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困學記聞 (四部叢刊本)/卷之九

卷之八 困學記聞 卷之九
宋 王應麟 撰 江安傅氏雙鑑樓藏元刊本
卷之十

困學紀聞卷之九

           浚 儀 王 應麟 伯厚甫

 天道

三五曆紀天去地九萬里淮南子以為五億萬里春秋元命包

 陽極扵九周天八十一萬里洛書甄曜度一度千九百三十

 二里天地相去十七萬八千五百里孝經援神契周天七衡

 六間相去萬九千里八百三十三里三分里之一合十一萬

 九千里從内衡以至中衡中衡以至外衡各五萬九千五里

 𨵿令内傳天地南午北子相去九千萬里東卯西酉亦九千

萬里四隅空相去九千萬里天去地四十千萬里天有五億

 五萬五千五百五十里地亦如之各以四海為脉論衡天行

 三百六十五度積凡七十三萬里天去地六萬餘里靈憲自

 地至天一億萬六千二百五十里垂天之晷薄地之儀皆千

 里而𦍑一寸周髀天離地八萬里冬至之日雖在外衡常出

 極下地上二萬里周禮䟽案考靈耀徔上臨下八萬里天以

 圎覆地以方載河圗括地象西北爲天門東南爲地户天門

 無上地户無下極廣長南北二億三萬一千五百里東西二

 億三萬三千里廣雅天圜南北二億三萬三千五百里七十

 五歩東西短減四歩周六億十萬七百里二十五歩徔地至

 天億一萬六千七百八十七里半下度地之厚與天髙䓁天

 度云東方七宿七十五度南方七宿百一十二度西方七宿

 八十度北方七宿九十八度四分度之一四方三百六十五

 度四分度之一度二千九百三十二里二十八宿間相距積

 百七萬九百一十三里徑三十五萬六千九百七十里月令

 正義考靈耀云一度二千九百三十二里千四百六十一分

 里之三百四十八周天百七萬一千里是天圎周之里數也

 以圍三徑一言之直徑三十五萬七千里此二十八宿周廻

 直徑之數也然二十八宿之外上下東西各有萬五千里是

 為四逰之極謂之四表㩀四表之内并星宿内緫三十八萬

 七千里天之中央上下正半之䖏一十九萬三千五百里地

 在扵中是地去天之數也安㝎胡先生云南樞入地下三十

 六度北樞出地上三十六度狀如𠋣杵此天形也一晝一夜

 之間凡行九十餘萬里人一呼一吸謂之一息一息之間天

 行八十餘里人之一晝一夜有一萬三千六百餘息是故一

 晝一夜而天行九十餘萬里𦤺堂胡氏謂天雖對地而名未

 易以智識窺非地有方𠩄可議之比也

河圗括地𧰼云天左動起扵牽牛地右動起扵畢尸子云天左

 舒而起牽牛地右闢而起畢昂爾雅注牽牛斗者日月五星之𠩄終始故謂之星紀

楊倞注荀子云天無實形地之上空虗者盡皆天也其説夲扵

 張湛列子注謂自地而上則皆天矣故俯仰喘息未始𩀌天

 也

