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紀事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

卷第四十九 唐詩紀事 卷第五十
宋 計有功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卷第五十一

唐詩紀事巻第五十

  封敖   鄭薰    王軒

  宋雍   李摯    韋澳

  段文昌  姚向    温㑹

  李敬伯  姚康    張正元

  楊嗣復  炙轂子   楊厚

  劉夘伯  王觀    陳上美

  侯列   崔樞    陳彦愽

  郭良𩦸  崔嘏    李景遜

  唐球

   封敖

敖為池州刺史題西隱寺云三年未到九華山終日

披圗一室間秋寺喜因晴後賞靈峯看待足時還猿

從有性留僧坐雲藹無心伴客閑勝事儻能銷嵗月

已𢬵名利不相關

敖字碩夫冀州人雅為李徳裕所器武宗時詔慰邊

將傷夷者曰傷居爾體痛在朕躬劉稹平徳裕進太

尉制曰言皆予同謀不他惑皆敖為之終尚書右僕

射才髙而少行檢故不至宰相

   鄭薰

贈鞏疇詩序云九華處士鞏疇擅𤣥言之要通易老

其於淨名僧肇尤精達余在句溪時重其能車幣而

致之及到官舍再説易一説老氏將兒姪軰執巻列

坐而傳之老氏畢業而冦難作與鞏各散去不知其

何之存耶亡耶余既休居洛師鏁扉獨靜已卯冬十

一月半雪中有客扣柴門樵童視之走復曰鞏處士

遽下榻開闗執手話艱苦鞏背簦笈草履杖靈夀下

笠且咍笑曰聞公恬養淡逸不屑於榮悴故以𤣥來

助成之升榻解四書即易老淨肇也明  日講肇

論階前多偃松髙桂氷凍墮落有琴瑟金石聲理致

眀妙神骨超爽自謂一時之遇日與故人為徒又意

兹樂之難諧也遂成二十韻贈之詩云宻雪松桂寒

書窓導餘清風撼氷玉碎階前琴磬聲榻靜几硯潔

帙散縑緗明髙論展僧肇精言資鞏生立意加𤣥虚

析理分縦横萬化悉在我一物安能驚江海何所動

丘山常自平遲速不相閡後先徒起爭鏡照各妍醜

秤稱分重輕顔容寧入鑑銖兩豈闗衡藴㣲道超忽

剖證音泠泠𥿄上掣牢鍵舌端揺利兵圎澈保真性

客塵排妄情有住即非住無行方是行踈越捨吴典

朱絃鄙秦筝淡薄貴無味羊斟慙大羮洪逺包乾坤

幽窅潜沉SKchar㒺煩跬歩舉頓達萬里程廬逺尚莫曉

隱留曽誤𦗟直須持妙説共詣毗耶城

薰字子溥為宣歙觀察使前不治薰以才力自將牙

將素驕共謀逐出之奔楊之後分司東都懿宗時為

左丞薰端勁再知禮部引寒俊士類多遺老號所居

為隠嵓自號七松處士云

大中八年掌文誤以顔摽為魯公之後以苐一人處

之士子嘲曰主司頭腦太冬烘錯認顔摽作魯公鄭

谷有故少師從翁隱巖別業亂後榛蕪感舊愴懐之

作即薰也詩云風騷為士人風俗作清塵宻行稱閨

閫眀誠動晉紳周旋居顯重内外掌𢇁綸妙主蓬壺

籍忠為社稷臣大儀墻仭峻東轄紀綱新聞善嘗開

口推公直為身立朝鳴珮貴歸宅典衣貧半醉看花

晚中飡煑菜春晴臺隨鹿上幽野約僧隣理論知清

清越江左詩僧公甚称之生徒得李頻藥香沾筆硯竹色染衣

巾寄鸖眠雲叟騎驢入室賔咸通中舉子乗馬唯張喬跨馿延於門下

將姚監比自姚監祕合主張風雅後孤卿一人而已僻與叚卿親故少常成式奥

學辛勤章句及徴孤卿為前序葉積池邉路茶遲雪後薪所難留著

述誰不秉陶釣喪亂時多變追思事已陳浮華重發

作雅正甚湮淪宗從今何在依捿素有因七松無影

孤卿植松七枝自號七松處士𩀱淚益悲辛猶喜于門秀年來屈

併伸班即孤卿姪孫登進士科級也

   王軒

