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書講義困勉録 (四庫全書本)

四書講義困勉録 卷一

  四書講義困勉録原序
  稼書先生既㸃定四書大全輔以蒙引存疑諸解羽翼傳註深切著明而遺箧中復有困勉録前後二編即先生自題大全序所云萬厯以後諸家之説則别為一册者也其髙弟席子漢翼昆季并梓以行余得受而讀之喟然歎曰先生一生心力畢萃於孔曾思孟之書而禔躬之篤行淑世之精誠具見於此矣夫聖賢立言所以傳心明道顯之為日用彞倫微之為性命神化約以一二言而可以振挈綱維擴以千百言而可以兼綜條貫故斯須去之而不得終身由之而不盡者四書之言是也有宋大儒蔚興力洗漢人訓詁支離之病而後鄒魯墜緒掲若日星然朱子傳註既作微獨承其後者論解疊陳即以朱子語類所載推廣𫝊註同異不妨互存總為聖賢義藴無窮好學者折衷以求至是爰取於旁通曲暢引伸不已固非可以排決籓籬亦非可以横分畛域也自夫帖括令行濡首操觚之士不過循章摘句保殘守缺而止應舉畢而向所誦習之書棄若土苴即有博聞多識者出方且浸淫泛濫玩物貽譏其於聖賢之所以立言與夫先儒表彰論辨之本意茫乎胥失之矣欲望道徳之成名節之立將何所依據也與先生自釋褐休暇迄夫解組歸田晝考夕思其於四書義藴如食充飢如衣禦寒窮年矻矻無異經生舉業時搜輯羣書遠宗近取辨其醇疵晰其深淺既以大全為經復以是録為緯於整齊畫一之中寓融㑹貫通之致舊聞新得相輔彌彰而獨名之為困勉則豈徒竭蹶編摩泥守書册之謂哉孔子論列知行自生安學利及於困勉非必天下盡出於困勉之一途而孔子自言必曰憤忘食樂忘憂其教人也語上語下施無躐等葢自古聖賢真實為學之心不特已百已千者之為困勉即生安學利之資其返躬克己存理去欲無不從功夫磨鍊中來彼夫好言頓悟漫語現成固不待辨而已屏絶焉程子曰學只要鞭辟近裏著已又曰人之學不進只是不勇朱子亦曰開卷便有與聖賢不相似處豈可不自鞭䇿此困勉之説也惟先生粹質清明造履嚴苦律己服官一介不取以貞其操直道而事以遂其志凛然樹乞墦壟斷之防泊然守陋巷簞瓢之素其以困勉自處寧為人所難不為人所易然後言行同符始終合轍因於是録標舉欲學者知所嚮方云爾嗚呼先生往矣亷聲惠政嘉謨讜論淪浹人心而猶惜其措施未究望絶蒼生獨是遺編什襲之藏一朝流衍所謂載道之文篤其實而藝者書之美則愛愛則𫝊焉者其在斯乎余夙植淺劣何足以知先生之萬一而中心景仰積有年所兹得席子昆季傳習拳勤公諸來學共識典型因謂先生之書藝林固知尊而信之矣而吾黨之見其書當如見其人者困勉之義有待於精思力踐也故不禁娓娓言之以就正夫有道君子康熙嵗次己夘八月朔旦長洲復初學人彭定求序

  欽定四庫全書     經部八
  四書講義困勉録目録  四書類
  巻一
  大學
  卷二
  中庸上
  巻三
  中庸下
  卷四
  論語
  學而
  卷五
  為政
  巻六
  八佾
  卷七
  里仁
  卷八
  公冶長
  卷九
  雍也
  卷十
  述而
  巻十一
  泰伯
  卷十二
  子罕
  卷十三
  鄉黨
  卷十四
  先進
  卷十五
  顔淵
  巻十六
  子路
  卷十七
  憲問
  卷十八
  衛靈公
  卷十九
  季氏
  卷二十
  陽貨
  卷二十一
  微子
  卷二十二
  子張
  卷二十三
  堯曰
  巻二十四孟子
  梁恵王上
  卷二十五
  梁惠王下
  巻二十六
  公孫丑上
  卷二十七
  公孫丑下
  卷二十八
  滕文公上
  卷二十九
  滕文公下
  卷三十
  離婁上
  卷三十一
  離婁下
  卷三十二
  萬章上
  卷三十三
  萬章下
  卷三十四
  告子上
  卷三十五
  告子下
  卷三十六
  盡心上
  巻三十七
  盡心下
  等謹案四書講義困勉録三十七卷
  國朝陸隴其撰是書因彦陵張氏所輯講義原本刪剟精要復益以明季諸家之説而以己見折𠂻之始於順治戊戌越康熈癸夘而書成凡大學一卷中庸二卷論語二十卷孟子十四卷本隴其未定草稿隴其殁後其族人公鏐始為繕寫編次以授其門人席永恂等梓行之其曰困勉録者則隴其所自署也自朱子集註出四書大指闡𤼵始明其後宋元諸儒各有成編剖晣益無遺藴明代諸儒所説如蒙存淺達之類雖經生所傳習要不能盡出其範圍然聖賢之書㫖趣深長其
  理愈推而愈顯凡節目所在得後人為之融㑹貫通其足以羽翼集註者固亦不少隴其詳加别擇舉明末陽儒隂釋似是而非之説一舉廓淸之而獨取其純粹無疵可與集註相表裏者洵朱子之功臣固不徒為舉業家津梁之導矣乾隆四十五年九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  陸 費 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