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十二 唐開元占經 卷一百一十三 卷一百十四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一百一十三
  唐 瞿曇悉達 撰
  人及神鬼占
  人名體
  春秋說題辭曰人者仁也以心合也宋均曰與他相偶合也 易曰立人之道曰仁與義 春秋繁露曰人有三百六十六節耳目之明日月之象外有四支副時數也乍視乍暝副晝夜也乍哀乍樂副隂陽也 白虎通曰人有五藏六府所應五行六合也 大戴禮曰天地人一二三三三九九九八十一主日日數十故人十月而生人生朞晬然後行三年頭然後合焉 孝經援神契曰頭圎法天足方象地五藏象五行四支法四時九竅法九州兩目法日月肝仁肺義脾信心禮膽斷腎智旁光須髮象星辰節象月嵗腸法經緯
  人瑞
  真人
  禮斗威儀曰君乘土而王其政太平黄真人游於後池宋均注曰黄土色遊於後宫之池則黄帝問道於𤣥女素女是也 孫氏瑞應圖曰真人者黄帝時遊於池王者著徳不貪貨利則金人乘金船遊王後池又曰王者徳至則金人遊於池
  玉女
  禮含文嘉曰禹卑宫室盡力溝洫百榖用成玉女敬降養宋均注云玉女有人如玉色也天降精生玉女使能養人羙女玉色養以延夀也
  賢聖進
  春秋繁露曰君㤙及倮蟲城郭充實則賢聖皆進 鄭𤣥注論語云周公相成王致太平時四乳而生八子皆有賢行和氣之所致也
  長人見
  魏志曰咸熈二年晉太子昭封襄武縣言有大人見長三丈餘跡長三尺二寸白巾著黄單衣黄巾柱杖或云今當太平
  人恠
  長人入國
  京房曰君暴亂疾有道厥妖長狄入國 左𫝊文公十一年敗狄於鹹榖梁公羊傳曰長狄也兄弟三人一者之魯一者之齊一者之晉煞之身横九畝五丈四尺㫁其首而載之眉見於軾何以書記異也劉向以為時周室衰㣲三國為大可責者也天戒若曰不行禮義大為夷狄之行將致危亡其後三國皆有簒逆之禍近下人伐上之痾也 史記秦始皇帝二十六年有大人長五丈足跡六尺皆夷狄服凡十二人見于臨洮天戒若曰大為夷狄之行將受其禍是嵗秦始皇初并六國反憙以為瑞銷天下兵器作金人十二像之自言賢聖燔詩書坑儒士奢媱暴虐務欲廣地南戍五嶺北築長城以備胡越塹山填谷西自臨洮東至大遼東西徑數千里故大人見於臨洮明禍亂之起也後十四年而秦亡
  人走入宫室
  春秋潜潭巴曰有人入宫之禍極效之驗也 又曰有人走入宫不知其名大水為災國驚羣猾並謀 漢書五行志曰成帝建始三年七月丁未渭上女子陳持弓年九嵗言大水至走入城入未央宫尚方掖門殿門門内諸衛户者莫見至鈎楯省乃見民驚走上城此下將篡國因女寵有宫室之象也後王氏兄弟父子五侯秉權至莽卒簒天下 又曰成帝綏和二年八月庚申鄭通里男子王褒衣絳衣小冠帶鈎入北司馬殿東門上前殿入非常室觧帷組結佩之曰天帝令我居此署長業等収縛考問褒故公車大誰卒應劭曰在司馬殿門掌讙呵也病狂易不自知入宫後王莽簒之象 續漢書云靈帝光和中雒陽男子以弓箭射闕北吏収考問辭居貧負責無所聊生因買弓箭以射闕近射妖也其後車騎將軍何苗與兄大將軍進部曲相疑對相攻擊戰於闕下苖死敗殺數千人雒陽宫室因火延燒盡 風俗通曰靈帝光和元年南宫中黄門寺有一男子長九尺白衣中黄門吏呵問汝何等人白衣妄入宫曰我梁伯夏天使我為天子吏欲収取忽不見董卓之應也 王陵晉書恵帝紀曰齊王冏為大司馬十二月有白頭老公入司馬府大呼有大兵起不出甲子旬即収都衛考竟殉於内外演晋漢春秋曰齊王冏輔政大安元年有一婦詣大司馬門求寄産吏乃詰之婦曰待我截臍便去言訖不見有位者聞而惡焉至二年而冏被誅
