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目錄 四友齋叢說
◀上一卷 卷十七 史十三 下一卷▶



李希顏字原復,與東江同年進士。為人公正剛方,東江甚重之。為雲南按察使,卒於官。其屬纊時,滇中人見其穿大紅袍乘大轎擡出衙門,皆以為平昔正直,陰司召作冥官也。

顧東江清於弘治六年以解元會魁登第,李西涯當國甚愛之。時吾鄉張莊簡為吏部侍郎,東江首往謁之。時尚未考館選,莊簡有意欲留在吏部,語之曰:「我部中缺主事一員,今留汝在我部中亦好。」東江曰:「某是個書生,但會讀幾句書耳,於政體恐有未諳。」莊簡曰:「汝但能照書本上行,幾曾見錯了。」亦可謂名言。

顧東江丁內艱回日,錢鶴灘以修撰去官家居。一日來作享,不同諸士大夫,惟約舊朋友四、五人沈惟馨、王大用輩。其一人姓張忘其名,在白龍潭後住,以染作為業。家頗溫厚,學雖不逮諸公,然其家好賢,常館谷諸公者。人持銀一錢,買三牲祭物,其豬首一枚不能掩豆,鵝一,魚一,及香楮等物而已。祭文亦是鶴灘來東江家,以片紙起草,取大紙書之者。祭畢,鶴灘坐待,令主人治福物來共食。東江出語雲:「不得陪諸公坐。」遂進去,諸人食畢而去。可見前輩舉動,其真率簡質類如此。東江居喪,既祥後,鶴灘來訪。東江留飯,惟殺一雞,買魚肉三四品而已。時鶴灘已有酒病,畏見腥氣,兩人對飲直至更深。鶴灘要吃黃蜆,時深夜已無賣者。適東江一叔開蜆子行,遂往扣門取數升,烹食至夜半而去。此二事是其弟顧鶴涇說。顧小時為庠生,年八十余,誠篤人也。余每訪以舊事,親為余道之。

東江居家時,不甚與士大夫來往。雖同年如宋大參(愷)、張掌科(弘至),亦不數相見。獨喜與顧味芩(曦)、戚龍淵(韶)、張一桂(冕)諸布衣遊處,而與顧尤厚。顧是一老儒,善詩,如橫雲山詩:「野人月黑偷金盎,山鬼天寒泣夜蘿」之句,尚為人誦傳。東江於士夫中獨重周北野(佩)。東江家居不泛然交,與其所常會飲者,有張鴻臚東園,乃莊簡任子,劉南村先世以琴供奉,人呼為劉彈琴者。陳約庵以舉人官至州守,居常苦節。諸人皆薄宦,清貧無位勢,或者東江之所重,又在此而不在彼也。

東江致仕還家,即築一傍秋亭在西園中,乃次子伯庸新造宅。尚未徙居,中多隙地,可以蒔蔬也。東江日處其中,課僮仆鋤灌。嘗見其《農桑輯要》一書,塗抹刪改,細書於行間及額上皆滿。余妹婿引至其書房中,見其以藥瓢貯各色菜子懸之梁棟間,無下數十種。夫以侍郎家居,絕足不與外事,閉門閑適,學為老圃,若將終身焉,始終不倦。東江之風流大節,亦過於尋常萬萬矣。

周北野以郎中致仕,其父輿字廷參,解元登第為翰林編修。兩世通顯,家居北郭,有田不上數頃,室廬荒敝,常閉門不與外事。父子皆善詩,今所傳有《周氏世鳴》集。

東江小時從張友蘭學,從受經義於任孝友先生,二公在東江童幼時,即識拔愛重之。後至顯貴,作祠堂於超果寺,歲時奉祀,亦可謂篤於故舊之義矣。

任氏自浙徙松,松鄉以來,世代讀書,後有勉之。太祖開進士科,松郡登第者自勉之始,官至參政。後又有孝友先生,孝友中鄉舉,歷官長史,居鄉亦簡重。前輩如張果庵(誥)者,其人本無可稱,然每一上司至,必約孝友同往相見。孝友不至,終不先入。此尚有前輩之風,今不復見矣,是徐長谷言之。