黄帝書曰天在地外水在天外水浮天而載地又曰地在太虗

 之中大氣舉之道書謂風澤洞虚金剛乗天佛書謂地輪依

 水輪水輪依風輪風輪依虗空虚空無𠩄依風澤洞虗者風

為風輪𠩄謂大氣舉之也澤為水輪𠩄謂浮天載地也金剛

乗天者道家謂之剛風岐伯謂之大氣葛稚川云自地而上

 四千里之外其氣剛勁者是也張湛觧列子湯問曰太虗無

窮天地有限朱文公曰天之形雖包扵地之外而其氣常行

乎地之中則風輪依虗空可見矣

三禮義宗天有四和崐崘之四方其氣和暖謂之和天道左轉

 一日一夜轉過一度日月左行扵天而轉一日一夜帀扵四

 和愚按周髀云天地四極四和注謂四和者謂之極子午卯

 酉得東西南北之中義宗之說夲此

白𧆞通曰日月SKchar千里徐整長暦曰大星徑百里中星五十小

星三十𣈆魯勝正天論謂以冬至之後立晷測影凖度日月

星案日月裁徑百里無千里星十里不百里未詳其說

月令正義引前漢律厯志二十八宿之度不載四分度之一愚

 謂天度列為二十八宿唯斗有餘分續漢志斗二十六四分退二

 𣈆志斗二十六分四百五十五皆有餘分唐一行謂太𥘉厯今赤道

 星度其遺法也續漢志黄道度與前志不同賈逵論云五紀

論日月循黄道南至牽牛北至東井率日日行一度月行十

 三度十九分度七今史官一以赤道為度不與日月行同而

 沈存中謂二十八宿度數皆以赤道為法唯黄道度有不全

度者盖黄道有斜有直故度數與赤道不䓁蔡伯静亦謂暦

 家欲求日月交會故以赤道為起筭之法月令正義引赤道

 度其以是歟淮南子天女訓箕十一四分一與漢𣈆志不同

日右轉星左轉約八十年𦍑一度漢文帝三年甲子冬至日在

斗二十二度唐興元元年甲子冬至日在斗九度九百六十

 一年差十三度見李肇國史補裴胄問董生云正觀三年已

丑冬至日在斗十二度毎六十年餘𦍑一度此李淳風之說

也漢太𥘉元年丁丑冬至日在斗二十度至慶暦甲申崇天

曆冬至日在斗五度八十四分每八十五年退一度每年不及者一

𦍑見武經緫要𡻕𦍑之說不同賈逵云古暦冬至日在建星

即今斗星太初暦冬至日在牽牛初何承天云尭冬至日在

湏女十度太初暦冬至在牽牛初四分景初暦在斗二十一

祖沖之云漢𥘉用秦暦冬至日在牛六度太初暦日在牛初

 四分法日在斗二十二𣈆姜岌以月蝕知冬至在斗十七今

 參以中星課以蝕望冬至日在斗十一通而計之未盈百載

 𠩄𦍑二度沈存中云顓帝曆冬至日宿斗𥘉今宿斗六度堯

 典日短星𭥦今日短星東壁

信都芳曰渾天覆觀以靈憲為攵盖天仰觀以周髀為法劉智

 謂黄帝為盖天顓頊造渾儀春秋攵曜鉤謂帝尭時羲和立

 渾儀而前朝韓顯苻渾儀法要序以為伏羲立渾儀未詳𠩄

 出

後漢天攵志黄帝始受河圗𨷖苞授䂓日月星辰之𧰼故星官

 之書自黄帝始𨷖苞似是人名氏當攷

刻之長短由日出之蚤晚景之長短由日行之南北此語盖出於方氏禮

 

