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祐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五

卷第十四 嘉祐集 卷第十五
宋 蘇洵 撰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景宋鈔本

嘉祐集卷第十五

             趙郡⿱⺾⿰𩵋禾 洵

  雜詩

   雲興于山

雲興于山霿霿爲霧匪山不仁天實不顧山川我享爲我百訴豈

不畏天哀此下土班班鳲鳩榖榖晨號天乎未雨余不告勞誰爲

山川不如羽毛

   有𩦸在野

有𩦸在野百過不呻子不我良豈無他人縶我于廐乃不我駕遇

我不終不如在野秃毛于霜𭔃肉于狼寜彼我傷寜人不我顧

子我忘

   有觸者犢

有觸者犢再箠不却爲子已觸安所置角天實畀我子

我所爲盍奪我有子欲不觸盍 之笠

   朝日載昇

朝日載昇薨薨伊氓于室有績于野有耕子塗有商于邊有征天

生斯民相養以寧嗟我何爲踽踽無營𥘉孰與我今孰主我我將

徃問安所處我

   我客至止

我客至止我逆于門來升我堂來飲我罇羞鼈不時詈我不勤求

我何多請辤不能客謂主人唯子我然求子之多青子之深期子

于賢

   顔書

任君北方來手出邠州碑爲是魯公冩遺我我不辭魯公實豪傑

慨忠義姿憶在天寶末變起漁陽師猛士不敢當儒生橫義旗

感激數十郡連衡𨷖羗夷新造勢尚弱明爲力未衰用兵竟不勝

歎息眞數竒杲兄死常山烈士涙滿頥魯公不死敵天下皆熈熈

柰何不愛死再使踏鯨鰭公固不畏死吾實悲當時緬邈念髙𧨏

惜哉我生遲近日見異說不知作者誰云公夲不死此事亦巳竒

或云公尸觧雖見殺而實不死大抵天下心人人屬公思加以不死狀慰此苦歎

悲我欲哭公墓莾莾不可知愛其乎生迹徃徃或孑遺此字出公

手一見减歎咨使公不善書筆墨紛訛癡思其平生事豈忍棄路

岐況此字頗怪堂堂偉形儀駿極有深穩骨老成支離㸃 迺應

和𨵿連不相違有如一人身鼻口耳目眉彼此異狀貌各  結

維離離天上星分如不相持左右自綴㑹或作斗與箕骨

重安置無欹危篆鼎兀大腹髙屋無弱楣古器合尺度法物

䂓想其始下筆莊重不自卑虞柳豈不好結束   羈筆

俗庸手尚敢窺自我見此字得𥿄無所施一   木后

爲團團彼明月欲畫形終非誰知忠義心餘  及斯因

𥿄使我重嘆嘻

   歐陽永叔白兔

飛鷹搏平原禽獸亂衰草蒼茫就擒執顛倒莫能保白兔

歎息愛其老獨生遂長拘野性始驚矯貴人織筠籠

誰知山林寛穴處頗自好髙飈動稿葉群竄迹如掃異

照野明暠暠獵夫指之𥬇自匿苦不早何當𮪍蟾蜍靈杵

   荅二任

魯人賤夫子嗚丘指東家當時雖未遇弟子巳如麻柰何郷

曽不爲歎嗟區區吳越間門骨不憚遐習見反不怪海人等

嗟我何足道窮車出無車昨者入京洛文章彼人誇故舊未

聞之𥬇呀呀獨有兩任子知我有足嘉逺遊苦相念長篇

我道亦未尓子得無増加貧窮巳衰老短髮垂䯯䯯重禄無 取

思治山中畬徃歳栽苦竹細密如蒹葭庭前三小山夲爲山中楂

當前鑿方池寒泉照谽岈翫此可竟日胡爲踏朝衙何當子來㑹

酒食相邀遮願爲久相敬終始無疵瑕閑居各無事數來飲流霞

   丙申歳余在京師郷人陳景回自南來弃其官得太子中

   允景回舊有地在蔡今將治圉囿於其間以自老余甞有

   意於嵩山之下洛水之上買地築室以爲休息之館而未

   果今景曰欲余詩遂道此意景囬志余言異日可以知余

   之非戲云尓

岷山之陽土如腴江水清滑多鯉魚古人居之富者衆我獨厭倦

思移居平川如乎山水蹙恐我後丗鄙且愚經行天下愛嵩嶽遂

欲買地居妻孥晴原漫漫望不盡山色照野光如濡民生

夭扎衣冠堂堂偉丈夫吾今隱居未有所更後十載不可

猒蜀樂上蔡占地百頃無邊隅草深野闊足狐兎水種陸

劬誰知李斯顧秦寵不獲牽大追黃狐今君南去巳足老

少當吾廬

   憶山送人

