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卷089

目錄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
◀上一卷 卷八十九•史部四十五 下一卷▶


卷八十九 史部四十五


○史評類存目一


史通會要》•三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陸深撰。深有《南巡日錄》,已著錄。深嘗以唐劉知幾《史通》刊本多誤,為校定之,凡補殘刓謬若干言。又以其《因習》上篇闕佚,乃訂正《曲筆》、《鑒識》二篇錯簡,類為一篇以還之。複采其中精粹者,別纂為《會要》三卷。而附以後人論史之語,時亦以己見參之。深集中別載《史通》二跋,大略言,知幾是非任情,往往捃摭賢聖,是其所短。至於評騭文體,亦可謂當。又言,知幾嘗謂國史敍事,以簡為主,而其書之冗長乃不少。觀其議論,可以見其去取之旨矣。


史通評釋》•二十卷編修勵守謙家藏本编辑

明李維楨評,郭孔延附評並釋。維楨字本寧,京山人。隆慶戊辰進士,官至南京禮部尚書。事蹟具《明史•文苑傳》。孔延始末未詳。《史通》舊刻,傳世者稀。故《永樂大典》網羅繁富,而獨遺是書。其後有蜀本、吳本,文句脫略,互有異同。萬曆中複有張氏刻本,增七百三十餘字,刪六十餘字。複於《曲筆》、《因習》二篇補其殘闕,遂為完書。不知其所增益果據何本。然自是以後,皆以張本為祖矣。維楨因張氏之本,略為評論。孔延因續為評釋,雜引諸書以證之。凡每篇之末標“評曰”字者,皆維楨語;標“附評”字者,則孔延所補也。維楨所評,不出明人游談之習,無足置論。孔延所釋,較有引據,而所徵故事,率不著其出典,亦頗有舛漏。故王維儉以下注《史通》者數家,皆嫌其未愜,多所糾正焉。


史通訓故》•二十卷編修勵守謙家藏本编辑

明王維儉撰。維儉字損仲,祥符人。萬曆乙未進士,官至山東巡撫。事蹟具《明史•文苑傳》。是編因郭孔延所釋重為厘正,又以華亭張之象藏本參校刊定。卷端有維儉題識,稱“除增《因習》一篇,及更定《直書》、《曲筆》二篇外,共校正一千一百四十二字”。然以二本相校,惟《曲筆篇》增入一百一十九字。其《因習》、《直書》二篇並與郭本相同,無增入之語,不知何以雲然也。孔延注本,漏略實甚。維儉所補,引證較詳。然黃叔琳、浦起龍續注是書,尚多所駁正。蓋劉知幾博極史籍,於斯事為專門。又唐以前書今不盡見,後人捃摭殘賸,比附推求,實非一二人之耳目所能遍考。輾轉相承,乃能賅備,固亦勢所必然耳。


史通訓故補》•二十卷編修勵守謙家藏本编辑

國朝黃叔琳撰。叔琳有《研北易抄》,已著錄。是書補王維儉注所未及,與浦起龍《史通通釋》同時而成。而此本之出略前,故起龍亦間摭用。所稱北平本者,即此書也。浦本注釋較精核,而失之於好改原文,又評注夾雜,儼如坊刻古文之例,是其所短。此本注釋不及起龍,而不甚改竄,猶屬謹嚴。其圈點批語,不出時文之式,則與起龍略同。惟起龍於知幾原書多所回護,即疑古惑經之類亦不以為非。此書頗有糾正,差為勝之耳。