𮗚象賦後魏張渊撰見後魏書初學記云宋張鏡非也

大象賦唐志謂黄冠子李播撰李台集觧播淳風之父也今夲

題楊炯撰畢懐亮注館閣書目題張衡撰李淳風注薛士龍

書其後曰專夲巫咸星賛旁覽不及陏書時君䏻𦤺之蘭䑓

坐臥渾儀之下其𠩄論著河止此耶愚𮗚賦之末曰有少微

 之養𡨜無進賢之見譽恥附耳以求達方卷舌以幽居則為

 李播撰無疑矣播仕陏髙祖時棄官為道士時未有陏志非

 旁覽不及也張衡著靈憲楊炯作渾天賦後人因以此賦附

 之非也

步天歌唐志謂王希明丹元子今夲司天右拾遺內供奉王希明

 撰喬令来注二十八舍歌三垣頌五行吟總為一卷鄭漁仲曰

 陏有丹元子𨼆者之流也不知名氏作步天歌句中有圗言下

 見象王希眀纂漢𣈆志釋之然則王希明丹元子盖二人也

沈約宋志五星聚者有三周将伐𣪞聚房齊桓将霸聚箕漢髙

 入秦聚東井周漢以王齊以霸襄𨹧許氏謂恆星不見星隕

如雨齊桓之祥也沙鹿崩晉文之祥也桓将興而天文𮥠文

 欲作而地理決王道之革也

後漢永建初李郃上書曰趙有尹史見月生齒齕畢大星占有

 兵變趙君曰天下共一畢知為何國也下史扵獄其後公子

 牙謀殺君如史𠩄言天文志注李氏家書按太史公天官書昔之傳天

 數者趙尹皋又謂皋唐甘石因時務論其書傳尹史即尹皋

 也其占驗僅見扵此趙世家不載

星家有甘石巫咸三家太史公謂殷啇巫咸攷之書伊陟贊于

 巫咸作咸乂四萹又曰在太戊巫咸乂王家孔安國云巫氏

 也馬融謂殷之巫也鄭康成謂巫官孔穎達云咸賢父子並

 為大臣必不丗作巫官言巫氏是也後漢天攵志乃云湯則

 巫咸當以書為正史記正義巫咸吴人今蘇州常熟縣西海隅山上有巫咸巫賢冢併識之以廣 異聞郭

 璞巫咸山賦序巫咸以鴻術為帝尭之醫此又一巫咸也

莊子言傅說乗東維𮪍箕尾而比扵列星古賦有云傅說奉中

 闈之祠注云傅說一星在尾北後河中盖後宮女巫也說

 啇良相豈為後宫女巫祈子而禱祠㢤此天官之難眀者也

春秋繁露云天不剛則列星SKchar其行君不堅則邪臣SKchar其官故

 為天者務剛其氣為君者務堅其政丁鴻日食封事天不可

 以不剛不剛則三光不眀王不可以不彊不彊則SKchar牧縦横

 其言出扵此

元祐末日食不盡如鉤元苻末日食正陽之朔此皆有隂慝見

 于祲象志壹之動氣也

元祐七年三月望月食既王巖叟言漢暦志月食之既者率二

 十三食而復旣按元豐八年八月望食之既今未及二十三

 食而復旣則是不當既而旣也愚謂月食之旣猶儆戒如此

 況日食乎

醫書素問之中亦甞有九星之言王冰注云上古丗質人淳九

 星垂眀中古道徳稍衰標星蔵曜故星之見者七焉九星謂

 天蓬天内天衝天輔天禽天心天任天柱天英此盖徔標而

為始𠩄謂九星者此是也䠂辞劉向九歎云訊九鬿與六

神注九鬿謂北斗九星也補註謂北斗七星輔一星在苐六

星旁又招揺一星在北斗杓端北斗經䟽云不止扵七而全

扵九加輔弼二星故也與素問注不同曲禮招揺在上注招

揺星在北斗杓端主SKchar者正義引春秋運斗樞云北斗七星

苐一天樞苐二旋苐三機苐四權苐五衡苐六開陽苐七摇

光揺光則招揺也淮南時則訓注招揺斗建也䠂辞補注以

招揺在七星之外𢙢誤徐整長暦曰北斗七星間相去九千里皆在日月下其二隂星不見者相

去八千里

王介甫云雲隂中之陽風陽中之隂朱攵公云緯星隂中之陽

 經星陽中之隂按素問天元紀大論天有隂陽地亦有隂陽

 故陽中有隂隂中有陽

