嘯旨
作者:孫廣 唐

權輿章第一编辑

夫權輿者,嘯之始也。夫人精神內定,心目外息,我且不競,物無害者,身常足,心常樂,常定然後可以議權輿之門。天氣正,地氣和,風雲朗暢,日月調順,然後喪其神,亡其身,玉液傍潤,靈泉外灑,調暢其出入息,端正其唇齒之位,安其頰輔,和其舌端,考擊於寂寞之缶而後發,折撮五太之精華,高下自恣,無始無卒者,權輿之音。近而論之,猶眾音之發調,令聽者審其一音也。耳有所主,心有所系於情性,和於心神,當然後入之。

【外激】以舌約其上齒之裏,大開兩胥,而激其氣令其出,謂之外激也。

【內激】用舌以前法,閉兩唇於一角,小啟如麥芒,通其氣,令聲在內,謂之內激也。

【含】用舌如上法,兩唇但起,如言殊字,而激其氣,令聲含而不散矣。

【藏】用舌如上法,正其頰輔,端其唇吻,無所動用而有潛發於內也。

【散】以舌約其上齒之內,寬如兩椒,大開兩唇,而激其氣,必散於為散也。

【越】用舌如上法,每一聲以舌約其上腭,令斷氣,絕用口,如言失字,謂之越也。

【大沈】用舌如外激法,用氣令自高而低,大張其喉,令口中含之,大物含氣煌煌而雄者,謂之大沈也。

【小沈】用舌如上法,小遏其氣,令揚大小沈,屬陰,命鬼吟龍多用之。

【疋】用舌如上法,如言疋字,高低隨其宜。

【叱】用舌如上法,如言叱字,高低隨其宜。

【五太】五太者,五色也。宮商征羽角所為之五大,八九五少為應,故為之大,以配仁義禮智信。此有看之本謂聲者,皆不逃五太。但以宮商發應,君使次序理,則聲理亂,則聲亂。

【五少】五少者五太之應,五太自有陰陽,然太權而言,五太為陽,五少為陰。用聲之至詳,而後發凡十二法象,一歲十二月,內激為黃鐘,外激為應鐘,太沈為太簇,小沈為夾鐘,五太為姑洗,五少為仲呂,散為蕤賓,越為林鐘,疋為夷則,叱為南呂,含為無射,藏為大呂。律呂相生而成。又此則十法二之首也。

流雲章第二编辑

流雲,古之善嘯者聽韓娥之聲而寫之也。濕潤流轉,妙中宮聲。沈浮起伏,若龍遊戲春泉,直上萬仞,聲遏流雲,故曰流雲。此當林塘春照,晚日和風,特宜為之。始於內激,次散自含越小沈,成於疋叱且五少,則流雲之旨備矣。其音有定,所之若龍若虎若蟬若鬼,一發之後更無難撓,亦由易之有可適,亦謂雲:凡十二嘯之變態極矣。夫琴象南風,笙象鳳嘯,笛象龍吟,凡音之發,皆有象。故虎嘯龍吟之類,亦音聲之流,今所序故於後。

深溪虎章第三编辑

深溪虎者,古之善嘯者聽溪中處聲而寫之也。雄之余,怒之末,中商之初,壯逸寬恣,略不屈撓。若當夏郁蒸華果四合,特宜為之。始於內激,既藏又含,外激而沈,終於五少而五太,則深溪虎之音備矣。

高柳蟬章第四编辑

高柳蟬者,古之善嘯者聽而寫之也。飄揚高舉,繚繞縈徹,咽中角之初,清楚輕切,既斷又續。華林修竹之下特宜為之。始於大沈,次以五少,激散越系而令清,終以小沈,則高柳蟬之音備矣。

空林夜鬼章第五编辑

空林夜鬼者,古之善嘯者夜過空林而寫之也。點柳蟋蟀鐵竊璚絕,輕不舉,纖不滅,中征之余,濃雪晝暄,淒風飛雪之時,特宜為之。奏之當以道法,先呼群鬼聚於空林之中,遞為應命,心當危危然,若有所遇。始於內激,次以五少三,去宮商耳,以越連之,則空林夜鬼之旨備矣。

巫峽猿章第六编辑

巫峽猿者,古之善嘯者聞而寫之也。幽隱清遠,若在數裏之外,若自外而至,自高而下,雜以風泉群木之響,迥然出於眾聲之表羽之初。日映空山,風生眾壑,特宜為之。初以內激,灱灱五連之,前二緩而清,後三急而高,錯總偏此,則巫峽猿之旨備矣。