四明尊堯集》•十一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宋陳瓘撰。瓘有《了翁易說》,已著錄。是書《書錄解題》著錄止一卷,此本十一卷,乃後人並其原表序跋合而編之者也。瓘以紹聖史官專據王安石《日錄》改修《神宗實錄》,變亂是非,不可傳信,因作是書以辨其妄。其初竄廉州時所著,名《合浦尊堯集》。但著十論,猶未直攻安石。及北歸後,乃改作此書,分為八門,曰《聖訓》、《論道》、《獻替》、《理財》、《邊機》、《論兵》、《處己》、《寓言》,始力斥王安石之誣。皆摘《實錄》原文,而各著駁論其下,共六十五條。坐此羈管台州。其總論中所雲安石退居鍾山,著此訕書以授蔡卞。卞當元祐之時,增損潤色,九年筆削云云。大抵主於掊擊卞,故史稱京、卞兄弟,最所忌恨,得禍最酷。然朱子尚病其有所避就,未能直中安石隱微雲。


讀史管見》•三十卷內府藏本编辑

宋胡寅撰。寅字明仲,號致堂,崇安人。官至禮部侍郎,諡文忠。事蹟具《宋史》本傳。是編乃其謫居之時讀司馬光《資治通鑒》而作。前有嘉定丙寅其猶子大壯序,稱“書成於紹興乙亥”,又稱其父安國受知高宗,奉詔修《春秋傳》。宏綱大義,日月著明,二百四十二年之後,至於五代。司馬光所述《資治通鑒》,事雖備而立議少,實因用《春秋》經旨,尚論詳評云云。案,胡安國之傳《春秋》,於筆削大旨雖有發明,而亦頗傷於深刻。是以《欽定春秋傳說匯纂》於其已甚之詞,多加駁正,以持褒貶之平。寅作是書,因其父說,彌用嚴苛。大抵其論人也,人人責以孔、顏、思、孟;其論事也,事事繩以虞、夏、商、周。名為存天理,遏人欲,崇王道,賤霸功,而不近人情,不揆事勢,卒至於窒礙而難行。王應麟《通鑒答問》謂,但就一事詆斥,不究其事之始終。誠篤論也。又多假借論端,自申己說,凡所論是非,往往枝蔓於本事之外。趙與旹《賓退錄》曰:“胡致堂著《讀史管見》,主於譏議秦會之,開卷可見也。如桑維翰雖因契丹而相,其意特欲興晉而已,固無挾敵以自重,劫國以盜權之意,猶足為賢。尤為深切。致堂本文定從子,其生也,父母欲不舉,文定夫人舉而子之。及貴,遭本生之喪。士論有非之者(案,寅以不持本生之服遭劾,見《宋史》本傳,其自辨之書則見所撰《斐然集》中),考漢宣帝立皇考廟,晉出帝封宋王敬儒兩章,專以自解。而於漢哀帝立定陶後一節,直謂為人後者不顧私親,安而行之,猶天性也。籲,甚矣!首卷論豫讓報仇,曰無所為而為善,雖《大學》之道不是過。若致堂者,其亦有所為而著書者歟?”則在當時論者,亦有異同者矣。至國朝朱直作《史論初集》,專駁是書。其間詆訶之詞,雖不免於過當,然亦寅之好為高論有以激之,至於出爾反爾也。


三國紀年》•一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宋陳亮撰。亮字同甫,婺州永康人。紹熙四年進士第一,官至建康軍節度判官,事蹟具《宋史》本傳。是書大旨主於右蜀而貶魏、吳,名為《紀年》,實史家論斷之體。已載亮所著《龍川集》中,此其別行之本也。


議史摘要》•四卷浙江吳玉墀家藏本编辑

舊本題曰《新刊祖謙呂先生議史摘要》,又題曰《議史摘粹》。一書之中,其名已自相矛盾。今檢其文,即呂祖謙《左氏博議》,但增以注釋耳。然注釋亦極淺陋,惟版式頗舊,蓋元、明間麻沙書坊所偽刻也。