顔之推歸心萹孔毅父星說皆倣屈子天問之意然天問不若

 莊子天運之蕳玅巫咸祒之言不對之對過桞子天對矣

 擬天問見太平御覧

古詩黄姑織女時相見之句此𠩄云黄姑即河鼓也吴音訛而

 然

黄帝風經曰調長祥和天之善風也折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奔厲天之怒風也

 周官小祝寧風旱漢代田之法䏻風與旱此昌𥠖𠩄以訟風

 伯也


龍城録月落參橫之語容齋随茟辨其誤然古樂府善㢤行云

 月沒參横北斗䦨干親友在門忘寢與飡龍城録語夲此而

 未嘗考參星見之時也

天經紹興三十年王及甫上朱文公謂𩔗集古今言天者極為

 該𬾨

星始則見扵辰終則伏扵戌自辰至戌正扵午中扵未尭典舉

 四時之正以午為中月令舉十二時之中以未為中以火星論之以

 午為正故尭典言日永星火以正仲夏以未為中故月令言季夏昏火中至申為流故詩曰七月流火以辰為見以戍為

 伏故傳曰火見扵辰火伏而蟄者畢諸星亦然詩定之方中亦以十月中扵未也朱子曰尭時昏旦星中扵午月令差扵

 未漢𣈆以来又差今比堯時似差及四分之一

後魏天𧰼志曰班史以日暈五星之屬列天文志薄蝕慧孛之

 比入五行說七曜一也而分為二志故陸機云學者𠩄疑

凡星皆出辰𣳚戌故五星為五辰十二舎亦為十二辰

弧與建星非二十八宿而昏眀舉之者由弧星近井建星近斗

 月令正義二十八宿連四方為名者唯箕斗井壁四星詩正




月令凡二儺一以季春一以仲秋鄭康成謂隂氣右行季春之

 中日行歴𭥦陽氣左行仲秋之月宿直𭥦畢昂有大𨹧積尸

 之氣氣佚則厲SKchar随而出行扵是索室SKchar疫以逐之王居明

 堂禮曰季春出疫于郊以攘春氣仲秋九門磔攘以彂陳氣

 禦止疾疫然則民之疾係乎日星之行度古者聖君範圍扵

 上賢相夑理扵下是為天地之良醫皇建有極五福錫民莫

 不夀考且寧儺𠩄以存愛民之意而已

唐  志測景在浚儀岳臺(“士”換為“亠”)按宋次道東亰記宣徳門前天街

 西苐一岳臺(“士”換為“亠”)坊今祥苻縣西九里有岳臺(“士”換為“亠”)圗經云昔魏主遥

 事霍山神築此臺(“士”換為“亠”)禱扵其上囙以為名

 厯數

太初厯以前厯上元㤗𥘉四千六百一十七嵗至扵元封七年

 復得閼逢攝提格之嵗孟康注此為甲寅之歳大事記解題

 按通鑑目録皇極經丗太初元年嵗次丁丑當考愚按大衍

 暦議云洪範傳曰暦記始扵顓頊上元太始閼蒙攝提格之

 嵗畢陬之月朔日巳巳立春七曜俱在營室五度秦顓頊暦

 元起乙卯漢太初暦元起丁丑推而上之皆不值甲寅猶以

 日月五緯復得上元本星度故命曰閼蒙攝提格之𡻕而實

 非甲寅說可以補觧題之遺

太衍暦議曰考靈曜命暦序皆有甲寅元其𠩄起在四分暦庚

 申元後百十四歳緯𠩄載壬子冬至則其遺術也按漢志魯

 𨤲公五年正月𨐌亥朔旦冬至殷暦以為壬子隋志春秋緯

 命暦序云僖公五年正月壬子朔旦冬至然則緯與殷暦同

 故劉洪曰甲寅暦扵孔子時效即命暦序𠩄謂孔子脩春秋

 用殷曆也𣈆志姜岌曰考其交㑹不與殷暦相應春秋分記

 曰周正皆建子也今推之暦法積之氣𠉀驗之日食則春秋

 𨼆桓之正皆建丑莊閔僖文宣之正建子及丑者相半至成

襄昭㝎哀之正而後建子間亦有建亥者非一代正朔自異

尚也暦SKchar而不之正也

曆有小暦有大暦唐曺士蒍七曜苻天暦一云合元萬分暦本