少年喜竒迹落拓鞍馬間縱目視天下愛此宇宙寛山川

浩然遂忘還岷峨最先見晴光猒西川逺望未及上但愛

大雪冬没脛夏秋多虵蚖乘春乃敢去匍匐攀孱

左右號鹿猿隂崖雪如石迫暖成髙瀾經日到絶

自恐不得下撫膺忽長嘆坐定聊四顧風色非人寰仰

垂手撫百山臨風弄𬓛䄂飄(⿱艹石)風中仙朅來游荆渚談𥬇

峽山無平岡峽水多悍湍長風送輕帆瞥過難詳觀其間

巫廟十數巔聳聳青玉幹折首不見端其餘亦詭怪土老

長江渾渾流觸齧不可欄茍非峽山壯浩浩無隅邊恐是

特使險且堅江山兩相值後丗無水患水行月餘日泊舟

爛熳走塵土耳囂目眵昬中路逢漢水亂流愛清淵道

洗濯無瑕㾗振鞭入京師累歳不得官悠悠故郷念中夜成

五噫不復留馳車走轘轅自是識嵩岳蕩蕩容貌尊不入衆

體如鎭中原幾日至華下秀色碧照天上下數十里䀹睫音

迤邐見終南魁岸蟠長安一月看山岳懷抱斗以騫漸漸大道盡

𠋣山棧夤縁下瞰不測溪石齒交戈鋋虚閣怖焉足險崖摩吾府

左山右絶澗中如一繩慳慠睨駐鞍轡不忍驅以鞭累累斬絶峯

凡不相屬聮背出或逾峻逺鶩如爭先或時度岡領下馬

怪事看愈好勤劬變青歡行行上劒閣勉強踵不前矯首

漫漫但青煙及下鹿頭坂始見平沙田歸來顧妻子壯抱難

遂使十餘載此路常周旋又聞吴越中山明水澄鮮百金買

徃意不自存投身入廬岳首挹瀑布源飛下二千尺強烈

餘潤散爲雨遍作山中寒次入二林寺遂獲髙僧言問以

導我同躋攀逾月不倦厭巖谷行欲殫下山復南邁不

五嶺望可見欲徃苦不難便擬去登玩因得窺群蠻此

歸抱愁煎煎到家不再出一頓俄十年昨聞廬山郡太守

徃求與識面復見山欝蟠絶壁撗三方有𩔖大破鐶包褁

𠋣之爲長垣大抵蜀山峭巉刻氣不温不𩔖嵩華背氣

吴君頴川秀六載爲蜀官簿書苦爲累天鶴囚籠樊岷

峨眉亦南犍𥠖雅又可到不見冝悒然有如烹脂牛過

始謂泛峽去此約今又愆只有東北山依然送歸

此可著意看

   上田待制詩

日落長安道大野渺荒荒吁嗟秦皇帝安得

小民十尺長耕田破萬頃一稔粟柱樑少年

勇刀不自驕頗能啗乾糧天意此有謂故使

累累𨷖兩剛方今正似此猛士強如狼跨馬

脫甲森不顧𥘵禓搏敵塲嗟彼誰治此踧踧不敢當當

無成不朝王田侯夲儒生武略今洗洸右手握麈尾指

郡國逺浩浩邊鄙有積倉秦境古何在秦人多戰傷此事

此時將何償得此報天子爲侯歌之章

   途次長安上都漕𫝊諌議

丈夫正多念老大自不安居家不能樂忽忽思中原慨然弃

劫劫道路間窮山多虎狼行路非不難昔者倦奔走閉門

蠶榖聊自給如此巳十年緬懷當今人草草無復閑堅卧因

芒刺實在肩布衣與食肉幸可交口言黙黙不以告未可

驅草入京洛藩鎭皆逹官長安逢𫝊侯願得說胏肝貧賤

不復苦自嘆富嘳不足愛浮雲過長天中懷邈有念𢠵

丗俗不見信排斥僅得存昨者東入秦大麥黃滿田秦氏

爲君喜不眠禁軍幾千萬仰此塡其咽西蕃乆不反老

士飽可以戰吾寧爲之先𫝊侯君在西天子憂東藩

何䇿安西邊𫝊侯君謂何明日將東轅

   荅陳公美

少壯事巳逺舊交良可懷百年能幾何十載不

游處了無猜飲食不相捨談𥬇乆所陪拜君

齒髮俱未老未至衰與頽我子在襁褓君猶

爲吏天一涯我又厭奔走逺引不復來歳月

況從與君别多事歳若排心力不能救衰病

如吾苦無才君亦巳有嗣骨目秀且佳人

 者夲不出豪傑苦見咍欝欝自不樂

東走陵巓崖不意君在此得奉𥬇與詼

我老應可怪白髭生兩顋新句辱先贈古

故舊毎所乖作詩報嘉貺亦聊以相摧

   又荅陳公美三首

仲尼魯司寇官職亦已優從祭肉不及戴冕奔

爲肉誠可羞君子意有在衆人但愆尤置之待

仲尼爲羣婢一走十四年荀 老不出五十千諸

豈其陷狂顚出處固無定不失稱聖賢彼亦誠自信

公孫昔放逐牧羊滄海濵勉強聽郷里垂老西游秦

徒爲乆辛勤君子豈必隱孔孟皆旅人

   送李才元學士知卭州

貧賤羞妻子富責樂郷關不見李夫子得意今西還白

紅旌照蜀山歸來未解𢃄故舊巳滿門平生浪遊處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