三國六朝五代紀年總辨》•二十八卷江蘇蔣曾瑩家藏本编辑

不著撰人名氏。惟前有開禧丁卯吳煥然序,稱魏君仲舉比求到永嘉朱先生《三國六朝五代紀年總辨》。循《通鑒》,案前史,而為之辨論,詞語警拔。侍郎葉公正則亦稱此書事理融會,今昔貫通云云。案《文獻通考》載《紀年統論》一卷,《紀年備遺》一百卷,永嘉朱黼撰。引陳振孫《書錄解題》,謂其起陶唐,終顯德,與此本不符。又載葉適序,稱其書三千餘篇,述呂武、王莽、曹丕、朱溫皆削其紀年。今此本三國始於漢昭烈帝章武元年,不列曹丕。五代始於唐天祐四年迄十九年,下接後唐同光元年,不列朱溫。其例又復相合。考魏仲舉乃建陽書賈,今所傳《五百家注韓柳文集》即出其家,蓋以刊書射利者。又吳煥然序,首以用兵立言,中複有“靈旗北指,諸君封侯之秋”語。蓋開禧丁卯,正韓侂胄肇釁敗盟之時。時方競講北征,故仲舉於《紀年備遺》之中摘刊割據戰伐之二十八卷,以備程試答策之用。觀序末有“上可發前人未盡之蘊,下可以為學者進取之階”語。則書肆之曲投時局以求速售,其大旨了然著矣。卷端冠以三國、兩晉、南北朝、五代世系與地理攻守之圖。又《甲子紀元總要》一卷,於曹丕、朱溫皆紀其年號,與本書乖剌。知亦仲舉所加,非黼之舊也。案《平陽縣志》,黼字文昭,隱居南蕩山,終於布衣,嘗受業陳傅良之門。傅良喜議論,有《止齋論祖》一書,為當時舉子所重。故黼亦研心史事,以作是編。其原書雖不可盡睹,然二十八卷之中,大抵憤南渡之積弱,違心立論,強作大言。謂南可並北,北不可以並南。侂胄輕舉攻金,浮動者譁然和之,卒召敗衄,未必非黼等偏僻之說有以熒惑眾聽矣。


小學史斷》•二卷、《續集》•一卷、附《通鑒總論》•一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宋南宮靖一撰。靖一字仲靖,自號坡山主人,南昌人。是書上起周平王,下迄五代,敍述史事而裒集宋儒論斷,聯絡成文。所采《讀史管見》、《說齋講義》為多,《通鑒》及《程朱語錄》、《呂祖謙集》次之。至邵子之詩,亦摘句綴入。其他蘇洵父子之屬,則寥寥數則而已。知為講學家也。前有端平丙申自序。其中持論最悖者,如謂始皇當別為後秦,晉元帝當復姓牛氏,皆祖胡寅之說,不能糾正。蓋其書全取舊文,有如集句。遇先儒之論則收之,不敢有所異同故也。《續集》一卷,明廬陵晏彥文所編宋、元二代之事,附以遼、金,又附以西夏、安南,殊無義例。其以宋之南渡為道學之功,宋之不能恢復由偽學之禁。又以理宗能尊周、程,為知復古帝王之治。其大旨以道學之盛衰,定帝王之優劣。而一切國計民生,皆視為末務。視靖一原書,尤迂而寡當矣。是書舊無刊本。明嘉靖中,嘉興府知府趙瀛文始為授梓,而以陽節潘榮《通鑒總論》附焉,蓋鄉塾課蒙之本也。

史學提要》•一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宋黃繼善撰。繼善字成性,盱江人。其書以四言韻語編貫諸史,始自上古,迄於宋末,以便初學記誦。然舊本題繼善宋人,而述宋亡且稱德祐幼主降於大元,何耶?甯都魏禧集有是書序,並雲重訂其訛闕,又屬盱江塗大訁乃允恒補撰二篇,複為之注。考宋人所述,宜止於五代。此本既止於宋,則僅補一篇,且又無注,未必即禧之所序。觀大元之稱,當為元人所增也。


承華事略》•一卷浙江汪啟淑家藏本编辑

元王惲撰。惲字仲謀,東平人。世祖時官至翰林學士,事蹟具《元史》本傳。此書成於至元十八年,時裕宗為太子,惲官燕南河北道副使,因作此進於東宮,載前代為太子者之事,加以論斷。裕宗甚喜是書,令諸皇孫共傳觀焉。已載所著《秋澗集》中,此後人抄出別行之本。進書啟稱二十篇,厘為六卷。今止一卷,亦後人所合併也。