  訛言
  漢書王莽𫝊曰建國元年長安狂女子碧呼道中髙皇帝大怒趣歸我國不者九月殺汝莽収捕殺之 幽州錄曰吳郡張茂度在益州時忽有人道朝廷誅徐羡之傅亮謝晦三人遂傳紛紜張推問造言之主問何由言此荅曰實無所承恍惚不知言之耳張鞭之𫝊者遂息後乃騐日月正與符同 沈約宋書曰大明二年民築治廣陵城劉誕出廵行有人揚聲大罵曰大兵尋至何以辛苦百姓使執之問其本末答曰夷姓名孫家在海陵天公與佛道共議欲燒此間人民道佛苦諌強得至今大禍將至何不立六慎門誕問六慎云何答曰古言禍不過六慎門誕以其言狂悖殺之又五軍士忽狂見鬼驚怖啼哭曰外軍圍城城上張白布㠶執錄二十餘日乃散築城之日雲霧晦暝白虹臨門連蜀城内
  童謡
  漢書五行志曰言之不從是謂不義時則有詩妖君亢陽而虐臣畏刑而箝口則怨謗之氣發於歌謡故有詩妖 鴻範五行傳曰下既非君上之刑畏嚴刑而不敢正言則先發於歌歌口事也氣逆則惡言至或有恠謡以此占之故曰詩妖古者人君必視人民聴其歌謡以省國政 左傳曰僖公五年晉侯伐虢八月甲午圍上陽問卜偃曰吾其濟乎對曰克之公曰何時對曰童謡有云丙之晨龍尾伏辰龍尾尾星也日月之㑹曰辰日在尾故尾星伏而不見也均服振振取虢之旂戎事上下同服振振盛貌旂軍之旌旗也鶉之賁賁天䇿焞焞火中成軍虢公其奔鶉鶉火星也賁責鳥星之體也天䇿傅說星時近日星㣲焞焞無光耀也言丙子平旦鶉火中軍事有成功也此已上皆童謡言也童子未有念慮之惑而㑹成嬉SKchar之言似若有憑者其言或中或否博覧之士能懼思之 人兼而志之以為烱戒以為將來之騐有益於世教其九月十月之交乎以星驗之知九月十月之交謂夏之九月十月也交晦朔交㑹丙子旦日在尾月在䇿是夜日月合朔於尾月行疾故至旦而過在䇿鶉火中必是時也冬十二月丙子朔晉滅虢虢公醜奔京師周之十二月夏之十月也 左𫝊曰文成之世童謡曰鸜之鵒之公出辱之鸜鵒之羽公在外野往饋之馬鸜鵒跦跦公在乾侯徴褰與𥜗鸜鵒之巢逺哉摇摇稠父喪勞宋父以驕鸜鵒鸜鵒徃歌來哭至昭公時鸜鵒來巢公攻季氏敗出奔在外野次乾侯八年薨於外歸𦵏魯昭公名稠公子宋立是為定公異苑曰秦世有童謡云秦始皇奄僵僵開吾户㩀吾
  床飲吾酒唾吾漿食飲以為粮張弓射東牆前至沙丘當滅亡始皇既坑儒焚典乃發孔子墓欲取經傳壙既啓悉如謡者之言又言謡文藏在冡壁始皇甚惡之反問之還沙丘而脩别路見羣小兒輦沙為阜問之云沙丘也從此得疾而殂 漢書五行志曰元帝時童謡云井水溢滅竈烟灌玉堂流金門至成帝建始二年三月戊子北宫中井泉水溢出南流象春秋時有鸜鵒之謡而後有來巢之驗井水隂也竈烟陽也玉堂金門至尊之居象隂盛而滅陽竊有宫室之應也王莽生於元帝初元四年成帝封為三公輔政因以簒位 又曰成帝時童謡曰燕燕尾涎涎張公子時相見木門倉琅根燕飛來啄皇孫皇孫死燕啄矢其後帝為㣲行出遊常與富平侯張放俱稱富平侯家人過河陽公主作樂見舞者趙飛燕而幸之故曰燕燕尾涎涎羙好貌也張公子謂富平侯也木門倉琅根謂宫門銅鍰服䖍曰門銅樞也應劭曰門銅鋪首鐶也蘇林曰鍰音鐶言将尊貴也後遂立為皇后弟昭儀賊害後宫皇子卒皆伏辜所謂燕飛來啄皇孫皇孫死燕啄矢者也又曰成帝時童謡曰邪徑敗良田䜛言亂善人桂樹花不實黄爵巢其巔昔為人所羡今為人所憐桂樹赤色漢家象花不實無繼嗣也王莽自謂黄象黄爵巢其巔象也 