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甫里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九

卷第十八 唐甫里先生文集 卷第十九
唐 陸龜蒙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景江南圖書館藏黃蕘圃校本
卷第二十

唐甫里先生文集卷之十九

      笠澤陸龜䝉字魯望

 𮦀著

    象耕鳥耘辯

丗謂舜之在下也田于歴山象爲之耕鳥

爲之耘聖徳感召也如是余曰斯異術也

何聖徳歟孔子叙書於舜曰濬哲文明聖

徳止於是而足矣何感召之云云乎然象

耕鳥耘之說吾得於農家請試辯之吾觀

耕者行端而徐起墢欲深獸之形魁者無

出於象行必端履必深法其端深故曰象

耕耘者去莠舉手務疾而畏晚鳥之啄食

務疾而畏奪法其疾畏故曰鳥耘試禹之

績大成而後薦之於天其爲端且深非得

於象耕乎去四凶恐害於政其爲疾且畏

非得於鳥耘乎不然則雷澤之漁河濵之

陶一無感召何也豈聖徳有時而不徳耶

孟子曰尭舜與人同耳而好事者張以就

其恠恠非聖人之意也吾病其書之異端

SKchar之使合於道人其從我乎雖不從吾亦

不能變其說

    寒泉子對秦惠王

寒泉子秦之處士對秦惠王曰客有自趙来以約

從連横事說大王者誰惠王曰東周人蘇

秦也寒泉子曰書十上王不聽有之乎曰


然其道如何王耶覇耶曰黜其覇以躋王


乎曰不然則何上書之煩而用之踈乎惠

王曰醯雞不能混雷霆嬰兒不能抗烏𫉬

者響與力懸絶故也蘇子誠辯安能以三


寸舌謀山東諸侯使西面朝秦者乎寡人


非不知不破一領甲不折一𨾏矢之爲利


也顧其猶捕風耳諸侯不可以一非一朝

也齊相𣈆文之伯也始若膠附終若冰拆

豈連雞不能俱止於棲而已哉寡人塞耳

義弗聞也寒泉子曰不然夫齊荆三𣈆之

人疾於兵乆矣方城之金十九爲兵一爲

鏄銚董澤之蒲十九爲榦一爲箕捲父子

兄弟之血前後濺野草齊魂爲燕氛趙骨

化魏土悽痛之聲入金石出絃匏聞之者

悄慼酸屑泣不自禁一旦有人謂曰朝與

秦連横暮得帖帖安卧秦亦厭戰雖鼓牙

頰未能吞諸侯秦休而強吾亦勇而奮矣

設有辯口奚能反覆乎大王不用秦詔一

武士斷其頸無令車輪輾𨵿下土使𨵿東

諸侯聞其言合従散横東向以倍秦大王

出則奪SKchar入則包羞及其殆也披土地以

奉讎國獨不念秦仲之業艱難乎春秋祀

事何靣目見宗廟惠王卒弗用寒泉子耕

於鄙趙即封蘇李子為武安君六國果拒

秦秦閉𨵿十五年

    耒耜經并序

 耒耜者古聖人之作也自乃粒以耒至

 于今生民賴之有天下國家者去此無

 有也飽食安坐曾不求命称之義非楊

 子所謂如禽者耶余在田野間一日呼

 耕甿就而數其目恍若登農皇之庭受

 播種之法淳風泠泠SKchar竪毛髮然後知

 聖人之㫖趣朴乎其深哉孔子謂吾不

 如老農信也因書為耒耜經以備遺忘

 且無愧於食

經曰耒耜農書之言也民之習通謂之犂

冶金而為之者曰犂鏡本作曰犂壁斵木而

