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甫里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六

卷第十五 唐甫里先生文集 卷第十六
唐 陸龜蒙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景江南圖書館藏黃蕘圃校本
卷第十七

唐甫里先生文集卷之十六

      笠澤陸龜𫎇字魯望

 雜著

    叢書序

叢書者叢脞之書也叢脞猶細碎也細而

不遺大可知其所容矣自乾符六年春卧

病于笠澤之濵敗屋數間蓋蠧書十餘篋

伯男兒纔三尺許長䃣音毀齒猶未徧教以

薬劑象梧子大小外研墨沌筆供𥿄札而

已體中不堪嬴耗時亦隠几強坐内壹鬰

則外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爲聲音歌詩頌賦銘記傳序往往

雜發不𩔗不次混而載之得稱爲叢書自

去声緩憂之一物非敢露世家耳目故凡

所諱中略無避焉笠澤松江之名

    送小雞山樵人序

小雞山在震澤西出呉胥門背朝日行四

十里得野歩布曰光福光福西五里得土

山山土多石寡無大林木率生小檪樸樕

皆薪材直呉之㸑此爲助焉連延廣袤不

一其主爲言畫疆界以相授自家至麓凡

二百弓東北倍髙而加半焉余所置多少

如此予家大小之口二十月費米十解飯

成理魚蔌輩十解薪然後已四時賔 沭

浴瀚濯疾病湯薬糜粥在外歳入五千柬

𠯁矣其掌而供事曰顧及小雞之樵甿也

乹符六年春弗雨夏支流將絶八月𭧂雨

而巨艑可實而行之矣九月朔方置薪二

百五十扵門召而責之曰吾一夏來撤敗

屋拔庭草以炊雨之明日望爾來矣何數

廉而至晚得非赭吾山而爲汝之利耶吾

而欺如名惡何及𥬇曰吾年餘八十矣元

和中嘗從 部遊京師人言國家用兵帑

金窖粟不足用當時江南之賦已重矣迨

今盈六十年賦數倍於前不足之聲聞於

天下得非專地者之欺甚乎吾有丈夫子

五人諸孫亦有丁壯者自盗興己來百役

皆在亡無所容又水旱更害吾稼未即死

不忍見兒孫寒餒之色雖盡售小雞之木

不足以濡吾家矧一二買名爲偷乎今子

一焬竈不給而責吾之深吾將欲移其責

於天下之守則吾死不恨矣予歎之曰汝


之言信也然不當發於予汝始歸與之酒


繼之以歌云長其船𠔃利其斧輸予薪𠔃


勿予侮田予登𠔃糓予𢈔突晨煙𠔃蓬縷

縷䆫有明𠔃編有古飽而安𠔃惟編是伍


時不用𠔃吾無汝撫


    送豆盧處士謁宋丞相序


龜𫎇讀揚雄所爲書知太玄準易法言準

論語晚得文中子王先生中說又如其書

與法言相𩔗道之始塞而終通子雲軋軋

不足當也何者子雲仕於西漢末屬莽賢

用事時皆進符命取寵雄獨黙黙以窮愁

著書病不得免人希至其門止一侯巴從

之受太玄法言而已文中子生於隋代知

聖人之道不行歸河汾間修先王之業九

年而功就謂之王氏六經門徒弟子有若

鉅鹿魏公清河房公京兆杜公代郡李公

咸北面稱師受王佐之道隋亡文中子没

門人歸于唐盡發文中子所授之道左右

其治太宗毎歎曰魏徴教我功業如此恨

不使封徳彝見之逮今十八聖舉其君必

曰太宗舉其相必曰房魏上下之心恥不

及貞𮗚則生人受賜足矣豈非文中子之

道始塞而終通乎丈人文中子外諸孫也

誦文中子書不絶于口率兄弟耕稼以自

給一旦訪龜䝉曰呉中兵荒來人不足犬

豕之食安能遂退藏那吾從子相天下矣

吾西而見之龜䝉曰丈人外族之門人實

作良輔今復家有丞相必以房魏之道致

君中興是内外有徳於四海也此行徒東

歸乎昔丞相未升甲科時年𦆵弱冠龜䝉

幸得參㳺中以兄事之許與膠固形於歌

詠及丞相爲朝鉅儒居侍從之列龜𫎇江


