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陳州宛邱縣令高府君夫人河南宇文氏墓誌銘

唐陳州宛邱縣令高府君夫人河南宇文氏墓誌銘
作者:陳子昂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16

夫人諱某,河南郡人也。昔吾君夏後氏之子,霸有幽都,皇運北興,鼎圖南起,開寶符而帝天下,撫璿璣而王中國。則後周之受命,武帝之雲孫,夫人四代祖也。曾祖某,失周子之封,亡山陽之國,雖存天子之胤,已類咸陽布衣,植德早夭。祖某,隋朝官灃州灃陽縣令;父某,龍州司法:皆承家席寵,代有令名。夫人賁穠華,襲繁祉,崇徵惠穆,秀色苕榮,自於幼年,有令儀也。十四適於高府君,夫其溫慈惠和,信肅修穆,行有法度,動有禮經,嚴恪以理家人,僴瑟以和君子,則已含乎光大矣。若迺宗廟衷敬,仁孝也;娣姒祇和,謙順也;蠲潔酒食,婦儀也;黼黻元黃,女工也:宏此四德,而務六親,鞶帨以文之,雜佩以發之,猗可以作範母儀,昭宣壺則矣。至於訓子以睦,教女以順,愛下以慈,與人以讓,外以讚府君之德,內以光中饋之教,皆曰:聞其進不見其退也。嗚呼!仁而不壽,生也永終,永淳無元年五月,遇疾終於宛邱縣之官舍,時年二十七。嗚呼哀哉!高府君尋以公事罷職,山塋未卜,旌來歸。府君思北海之魂,留東園而殯,日月遂往,九歲於茲,府君方崇樹先塋,增封舊域,以大周天授二年太歲辛卯二月癸卯,啟殯於東園,遷祔於洛州某原,禮也。哀哉夫人!雅有高行,終而不忘,以為厚葬非禮也。是以珠玉不飾。磚瓦是藏,高府君聿尊其志,率以薄葬。於戲!非古之明德淑女,金玉其光,何以躋之?吾忝門閭之賓,睹其家道矣。雍穆懿鑠,實有清風,故敘之而未棄德也。銘曰:

夭夭桃李有華兮,灼灼淑人宜家兮。修睦婦道不嘩兮,窈窕嬪儀孔嘉兮。榮采之方茂而雲亡兮。谘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