續漢書曰更始時南陽有童謡曰諧不諧在赤眉得不得在河北是時更始在長安世祖為大司馬平定河北更始大臣並見煞是更始之不諧在赤眉也世祖由河北興 又曰世祖建武中蜀童謡曰黄牛白腹五銖當復是時公孫述僭號於蜀時人竊言莽稱黄述欲繼之故稱白腹五銖漢家貨明當復也述遂誅滅 又曰順帝之末京都童謡曰直如弦死道邉曲如鈎反封侯案順帝即世孝質短祚大將軍梁冀貪樹䟽㓜李固以為清河雅性聰明敦詩悦禮加以屬親立長則順置善則固而冀私白太后䇿免固因徴蠡吾侯遂即至尊固由是結怨幽斃於獄暴尸道路而太尉胡廣封安樂鄉侯司徒趙戒厨亭侯司空袁陽安國亭侯又曰桓帝之時京都童謡曰城上烏尾畢逋父為吏子為徒一徒死百乘車車班班入河間河間姹女工數錢以錢為室金為堂石上慊慊舂黄梁梁下有懸鼓我欲擊之丞卿怒案此謡皆謂為政貪也城上烏尾畢逋者處髙利獨食不與下共謂人主多聚歛也父為吏子為徒者言蠻夷將叛逆父既為軍吏其子又為卒徒徃擊之也一徒死百乗車者言前一人徃討廣既死矣後又遣百乗車徃也車班班入河間者言桓帝將崩鑾輿班班入河間迎靈帝也河間姹女工數錢以錢為室金為堂者言靈帝既立其母永樂太后好聚金錢以為堂室也石上慊慊舂黄梁者永樂雖積金錢猶慊慊常若不足使人舂黄梁而食之也梁下有懸鼓我欲擊之丞卿怒者永樂教
  靈帝使賣官受錢所祿非其人天下忠篤之士怨望欲擊懸鼓以求見丞卿主鼔者亦復謟順怒而止我也 又曰獻帝踐祚之初京都童謡曰千里草何青青十日卜不得生案千里草為董十日卜為卓青青暴强之貎不得生者亦旋破亡也 魏畧曰令狐愚字公冶太原人為兖州刺史愚見吳未平而齊王芳年少又聞楚王有智勇初東郡有謡云白馬出河妖馬夜過官収靷嗚呼衆馬皆應明日見跡大如斛行數里還入河中又有謡言白馬素羈西南馳其誰乗者朱虎騎愚既聞此謡又聞大司馬楚王小字朱虎故遂與其舅王陵隂謀立楚王愚病死後發覺刀割愚棺而戮尸焉 吳志曰初興年中吳中童謡曰黄金車斑斕昌門出天子昌門吳西郭門也夫差所作也其後孫氏興焉異苑曰義熈中童謡云長作掃箒樞作杷掃除洛中迎瑯琊及十一年晋大軍至洛修復園陵時封琅邪王也 中興徴祥説曰大和中童謡曰青青御路楊白馬紫縷韁汝非皇太子那得甘露漿又曰鳯凰生一雛天下莫不喜本言是馬駒何悟成龍子是時海西公寵愛殿中常侍相龍等因共為亂生子男三人海西以為己子將欲立之既而被廢以馬韁殺三子三子死之明日南方獻甘露焉
  中興徴祥説曰隆和中謡曰升平不滿斗隆和那得乆哀皇聞而惡之改為興寜又謡曰雖復改興寜只自無聊生尋哀帝中藥不識萬㡬 異苑曰石勒末年謡曰一杯水食者㫖石勒死人不知不信我語視鹽池三月忽變而生埿七月而勒死池還如先 又曰符堅域中謡曰河水濁復清符詔死新城 又謡曰肩不過項及其南侵其相王猛諫曰童謡有云肩不過項此不宜逺行之徴也不從果敗於夀春之項城
  人生角及自出地
  京房曰權臣専政厥妖人生角 漢書五行志曰景帝二年九月膠東人年七十餘生角角有毛角兵象老人吳王象也年七十七國象也時膠西濟南臨淄膠東四王謀反連楚趙凡七國 華陽國志云李勢未亡之前涪陵有民頭生角長三寸凡三截之 京房易傳曰人自地出君有憂民散流國亡地
  男化為女