下鴻鵠章第七编辑

下鴻鵠者,出於師曠清角之旨。古之善嘯者聽而寫之也。其聲寬綽浩渺,不絕以節。洪洞不絕,既上未上,寬大內外聞而樂之,輕浮遒急聞而惡之。嘗奏則求此一一聽之,受惡分明,鴻鵠下矣。且善嘯無其聲,至遠不越數百尺,鴻鵠翔於冥冥之間,曷由聞而下也?蓋激氣出於辱齒之間,妙聲轉於風景之際,則風景和,風景和則元氣下降翔雲之間,遊元氣之上,有不隨而下哉。若高秋和風景麗,特宜為之。先以外激翔風數十發聲,次以疋叱,然後純以五太終,以散越成之。三奏而清風臻,五奏而流雲卷,九奏而鴻鵠降,則下鴻鵠之音備矣。

古木鳶章第八编辑

古木鳶,古之善嘯者聞而寫之也。飛射哀咽,洪洞繚遠,若有所不足,郁郁振蕩,適斷又續,寒郊原野,陰風若霧,特宜為之。始於內激長引之,次疋叱,又散,則古木鳶之旨備矣。

龍吟章第九编辑

龍吟者,龍吟水中,古之善嘯者聞而寫之也。深沈郁沒,重厚濕潤,高不揚不殺,聲中宮商,傍映嵓巒,俯對潭洞,特宜為之。先以內激,次含又藏,具大終以沈,則龍吟之旨備矣。

動地章第十编辑

動地者,出於公孫。其音師曠,清征也。其聲廣博宏壯,始末不屈,隱隱習習,震霆所不能加。郁結掩遏,若將大激大發。又以道法先存,以身入於太上之下,鼓怒作氣,呵叱而令山嶽俱舉,將手出於外。夫坤儀至厚,地道至靜,而以一嘯動之,不亦異乎?然有所動之何者?夫人心誌而發乎氣,氣激於外而成於聲,聲含太宮太商,自然與四氣相合,則呂動律應,陽行陰伏,必陽藏而動陰,陰藏而動陽。當藏而動之,則振發不定,地居陰陽之上,焉有所負者動而所據能息哉?然則聲作而見動地之道,知音樂之有感,不必與震動然後謂動地之聲。地氣閉涸,煙凝陰冱,特宜為之。先以內激,次以大沈藏含,悉作動以五太成之,則動地之音備矣。

蘇門章第十一编辑

蘇門者,仙君隱蘇門所作也。聖人述而不作,蓋仙君述廣成務光以陶性靈,以演大道,非有以成聲音作程品也。昔人有遊蘇門,時聞鸞鳳之聲,其音美暢殊異,假為之鸞鳳。鸞鳳有音,而不得聞之蘇門者,焉得而知鷥鳳之響?後尋其聲,乃仙君之長嘯矣。仙君之嘯,非止於養道怡神,監於俗則致雍,熙於時則致太平,於身則道不死,於事則攝百靈,禦五雲於萬物,則各得其所感應之效,莫近於音,而仙君得之。至於飛走禽獸,嘯之末者,晉阮嗣宗善嘯,聞仙君以為已若往詣焉,方被發握坐,藉再拜而請之,順風而請者三,承風而請者再,仙君神色自若,竟無所對。籍因長嘯數十聲而去。仙君料籍固未遠,因動清角而嘯至四五發聲,籍但覺林巒草木皆有異聲,須臾飄風暴雨忽至,已而鸞鳳孔雀繽紛,而至不可勝數。籍既懼又喜而歸,因傳寫之。十得其二,為之蘇門。今之所傳者是也。深山大澤極高極遠,宜為之,先發五太五少沈激,內外一十二法備舉,方少得蘇門之音矣。

劉公命鬼章第十二编辑

劉公命鬼,仙人劉根之所為也。昔劉根道成,雅好長嘯,為太守所屈,因嘯召太守七世之祖立至。其聲清凈徑急,中人已下惡聞之。雖誌人好古嘯者多不隸習,以故其聲多闕。後之人莫能補者,謂之元剛格。先以五少之三去宮商,次用內激大小沈,終以疋叱則,劉公命鬼之聲備矣。

阮氏逸韻章第十三编辑

阮氏逸韻者,正阮籍所作也。音韻放逸,故曰逸韻。用法多比權輿與流雲之鱗轣十二間,無約束,多散越,大雅君子與常才齷齪者,皆宜聽之。天氣清肅,氛垢之外,乃可雜塤篪俗態之樂鄭衛人耳。善嘯者多能為之。林泉逸人,每為呼風,亦偶作一韻法,寄在眾之中,興矩則短之,興盡則止,則阮逸韻之旨備矣

正章第十四编辑

正者,正也。深遠極大,非常聲所擬。近代孫公得之,人未之聽。致平和而卻老不死者,此聲也。今有義,亡其聲。

畢章第十五编辑

畢者,五聲之極大,道畢矣。堯舜之後,有其義,亡其聲。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