軒少為詩頗聞淇澳之篇遊西江泊舟苧蘿山下題

西施石曰嶺上千峯秀江邊細草春今逢浣沙石不

見浣紗人

軒登大和進士第

   宋雍

范攄云宋雍初無令譽及嬰瞽疾其詩名始彰盧貟

外綸作擬僧之詩僧清江作七夕之詠劉隨州有眼

作無眼之句宋雍無眼作有眼之詩詩流以為四背

或云四倒然辭意悉為佳致盧公詩云願得逺公知

姓字焚香洗鉢過餘生清江詩曰唯愁更漏促離別

在明朝劉隨州曰細雨濕衣看不見閑花落地聴無

聲雍詩曰黄鳥不堪愁裏聴緑楊宜向雨中看

   李摰

正元十二年摰以宏詞振名與李行敏同姓同甲子

同年登苐俱二十五嵗又同門摰嘗有詩曰因緣三

紀異契分四般同

   韋澳

字子斐以宏詞登科懿宗時為邠寧節度使坐事罷

鎮以祕書監分司東都嘗戯吟云莫將韋監同殷鍳

錯認容身是保身此句聞於京師權倖尤怒之

   叚文昌

古栢文云是草朩有異於草朩則靈武矦祠前栢夀

千齡盤根擁門勢如龍形含碧太空散霧虚庭合抱

在於旁枝駢梢葉之青青百尋及於半身蓄風雷之

SKcharSKchar攅柯垂隂分翠間眀忽如虬螭向空爭行上承

翔雲孤鸞時鳴下䕃芳苔凡草不生古色天風蒼蒼

玲玲曽到靈山老栢縱横亦有大者莫之與京於惟

武侯佐蜀有程神其不昏表此為𬓲斯廟斯栢實播

芳馨長慶二年六月題

文昌字墨卿有別業在廣都縣之南龍華山嘗杜門

力學于此俗謂之段公讀書臺長慶初朝議文昌少

在西蜀諳詳利病詔授劔南節度使有邑人贈詩曰

昔日騎驢學忍飢今朝忽著錦衣歸等閑畫虎驅紅

斾可畏登龍入紫㣲富貴不由翁祖致文章生得羽

毛飛廣都再去應惆悵猶有江邉舊釣磯

文昌還別業有尋龍華山寺廣宣上人詩云十里惟

聞松桂風江山忽轉見龍宫正與休師方話舊風煙

㡬度入樓中郭震亦有題龍華山詩曰昔年曽到此

山回百鳥聲中酒一盃最好寺邉開眼處叚文昌有

讀書臺出古今詩話

文昌父鍔為江陵紏文昌長自諸宫客遊成都韋南

康與奏釋褐為賔從後劉闢逐作外邑髙崇文收蜀

召復舊職指其椅曰此猶不足與君坐文昌遽請歸

闕至興元西鵠鳴驛有僧倚巴山之隈有前識謂文

昌曰去日既逢梅蘂綻來時應見杏花開至京屢外

擢自相位拜劔南節度西至鵠鳴僧已物故杏花方

文昌客荆州從事劔南帥幕其後相穆宗罷相鎮蜀

再相文宗罷相帥荆南復鎮蜀太和九年

文昌鎮蜀有題武擔寺西臺詩云秋天如鏡空樓閣

盡玲瓏水暗餘霞外山明落照中鳥行看漸逺松韻

聴難窮今日登臨意多歡語笑同

文昌晚夏登張儀樓呈院中諸公詩云重樓窓户開

四望歛煙埃逺岫林端出清波城下廻乍疑蟬韻促

稍覺雪風來併起鄉闗思銷憂在酒盃

   姚向

和登武擔寺西臺詩云開閣錦城中餘閑訪𣑽宫九

層連晝景萬象冩秋空天半將身到江長與海通提

携出塵土曽是穆清風

向奉陪叚相公晚夏登張儀樓詩云秦相架群材登

臨契上台查從銀漢落江自雪山來儷曲親流火凌

風洽小杯帝鄉如在目欲下盡徘徊

向爲節度判官時長慶二年

   温㑹

登武擔寺西臺詩云桑臺煙樹中臺榭造雲空眺𦗟

逢秋興篇辭變國風坐愁髙鳥起笑指逺人同始媿

才情薄躋攀繼韻窮

晚夏登張儀樓詩云危軒重疊開訪古上徘徊有舌

嗟秦䇿飛樑駕楚材雲霄隨鳳到物象為詩來欲和

關山意巴歌調更哀

㑹以殿中侍御史為安撫判官

楊汝士時掌管記和西臺詩云清浄此道宫層臺復

倚空偶時三伏外列席九霄中平視雲端路髙臨樹

杪風自憐榮末座前日别池籠

又和張儀樓詩云從公城上來秋近絶纎埃樓古秦

規在江分蜀望開逺山標宿雪末席本寒灰陪賞今

為忝臨歡敢訴柸

   李敬伯

登武檐寺西臺詩云臺上起凉風乗閑覽嵗功自隨

台席貴盡許羽觴同樓殿斜暉照江山極望通賦詩