  春秋潜潭巴曰小人聚天子弱則丈夫化為女子 京房曰丈夫化為婦人兹謂柔勝强隂勝陽邦必亡又曰男化為女有異姓來其國 蜀王本紀曰武都丈夫化為女子顔色羙好盖山精也蜀王取為后后死蜀王於武都擔土於成都葬之故地號曰武擔以石鏡一表其墓漢書五行志曰哀帝建平三年豫章有男子化為女
  子嫁為人婦生子長安陳鳯言陽變為隂將無繼嗣自相生之象生一子將復一世絶也
  女化為男
  春秋潜潭巴曰賢人去位天子獨居則女化為丈夫京房曰女子化為男子兹謂隂昌賤人為政其邦必亡又曰君將絶嗣則君妻化為男 紀年曰晉定公二
  十五年西山女子化為丈夫與之妻能生子其年鄭一女生四十人二十人死 史記曰魏襄王三年魏有女子化丈夫 續漢書五行志曰獻帝建安七年越巂有女子化為男子時周羣上言哀帝時亦有此將有代易之事至二十五年帝封山陽公
  人生而能言
  京房易𫝊曰言之不知則人生而能言天使代其言也 又曰人生而能言言善則善言惡則惡此國之徴 地鏡曰多有讒賊人生而言
  人生而能行
  京房曰人生而行其國大昌其君有憂 又曰自受其殃黔首散亡 地鏡曰王事急民欲流亡國有兵則人生而能行
  人相食
  續漢書五行志曰靈帝建寜三年河内婦食夫河南夫食婦 異苑曰後漢桓帝元嘉元年任城民婦生兒即自取食之又謂姑曰天使如此我亦行死尸僵者門閭安欹者失半覆則盡滅言畢而匍匐復産一兒而两頭五人楊難自王仇池分國之應也
  人生子異形
  天鏡曰婦女一時生三男不出三年外國來生三女國有隂私 春秋潜潭巴曰人生五首猾大起 京房曰人生子首在背天下易鄉 天鏡曰人生兩首不出三年上帝命王征四方布令天下 又曰人生四頭兩目世主大哀人生多頭君王有咎民顛沛流亡 地鏡曰天下憂主凶民流亡則人生有四目 天鏡曰人生三目横兵並起為害 京房曰人生子有一目其國不寜春秋演孔圖曰崇高將亡隂不承陽怨望生則十口
  之人出 京房曰人生有二口以上國主見驚以兵天鏡曰人生兩口五榖不登百姓喪亡 京房曰人生子舌長天下有兵 人生子有一耳是謂不聰 人生有三耳以上是謂多方其國無王 又曰是謂多聰國事無定 人生子有一手是謂不夀其國有咎 人生有三臂有反臣 人生有三手以上臣謀主 人生三足是謂非常天下有兵 天鏡曰人生多足是謂大役其國東西移走 人生有三足不出二年國有兵喪京房曰人生子有一足是謂不行國主亡 人生子有三十指民流亡 人生子有二鼻有民謀其主 人生有二背臣反主亡 天鏡曰人生両身世主被殃民人散亡 人生両腹不出三年嵗大熟民食足 京房曰人生子有三腹其國分 人生有二腹是謂惡祥國主以仇亡 人生子目在首上及後天子亡 天鏡曰人生目著腹五榖豊横兵起 京房曰人生子目在項背天子不安 人生子目在臂及手天下有大事 人主子目在腋下天下不相見 人生子目在隂天子亡位人生子目在踵及足是謂下視天下大兵 人生子
  口在首上及在後國主亡 天鏡曰人生子兩口在背國無兵人民行五榖昌 京房曰人生子口在肢臣主亡 人生子口在腹旁天下有兵一曰為天徳五榖豊熟 人生子口在節天下民大飢流亡 人生子鼻在背及項天下不寜 人生子鼻在首前太子有殃 人生子鼻在腹天下大荒 人生子鼻在四肢節天子亡人生子鼻在隂是謂不恒天子降 人生子耳在首
  上及前後天下有兵民流亡國君喪 人生子耳在腹天下兵 人生子耳在背及肩項天下有憂 人生子耳在四肢及手足有反主者 人生子腹在背天下飢人生子腹在手上前後天下民飢兵作 人生子腹