為之者曰犂底曰壓鑱曰䇿𬱃曰犂箭曰

犂輾曰犂栺曰犂評去声曰犂建曰犂槃木

與金凡十有一事耕之土曰墢墢猶塊也

起其墢者鑱也覆其墢者壁也草之生必

布于墢不覆之則無以紀其本根故鑱引

而居下壁偃而居上鑱表上利壁形下圗

負鑱者曰底底𥘉實于鑱中工謂之鼈肉

底之次曰壓鑱背有二孔係于壓鑱之两

旁鑱之次曰策𬱃言其可以扞其壁也皆

貤然相載自策𬱃逹于犂底縦而貫之曰

箭前如程而樛者曰轅後如栖而喬者曰

梢轅有越加箭可弛張焉轅之上又有如

槽形亦如箭焉刻為級前髙而後庳所以

進退曰諀進之則箭下入土也淺以其上

下𩔖激射故曰箭以其淺深𩔖可否故曰

評評之上曲而衡之者曰建建揵也所以

柅其轅與評無是則二物躍而出箭不能

止横於轅之前文曰槃言可轉也左右繫

以樫乎軛也轅之後末乎梢中在乎所以

執耕者也轅車之胷梢取舟之尾止乎此

乎鑱長一尺四寸廣六寸壁廣長皆尺㣲

音堕底長四尺廣四寸評底過壓鑱二尺

䇿減壓鑱四寸廣狹與底同箭髙三尺評尺有三寸槃増評

尺七焉建雄稱絶轅脩九尺梢得其半轅

至梢中間掩四尺犂之終始丈有二耕而

後有爬去聲渠踈之義也㪚墢去芟者焉爬

而後有礰焉有磟碡音鹿焉自爬至

礰礋皆有齒磟碡觚稜而已咸以木爲之

堅而重者良江東之田器盡於是耒耜經

終焉

    冶家子言

武王旣勝殷懸紂首有泣於白旗之下者

有司責之其人曰吾冶家孫也數十年間

載易其鎔範矣令又將易之不知其所業


故泣吾祖始鑄田器𡻕東作必大售殷賦


重秉耒耜者一墢不敢起吾父易之爲工


器屬宫室臺榭侈其售益倍民凋力窮土


木中輟吾易之以爲兵器㑹諸侯殷師旅

戰陣興其售又倍前也今周用鈛斬獨夫


四海將奉文理吾之業必壊吾亡無日矣


武王聞之懼於是包干戈𭄿農事冶家子


復祖之舊

    招野龍對

昔豢龍氏求龍之嗜慾幸而中焉得二龍

而飲食之龍之於人固𩔗異以其若已之

性也席其宫沼百川四溟之不𠯁游甘其飲

食洪流夫鯨之不足味施施然SKchar於其爱

弗去一旦值野龍𡚒然而招之曰爾奚為

者茫洋乎天地之間寒而蟄晹而昇能無

勞乎識從吾居而宴安乎野龍矯首而𥬇

之曰若何齪齪乎如是耶賦吾之形SKchar

𬒳鱗賦吾之徳泉濳而天飛賦吾之靈

嘘雲而乗夙賦吾之職抑驕而澤枯觀乎

無極之外息乎大荒之墟窮端SKchar而盡變

化其楽不至耶今爾茍容於蹄涔之間惟

沙泥之是拘惟蛭螾之與徒牽乎嗜好以

希飲食之餘是同吾之形異吾之楽者也

狎於人㗖其利者扼其喉胾其肉可以立

待吾方哀而暖之以手又何誘吾納之䧟

穽耶爾不免矣野龍行未㡬果為夏后氏

⿰酉𬐚

    說鳯尾諾

或問予曰鳯尾諾為何等物圗耶書耶對

曰予之呼聞自𣈆訖於梁陳已來藩邸之

書也凡封子弟為王則開府辟僚屬取當

時士有學行才藻者中是選其所下書東

宫則曰令上書則曰牋諸王下書則曰教

上書則曰啓應和文章則曰應令應教下

其制一等故也其事行則曰諾猶漢天子

肯臣下之奏曰可也鳯尾則所諾牋之文

也綷䌨然䙰褷然織與繪莫的知旣肯其

行必有襄異之辭若今之批答案𣈆元帝

爲瑯瑘王時帝羙其才令通習外事甞使

