州兵擊薛延陀。大破之。

  二十一年八月。多彌猜褊好殺。廢父時貴臣。專用己所親昵。國人不附。回紇諸部落擊之。大敗。上詔王道宗等將兵擊之。國中驚擾。多彌出走。回紇殺之。盡據其地。餘眾西走。猶七萬。共立真珠兄子咄摩支。遣使奉表請居鬱督軍山之北。詔遣使安集之。鐵勒九姓酋長聞其來。皆懼。朝議亦恐其為磧北之患。乃遣李世勣圖之。上自幸靈州招撫之。世勣至鬱督軍山。咄摩支降。道宗兵既渡磧。薛延陀餘眾拒戰。道宗擊破之。遣使招諭鐵勒諸部。其酋長皆喜。請入朝。駕至浮陽。回紇等十一姓各遣使歸命。乞置官司。上喜。遣使納之。詔曰。朕聊命偏師。遂擒頡利。始宏廟略。已滅延陀。鐵勒百餘萬戶。請為州郡。混元以降。書未前聞。宜備禮告廟。仍頒示普天。上又為詩曰。雪恥酬百姓。除凶報千古。勒石於靈州。

  景龍二年十一月。突騎施烏質勒卒。子娑葛自立為可汗。故將闕啜忠節不服。數相攻擊。遣馮嘉賓持節安撫忠節。呂守素處置四鎮。以牛師獎為安西副都護。發甘涼兵兼徵吐蕃。以討娑葛。忠節逆嘉賓於討舒河口。娑葛遣兵襲之。擒忠節。殺嘉賓守素。牛師獎與娑葛戰敗。遂陷安西。斷四鎮路。大都護郭元振表娑葛狀直。遂赦娑葛。立為可汗。三年七月。娑葛遣使請降。

  開元九年二月。突厥毗伽遣使求和。帝賜書諭之。果有誠心。則共保遐福。不然。無須使者往來。若仍侵邊。亦有以待之。其審圖之。

  十五年九月。吐蕃寇瓜州。遺突厥毗伽書。欲與俱入寇。毗伽獻其書於朝。上嘉之。聽於西受降城互市。於是遣使入貢。

  二十二年十二月。毗伽為其臣梅錄啜毒死。子登利立。

  二十九年七月。登利從叔二人。分典兵馬。號左右殺登利惡其專。誘右殺斬之。左殺判闕特勒攻殺登利。骨咄葉護自立為可汗。

  天寶元年秋七月。突厥拔悉密。回紇葛邏祿。自為左右葉護。餘眾共立判闕特勒之子為烏蘇米施可汗。朔方節度使王忠嗣說拔悉密等攻之。烏蘇遁去。突厥西葉護阿布思等。帥餘眾千餘帳。相次來降。突厥由是遂微弱。  三載八月。拔悉密攻殺突厥烏蘇米施可汗。國人立其弟為白眉可汗。于是敕忠嗣乘亂破其左廂十一部。會回紇葛邏祿共攻拔悉密頡跌伊施殺之。回紇骨力裴羅自立為骨咄祿毗伽闕可汗。上冊拜裴羅為懷仁可汗。

  四載正月。白眉為懷仁所殺。其子摩延啜立。自號葛勒可汗。

  吐谷渾初。隋煬帝征吐谷渾。可汗伏允奔党項。煬帝立其質子?為主。不之遣。會中國喪亂。伏允還收其故地。仍自稱為吐谷渾可汗。

  武德二年二月。涼李軌奉書于帝。稱從弟大涼皇帝臣軌。帝怒。議討之。遣使與伏允連和。使引兵擊李軌。許以順還之。伏允喜。起兵擊軌。數遣使入貢。請其質子順。帝遣還之。

  四年七月。吐谷渾寇洮岷二州。遣岐州刺史柴紹救之。為其所圍。虜乘高射之。矢下如雨。紹遣人彈胡琵琶。二女子對舞。虜怪之。相與聚觀。紹察其無備。潛遣精騎出虜陣後擊之。眾大潰。

  八年正月。吐谷渾突厥各請互市。詔皆許之。先是。中國喪亂。民乏耕牛。至是資於戎狄。雜畜被野。  貞觀八年十月。吐谷渾可汗伏允老耄。其臣天柱王用事。數入塞侵盜。詔大舉兵討之。上欲以李靖為將。因其老。不欲重勞之。靖聞之。請行。上大悅。以靖為西海道行軍大總管。節度諸軍討之。

  九年五月。李靖悉燒野草。輕兵走入磧。諸將以為馬無草。未可深入。侯君集曰。虜一敗之後。鼠逃烏散。取之易於拾芥。此而不乘。後必悔之。靖從之。分軍為兩道。敗吐谷渾於牛心堆。又敗諸赤水源。君集追伏允於烏海。與戰大破之。靖襲破伏允牙帳。伏允子順斬天柱王來降。伏允為左右所殺。國人立順為可汗。詔以為西平王。後順為國人所殺。上遣侯君集將兵立其子諾曷缽為可汗。

  十年三月。吐谷渾請頒歷。遣子入侍。

  永徽三年正月。吐谷渾遣使入貢。

  咸亨三年二月。徙吐谷渾於靈州。其故地皆入於吐蕃。

  乾寧元年六月。李克用大破吐谷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