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紀事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八

卷第三十七 唐詩紀事 卷第三十八
宋 計有功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卷第三十九

唐詩紀事巻第三十八

  白居易

張為以居易為廣大教化主取其讀史詩云含沙射

人影雖病人不知巧言誣人罪至死人不疑掇蜂殺

愛子掩鼻戮寵姫𢎞恭䧟蕭望趙髙謀李斯隂徳既

必報陽禍豈虛施人事雖可罔天道終難欺明即有

刑辟幽即有神祗茍免勿私喜鬼得而誅之又取秦

中吟云厚地植桑麻所用濟生民生民理布帛所求

活一身身外充征賦上以奉君親國家定兩税本意

在憂人厥初防其滛明勑内外臣税外加一物皆以

枉發論奈何歳月乆貪吏得因循役我以求寵歛桒

無冬春織絹未盈疋繰絲未盈斤里胥廹我納不許

蹔逡廵歳暮天地閉隂風生破村夜𭰹煙火盡霰雪

白紛紛幼者形不蔽老者體無温悲喘與寒氣併入

鼻頭辛昨日輸殘税因窺官庫門繒帛如山積絲絮

如雲屯號為羡餘物隨日獻至尊奪我身上暖買尔

眼前恩進入瓊林庫歳乆化為塵又取寓意云豫章

生𭰹山七年而後知挺髙二百尺本末皆十圍天子

建明堂此材獨中規匠人執斤墨採度将有期孟冬

草朩枯烈火燎于陂狂風吹猛熖從根燒到枝養培

二十年方成棟樑姿一朝為灰燼柯葉無孑遺地雖

生爾材天不與尔時不如糞上芝猶有人掇之已矣

勿重陳重陳令人悲勿悲焚燒苦但悲採用遲又取

赫赫京内史奕奕中書郎昨傳徴拜日恩私頋殊常

貂冠水蒼玉紫綬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聞竄炎荒

親戚不得别吞聲泣路旁賔客亦已散門前雀羅張

富貴來未乆倐如瓦溝霜權勢言尤速瞥若石火光

不如守貧賤貧賤可乆長傳語宦遊子且來歸故鄉

又取得意减别恨半酣還逺程之句又人吏留不得

直入故山雲之句又長生不似無生理休向青山學

錬丹之句又曰髪鑷不盡根在愁腸中之句又與薛

濤云峨眉山勢接雲霓欲逐劉郎北路迷若似剡中

容昜到春風猶隔武陵溪巳上皆主客圖

序洛詩序云序洛詩樂天自叙在洛之樂也予歴覽

古今歌詩自風騷之後蘇李以還李陵蘇武為五言詩次及鮑

謝徒迄于李杜軰其間詞人聞知者累百詩章流傳

者鉅萬觀其所自多因䜛𡨚譴逐征戍行旅凍餒病

老存歿别離情發於中文形於外故憤憂怨傷之作

通計今十八九焉世所謂文士多數竒詩人尤命薄

於斯見矣又知理安之世少離亂之時多亦明矣予

不佞喜文嗜詩自幼及老著詩數千首以其多矣故

章句在人口姓字落詩流雖才不逮古人然所作不

啻數千首作一數竒命薄之士亦有餘矣今壽過耳

順幸無病苦官至三品免罹飢寒此一樂也大和二

年詔受刑部侍郎明年就領河南尹事又三年病免

履道里弟再受賔客分司自三年春至八年夏至

洛凡五周年作詩四百三十二首除喪明哭子十數

篇外其他皆寄懐於酒SKchar取意於琴閑適有餘酣樂

不暇苦詞無一字憂歎無一聲豈牽强所能致耶蓋

亦發中而形外耳斯樂也實本之於省分知足濟之

以家給身閑文之以觴詠絃歌飾之以山水風月此

而不適何徃而適哉兹又以重吾樂也予嘗云治世

之音安以樂閑居之詩泰以適茍非理世安得閑居

故集洛詩别為序引不獨記東都履道里有閑居泰

適之叟亦欲知皇唐大和歳有理世安樂之音集而

序之以侯夫棌詩者甲寅歳七月十日云尔

元㣲之長慶集序云憲宗皇帝冊召天下士樂天對

詔稱㫖又登甲科未幾入翰林掌制誥比上書言得

失因為賀雨詩秦中吟等數十章指言天下事時人

北之風騷焉予始與樂天同校秘書前後多以詩章Page:Sibu Congkan2067-計有功-唐詩紀事-16-09.djvu/40

知相遇是何年相見是何地溘然而至則如之何微

之㣲之知我心哉潯陽臘月江風苦寒嵗莫鮮懽夜

長無睡引筆鋪紙悄然燈前有念則書言無次第勿

以繁雜為倦且以代一夕之話也㣲之㣲之知我心


唐紀紀事卷第三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