批鳯尾諾南齊江夏王鋒髙帝第十二

子甚憐之年五歳使學鳯尾諾下筆便工

帝大悅以玉麒麟賜之餘未見其出鳯尾

牋當畨薄縷輕其制作 精妙靡麗而非

罕固者也治將五百年必不能保而存之

好事者或云識意妄矣且傳云仲尼在魯

與陳有問缶羊楛矢者皆知之及修春秋

則逺者略近者詳故曰立於定哀而指隠

栢之日逺矣蓋聖人作大與不可不愼則

前所傳亦妄矣予學聖人之文者求其誠

而已矣又安可詐則數百年前事自以爲

賢哉君子愼所傳無易

    禽𭧂

冬十月予視穫于甫里旱苗離離年無以

搘憂傷盈懐夜不能𥧌徃徃聲𩔖𭧂雨而

疾至者一夕凡數四明日訊其甿曰鳧鷖

也其曹蔽天而下蓋田所留之禾必竭穗

而後去曰得無弋羅者捕而耗之耶對曰

江之南不能弋羅常薬而得之𥼊𥼤一箆下西

枝叢植于陂一中千萬膠而不飛是薬也

出於長沙豫章之涯行賈貨錯歳售於射

鳥兒盗興已來𫎇衝塞江其誰敢啇是藥

旣絶羣鳧恣翔幸不充乎口腹反侵人之

稻糧予曰嘻失馭之民化而爲盗𨵿梁急

征啇不得行使江湖小禽亦肆其𭧂以害

民食古聖人SKchar害物之民出乎四裔矧害

民之物乎俾生靈死乎飢吾不知安用馭

者爲

    蟹志

蟹水族之㣲者其爲蟲也有籍見於禮經

載於國語楊雄太玄辭𣈆春秋勸學等篇

者於易象爲介𩔖與鼈剛其外者皆乹之

屬也周公所謂旁行者歟參於薬録食䟽

蔓延乎小說其智則未聞也唯左氏紀其

爲災子雲譏其躁以爲郭索後蚓而已蟹

始窟穴於沮洳中秋冬交必大出江東人

云稻之登也率執一穗以朝其魁然後從

其所之蚤夜觱沸指江而奔漁者緯蕭承

其流而障之曰蟹斷其江之道焉

爾然後扳援越軼遯而去者十六七旣入

于江則形質寖大於舊自江復趨于海如

江之狀漁者又断而求之其越軼遯去者

又加多焉旣入于海形質盖夭海人亦異

其稱謂矣嗚呼穗而朝其魁不近於義耶

捨沮洳而之江海自微而務著不近於智

耶今之學者始得百家小說而不知孟軻

荀楊氏之道或知之又不汲汲於聖人之

言求大中之要何也百家小說沮洳也孟

軻荀楊氏聖人之瀆也六籍者聖人之海

也苟不能捨沮洳而求瀆由瀆以至于海

是人之智反出於水蟲下能不悲夫吾是

以志其蟹

    記稲䑕

乾符己亥歳震澤之東曰呉興自三月不

雨至于七月當時汙SKchar沮洳者埃塵勃濯

檝支派者入扉屨無所汙農民轉逺流漸

平声稲本晝夜如乳赤子欠欠然救渇不暇

僅得葩拆穗結十無一二焉無何羣䑕夜

出齧而僵之信宿食殆盡雖廬守版擊毆

而駭之不能勝若宫督户責不食者有刑

當是而賦索愈急𣗥械束榜箠木肌體者

無壯老吾聞之於禮曰迎猫爲食田䑕也

是禮缺而不行乆矣田䑕知之後歟物有

時而𭧂歟政有貪而廢歟國語曰呉稻蟹

不遺種豈呉之土䑕與蟹更伺其事而效

其力殱其民歟且魏風以碩䑕刺重歛斥

其君也有䑕之名無䑕之實詩人猶曰逝

將去汝適彼楽土况乎上捃其財而下㗖

其食率一民而當二䑕不流浪轉徒聚而

為盗何哉春秋螽蝝生大有年皆書是聖

人於豐凶不隱之驗也余學春秋又親𫎇

其災於是乎記

    記錦𥚑一作裙

待御史趙郡李君好事之士也因予話上