敘古頌》•二卷永樂大典本编辑

元錢天祐撰。天祐履籍未詳。是書前有延祐五年三月進表,稱臣於延祐元年作《大學經傳直解》,進獻皇太子。明年複作《孝經直解》進獻,承令命翰林官以威烏爾字語譯訖。奏上皇帝陛下、太后殿下,奉旨將《孝經》鏤版,命臣陪侍皇太子備員說書,給賜廩餼。敢獻盲歌瞽頌,采摭經史成言,效荀卿成相之體,葉以聲韻,著為一編。凡帝王之道,起自唐虞,訖於有宋。總八十六章,章二十四字。仍隨文引事實注於其下,目曰《敘古頌》。可以謳吟歌詠,掇前史於片紙之間云云。又有禮部牒,稱說書臣範可仁衍以增義,蕭貞疏以音釋,蓋三人共成此書也,然詞意鄙俚,殊不足采。


史義拾遺》•二卷內府藏本编辑

元楊維楨撰。維楨有《春秋合題著說》,已著錄。據孫作所作《維楨傳》,稱其生平論史之書,有《太平綱目》四十冊,《歷史鉞》二百卷,今俱亡佚。此書傳中不載,明皇甫汸始為刊行。大抵雜舉史事,自為論斷。上自夏商,下迄宋代。中有作補辭者,如子思《薦苟變書》,齊威王《寶言》是也。有作擬辭者,如孫臏《祭龐涓文》,梁惠王《送衛鞅還秦文》是也。有作設辭者,如毛遂《上平原君書》,唐太宗責長孫無忌是也。大都借題遊戲,無關事實。考同時王禕集中,亦多此體。蓋一時習尚如斯,非文章之正格,亦非史論之正格,以小品視之可矣。每篇下有跋語,蓋其門人所作。自稱其名曰木,不著其姓,亦不知其為何許人也。


事偶韻語》•一卷永樂大典本编辑

舊本題錢塘淩緯撰。不詳時代。是書凡五言絕句一百首。前自序雲,唐李瀚《蒙求》,約四言成編,誠便記覽。自後文士,往往效而為之,未有增至五言者。餘因暇日觀歷代君臣言行,多有補於世教,由是撮舉其要,以類相偶,萃為絕句百章。各章之下,仍取得失事附注焉。蓋即《蒙求》而稍變其體耳。


通鑒博論》•三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甯王權撰。權有《漢唐秘史》,已著錄。此書以洪武二十九年九月表上,蓋奉太祖敕撰者。前二卷論歷代史事大略,後一卷仿史家年表,名之為《天運記》。其上中二卷所雲《外記》者,劉恕,陳桱之書也;《正紀》者,司馬光之書也。錢曾《讀書敏求記》曰:“下卷圖格中於至正二十六年丙午書廖永忠沈韓林兒於瓜步,大明惡永忠之不義,後賜死。此非甯王之書法,而太祖之書法也。德慶一案,盡此二十一字,又何他詞之說”云云。夫林兒之死,猶義帝之死也(明初奉龍鳳年號);永忠之死,亦猶淮陰之死也。諉過永忠,一語而解兩失,此真舞文之曲筆。曾乃以為定案,於義殊乖。下卷之末有永樂五年禦制文一篇,題曰《歷代受命報復之驗》。蓋官為刊行,因而附著其文。純舉報應輪回之說,最為淺陋。後有成祖自跋雲,觀其革命之際,報復屠戮之慘,或亂生於內,或患生於外,自相魚肉。又雲,察其歷代報復之由,以明天道好還之理。觀其所言,似乎尚畏天道者。而革除時屠戮之慘,乃無複人理,天下後世之耳目可以是言掩耶!又案《明史》權本傳曰:“權常奉敕輯《通鑒博論》,又作《史斷》一卷。”今考是書凡例雲,一取《史斷》為法,加諸筆削。下卷之末雲,取《史斷》之首章以名是書。《史斷》者,宋端平三年南宮靖一所作。今尚有傳本,非權作也。


