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進士(永泰二年通州問)

問進士
(永泰二年通州問)
作者:元結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380

第一编辑

問:天下興兵,今十二年矣,殺傷勞辱,人似未厭。控強兵據要害者,外以奉王命為辭,內實理車甲,招賓客,樹爪牙。國家亦因其所利,大者王而相之,亞者公侯,尚不滿望。今欲散其士卒,使歸鄉裏,收其器械,納之王府,隨其才分,與之祿位。欲臨之以威武,則力未能制;欲責之以辭讓,則其心未喻。若舍而不問,則未睹太平。秀才通明古今,才識傑異,天下之兵須解,蒼生須致仁壽,其策安出?子其昌言。

第二编辑

問:往年天下太平,仕者非累資序,積勞考,二十許年,不離一尉。至於入廊廟,總樞轄,則當時名聲籍甚者得至焉。今商賈賤類,台隸下品,數月之閑,大者上汙卿監,小者下辱州縣,至於廊廟,不無雜人。如專經以求進,主文而望達者,若不困頓於林野,則必淒惶於道路。今日國家行何道得九流鑒清?作何法得僥幸路絕?施何令使人自知恥?設何教使賢愚自分?

第三编辑

問:開元天寶之中,耕者益力,四海之內,高山絕壑,耒耜亦滿,人家糧儲,皆及數歲,太倉委積,陳腐不可校量。忽遇凶年,穀猶耗盡。當今三河膏壤,淮泗沃野,皆荊棘已老,則耕可知。太倉空虛,雀鼠猶餓,至於百姓,朝暮不足。而諸道聚兵,百有餘萬,遭歲不稔,將何為謀?今欲勸人耕種,則喪亡之後,人自貧苦,寒餒不救,豈有生資?今欲罷兵息戍,則又寇盜猶在,尚須防遏。使國家用何策得人安俗阜,不戰無兵?用何謀使縱遇凶年,亦無災患?

第四编辑

問:往年粟一斛,估錢四百猶貴;近年粟一斛,估錢五百尚賤。往年帛一匹,估錢五百猶貴;近年帛一匹,估錢二千尚賤。今耕夫未盡,織婦猶在。何故往年耕織,計時量力,勞苦忘倦,求免寒餒?何故今日甘心寒餒,惰遊而已?於戲!曩時粟帛至賤,衣食至易;今日粟制至貴,衣食至難。而人心勤惰如此,其何故也?試一商之,欲聞其說。

第五编辑

問:古人識貴精通,學重兼博。不有激發,何以相求?三禮何篇可刪?三傳何者可廢?墨氏非樂,其禮何以?儒家委命,此言當乎?彼天女、天孫,不知何物?彼日兄、月姊,弟妹是誰?駔儈與傖奴寧分?一純將二精何說?孤竹之君何姓?新城老婦何名?棘竹出自何方?毒銅產於何國?何鄉無水可飲?何地臥冰而溫?何人恩信過於田橫?何人壯勇等於關羽?何人鑿坯而遁?何人終日掃門?無淺近之不為,悉說。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