  在四肢足天下有大兵又曰天子易 人生子四肢在背天下亂於兵 人生子隂在首天下大亂在背天子無後 人生子隂在腹天下有大事 京房易侯曰人生子足小此謂下約不出三年邦消亡 漢書五行志曰平帝元始六年六月長安女子生兒兩頭異頸面相向四臂共胷凥上有目長二寸所若六畜首目在下兹謂亡上政將變更凡妖之作以譴失正各象其類二首下不一也手多所任邪也足少下不勝任也 風俗通曰靈帝光和二年洛陽上西門外女子生兒両頭異肩四臂共胷俱前向以為不祥随地棄去朝廷變亂上下無别二頭之象也 春秋運斗樞曰人主不省山川之祠州土之位不應天府斬伐無度懐山絶渠則人生大頭 天鏡曰人生子頭如囊者主有咎凶 又曰人生頭大不出三年將有大師來伐其國 又曰人生無頭世主方凶京房曰人生子無目其國主暴死 人生子無口其國主見賊 又曰多疾 春秋運斗樞曰上𡚁下塞則人無唇 京房曰人生子無唇是謂不祥國主死亡 人生子無耳天子不聰 天鏡曰人生而無口鼻耳世主凶其國年熟 人生子無鼻其國主疾病 人生子無足嵗大飢 人生子無手主有客兵至 人生子無手掌世主大憂疾病 人生無足世有喪徴也 人生無足不出三年其國空 京房曰人生子無指天子有更令 人生子無腹其國年大熟 人生子無四肢其國主君臣有反者 人生子無隂其國主無后 人生子無凥國主以仇亡 天鏡曰人生子無頭不出三年有大師來伐其國 人生子無骨其國主昌 魏志公孫述時襄平北市有人生肉長圍各數尺有頭目口喙無手足而動摇此赤眚也占曰有形不成有體無聲其滅亡必也
  人生六畜
  京房曰人生六畜是謂更有王天下易主 人生馬百姓勞苦 人生彘犬人君失道 人生彘貴人牽義民不義 人生六畜形人面者天子不聰 人生六畜口在手之上及腹天下有大兵 人生六畜口在腹背胷天下有反者 人生子人形六畜靣更天子 人生六畜口在隂天下有惡天子 人生六畜耳在手上天下有憂又云有反者 人生六畜耳在四肢天下有兵一曰天下大荒 人生六畜耳在腹及胷天下有反臣人生六畜耳在隂羣臣常謀天下 人生六畜四肢在腹及首天下大亂 人生六畜有三首以上天下樂昌人生六畜有两身天下有重兵 人生六畜有三目
  以上天下有亂臣 人生六畜有一目國令不行 人生六畜有两口以上天下有兵 人生六畜有三耳以上天下有大事 人生六畜有一耳國主不聰 人生六畜有両鼻以上有謀反者 人生六畜有一足天下無主 人生六畜有二足天下有大憂 人生六畜隂在首上天子失位 人生六畜有二隂以上國主多子人生六畜有四肢無節天下有不善者 人生六畜有二尾以上國有大事 人生六畜有毛無羽天子失位人生六畜有羽無毛天子無朝之者 人生六畜身
  半有毛半無毛國有大事 人生六畜無靣天下兵作人生六畜無首天下無主天子失位 人生六畜無
  目社稷亡 人生六畜無口天下大飢重有大兵 人生六畜無鼻天下有災 人生六畜無耳天子無令臣人生六畜無腹天下大飢重以大兵 人生六畜無
  四肢天子無忠臣 人生六畜無隂天子無後 人生六畜無骨觔SKchar天下昌 人生六畜無尾是謂無後近臣反殺主 人生六畜無毛天下貧民飢 地鏡曰兵起則人生牛馬
  人生野獸飛鳥
  天鏡曰人生野獸國君兄弟分别不出一年夷狄内侵京房曰人生野獸天下不通 人生野獸有他變形
  天下大兵凶亡 京房易侯曰人生飛鳥兹謂不祥司馬將兵上卿亡 人生子形如飛鳥靣者非常兵行人生子人靣飛鳥形者大水行兵戰 人生飛鳥有人形體者天下分 天鏡曰人生飛鳥君憂小民散流
