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親及義祖神主合出太廟

四親及義祖神主合出太廟
作者:陳致雍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74

夫承祧繼統,則降其私親。尊祖敬宗,則存其大義。曆代已降,何莫由斯。是以先晉元之中興,而南頓令與琅琊恭王不祔太廟。於春秋之義,國君即位未逾年而薨者,尚不祔太廟。又神龍中,義宗孝敬皇帝以儲後追尊,入祔太廟,尋從輿論,亦別創嚴祠。而況四親位匪君臨,地非正統。高皇帝既承太宗之後,所謂以義斷恩,敘之昭穆,未合典故。

伏見保大初給事中朱鞏著作郎徐鉉奏引秦漢故事,請定宗孝靜皇帝成宗孝平王惠宗孝安王慶宗孝德皇帝宜準例於潛龍故地別創新祠,以四時而祭,既協尊祖之義,別為祭禰之宗。其太廟昭穆,請自昭宗已上未祧遷神主祔,並及請遷義祖神主於祠堂,就飾廟庭,別建嘉號,如德明興聖二廟之比者。準其年十二月敕文: 「我國家務存孝敬,理在不祧。群官便據典經,故禮當迭毀。予不敢違先皇之命,不敢忘義祖之恩,是降敕書,期同(闕二字)勞於寤寐,誠亦未安。何者?先皇禦劄尚新,言猶在耳,儒者已微典實,議論紛紜,苟歲月既徂,德音漸遠,畢朕之世,雖雲厥心不回,後代之人,且憂其意可奪,如是則隳先皇之孝敬,豈無時焉,祧義祖之神靈,信有日矣。誰當執咎,予用悔然。欲其求萬世之永安,未若割一朝之罔極。奉於不祧之地,冀絕親盡之言。嚴恭無虧,告享於舊。上匪違於先旨,下何傷於孝心。谘爾宗親,當體朕意,宜委所司於祠堂別建後殿,安置塑像。其前殿奉遷祖主以居。其寢庭制度祭享之禮,一如舊儀。」永為不祧之廟者,所為因時適變,以公滅私。載考聖謀,實符命議。雖義祖之廟,已正於典禮,而四親之主,合同於漢晉。是為師古,人何間言?其四親廟,臣請依朱鞏等原奏施行,或以潛龍故地稍遠,恐虧嚴敬,隻依京都建祀,於禮無愆。其義祖祠建,請準元敕處分。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