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唐詩紀事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八

卷第四十七 唐詩紀事 卷第四十八
宋 計有功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卷第四十九

唐詩紀事巻第四十八

 李秘   韋臯   李德裕  鄭還古

 裴航   裴休   呂羣   徐商

 王傳   韋渠牟  陸長源  盧宗回

 劉闢   薛宜僚  陸希聲  崔季卿

 皇甫澈

   李秘

禁中送任山中云子去非長徃君恩取大還補天留

彩石縮地入青山獻夀千年外來朝數月閑莫抛殘

藥物切欲駐童顔

唐宗室也元和正元時人

   韋臯

臯少遊江夏止於姜使君之館有小青衣曰玉簫纔

十許嵗常侍臯臯後告别與約後㑹因留玉指環一

枚并詩寄情云黄雀㘅來巳數春别時留解贈佳人

長江不見魚書至爲遣相思夢入秦

   李德裕

元和十一年嵗在丙申李逢吉下三十三人皆取寒

素時有語曰元和天子丙申年三十三人皆得仙袍

似爛銀文似錦相將白日上青天德裕頗爲寒素開

路及謫官南去或有詩曰八百孤寒齊下淚一時回

首望崖州出摭

上巳憶江南褉事云黄河西繞郡城流上已應無袚

褉遊為憶渌江春水色更隨霄夢向呉州德裕營平

泉莊逺方以異物奉之或題曰隴右諸侯供語鳥日

南太守送名花

及譴責或作詩云肉視具寮忘匕著氣吞同列削寒

温當時誰是承恩者肯有餘波達鬼村之句又云畫

閣不開梁燕去朱門罷掃乳烏歸千嵓萬㕡應惆悵

流水斜傾出武闈盖恨之也

公離東都平泉有詩云十年紫殿掌洪鈞出入三朝

一品身文帝寵深陪雉尾武皇恩重燕龍津黒山永

破和親虜烏嶺全坈跋扈臣自是功高臨盡處禍來

名滅不由人

公漢州日夕遊房公西湖云丞相鳴琴地何年黯玉

房公好琴聲聞海内偶因㣲月夕重敞故樓扉桃李蹊空在

芙蓉客暫依唯怜濟川檝長與夜舟歸重題云晚日

臨寒渚㣲風發櫂謳鳳城波自闊魚水運難留亭古

思宏棟川長憶濟舟想公髙世志祗似化城游

房公舊竹亭聞琴緬慕風流神期如對有作云流水

音長在青霞意不傳獨悲形解後誰聴廣陵絃

德裕論文曰沈休文以音韻為切重輕為難語雖甚

工㫖則未逺未可以言文外意也古之辭髙者盖以

言妙而工適情不取於音韻曹植七哀詩有四泥諧依四韻王粲有舉原安

三韻班固多用恊韻倚歟元勲佐漢舉信是也矣意盡而止成篇不拘於隻

文選有五韻七韻十一韻者故篇無足尤詞寡累句古辭如金

石琴瑟尚於至音今則如𢇁竹鞞鼓迫於促節即知

聲律之為其弊也世有非文章者曰詞不出於風雅

思不越於離騷摸鴈古人何足貴也余曰譬諸日月

雖終古常見而光景嘗新此所以為靈物者也嘗為

文箴曰文之為物自然靈氣惚怳而來不思而至杼

軸得之澹而無味琢刻藻繪弥不足貴如彼璞玉磨

礱成器奢者為之錯以金翠美質既彫良寳斯弃此

文之大㫖也

劉三復謂德裕曰漁歌樵唱皆傳述作述夢詩云

賦命誠非薄良時幸巳遭君當堯舜日官接鳳凰曹

目睇煙霄闊心驚羽翼髙此六句夢中作椅梧連鸖禁埤堄

接龍韜内署北連春宮西接羽林軍我后憐詞客先后朝曾宣諭卿等是我門客

吾僚並雋髦著書同陸賈待詔比王褒重價隣𤣥璧