楊玉峰素剛直。為郎署時過家,時喻子乾(時)為松江太守,張燕待之。喻頗風流,與戲子合吃酒。楊即厲聲言曰:「喻子乾,此是何等模樣!」喻失色。玉峰名瑋,字伯玉,武宗朝為光祿少卿。武宗好養畫眉,中官每日至光祿寺,索子鵝頭幾十作畫眉食。楊對中官言:「今天下民窮財盡,何處討許多子鵝頭?」大加裁損。武宗怒,遣中官詰責,令楊自來回話。楊穿白布褶跪午門外,遂傳旨降二級調外任用,謫瀘州知州。時鄧茂七反,林見素方提兵征剿。見素命楊招撫,楊單騎入賊巢,喻以禍福,茂七即時降。

其弟樸庵名粲,嘉靖初為南京考功郎中。時豐南禺為本司主事。豐多才頗放曠,不守官箴,嘗公差過江,帶妓女而行。是年適當考察,科道皆在,楊當堂大語曰:「本司主事,豐坊頗多物議,當去。」人聞之皆痛快,一時服其嚴正。

陸文裕在翰林時,充經筵日講官。一日講罷,面奏曰:「今日講章非臣原撰,乃經閣臣改纂者。陛下有堯舜之資,當令諸臣各陳所見,則聖德日新,庶無壅蔽之患。」時桂見山當國,文裕謫授山西提學副使。

陸文裕公為山西提學時,晉王有一樂工,甚愛幸之。其子學讀書,前任副使考送入學。文裕到任,即行文黜退之。晉王再四與言,文裕雲:「寧可學校少一人,不可以一人汙學校。」堅意不從。觀此二事,文裕之剛決,亦近代之所僅見者也。

孫文簡公盛德絕倫。余家姑女為其甥唐科之婦,唐是都憲公之孫,後科早世,余表姐寡居。文簡在京時,每歲時寄至家中節物,如綢絹簪珥之類,余表姐亦皆沾及,未嘗不從厚。每年如此,無一年空缺。

東江先生,其堂中有春帖雲:「才美如周公旦,著不得半點驕;事親若曾子輿,才成得一個可。」又一春帖雲:「以義處事,義既立而家亦有成;以利存心,利未得而害已隨至。」皆可為近代格言。其孫子龍至今懸之堂中。

孫文簡言若不出口。在南京主試時,某亦在場屋中。是年偶下第,後相遇於南都,文簡語余曰:「主司在場屋中,欲求得佳士,甚於士子之求主司。但一時不能知,無可奈何。」言罷,面色通赤。

文簡在家,家人或有生事者,人言文簡縱之,實不然。蓋文簡天性凝重,雖盛怒亦發惡不出。其有生事者,非縱之,實不能禁也。故自雪岑公來,兩世通顯。雪岑官至延平太守,文簡歷官四十余年,位至宗伯,而臨歿之日幾不能殮,此豈可以易言哉?

雪岑公在朝,所交與者皆一時名士。諸公與雪岑往來尺牘,其孫漢陽太守允執勒之於石,其詞翰皆可傳者也。

磊塘張氏,莊懿公之後,世有厚德與余家姻連。近因小兒之喪,見其行禮二次,皆可為世人法。蓋不但江南所無,當此薄俗,恐海內近亦不能多見也。受所乃磊塘仲子,以甲科官至憲副,可謂通顯矣。頭七時即來吊,受所戴青方巾,穿白絹直裰。到門易白絹巾,與四兄弟一同行禮。沖玄少塘其親弟,玄朗其從弟也,拜罷而去。受所兄弟六人,余二人,則長兄涇泉,余女孫之鼠;從弟沖宇,余侄婿。二人不至,則別欲舉奠也。近時人一登甲科,則羞與其弟兄同事,必一人自行。凡吊喪則穿品服乘顯轎,至人家始易素服,此習俗盡然。今受所與弟兄一同行禮,此見其處族黨之厚;微服小轎而吊,此可見其處親戚之厚。士大夫茍欲以厚自處者,要當以此為法。