思共樂俱得詠時豐

晚夏登張儀樓詩云層屋架城隈賔筵此日開文鋒

摧八陣星分應三台望雪煩襟釋當歡逺思來披雲

霄漢近蹔覺出塵埃

敬伯試大理評事為觀察廵官

   姚康

晚夏登張儀樓詩云登覽值晴開詩從野思來蜀川

新草朩秦日舊樓臺池景揺中座山光接上台近秋

宜晚景極目斷浮埃

登武擔寺西臺詩云松逕引清風登䑓古寺中江平

沙岸白日下錦川紅踈樹山根淨深雲鳥跡窮自慚

陪末席便與九霄通

康試尤武衛倉曹叅軍為觀察推官

康禮部試早春殘雪云㣲暖春潜至輕明雪尚殘銀

鋪光漸濕珪破色仍寒無栁花常在非秋露正團素

光浮轉薄皓質駐應難幸得依隂處偏宜帶月看玉

塵銷欲盡窮巷起𡊮安

魚縱云水府乗閑望圎波息躍魚從來暴泥乆今日

脫泉初得志寧相忌無心任宛如龍門應可度鮫室

豈常居掉尾方窮樂遊鱗每自舒乗流千里去風力

藉吹嘘

康字汝諧南仲孫也登元和十五年進士第大中時

為太子詹事開成時曽以𧷢敗

   張正元

冬日可愛詩云寒日臨清晝遼天一望時未消埋徑

雪先暖讀書帷属思光難駐舒情影若遺晉臣曽比

徳謝客昔言詩散彩寧偏照流隂信不追餘輝如可

就廻燭幸無私

東野聞夜啼贈張正元云寄泣須寄黄河泉此中怨

聲流徹天愁人獨有夜燈見一𥿄鄉書淚滴穿

正元登正元五年進士第

   楊嗣復

丁已嵗八月祠祭畢因題臨淮公舊碑詩云齊荘修

祀事旌斾出郊闉薙草軒墀狹塗墻赭堊新謀猷期

作聖風俗奉為神酹酒成SKchar澤持兵列偶人非才膺

寵任異代揖芳塵况是平津客碑前淚滿巾

楊汝士和云古栢森然地修嚴蜀相祠一過榮異代

三頋盛當時功徳流何逺馨香薦未羗敬名採國志

飾像慰甿思昔謁從征盖今聞擁信旗固宜光寵下

有淚刻前碑

臨淮公武元衡也元和初元衡鎮蜀嗣復為節度推

官後二十七年嗣復鎮蜀時大和九年也汝士為東

川節度使故相唱和汝士曽為蜀帥叚文昌掌管也

   炙轂子

牡丹詩云牡丹妖艶亂人心一國如狂不惜金曷若

東園桃與李果成無語自成隂

松詩云寒松聳㧞倚蒼岑綠葉扶踈自結隂丁固夢

時還有意秦皇封日豈無心常将正節栖孤鶴不遣

髙枝宿衆禽好是特凋羣朩後䕶霜凌雪翠踰深

竹詩云庭竹森踈玉質寒色包葱碧盡琅玕翠筠不

染湘娥涙班籜堪裁漢主冠成韻含風已蕭瑟媚漣

凝渌更檀栾此君引鳳為龍日聳節稍雲直上看

炙轂子王叡也元和後詩人

   楊厚

早起云星漢轉寒更伊余索寞情鍾催歸夢斷鴈引

逺愁生危壁蘭光暗踈簾露氣清閑庭𦕅一望海日

未分明

厚正元間詩人

   劉郇伯

早行云鎮静人猶𥨊天髙月自凉一星深戍火殘月

半橋霜客老愁塵下蟬寒怨路傍青山依舊色宛是

馬卿鄉

郇伯與范鄼郎中為詩友范曽得一句云嵗盡天涯

雨久而莫屬郇伯曰何不曰人生分外愁范甚賞之

出北夢𤨏言

   王觀

早行云鷄唱催人起又生前去愁路明殘月在山露

宿雲收村店煙火動漁家燈燭幽趨名與趨利行役

㡬時休

觀大曆正元間人

   陳上美

咸陽懐古云山連河水碧氛氲瑞氣東移擁聖君秦

苑有花空笑日漢陵無主自侵雲古槐堤上鶯千轉

逺渚沙中鷺一群頼與淵眀司把菊煙郊四望夕陽

上美登開成進士第

   侯冽

冽金谷園懐古云金谷千年後春花發滿園紅芳徒

笑日穠艶尚迎軒雨濕輕光軟風揺碎影翻猶疑施

錦帳堪歎罷朱紈愁罷鶯吟澁啼容露綴繁慇懃問

前事桃李竟無言

冽登元和六年進士第

   崔樞

賜耆老布帛云殊私及耆老聖徳賑黎元布帛忻天

賜生涯作主恩情均皆挾纊禮異賁丘園慶洽時方

泰仁沾月告存寧知酬雨露空識荷乾坤擊壤将何

幸徘徊望九門

裴垍舉宏詞崔樞考之落第及垍為宰相擢樞為禮

