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紀事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九

卷第五十八 唐詩紀事 卷第五十九
宋 計有功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卷第六十

唐詩紀事巻第五十九

  薛瑩  禇載  汪遵  蕭遇

  盧渥  李訥  崔元範 楊知至

  封彦卿 盧鄴  髙湘  盧溵

  滕倪  林傑  李明逺 李章武

  郭圓  薛逢  張洪靖 韓察

  崔恭  崔公信 陸湹  胡証

  髙銖  張賈

   薛瑩

中秋月云三十六旬盈復缺百年堪喜又堪傷勸君

莫惜登樓望雲放嬋娟不乆長

   禇載

雲詩云盡日看雲首不廻無心都大似無才可憐光

彩一片玊萬里青天何處來賀趙觀文重試及第云

一枝仙桂兩回春始覺文章可致身已把色絲要上

第又將彩筆冠群倫龍泉再淬方知利火浣重燒轉

更新今日街頭看御牓大能榮耀苦心人

案觀文乾寜二年崔凝下第八人登第是年命陸辰

重試而觀文為牓首𠝹

陸威為郎官載以文投獻數字犯其家諱威因矍然

載尋以牋致謝曰曹興之圖畫雖精終慙誤筆殷浩

之矜持太過翻逹空函

載字厚之登乾寜進士第

   汪遵

五湖詩曰巳立平吳覇越功片帆高颺五湖風不知

戰國縱橫者誰似陶朱得始終

澠池云西秦北趙各稱高池上張筵列我曹何事君

王親擊𦈢相如有劔可吹毛

函谷關云脫禍東奔壯氣催馬如飛電勢如雷當時

若不輕彈鋏那得關門夜半開

遵㓜爲吏許棠應二十餘舉遵猶在胥徒善爲絶句

詩而深晦宻一旦辭役就貢㑹棠送客至㶚滻間遇

遵於途訊曰何事至京遵曰就貢棠怒曰小吏無禮

後遵成名五年棠始登第

秦築長城比鐡牢蕃戎不敢過臨洮雖然萬里連雲

際爭及堯階三尺髙遵長城詩也得名於時

遵宣城人登咸通七年進士第許棠其郷人也水泉

花木好髙𣗳嵩少縱橫滿目前惆悵人間不平事今

朝身在海南邉遵題李太尉平泉莊詩也

   蕭遇

春詩云南國韶光早春風送臈來水堤烟報栁山寺

雪驚梅練色鋪江晚潮聲逐渚廻青旗問沽酒何處

撥寒醅

蕭與韋保衡同年登第保衡以幸進而蕭自摽致衡

衘之既相椅蕭之失貶播州司馬途經三峽月夜賦

詩自悼懼其見害若有人告曰公其勿憂余當爲禁

禦蕭後爲相

   盧渥

渥字子章軒冕之盛近代無比伯仲四人咸居顯列

乾符初母憂服闋渥自前中書舍人拜陜府觀察使

弟紹前長安令除給事中弟沅自前集賢校理除左

拾遺弟沼自畿尉遷監察御史詔書疊至士族榮之

及赴任陜郊洛城自居守分司朝臣已下牙設祖筵

洛城為之一空都人聳觀亘數十里渥題嘉祥驛詩

曰交親榮餞洛城空秉龯戎裝上將同星使自天丹

詔下雕鞍照地數程中馬嘶静谷聲偏響斾映晴山

色更紅到後定知人易化滿街棠樹有遺風

渥在舉場甚有時稱曾於滻水逆旅遇宣宗微行意

其貴人歛身避之帝呼與相見乃自稱進士盧渥帝

請詩巻袖之而去它日對宰臣語及盧渥今主司擢

第宰臣問渥與主上有何階縁渥具陳其由時亦不

以為忝

渥應舉之歳偶臨御溝見一紅葉葉上有絶句置於

巾箱或呈於同志及宣宗放宫人初下詔許從百官

司吏獨不許貢舉人盧後一任范陽獲其退宫覩紅

葉而吁藏巾篋驗其書無不驚訝詩曰水流何太急

深宫盡日閑慇懃謝紅葉好去到人間出本事詩

唐末渥自陜府㢘察入朝知舉遇巢冦犯闕不及終

場趙崇戱之曰出膓不生養主司也盖盧氏未嘗知

舉盧相携耻之㧞為主文卒不果渥終檢校司徒

   李訥

李尚書訥為浙東㢘使夜登越城樓聞歌曰㕍門山

上㕍初飛其聲激切召至曰去籍之妓盛小叢也時

察院崔侍御元範自府幕赴闕庭李餞之命小叢歌

餞在座各為一絶贈送之崔下句云獨向栢臺為老

吏或曰侍御鳯閤中書即其程也何老於栢臺請改