英辭淬寳刀泉流初落澗文賦稱言泉流於齒SKchar露滴更濡毫

赤豹忻來獻彤弓喜暫櫜時西戎乞盟幽鎭二帥束身赴𨵗海内無事者累月

詩稱赤豹黄羆盖真也非煙含瑞氣馴雉㓗霜毛静室便幽獨

虛樓散鬱陶學士院有一室西南有小樓時燕語於此花光晨豔豔松韻

晚騷騷畫壁看飛鸖山圖見巨鼇内署垣牆皆有畫松鸖先是西壁畫

海内曲龍山憲宗欲臨幸中使懼而圖焉傍簷隂藥樹落落蔓蒲萄此八句悉

是内署物色唯曾遊者依然可想也荷靜蓬池膾氷寒郢水醪每學士初上腸

食皆蓬萊池魚膾夏至後頒賜水及燒香酒以酒味稍濃常和氷而飲禁中有酒方荔芰來自

逺盧橘賜常叨先朝初臨御南方曾獻荔芰亦䝉頒賜自後以道逺罷献麝氣隨

蘭澤霜華入杏膏恩光唯覺重携挈未為勞扇廻交

綵翟鵰起颺銀絛轡待奚𢇁𭣄書期蜀客操盡規徒

謇謇退舍尚忉忉此八句述内庭所覩龜顧垂金鈕鸞飛曵錦

袍御溝楊柳弱天廐驌驦豪屢換青春直閑隨上苑

遨煙仾行殿竹風折繞垣桃此八句述澣日遊戯聚散俄成昔

悲愁益自熬毎懷仙駕逺更望茂陵號地接三茅嶺

川迎五子濤代稱海濤是五子胥憤氣所作花迷𤓰歩暗石固䔉山

牢蘭野凝青管梅洲動翠篙泉魚驚綵妓溪鳥避千

旄感舊心猶絶思歸首更搔無聊燃宻炬誰復勸金

余自到此絶無夜宴酒器中大者呼為舠實僚乃常顧形迹未嘗以此而相勸也嵐氣朝

生棟城隂暝入濠望煙歸海嶠送鴈度江臯宛馬嘶

寒攊呉鈎在錦㢭未能追狡兎 空覺長江蒿水

千里風帆過萬艘閲川終古恨唯見暮滔滔

德裕述夢詩記為夢中賦詩耳元㣲之和云聞有池

塘什還因夢寐遭攀禾占類蔡詠豆放過曹莊蝶𤣥

言秘羅禽藻思髙注云本篇稱六句皆夢中作故此

三聮多證夢意巳下皆言同在翰林及翰苑故事若

學士初入賜龍飛馬故有借騎銀杏葉之句青詔用

麥紋𥿄故有麥𥿄侵紅㸃之句麻制例别通宵勘冩

故有蘭燈熖碧髙之句學士宻邇銀臺每旦嘗聞門

使勘契開鎻又院門有急命即鈴索門自揺習以為

異故有吏傳開鎻契神撼引鈴絛之句學士無過從

聚㑹之例時與李閑行寺觀而巳故有分阻盃盤㑹

閑期寺觀遨之句乃皆唐之故事也

   鄭還古

還古閑居東都將入京赴選桞當將軍者餞之酒酣

以一詩贈桞氏之妓曰冶艶出神仙歌聲勝管絃詞

輕白紵曲歌遏碧雲天未擬生裴秀如何乞鄭玄不

堪金谷水横過墜樓前桞喜甚曰專伺榮命以此為

賀未幾還古除國子愽士桞見除目即遣入京及嘉

祥驛而還古物故乃放妓他適逸史載還古初娶桞

氏女嘉㑹之初夢娶房氏後柳卒再娶東都李氏属

房直温為東洛少尹李之舅也禮宴皆房主之始知

舊夢之前定也

還古登元和進士苐

   裴航

長慶中裴航下第遊鄂渚傭舟還都有樊氏女同載

航賂其侍兒以詩求達曰同為胡越猶懷思况遇天

花隔錦屏儻若玉京朝㑹去願隨鸞鸖入青蓂樊荅

詩曰一飲瓊漿百感生𤣥霜搗盡見雲英藍橋便是

神仙宅何必﨑嶇上玉清世傳藍橋雲英之事未必

信姑載於此

   裴休

贈黄蘖山僧希運詩曰自從大士傳心印額上圓珠

七尺身挂錫十年棲蜀水浮盃今日渡漳濵一千龍

象隨髙歩萬里香華結勝因擬欲事師為弟子不知

將法付何人休㑹昌中官于鍾陵請運至郡以所解

一篇示之師不顧曰若形於𥿄墨何有吾宗休問其

故曰上乗之印唯是一心更無别法心體一空萬縁

俱寂如大日輪升於虛空其中照耀靜無纎埃證之

者無新舊無淺深説之者不立義解不開户牗直下