  人生五榖草木雜物
  京房曰人生子盡為五榖國民昌 人生子盡為草木國主死 人生子盡為石兵强 人生他物非人所見聞者皆為天下有兵
  人生龍蛇虫魚
  地鏡曰國君見伐則人生龍 京房曰人生龍有異姓來相其國君將亡 人生子人靣而龍蛇形者天下有兵 紀年曰令王四年碧陽君之諸御産二龍 人生子人形而龍蛇靣者天下飢其兵合 人生蛇蜂蠆天下有并民 人生虵蜥蜴國破有喪君走 人生子魚為首者有大水
  人死而更生
  天鏡曰人死復生國有大病五榖死兵起 京房曰子不三年改父之道則為私厥妖人死更生左傳曰晋殺秦諜於絳七日復生 續漢書五行志曰獻帝初平中長沙人姓桓死棺斂月餘其母聞棺中有聲發之遂生至隂為陽下人為上其後曹公由匹庶起也 又曰獻帝建安四年武陵宛縣女子李娥年六十餘死於城外已四十年行人聞SKchar2中有聲發出遂活 京房易傳曰死人復行五榖不登兵革大起
  女生赤毛
  京房易傳曰人君尊卑無别則女生赤毛
  神瑞
  西王母
  帝王世紀曰舜時羣瑞畢臻昆崙之北玉山之神人身虎首豹尾蓬頭戴勝執几杖皓然白石城金室而居南有青鳥常為取食名曰西王母慕舜之徳來獻白環及貢益地圖 瑞應圖曰王者承先王法度無遺失則來黄帝時西王母使使乗白鹿來獻白環 大戴禮曰舜以天徳嗣堯布㤙散徳日月出入莫不率俾西王母來獻玉琯異苑云零陵文學奚景於舜廟下得玉琯一即舜西王母所獻玉琯也漢律歴志注云西王母獻舜白玉管以玉為管也
  四海神
  金匱曰武王伐紂都洛邑隂寒雨雪一十餘日深丈餘甲子朔旦有五丈夫乗馬車從両騎至王門外欲謁武王武王將出見之太公曰不可雪深丈餘五丈夫車騎無跡恐是聖人太公乃持一器粥出門而進五車兩騎曰王方未出天寒故進熱粥以禦寒而不知長㓜從何來兩騎曰先進南海君次進東海君次北海君次西海君次河伯雨師風伯粥既畢使者告太公太公謂武王曰此四海之神王可見之南海神曰祝融東海神曰勾芒北海神曰𤣥㝠西海神曰蓐収河伯名為憑雨師名詠風伯名飛亷請以名前五神皆驚相視而歎祝融等皆拜焉武王曰天隂逺來何以教之四海曰天代立周謹來受命請勅風伯等各奉其職 墨子曰鄭繆公晝處廟有神入門而左鳥身素服三純面狀正方繆公乃懼神曰無奔帝享汝明徳使錫夀十年使君昌公問神名神曰勾芒 國語夏之興也融降於崇山融祝融也崇髙山也夏居陽城髙山所近也
  登山神
  管子曰桓公北征孤竹未至卑耳溪十里援弓將射未敢發見人長尺而人物具冠右袪衣走馬前疾管仲曰臣聞登山之神有俞兒者長尺人物具焉伯王之君興則見且走馬前導也右祛示從右渉至溪如所言公拜馬前曰仲父之聖若此對曰夷吾聞聖人先知無形非有形而後知臣非聖人臣承教者也
  神女
  瑞應圖曰羙女者盖神女也君徳被逺則至周穆王時持酒來酌之
  神怪
  神吟嘯
  淮南子曰夏桀亂四時之政黄神吟嘯鬼神失其常
  神降莘
  左傳荘公三十二年有神降於莘有神聲以接人莘虢地恵王問内史過曰是何故對曰周之將興明神降之鑒其徳也將亡神又降之觀其惡也故有得神以興亦有以亡虞夏商周皆有之王曰若之何對曰以其物享焉其至之日亦其物也享祭也若以甲乙日至祭先脾玉用蒼服尚青以此而祭也王從之内史過徃聞虢請命聞虢請於神求賜土田之命反曰虢必亡矣虐而聴於神神居莘六月虢公使祝應宗區史嚚享焉神賜之土田祝大祝也宗宗人也史大史也應區嚚人名也史嚚曰虢其亡乎吾聞之國將興聴於民政順民心將亡聴於神求福於神神聰明正直而一者也依人而行唯徳是與虢多凉徳其何土之能得凉薄也謂二年晉滅虢也