之崔不可是年秋崔鞠獄譙中乃終於栢臺之任訥

詩云繡衣奔命去情多南國佳人歛翠娥曾向教坊

聽國樂為君重唱盛叢歌

訥故侍郎建字杓直之子字敦正大中時為浙東觀

察使卒於兵部尚書

   崔元範

元範詩云羊公留宴峴山亭洛浦髙歌五夜情獨向

栢臺為老吏可憐林木響余聲

元範以監察御史為浙東幕府

   楊知至

知至詩云趙燕能歌有幾人為花回雪似含聲頻隨

御史西歸去誰伴文翁怨九春

知至時為浙東團練判官

㑹昌四年王起奏五人楊知至刑部尚書汝士之子源重故相午僧

孺之鄭朴河東節度使崔永式女婿楊嚴監察御史發之弟竇緘故相易直之子

有㫖令送所試雜文付翰林重考覆續奉

進㫖楊嚴一人宜與及第源重等四人落下知至因

以長句呈同年曰由來梁㕍與㝠鴻不合翩翩向碧

空寒谷謾勞鄒氏律長天獨遇宋都風此時泣玉情

雖異它日衘環事亦同二月春光正搖蕩無因得醉

杏園中

知至字幾之登進士第為宰相劉瞻所善擢累户部

侍郎

   封彦卿

彦卿詩云蓮府纔爲緑水濵𢈔杲之在王儉幕府似芙蓉泛緑水故有此句

忽乘騘馬入咸秦爲君唱作西歌調日暮偏傷去住

人彦卿大中進士第爲浙東觀察判官户部尚書敖

之子

   盧鄴

鄴詩云何郎載酒别賢侯更吐歌珠宴𢈔樓莫道江

南不同醉即陪舟檝上京溝

大中四年登第爲浙東觀察 使

   高湘

湘詩云謝安春渚餞袁宏千里仁風一扇清歌黛慘

時方酩酊不知父子重飛觥唐父子之學三家髙諧

子湘湜子邵子允躬崔郾子瑤唯崔氏相去只二十

年咸通末路嵓作相除不附已者十司户崔沆

李瀆繡州李藻費州湘髙州湘與兄湜不睦湜為中

書舍人與嵓善湘到任憤湜不巳嘗賦詩曰唯有髙

州是當家

湘字濬之鍇之子為右諌議大夫

   盧溵

溵詩云烏臺上客繡衣公共捧天書静境中桃朶不

須歌白苧耶溪暮雨起樵風

溵浙東處士也

   滕倪

滕倪苦心為新詩嘉聲早播逺之吉州謁宗人太守

郎中邁邁每吟其句云自髪不能容相國也同閑客

滿頭生又題鷺鶿障子云映水有深意見人無懼心

邁曰魏文惜陳思之學潘安褒正叔之文貴集一家

之盛如此倪逼秋試捧笈告逰留詩為别悵然曰是

必不祥倪至秋逝於啇於館舍聞者莫不傷焉倪詩

曰秋初江上别旌旗故國無家涙欲垂千里未知投

足處前程便是聽猿時誤攻文字身空老却返漁樵

計已遲羽翼彫零飛不得舟霄無路接差池

   林傑

林傑字智周㓜而秀異言則成文年六歳請舉童子

時父肅爲閩府大將性樂善尤好聚書又妙於手譚

當時名公多與之交及有是子益大其門㢘使崔侍

郎于函與遷職郷人榮之傑五歲父携行至王仙君

覇壇戱問童子能詩乎傑口占云羽客已登仙路去

丹爐草木盡彫殘不知千載歸何日空使時人掃舊

壇父初不謂𦕈歳之作遽臻於此群親益驚異遞相

傳諷自此日課所爲未幾盈軸明年遂獻唐中丞唐

既伸幅窺吟聳尓駭嘆命子弟延入學院時㑹七夕

賦乞巧詩傑援筆曰七夕今霄看碧霄牛郎織女渡

河橋家家乞巧望秋月穿盡紅絲幾百條唐嘆曰真

神童耳傑又精於琴棋草𨽻俱自天然不煩師授唐

因與賔從碁或全局輸者令罩之勿觸取童子來繼

終其事傑必指縱出竒往往返勝曲盡其妙時謂神

助後復業詞賦頗振聲問有仙客入壺中賦云仙客

以變化隨形逍遥放情處於外則一壺斯在入其中

則萬象俱呈飛閤重樓不是人間之狀竒花異木無

非物外之名至九歲謁盧大夫貞黎常侍植無不嘉

奬尋就賔廡日在宴筵李侍御逺趙支使格𭰹所知

仰不捨斯須和趙支使詠荔枝詩云金盤摘下排朱

顆紅殻開時飲玉漿鄭副使立作竒童傳劉制置潼

為序以貽之至年十七方結束琴書將西邁而殂

   李明逺

宣宗時太僕卿韋覲以禱醮之故為女巫誣告帝知

其寃詔誅巫謫覲潘州司馬李明逺時為監察御史

有詩曰北鳥飛不到南人誰去逰天涯浮瘴水嶺外

向潘州草木春秋暮猿猱日夜愁定知遷客淚應只

對君流

   李章武

大和末勑僧尼試經不通者勒還俗章武為成都少