便是動念即乖其後休録之為傳心法要云

休字公美孟州人大中六年為相能文章為人醖藉

進止雍閑宣宗曰休眞儒者

   呂羣

元和十一年下第遊蜀性不容下僕馭怨之至眉

州題詩所寓寺之東壁其一云路行三蜀盡身及一

陽生頼有殘燈火相依坐到明其二曰社後辭巢燕

霜前别蔕蓬願為胡蝶夢飛去覔闗中吟訖淚下意

緖不堪未幾為其奴所殺

   徐商王傳

商鎭襄陽有副使節判同加章綬商以詩賀之云朱

紫花前賀故人兼榮此㑹頗闗身同年坐上聮賔榻

宗姓亭中布錦裀晴日照旗紅灼爍韶光入隊影玢

璘芳菲解𦔳今朝喜嫰蘂青條滿眼新

觀察判官將仕郎監察御史王傳和云朱紫聮輝照

日新芳菲全屬斷金人華筵重處宗盟地白雪飛時

郢曲春仙府色饒攀桂侣蓮花光讓握蘭身自憐亦

是膺門客吟想恩榮氣益振

朝議郎江州刺史叚成式和云雲雨軒懸鶯語新一

篇佳句占陽春銀黄年少偏欺酒金紫風流不讓人

連璧坐中斜日滿貫珠歌裏落花頻莫辭倒戴吟歸

去看欲東山又吐茵

商宣宗時為山南東道節度使咸通四年為宰相封

東莞縣子商與曹確楊收路巖同秉政有嘲之者曰

確確無餘事錢財揔被收商人都不管貨賂幾時休

傳登大中三年進士第初貧窶於中條山萬固寺入

院讀書家廟碑云隨僧洗鉢

   韋渠牟

貞元元年渠牟為大府卿與金吾李齊運度支裴延

齡京兆尹嗣道皆承恩寵薦人多得名位時劉老師

穆寂皆科目渠牟主穆寂齊運主老師㑹齊運朝對

上嗟其羸弱許以致仕而老師失據無名子嘲之云

太尉朝天外穆老尚書倒地落劉郎劉禹錫曰名場

𡾟嶮如此出古今詩話

渠牟南山四皓賛云煥煥煌煌為珪為璋孰光乎不

耀之光幽幽深深為山為林孰繫乎不繫之心足知

乎虛室生白𤣥門不闗流水去住清風徃還豈比乎

稷契在世巢由在山一物有累兩心不閑者哉閑之

謂何簮居薜蘿本不干我豈云其他熈熈忻忻與時

為春匡漢避秦惟兹四人于德之濵不迷其津繪事

後素孰知其故想像儀刑念兹丹青曄曄紫芝深谷

逶迤俛仰今古空林徃時鳳豈無德鸞皆有羣出處

嘿語商山白雲

渠牟述之從子也少警悟攻為詩李白異之授以古

樂府去為道士不終更為浮屠巳而復冠韓滉表試

校書郎德宗誕日詔徐岱趙需許孟容與渠牟及佛

老二師並對麟德殿質問大趣渠牟有口辯雖三家

未究解然荅問鋒生帝聴之意動遷秘書郎後倚延

齡為姦利勢熖可炙擢太常卿卒權載之叙其文曰

初君年十一嘗賦銅雀臺絶句右拾遺李白見而大

駭因授以古樂府之學且以瓌琦軼抜為巳任至弱

冠乃喟然曰四始五際今既逺矣㑹情性者因於物

象窮比興者在於聲律盖辨以麗以則得於無間合

於天倪者其在是乎彼思休稱謝永嘉如芙蓉出水

鍾嶸謂范尚書如流風廻雪吾知之矣遂苦心藻慮

儷詞比事纎宻清巧度越羣倫嘗著天笁寺十六韻

魯郡文忠公序引而和之使畫工圖於仁祠摘句配

境偕為勝絶又於江南著卧疾三十韻晉國忠肅公

手翰以美之曰草木獨立其在我韋生乎其為名臣

宗公所稱賞如此又與竟陵陸鴻漸杼山僧皎然為

方外之侶沉冥慱約為日最乆而不名一行不滯一

方故其曵羽衣也則曰遺名攝方袍也則曰塵外披

儒服也則今之名字著焉周流三教出入無際寄詞

詣理必於斯文

   陸長源

孟東野以樂府戱贈云蓮子不可得荷花生水中猶

勝道傍桞無事蕩春風長源荅云芙蓉初出水菡蓞

露中花風吹著枯朩無柰值空槎

東野有夷門雪贈主人云夷門貧士空吟雪夷門豪