湖邉病不能起一耒而耕一船而漁有文

三十編有書數千幧未甞干求諸侯故𣳚

𣳚無一人道著名字今丞相方築太平之

基架羣材立漬廟丈人承閒宴語幽仄試

丞相意復念以小謝城北秋霖聲髙中夜

對榻有苦吟生耶因丈人之行叙房魏得


王佐之道丞相追貞𮗚之風小子復言𭧽

日之分雜而書之用以爲送


    送侯道士還太白山序

侯生甞應舉名彤作七言詩甚有態度不


見十年自云載貴扵有司藝不中度輙得


黜齟 不與丗合去入老子法中作道士


更名雲多居太白山在雍西南梁州之地

苦寒霜雪常積雖夏五六月赫日在上羣


峯若焚我獨皓然玉聳巖壁澗壑之水不

數百年不能爲材及其堅良不與他等民

乗是氣皆夀而不衰况養生者耶吾南遊

天台旣將復而老焉予曰夫物命乎天者

人不能有存乎人者天不能奪推其氣則

謂之一考其命則有懸絶不𩔗者焉居𢘆

寒之地而不夭者吾不信也處𢘆燠之地

而不夀者吾不信也信其命乎天者人不

能有而已矣傳曰仁者夀則𢘆寒之地不

仁者夭而死矣𢘆燠之地仁者夀而生矣

茍𢘆寒之地夀其不仁者𢘆燠之地夭其

仁者是寒燠爲不祥之氣天何以佐天地

生植乎哉如此則居寒而夀居燠而夭吾

益不信也信乎存乎人者天不能奪而已

矣或曰仁者夀不仁者益夀不仁者夭仁

者亦夭吾又不知命乎天存乎人果可信

乎未也無乃自夀自夭自仁自不仁耶天

不能與之又安能奪耶信矣姑務乎仁無

以山寒自欺吾亦信子之夀矣

    江湖散人傳

散人者散誔之人也心散意散形散神散

旣無覊限爲時之怪民束於禮楽者外之

曰此散人也散人不知耻乃從而稱之人

或𥬇曰𬒳病子之散而目之子反以爲其

號何也散人曰天地大者也在太虚中一

物耳勞乎覆載勞乎運行差之晷度寒暑

錯亂望斯須之散其可得耶水土之散皆

有用乎水之散爲雨爲露爲霜雪水之局

爲瀦爲洳爲潢汙土之散封之可崇穴之

可深生可以藝死可以入土之局塤不可

以爲埏甓不可以爲孟得非散能通於變

化局不能耶退若不散守名之筌進若不

散執時之權筌可守耶權可執耶遂爲散

歌散傳以志其散

    甫里先生傳

甫里先生者不知何許人也人見其耕於

甫里故云甫里松江上村墟名先生性野逸無覊檢好讀

古聖人書探六籍識大義就中楽春秋抉

摘㣲㫖見文中子王仲淹所爲書云傳作

而春秋散深以為然貞元中韓𣈆公甞著

春秋通倒刻之于石今在潤卿文宣王潮意以是學爲已

任而顛倒漫漶胡館翳塞無一通者殆將百


年人不敢指斥疪纇先生恐疑悟後學乃


書撫而辨之先生平居以文章自怡雖幽

SKchar疾病中落然無旬日生許未甞暫輟㸃


竄塗抹者𥿄札相壓投于筐箱中歴年不

能浄冩一本或好事者取去後於他人家


見亦不復謂己作矣少攻謌詩欲與造物


者争柄遇事輙變化不一其體裁始則夌


轢波濤穿穴險固囚鎻惟異破碎陣敵卒


造平澹而後己好㓗几格音閣牎户硯席剪


然無塵埃得一書詳熟然後寘于方𠕋值

本即校不以再三爲限朱黄二毫未甞一


日去手所藏雖少咸精寔正定相傳借人


書有編簡斷壊者緝之文字謬誤者刋之


楽聞人爲學講評通論不倦有無賴者毀


坼揉汙或藏去不返先生戚然自咎先生

貧而不言利問之對曰利者啇也今旣士

矣柰何亂四人之業乎且仲尼孟軻氏所

不許先生之居有地數畒有屋三十楹有

田竒十萬歩呉田一畒當二百五十歩有牛不減四十蹄有耕

夫百餘指而田汙下暑雨一盡夜則與江

通 無别己田他田也先生由是苦飢困

倉無斗升蓄積乃躬負畚鍤率耕夫以爲

具區之具且每歳波雖狂不能跳吾防溺吾稼

也或譏别之先生曰尭舜黴明飢瘠大禹胼

胝彼非聖人耶吾一布衣耳不勤劬何以

爲妻子之天乎且與蚤虱名器雀䑕倉𢈔

者何如哉先生嗜茶粗十許薄爲甌檥之

實自爲品弟書一篇繼茶經茶訣之後經陸羽