  回禄神蓐収神
  國語曰夏之亡也回禄信於聆隧回祿火神再宿為信聆隧地名也又曰虢公夢在廟虢公王季之子文王之弟虢虢公醜也廟室廟也有神人靣白毛虎爪執鉞於西阿西榮也公懼而走神曰無走帝命曰使晉襲於爾門帝天也襲入也公拜稽首覺召使嚚占之對曰如君之言則蓐収也天之刑神刑殺神也天事官成官成禍福各以官象成也公使囚之且使國人賀夢欲轉吉故使賀也舟之僑大夫也告其諸族曰衆謂虢不久吾乃今知之以其賀夢其適晉六年虢亡
  神致璧
  史記秦始皇三十六年秋使者從闗東夜過華隂平舒道有人持璧遮使者曰為吾遺鎬池君服䖍曰水神也張晏曰武王居鎬鎬池君則武王也武王伐啇故神云始皇荒滛若紂矣今亦可伐也孟康曰長安西南有鎬池也言曰今年祖龍死蘇林曰祖始也龍人君之象謂始皇也使者問其故因忽不見置其璧去使者奉璧具以聞始皇黙然良久曰山鬼固不過知一嵗事也退言曰祖龍者人之先也使御府視璧乃二十八年行度江所沉璧也三十七年始皇崩於沙丘
  神降不見形
  吳志孫權傳曰太元元年五月臨海羅陽縣有神自稱王表周旋民間語言飲食與人無異然不見形又有一婢名紡績是月遣中書郎李崇賫輔國將軍羅陽王印綬迎王表李崇既至與崇及所在郡守令長談論崇等無以易所過山川遣婢與其神相聞秋七月崇與表至權於蒼龍門外為立第舍表説水旱小事徃徃有騐十一月權祭郊還寝疾二年二月表亡至四月權薨
  池神見
  幽明録曰晋武帝於殿上𥦗下清曙忽見一人著白幃黄絹單衣舉身沾濕自稱是華林園中池水神名曰淋泠君也若善見待有福祐時帝飲已醉取常佩刀空擲之刀空過無礙神忽曰不以徃事垂接當令知所過居少時而暴崩
  鬼恠
  鬼見
  天鏡曰鬼見官府及私宅内失土地之象 國語曰周之衰也杜伯射王於鄗注云常昭曰鄗鄗京也杜國伯爵陶唐氏之後也春秋曰宣王殺杜伯而不辜後三年宣王㑹諸侯田於囿日中杜伯起於道右朱衣冠操朱弓矢射宣王中心折脊而死也 左傳曰荘公八年十二月齊侯游于姑棼遂田于貝丘姑棼貝丘皆齊地田獵也見大豕從者曰公子彭生也公見大豕而從者見彭生皆妖鬼也公怒曰彭生敢見射之豕人立而啼公懼墜於車傷足喪屨 漢書五行志曰髙后八年三月自灞工還枳道見物如蒼狗撠髙后腋怒見趙王如意為祟遂病腋傷而崩先是后殺如意
  鬼擲人屋
  天鏡曰鬼擲人屋扣門户如賊盗刼人不出一年民人疾病
  鬼呼
  墨子曰夏桀之時鬼呼於國 天鏡曰鬼呼大人當之是謂䘮亡不出一年天下争地一曰哭祖民分散 述異記曰吕光永康二年有鬼叫於都衛曰兄弟相滅百姓斃両口絶祀吏尋聲視之則靡所見是年光死嬌子紹立五日紹庶兄纂簒紹自立明年纂弟車騎大将軍常山公征伐屢有戰功疑纂不已帥衆攻纂所殺無窮常酗遊走無度明年因醉為從弟超所殺超推兄隆為主姚興因舋遣叔父征西将軍隴西公碩徳伐之隆師徒撓敗乃稱蕃於姚氏三年遂為姚氏所滅
  鬼吟哭
  墨子曰夏桀之時鬼叫於國商紂之亡有鬼宵吟 董仲舒五行逆順曰人君簡宗廟不禱祝咎及於外則鬼夜哭 京房曰國虚空人君有尸禄則鬼夜哭 晋陽秋曰符堅未敗常安市鬼夜哭一月乃止 京房曰鬼夜哭國將亡





  唐開元占經卷一百十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