元瓦棺寺有陳後主羊車一輪天后武氏

羅𥚑佛旛皆組繡奇妙李君乃出古錦裾

一條示余福長四天下廣上狹下闊六寸

上减下三寸半皆周尺如直其前則左有

鶴二十𫝑若飛起率曲折一脛口中銜莩

葩輩右有一鸚鵡聳肩舒毛數與鶴相等

二禽大小不𩔖而又以花卉圴布無餘地

界道四向五色間雜道土累細鈿㸃綴其

中微雲璅結互以相帶有若駮霞殘虹流

烟墮霧春草夾逕逺山截空壞墻古苔石

泓秋水印丹浸上声漏蘂粉塗染𥂕縆父魯切急也駛疾也

或作環珮雲𨼆涯岸濃淡霏拂靄抑SKchar密始

如不可辯别及諦視之條叚斬絶分畫一

一有去䖏非繡非繪縝緻柔美又不可狀

也裏有繒綵下制綫尚仍舊兩旁皆解散

蓋拆滅零落僅存此故耳縱非齊梁物亦

不下三百年矣昔時之工如此妙耶曵其

𥚑者復何人焉因筆之為辭繼于錦𥚑之

後俾善詩者賦之

    蠹化

橘之囊大如小指首負特角身蹙然𩔗蝤

蠐而青翳葉仰齧如𩚑蠶之速不相上下

人或桭觸之輙𡚒角而怒SKchar色桀鷔一旦

視之凝然弗食弗動明日復往則蛻爲蝴

蝶矣力力拘拘其翎未舒䄡黒韝蒼分朱

間黄腹眞而橢緌纎且長如醉方寤附

枝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又明日徃則𠋣薄風露攀縁草𣗳

聳空翅䡖瞥然而去或隠蕙𨻶或留篁端

翩旋軒虚颺曵粉拂甚可愛也須㬰犯蝥

網而膠之引絲環SKchar2牢若桎梏人雖甚怜

不可解而縱矣噫秀其外𩔗有文也嘿其

中𩔗有徳也不朋而游𩔗㓗也無嗜而食

𩔗廉也向使前不知爲橘之蠹後不見觸

蝥之網人謂之釣天帝居而來今復還矣

天下大橘也名位大羽化也封略大蕙篁

也茍㓕徳忘公崇浮飾傲榮其外而枯其

内害其本而窒其源得不爲大蝥網而膠

之乎𮗚吾之蠧化者可以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雜說

先儒曰瞽瞍憎舜使塗廪(“㐭”換為“面”)浚并酖于觴酒

欲從而殺之舜謀於二女二女教之以鳥

工龍工薬浴注豕而后免矣尖𫝑之重壯

夫不能不畏位之尊聖人不得不敬况舜

壻于天子頑嚚嫚戾者獨不畏之又從而

殺之耶且尭之妻二女帥九子觀舜之徳

舜反受教於女子其術怪且如是是不教

人以孝道教人以術免也故尭使朂之非

𮗚徳也何足以天下付

邰俟姜女之生子也始棄之命之曰棄宋

芮司徒之生女也始棄之亦命之曰棄邰

棄爲稷官烝民頼之宋棄羙而生佐㡬移

於宋國名之同也奚傷舜重瞳子項羽亦

重瞳子形之𩔗也奚病擇其道如何耳

季札以楽卜趙孟子以詩卜㐮仲歸父以

言語卜子游子夏以威儀卜沈尹戍以政

卜孔成子以禮卜其應也如響無他圖在

精誠而已不精誠者不能自卜况吉凶他

人乎

傳曰武王罷朝而襪繫絶顧左右無可使

結者衛禇師呼聲子結襪而登席漢廷尉

爲王生結襪襪之有帶其来尚矣今獨亡

之嗚呼古之制亡者十九奚襪帶之足云

抑下惠之妻誄其夫門人不能竄一字吕

不韋作春秋秦人不敢損一字徳與刑如

何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