撰茶訣故然撰南陽張又新甞爲水說凡七等其二

曰惠山寺石泉無錫其三曰虎丘寺石井其

六曰呉松江是三水距先生逺不百里髙

僧逸人時致之以助其好先生始以喜酒

得疾血敗氣索者二年而後能起有客至

亦㓗罇置觶但不復引滿向口爾性不喜

與俗人交雖詣門不得見也不置車馬不

務慶吊内外姻黨伏臘喪祭未甞及時往

或寒暑得中體性無事時乗小舟設篷席

賫一束書茶𫁘筆牀釣具櫂船𭅺而已所

詣小不㑹意徑還不留雖水禽戞起山鹿

駭走之不若也人謂之江湖散人先生乃

著江湖散人傳而歌詠之由是混毀譽不

能入利口者亦不復致意先生性情急遇

事發作輙不舎忍尋復悔之屢改不能矣

先生無大過亦無出入事不傳姓名無有

得之者豈涪翁漁父江上丈人之流者乎

    戰秋辭

八月空堂前臨𨻶荒抽𨵿散扇晨烏未光

左右物態森踈強梁天随子爽騀五可恂慓

恍軍庸之我當濠然而溝壘然而墻纛然

而桂隊然而篁杉巉攅矛蕉摽建常槁艾

矢束矯蔓絃張鼃合助吹鳥分啓行者革

進而金正固違隂而就陽無何雲顔師風

㫖伯蒼茫慘澹隳危摵劃煙䝉上焚两陣

下𣗥如濠者注如壘者闢如纛者亞如隊

者析如矛者折如常者拆如矢者仆如弦

者磔如吹者瘖如行者惕石有髮𠔃盡纍

木有耳𠔃咸馘雲風雨煙乗勝之𫝑驕杉

篁蕉蔓敗北之氣摵天隨子曰吁秋無神

則己如其有神吾為爾羞之南北㡬圻盗

興五朞方州大都虎節龍旗瓦解冰碎𤓰

分豆離斧扺耋老干穿乳兒昨宇今燼朝

人暮尸萬犢一㗖千倉一炊擾踐𫟪朔殱

傷蜑夷制質守帥披攘城池弓弮不刓甲

綴不離𠒋渠歌𥬇裂地無疑天有四序秋

爲司刑少昊負扆親朝百靈蓐収相臣太

白將星可霾可電可風可霆可壍溺顚䧟

可夭札迷SKchar曽忘鏖剪自意澄寜苟蜡禮

之云責觸天怒而誰丁柰何欺荒庭凌壊

砌摋崇𮎼批宿蕙掲編茅而逞力斷緯蕭

而作𫝑不過約弱欹垂戕殘廢替可謂棄

其本而趨其末捨其大而從其細也辭猶


未已色若媿耻於是墮者止偃者起


    祝牛宫辭并序


 冬十月耕牛爲寒築宫納而皁之建之


 前日老農請乞靈于土官以從郷教予


 勉之而為之辭


四牸三牯中一去乳天霜降寒納此室處


老農拘度地不畒東西幾得七舉其武


南北幾何丈二加五偶楹當間載尺入土

太歳在亥餘不足數上締蓬茅下逺官府

耕耨何時飲食得所或寢或卧風 雨冝

爾子孫實我倉𢈔

    迎潮送潮辭并序

余耕稼所在松江南旁田廬門外有溝

通浦溆而朝夕之潮至焉天弗雨則軋

而留之用以條濯灌漑及物之功甚鉅

其羸壯遲速繫望晦盈虚也用之則順

 而進捨之則黜而退有𩔗乎君子之道

 翫而感之作迎潮送潮二辭聊𭔃聲於

 騷人之末云

    迎潮

江霜嚴𠔃楓葉丹潮聲髙𠔃墟落寒鷗巢

卑𠔃漁箱短逺岸没𠔃光爛爛潮之徳𠔃

無際旣充其大𠔃又充其細蜜幽人𠔃欵

柴門寂寞流連𠔃依稀舊痕濡餘澤槁𠔃

潮之恩不尸其功𠔃歸于混元

    送潮

潮西來𠔃人東下日染中流𠔃紅灑灑汀

葭蒼𠔃嶼蓼枯風騷牢𠔃愁煙孤大幾望

𠔃微將晦翳晲瀛溶𠔃歛然而退爱長波

𠔃數數一幅巾𠔃無纓  帆生塵𠔃檝

有衣帳潮之還𠔃吾猶未歸

    問呉宫辭并序

 甫里之郷曰呉宫在長洲苑東南五十

 里非夫差所幸之别舘耶披圖籍不見

 其說詢故老不得其地其名存其跡滅

 悵然興懷古之思作問呉宫辭云

彼呉之官𠔃郍涯複道盤𠔃當髙且斜

波揺踈𠔃霧濛箔菡蓞國𠔃 鴦家鸞之

簫𠔃蛟之琴瑟駢筠參差𠔃界絲密讌曲

房𠔃上𥘉日月落星稀𠔃歌酣未畢越山

叢叢𠔃越溪疾美人雄劔𠔃相先後出火

姑蘇𠔃沼長洲此宫之麗人𠔃留乎不留

霜氛重𠔃孤榜逺暁樹枯踈𠔃愁煙悄眇

欲摭愁煙𠔃問故基又恐蟋煙𠔃推白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