後數日,涇泉來舉奠。陳設祭品後,涇泉行禮,凡酒與湯飯之類皆涇泉執奠。其子於善接受捧置靈幾前,不用從人,且相慣習,不煩言喻。余問之,則張氏家廟中時享皆子姓,有事不用外人。此亦得之創見者,是雖莊懿遺範之善,然子孫能守,亦自不易。

沖字名仲頤,字士正,在諸昆季中尤蘊藉有雅致。家有廣庭修竹,其書室中窗欞軒敞,書史堆案。每文士至,即延納談晤。遇一酒徒,即與傾倒,頗不擇類,有劉公榮、石曼卿之風。若以俗事來告者,非惟不入於心,亦且不關於聽,原無此根在內也。蓋出塵離垢之士,近代亦罕見其比,且酒茗皆精美,飲酒數升後,益溫然可愛。余每入其室,不覺鄙吝都盡。

沈鳳峰堂中有春帖雲:「身入兒童鬥草社,心如太古結繩時。」鳳老和易坦蕩,真有蘇長公眼中未嘗見一不好人之意。遇兒童走卒,亦煦煦然仁愛之。每早起即作詩寫字,稍暇則粘碎石為盆池小景,令人悠然有林壑之思。凡燕席中有戲劇,即按拍節歌,有不葉則隨句正之。終日無一俗事在心,終歲無一俗人到門。壽登八十,常如小兒。此二言蓋其實錄也。

余正俗篇中,極言今世用碟架增高與競相崇飾金玉酒器之非。一日範中方太卿設客,余亦在座。見其陳設除去此等,果子用竹絲合散置數枚,行酒皆瓦盞,雖罰觥亦用新瓷爵。蓋狂瞽之言,一時陳其所見,本無足取,而中方遂能相信如此,可以見其勇於從善。茍人皆若此,何患天下無善俗耶?蓋士君子讀書出身,雖位至卿相,常存得一分秀才氣,方是佳士。

吾松近日唯王西園最有勝韻,仿佛古人,余小時猶及見之。王以歲貢為太順訓導,其人黑瘦骨立,善書畫。亦足奔走人,每一入城,好事者爭趨之。其舟次常滿,喜歌曲,曾教妝戲者數人,名丹桂者亦有聲。其室中蓄侍姬三四人。昔年路北村為太守時升任去。余與王大參道甫楊節推運之蒙其賞識,求書畫贈行。此日西園留飯有堂屋三楹,中間坐客,兩邊即寢室。中著侍姬,飯畢作畫,其供筆硯圖書者皆侍姬也。蓋有姜白石之風,今無復有此風流矣。

王海槎,今大參白谷之父也。讀書博古,為本府醫學正術。延名師教其子,昔日存翁相公與大參職業,即遊學於其家塾,館待甚厚。存翁相公登第後,大參即與余兄弟會文。每余兄弟至其家,必延款懇到,出前輩詩文評校竟日,余小時受其教甚多。今白谷名位尊顯,為賢士大夫,則海槎好士之報也。余家二府君,長君諱嗣,字宗胤,次君諱孝,字宗本,兄弟同居七十年,雖白首猶不異財,以孝友稱於郡中。兄弟必共食,雖妯娌亦未嘗異餐,七十年如一日。次君尤好學,余兄弟小時,府君每提攜遊行必教讀《》《》二經皆口授至終卷,不須揭本。後延名師,雖重費不惜,郡中諸賢達亦必延致,或具束修令余兄弟往見。凡可以教余兄弟者,無不曲盡。故舍弟亦忝登甲第,惟良俊最下劣,鞭策不前,以負二府君之教,其何以自立於天地間耶?