士皆飲酒酒聲歡閙入雲霄雪聲激切悲枯杇悲歡

不同歸去來萬里春風動江桞

長源荅云好丹與素道不同失意得途事皆别東隣

年少樂未英南客思歸腸欲絶千里長河水復氷雲

SKchar冥楚山雪

酬東野新居見寄云大道本夷曠髙情亦冲虛因隨

白雲意偶逐青蘿居青蘿分䝉宻四序無慘舒餘情

濯子衿散彩還吾廬去嵗登羙第榮名在公車將必

繼管蕭豈惟躡應徐首夏尚清和殘芳徧丘墟褰幃

䕃䆫桞汲井滋園𬞞達者貴知心古人不願餘愛君

蔣生徑且著茂陵書

長源呉人贍於學德宗以宣武節度使董晉儒愞詔

長源為司馬佐之持法峭刻晉卒長源緫留後事軍

亂殺之

   盧宗回

長安慈恩寺塔詩云東方曉日上翔鸞西轉蒼龍拂

露盤渭水冷光揺藻井玉峯晴色墮欄杆九重宮闕

參差見百二山河表裏觀暫輟去蓬悲不定一凭金

界望長安

宗回登元和進士苐

   劉闢

登樓望月云圓月當新霽髙樓見最明素波流粉壁

丹桂拂飛甍下瞰千門静旁觀萬象生梧桐䆫下影

烏鵲檻前聲嘯逸劉琨興吟資庾亮情遊人莫登眺

迢逓故鄉程

又云皎潔三秋月巍峩百丈樓下分征客路上有美

人愁帳巻芙蓉帶簾褰玳瑁鈎倚䆫情𣺌𣺌慿檻思

悠悠未得金波轉俄成玉筯流不堪三五夕夫壻在

邊州

闢字太初擢進士宏詞科佐韋臯府後為西川節度

以叛誅

   薛宜僚

宜僚以左庻子充新羅冊贈使至青州恱一妓叚東

美賦詩曰阿母桃花方似錦王孫草色正如煙不須

更向滄溟望惆悵懽情又一年到外國謂判官苖甲

曰東美何故頻見夢中數日而卒櫬至青叚奠之一

慟而卒

   陸希聲

古之善書鮮有得筆法者希聲得之凢五字擫押鈎

格扺用筆𩀱鈎則㸃畫遒勁而盡妙矣謂之撥鐙法

希聲自言昔二王皆傳此法至陽氷亦得之希聲以

授沙門𧦬光𧦬光入長安為翰林供奉希聲猶未達

以詩寄𧦬光云筆下龍蛇似有神天池雷雨變逡巡

寄言昔日不龜手應念江頭洴澼人𧦬光感其言引

薦希聲於貴倖後至相

希聲愽學善屬文相昭宗在位無所輕重以太子太

師罷李茂正犯京師輿疾避難卒

   崔季卿

晴江秋望云八月長江萬里晴千帆一道帶風輕盡

日不分天水色  南是岳陽城

季卿峒之從孫也

   皇甫澈

正元十四年澈刺蜀州賦四相詩序云蜀州刺史㕔

壁記㞐相位者前後四公謨明弼諧遷轉歷此顧已

無取忝跡於斯景行遺烈嗟嘆之不足也謹述其行

事詠其休美庶將來君子知聖朝之德云爾

中書令漢陽王張柬之

周曆革元命天歩值艱阻烈烈張漢陽左袒清諸武

休明神器正文物舊儀覩南向翊大君西宮朝聖母

借韻用作補文茂勲鏤鍾鼎鴻勞食茅土至今稱五王卓立

邁萬古

中書令鍾紹京

景龍仙駕逺中禁姧釁結謀猷叶聖朝披鱗奮英節

清宫閶闔啓滌穢氛沴滅紫極重昭回皇天新日月

從容廟堂上肅穆人神恱唐元佐命功煇煥何烈烈

禮部尚書門下侍郎平章事李峴

時來偶明聖道濟寧邦國猗歟瑚璉器竭我股肱力

進賢黜不肖措枉舉諸直宦官既却坐權竪亦移職

載踐每若驚三巳無愠色昭昭垂憲章來世實作則

門下侍郎平章事王縉

舟檝濟巨川山河資秀氣昭膺究儒業屈指取髙位

北征戮驕悍東守輯携貳論道致巍巍持衡無事事

知巳不易遇宰相固有器瞻事華壁中來者誰其








唐詩紀事巻第四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