尹有山僧云禪觀有年未嘗念經今被追試前業弃

矣章武贈詩曰南宗尚許通方便何處心中更念經

好去苾篘雲水畔何山松栢不青青諭主者特免試

   郭圓

世傳張延賞韋臯持節劔南相代之事頗為延賞之

耻郭泗濵圓詩曰宣父從周又適秦昔賢雖少出風

塵當時甚訝張延賞不識韋臯是貴人南部新書云

韋臯見辱於張延賞崔圓受薄於李彦允皆丈人子

壻為西川交代

圓㑹昌中檢校司門外郎為劔南李固言從事

   薛逢子庭珪

逢字陶臣蒲州人㑹昌進士初與劉瑑交㑹瑑當國

有薦逢知制誥者瑑猥曰先朝以兩省官給事舍人

先治州縣乃得除逢未試州執不可乃出刺巴州而

楊收王鐸同牒署𭣣輔政逢有詩微辭幾訕𭣣衘之

復斥蓬綿二州刺史鐸為相又以詩訾鐸云昨日鴻

毛萬鈞重今朝山嶽一毫輕遂不見齒於秘書監題

黃花驛云孤戌迢迢蜀路長鳥鳴山舘客思鄉更看

絶頂烟霞外數樹嵓花照夕陽

元日田家云南村晴雪北村梅樹裏茅簷曉盡開蠻

榼出門兒婦去鳥飛迎路女郎來相逢但祝新正夀

對舉那愁暮景催長笑士林因管别一官輕是十年

賀楊𭣣作相詩云闕下憧憧車馬塵沉浮相次䆠逰

身湏知金印朝天客同是沙堤避路人威鳳偶時因

瑞聖應龍無水謾通神丘門不是趍時客始向窮途

學問津

逢命一道士㒵真自為賛曰裝造薛逢長一尺五寸

於是絶筆終未能續一旦忽一羽衣詣門見真讃命

筆續之云手把金鎚鑿開混沌長揖而去不知所之

逢鑿開混沌賦得名也

漢武帝詞云武帝清齋夜築壇自斟明水醮仙官殿

前童女移香案雲際金人捧露盤絳節有時還入夢

碧桃何處更驂鸞茂陵烟雨埋弓劔石馬無聲謾草

   張洪靖

宏靖為太原節度使有山亭懷古詩云叢石依古城

懸泉灑清池髙低袤丈内衡霍相蔽虧歸田竟何因

為郡豈所宜誰能辦大野寄適聊在斯

節度判官侍御史韓察和云公府政多暇思與仁智

全為山想嵓穴引水聽潺湲軒冕迹自逸塵俗無由

牽蒼生方瞩望詎得賦歸田

節度副使檢校右散騎常侍崔恭和云髙情樂閑放

寄跡山水中朝霞鋪座右虛白貯清風潜竇激飛泉

石路躋且崇歩武有勝槩不與俗情同恭能文嘗叔梁肅文集

觀察判官兼殿中侍御史崔公信和云疊石狀崖巘

翠含城上樓前移盧霍峰逺帶沅湘流瀟洒主人静

夤縁芳徑幽清輝在昏旦豈異東山逰

給事中陸𤄊和云激水㵼飛瀑寄懷良在兹如何謝

安石要結東山期入座蘭蕙馥當軒松桂滋於焉悟

幽道境寂心自怡

左金吾衛大將軍胡証和云飛泉天台狀峭石蓬萊

姿潺湲與青翠咫尺當幽竒居然盡精道得以書妍

詞豈無他山勝懿此清軒墀

節度判官監察御史髙銖和云闘石類嵓巘飛流㵼

潺湲逺壑簷宇際孤鸞雉堞間何必到海岳境幽機

自閑兹焉得髙趣髙歩謝東山

尚書左丞張賈和云中庭起崖谷漱玊下漣漪丹丘

誰云逺寓象得心期豈不貴鍾鼎至懷在希夷唯當

蓬萊閣靈鳳復來儀賈洪靖從姪也

節度掌書記監察御史李德裕和云嵓石在朱戸風

泉當翠樓始知峴亭賞難與清輝留余景澹將夕凝

嵐輕欲收東山有歸志亦接赤松逰

洪靖字元理元和中自宰相出為河東節度使公信

元和元年進士第洪靖帥太原辟為掌記後以德

裕代之

以公信為觀察判官瀍登正元元年進士第

証河東人舉進士第元和十三年自振武節度使召

任金吾大將軍趙宗儒鎮河中証時建節赴振武備

桑梓里入謁持刺稱百姓獻趙公詩云詩書入京國

旌斾過郷關州里榮之出因話錄退之奉酬振武胡十二

丈大夫詩云傾朝共羡寵光頻半嵗遷騰作虎臣弩

矢前驅煩縣令一云戎笳斬停辞仕樹里門先下敬鄉人撗飛

玊醆家山曉逺蹀金珂塞草春自笑平生誇膽氣不

離文字鬢毛新

恭終汾州刺史銖字權仲既擢第為洪靖幕府後為

太常卿

賈為韋夏卿所知後至逹官初以侍御史為華州上

以忘言之句别之曰束簡下髙閣買符驅短轅故人

惜分袂結念醉芳罇切切别思纒蕭蕭征騎煩臨歸

無限意相視却忘言






唐詩紀事巻第五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