自漢以後,松江之以詩文著載在郡誌者,七十五人。其出處載郡誌,茲不錄。

吳二人:陸績、陸景
晉二人:陸機、陸雲
陳一人:顧野王
唐一人:陸敬輿
宋十八人:陳舜俞、任盡言、衛涇、王泰來、任仁發、趙孟僴、衛謙(謙孫剛)、朱之純、許尚、胡琚、田疇、林至、高子鳳、朱允恭、衛宗武、儲泳、葉汝舟
元十八人:淩巖、陸鵬南、陳宏、徐順孫、曹慶孫、莊蕭、周之翰、沈騰、陸居仁、王文澤、陸侗、任暉、董紀、吳哲、管訥、杜隰(隰弟桓)、顧彧
國朝二十九人:袁凱、顧祿、朱芾、陳璧、錢驥、王應隆、周彥才、焦伯誠、陸宗善、任勉之、陳詢、沈粲、黃翰、錢溥(溥弟博)、夏寅、金鉉、張弼、侯方、陳章、陸潤玉、王桓、曹泰、朱應祥、錢福、夏宗文、徐叔珙、陸厚、張年
僧四人:船子和尚、僧如隱、僧清濋、僧德然

大雅集二十八人,誌不中載者,廿一人:

孫華元實、沈存肯堂、俞鎬孟京、錢璧伯全、黃璋仲珍、宋處仁智民、俞俊子俊號雲東、俞庸子中號凝清、胡謙彥恭、馮以默淵如、錢元方彥直、張以文、沈震伯修、全思誠希賢、許璞叔瑛、張守中子政、鄭昕彥升、釋原瀞天鏡、釋靜慧古明、□□□□□、釋永彜古鼎、陶南村家乘共廿四人,各集未見者,十二人
孫莘季野華弟:曹宗儒號鶴林山人、衛仁近叔剛陸褧有章、倪樞德中、沈鉉文舉、余寅景晨、曹紹繼善、錢應庚、衛仁復、倪權、王應亨嘉會

鼓吹續編廿一人,別集未見者,二十人:

邵伯宣復孺子、章昺如、錢士修、錢復亨號講余教授、錢子良、沈度、黃黼、邵永寧升遠
李升、章公瑾、張扆號端居、陸鉉鼎臣、吳凱原、凱號蕓碧、趙楫、蔡廷珪仲全、王徵董源長源、陳景祺、陳景容、李彥文號敢齋

江湖耆舊集二人:

許穆、蔡昶上海

明詩粹選五人,俱已見誌中。

詩家精選廿一人,諸集所未見者十二人:

陶振子昌、張逢吉、奚伯鎮、夏正、陸宗、潘克溫、姚民、談甫、沈驥、孫怡、劉瑜、張迪。
聲文會選十五人,俱已見別集。

皇明風雅廿二人,諸集未見者,二人:

董佐才、王良佐。

皇明珠玉四十一人,諸集未見者,廿九人:

張璞廷采號友山、陳機應辰號草亭、金銳汝潛訓導、林榮廷寵同知、焦善可欲、曹鼎時用計瓊、吳晟汝器、姚舜民號默軒、張衎敬先主事、孫怡廷愉學正曹元復初、曹椿希彩、楊顯德昭、張元凱舜臣、陸銓以行、俱華亭。
邵弘遠號桐江、黃宏號病鶴、強順號勤齋、劉恒號聽潮、錢祐汝吉、朱恩澤民、黃謹韜庵、陸殷尚質高雲汝升、姚諫正言、陸晉卿號松雲、姚謨嘉言、俱上海、釋瑺永常。

明音類選共九人,諸集未見者,二人:

顧清、朱豹。

自國初以來諸集未見者,十人:

曹知白貞素號雲西、任叔寔有松鄉集、陶九成號南村、邵亭貞復孺、錢鼒號艾衲、李至剛周輿、張悅有定庵集、曹時中有宜晚集、曹時信。

凡遊寓如任叔寔、邵亨貞、陶九成、李至剛遂家松江者,已入郡人內。若楊鐵崖、錢曲江、張夢辰、張思廉輩暫寓者,不錄。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