部笑謂樞曰𦕅以報徳也終於秘書監

順宗時有詔曰古之所以教太子必茂選師傅以輔

翼之法於訓詞而行其典禮左右前後㒺非正人是

以教諭而徳成也給事中陸質中書舍人崔樞積學

懿文守經據古夙夜講習庶恊于中並充皇太子侍

   陳彦愽

恩賜魏文正公諸孫舊第以導直臣云阿衡隨逝水

池舘主他人天意能疇徳雲孫喜庇身生前由直道

殁後振芳塵雨露新恩日芝蘭故里春勲庸流十代

光彩映諸鄰共喜升平代從兹得諫臣

前定録云彦愽元和中與謝楚同為廣文生夢一官

司列几案上有尺牘如金字者問之曰眀年進士之

名見其名在三十二從上二人皆李姓而無楚名明

年果如夢二李即李頋行李仍叔也時元和五年

年楚於于尹躬下擢第

白居易為翰林學士奏云今日奉宣令撰李師道請

收贖魏證宅還其子孫甚合朕心允依來奏者臣伏

以魏證太宗宰相盡忠輔佐以致太平在其子孫合

加優䘏事闗激勸合出朝廷師道何人輙掠此美伏

願明勑有司特以官錢收贖使還後嗣以勸忠臣則

事出皇恩美歸聖徳憲宗深然之其後有司以為詩

題試進士

   郭良𩦸

自蘇州至望亭驛有作云南浦遶白蘋東呉𥠖庶

逐黄巾野棠自發空流水江燕初歸不見人逺岫依

依如送客平田渺渺獨傷春淮中迴首長洲苑烽火

年年報虜塵

觀詩所載疑李錡叛時事也

   崔嘏

嘏字乾錫邢州刺史㑹劉稹反歸朝授考功郎中中

書舍人李徳裕之謫嘏草制不盡書其過貶端州刺

施肩吾與之同年不睦嘏舊失一目以珠代之施嘲

之曰二十九人及第五十七眼看花元和十五年

   李景遜

景遜字後巳贈太尉憕孫也大中中進御史大夫威

肅當朝為大夫三月蔣伸輔政宣宗盡書羣臣名内

器中禱憲宗神前射取之而景遜名不得乃見宰相

自陳考深當代即拜西川節度使景遜好奨寒士如

李蔚楊知退所善蘇滌裴夷直

寄華州周侍郎立秋日奉詔祭嶽詩云關河豁静曉

雲開承詔秋祠太守來山霽蓮花添翠黛路隂桐葉

少塵埃朱轓入廟威儀肅玉佩昇壇歩武回徃嵗今

朝㡬時事謝君非重我非才

自大中至咸通相白敏中次畢誠曹礭使相羅劭權

崔相㥀由戯曰可以歸矣近日中書皆藩臣謂畢白

曹羅皆藩姓也始自蔣伸景遜在蜀聞報曰不能伏

事斯人也遽託疾離鎮有詩曰成都十萬戸抛若一

鴻毛出北夢瑣言

   唐球

球有詩名如臨池洗硯云恰似有龍深處卧被人驚

起黒雲生又有漸寒沙上鷺欲暖水邉村亦佳句也

球居蜀之味江山方外之士也為詩撚藁為圎納之

大瓢中後臨病投瓢於江曰斯文茍不沉没得者方

知吾苦心爾至新渠有識者曰唐山人瓢也接得之

十纔二三其題有處士隱居云不信最清曠及來愁

已空數㸃水泉雨一溪霜葉風業在有山處道成無

事中酌盡一樽酒老夫顔亦紅贈行如上人云不知

名利苦念佛老岷峨衲補雲千片香焚篆一窠戀山

人事少憐客道心多日日齋鍾罷髙懸濾水羅題青

城范賢觀云數里緣山不厭難為尋真訣問黄冠苔

鋪翠㸃山橋滑松織香梢古道寒晝傍綠畦薅嫩玉

夜開紅竈橪新丹孤鍾已斷泉聲在風動瑶花月滿

贈僧云曽聞半偈雪山中貝葉翻時理盡通般若常

添持戒力落义誰筭念經功雲間曉月應難染海上

虚舟自信風長説滿庭花色好一枝紅是一枝空

詩見芳亭客話

球生於唐末至性純慤篤好雅道放曠踈逺邦人謂

之唐隱居或云王建帥蜀召為叅謀不就今以其故

居為隱居寺

北夢𤨏言曰球詩思遊歴不出二百里

李洞贈唐山人云長鬚長似髮七十色如黧醉眼青

天小吟情太華低千年松遶屋半夜雨連溪卭蜀路

無限徃來琴自携不知是球否也



唐詩紀事巻第五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