宋論》•三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明劉定之撰。定之有《易經圖釋》,已著錄。此書取《宋史》自太祖迄衛王事蹟,每條節文提要,各為論於其後,凡二十八篇。持論頗正,故鄭瑗《井觀瑣言》以為勝於《宋史筆斷》。然亦取太宗弑奪之說,至謂尼瑪哈為太祖複生。委巷鄙言,何可訓也。

蔗山筆麈》•一卷編修程晉芳家藏本编辑

明商輅撰。輅有《商文毅奏議》,已著錄。是編雜論史事,僅三十三條,頗好持異論。如謂宋天書事亦有深意,不可盡加訾議,是何言歟?


政監》•三十二卷兩淮馬裕家藏本编辑

明夏寅撰。寅字正夫,華亭人。正統戊辰進士,官至山東右布政使。是書首列經傳《尚書》、《春秋》,次自漢迄元史事。分條件系,各加評斷。皆前人緒言,無大闡發。又間或不免於偏駁。


雪航膚見》•十卷兩淮馬裕家藏本编辑

明趙弼撰。弼字輔之,南平人。雪航乃其號也。是書成於正統、景泰間。雜論史事,上自羲農,下及有宋。論多迂闊,亦頗偏駁。其中如論項羽殺宋義為是,先儒斷其矯殺為非。又論殺秦王子嬰、屠其宗族、伐其陵墓為是,先儒論其暴橫為非。又論項羽不殺沛公有人君之度,先儒不能表而出之。又論項羽獲太公、呂後三年,無淫殺之心,聞吾翁即若翁之言,即捨太公,則篤於朋友之義,而先儒不能察。又論羽之才美,亙古無倫,烏江之死,本實天亡,而非羽罪。司馬遷、揚雄所論皆謬。殊乖剌不協於理,宜為陶輔《桑榆漫志》所駁。然輔不駁此條之顛倒,而別舉羽弑義帝一事,謂雖有善無足稱。則所見亦與弼等矣。


新舊唐書雜論》•一卷兩淮馬裕家藏本编辑

明李東陽撰。東陽有《東祀錄》,已著錄。是編摘唐史事蹟,辨其是非。所論太宗、明皇之事為多,持論亦皆平允。然東陽依違避禍,固位取容。其論宋璟不與反正之功,無害宰相之體,實陰以自解。其論狄仁傑、褚遂良優劣,謂二人易地,仁傑必能強諫於武后初立之時,遂良必不能成功於武后既篡之後。及論德宗猜忌,元載凶嫉,李泌能周旋其間,亦隱然自以調停為功。其駁胡寅論高力士一條,及論姚崇任諂用詐一條,亦欲以持論之正自蓋其所為也。


宋紀受終考》•三卷編修汪如藻家藏本编辑

明程敏政撰。敏政有《宋遺民錄》,已著錄。其《篁墩集》中有《宋太祖太宗授受辨》一篇,專辨僧文瑩《湘山野錄》誣太宗燭影斧聲之事。末自注雲,猶恐考核未精,故別成是書。然觀文瑩所言,實無所確指,徒以李燾《長編》誤解文瑩之言,遂成疑案耳。宋濂、黃溍始首辨其誣。敏政是書,又博采諸書同異,一一為之辨證,然仍宋、黃二家之緒論也。


宋史闡幽》•一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許浩撰。浩字複齋,餘姚人。弘治中以貢生官桐城縣教諭。與作《通鑒綱目前編》之許浩同姓名,又同時,實各一人也。是編因與邱濬讀《宋史》而作,其是非皆不謬於聖賢。然特舉古來論定之說,敷衍成篇。如司馬光諸人為君子,蔡京諸人為小人,亦何待於浩而始知之乎?


