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唐詩紀事 序
宋 計有功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目録

重刻唐詩紀事序

 明中憲大夫浙江提刑按察副使敕理學政汾陽孔天胤汝錫甫譔

唐詩紀事若干卷舊叙是臨卭灌園居士計敏夫

字有功所集而爲懷安假守王禧字慶長鋟置郡

齋時記嘉定甲申年代既逺印板磨滅或無再刻

之者故其書罕存即有傳者但鈔本爾SKchar文之士

意恒闕如也嘉靖乙巳錢塘洪子美氏釋宫寀玉

絳之班理家園竹素之業得笥蔵懷安𥘉本遂爲

雕繕久之成書余覽而嘉之且善其紀事之意叙

日夫詩以道情疇弗恒言之哉然而必有事焉則

情之所繇起也辭之有爲綜也故觀于其詩者得

事則可以識情得情則可以逹辭譬諸水木事其

源委本末乎辭其津渉林叢乎情其爲流爲鬯者

乎是故可以觀巳故君子曰在事爲詩又曰國史

明乎得失之迹夫謂詩爲事以史爲詩其義幠哉

然自性情之說拘而狂簡或遂畧于事則猶不窮

水木而徒迷乎津渉蔽𧇊乎林叢其于流鬯益

巳踈矣故孔父言知在于格物孟子誦詩必論其

世且如虞有卿雲之歌弗稽大傳SKchar知其爲禪夏

漢盛五篇之詩非考兩都又焉得其鴻典也故善

學者大通而無閡不善學者小見而多離詩從删

後豈展無之顧大雅雖闕然歌詠之事可考而繹

焉唐俗尚詩號專盛至其摛藻命章逐境紆翰皆

情感事而發杼辭縁情而綺麗即情事之合一詎

觀覽之可偏宋興理學儒者徧鄙薄詞華覆又推

杜甫等而以格調聲律爲品裁然但言理而不及

事豈與古人說詩之旨同哉今高材㓛慕其成說

競依憑其籬下掇拾其緒餘及博討唐篇如窮水

木或不喻其時代與人物是旣不曉事又安識所

謂道情者與夫所謂聲調者亦窽言也巳然則紀

事一書其藝流之源委文苑之本末利渉之方航

發蒙之朗若者矣甞觀集唐詩者奚啻什數集紀

事如有功者少刻唐詩者奚啻伯數刻紀事如子

美者少予故嘉善作此叙詞詩三百篇毛傳蓋其

紀事今爲考亭所絀然欲究遺經當必攷之子美

名楩歷詹事府主簿

唐詩紀事序

唐人以詩名家姓氏着于後世殆不滿百其餘僅有

聞焉一時名軰㓕没失傳蓋不可勝數敏夫閑居尋

訪三百年間文集雜說傳記遺史碑誌石刻下至一

聮一句傳誦口耳悉搜採繕録間捧䆠牃周逰四方

名山勝地殘篇遺墨未甞棄去老矣無所用心取自

唐𥘉首尾編次姓氏可近紀一千一百五十家篇什

之外其人可考即略紀大節庻讀其詩知其人所恨

家貧缺簡籍地僻罕聞見聊據所得先成八十一卷

目曰唐詩紀事云灌園居士臨邛計敏夫有功叙

 慶元辛酉禧從大諌傅公㳺于凌雲邂逅灌園季

 子次陽緫幹盖禧戊午𩔖試坐主也因得是書立

 命數十吏傳録其間不能無魯魚亥豕之誤繙閱

 累年手自讎校十是正其七八餘則傳疑不敢妄

 加損也夫文章與時高下而詩發於情帝王盛時

 採之以觀民風在治忽春秋之時趙孟請賦詩以

 觀鄭七子之志季札請觀樂以知列國之風世之

 君子欲觀唐三百年文章人物風俗之汚𨺚邪正

 則是書不爲無𦔳乃鋟之懷安郡齋與世共之嘉

 定甲申懷安假守王禧慶長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