元史闡幽》•一卷浙江鮑士恭家藏本编辑

明許浩撰。大抵皆取《續綱目》所書而論斷之,凡五十二條,持論雖正,而亦不免於偏駁。


世史積疑》•二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舊題元李士實撰。前有自序,稱至正七年壬申三月朔書。案,至正七年歲在乙亥,非壬申,與史不合。而元代亦未聞有李士實,惟明有新建李士實,成化丙戌進士,官至右都禦史,致仕。正德間甯王宸濠圖不軌,引之同謀。事起時,以士實與舉人劉養正為左右丞相。宸濠就擒,士實並伏法。事見《明史》。而正德七年正值壬申,與此書序內紀年適合。屠隆《考槃餘事》又稱,士實有善書名,而此本內自書序文,筆勢頗雄放,亦足相證其為明李士實所撰無疑。書首有衡山及天籟閣印記,乃文徵明、項元汴兩家舊本。此必在當時以士實為黨逆叛臣,嫌於私存其著作,故改竄紀年以掩其跡,而後來著錄者遂誤以為元人也。其書採摘史事,分條立說,迄於東漢之末而止。以喪心從亂之人,而妄議古今,其說蓋不足深論矣。


兀涯西漢書議》•十二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舊本題明張邦奇撰。實則因霍韜舊稿而增修之。兀涯者,韜別號也。所輯《明良集》,已著錄。邦奇字常甫,鄞縣人。弘治乙丑進士,官至南京兵部尚書,諡文定。事蹟具《明史》本傳。其書皆摘西漢之事編次年月,先錄《漢書》原文,而附以評斷。多引明代故事,證其得失。蓋嘗經奏禦之書,其每條標“臣案”者,韜原文;有別標“侍郎臣張邦奇曰”者,則續修之文也。


史評》•十卷內府藏本编辑

明範光宙撰。光宙字霽陽,石門人。是書自春秋迄南宋,人各為評。多襲前人緒論,罕出心裁。


責備餘談》•二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明方鵬撰。鵬有《續觀感錄》,已著錄。是書雜取古人行事為世所稱者,摘其瑕疵。自序謂賢知之過,立言制行,或不近人情,不合中道,往往載諸典籍,學者喜談而誤效之。故直指而極論焉,以自附於《春秋》責備之意。然持論刻核,時多乖謬。如《穀梁》謂隱公可謂輕千乘之國,蹈道則未其言允矣。今並謂輕千乘之國為非。至陳師道不肯假趙挺之之衣,亦排詆之。所謂不樂成人之美者歟?


東源讀史錄》•無卷數,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田維祐撰。維祜字裕夫,號東源居士,蕭山人。正德戊辰進士,官至肇慶府知府。是書採集史事及前人史評,衷以己意。其自跋謂於正德丁丑,取少微《通鑒節要》讀之。偶有所見,輒錄於楮。殊無出人議論,或似有所蹈襲。今觀書中所斷制,雖無大疵謬,而蹈襲之弊,誠如自序所雲。且少微《通鑒節要》雖出宋人,實村塾陋本。據以立論,亦安足以言讀史也。


翼正錄》•四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何思登撰。思登字一舉,武昌人。正德甲戌進士,官翰林院編修。是書標舉歷代史事而論其得失,大旨主於黜佛老之虛誕,故以《翼正》為名,其持論不為不醇。而言煩詞複,一書惟此一意,未免失之冗瑣。與胡寅《崇正辨》得失相同。至其意見偏駁,如許衡為國子監祭酒乞休事,必削元世祖年號,系於宋度宗鹹淳九年之類,尤舛謬至極,不足與辨者矣。


尚論編》•二十卷山東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鄒泉撰。泉字子靜,昆山人。正德中諸生。是編所載,自三代以至宋元,悉刪削諸史本傳,存其梗概,間引他說考證。又仿諸史論贊,附以己意。亦頗有可采之處,非明人輾轉稗販者可比。但以二十一史欲縮斂於二十卷中,此雖班、馬之才,亦必不能鎔鑄包括。時傷疏漏,固其所耳。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