 天竺暦法以顯慶五年庚申為暦元雨水為嵗首世謂之小

 暦行于民間石𣈆調元暦用之後周王朴校㝎大暦削去苻

 天之學為欽天曆

劉貺曰歴動而右移律動而左轉

劉洪曰暦不𦍑不改不驗不用未𦍑無以知其失未驗無以知

 其是失然後改之是然後用之李攵簡以為至論

蓂英謂之歴草田俅子曰尭為天子蓂荚生扵庭為帝成歴而

 大戴眀堂萹謂朱草日生一葉至十五日生十五葉十六日

 一葉落終而復始唐律賦有朱草合朔古有云梧桐不生則九州異注

 謂一葉為一月有閏十三葉平園閏月表用梧桐之葉十三

納甲之法朱文公謂今𠩄傳亰房占法見扵火珠林者是其遺

 說叅同契借以寓行持進退之𠉀虞翻云日月垂天成八卦

 象三日暮震象月出庚八日兑象月見丁十五日乾𧰼月盈

 甲壬十六日旦巽象月退𨐌二十三日艮象月消丙三十日

 坤象月滅乙晦夕朔旦坎𧰼水流戊日中𩀌象火𭕒己虞與

 魏伯陽皆會稽人其傳盖有𠩄自漢上朱氏云乾納甲壬坤

 納乙癸震納庚巽納𨐌坎納戊𩀌納己艮納丙兊納丁庚戊

 丙三者得扵乾𨐌己丁三者得扵坤始扵甲乙終扵壬癸而

 天地五十五數具焉又有九天九地之數乾納甲壬坤納乙

 癸自甲至壬其數九故曰九天自乙至癸其數九故曰九地

       者九天之上六甲子也九地之下六癸酉也

五運六氣一歳五行主運各七十二日少隂君火太隂濕土少

 陽相火陽明燥金太陽寒水厥隂風木而火獨有二天以六

 為莭故氣以六朞為一備地以五為制故運以五歳為一周

 左氏載醫和之言曰天有六氣降生五味即素問五六之數

 易洪範月令其致一也楊退修謂五運六氣通之者唯王冰

 然遷變行度莫知其始終次序程子曰氣運之說尭舜時十

 日一雨五日一風始用得

朱文公嘗問蔡季通十二相屬起於何時首見何書又謂以二

 十八宿之象言之唯龍與牛為合而他皆不𩔖至扵虎當在

 西而反居寅鷄為鳥屬而反居西又舛之甚者韓文考異毛

 頴傳封夘地謂十二物未見𠩄徔来愚按𠮷日庚午既差我

 馬午為馬之證也季冬出土牛丑為牛之證也蔡邕月令論

 云十二辰之㑹五時𠩄食者必家人𠩄畜丑牛未羊戍犬酉

 鷄亥豕而已其餘虎以下非食也月令正義云鷄為木羊為

 火牛為土犬為金豕為水但隂陽取象多塗故午為馬酉為

 鷄不可一㝎也十二物見論衡物势萹說文亦謂巳為蛇象

自帝尭元年甲辰至宋徳祐丙子凡三千六百三十三年帝尭

 而上六閼逢無紀致堂云有書𢍆以来凡㡬鴻荒㡬至徳矣

 廣雅自𨳩闢至𫉬麟二百七十六萬歳分為十紀葢茫誕之

 說劉道原疑年譜謂大庭至無懐氏無年而有緫數尭舜之

 年衆說不同三綂厯次夏商西周與汲冢紀年及商厯差異

 况𨳩闢之初乎王質景文云渾淪以前其略見於釋氏之長

 含經𨳩闢以後其詳見於邵氏之皇極經丗

以十一星行暦推人命貴賤始於唐貞元初都利術士李彌乾

 聿斯經本梵書程子謂三命是律五星是暦晁氏謂冷州鳩曰武王伐

 殷歳在鶉火月在天駟日在析木之津辰在斗柄星在天黿

 五星之術其来尚矣

㝎之方中公劉之詩擇地之法也我辰兵在論𠇮之說也傳云

 不利子商則見姓之有五音詩𠮷日維戊庚午則見支幹之

 有𠮷㐫

五代史馬重績傳漏刻之法以中星考晝夜為一百𠜇六十分

 刻之二十為一時時以四𠜇十分為正此自古𠩄用也今攷

 五代㑹要晋天福三年司天䑓奏漏𠜇經云晝夜一百刻分

 為十二時毎時有八刻三分之一六十分為一刻一時有八

 刻二十分四刻十分為正前十分四刻為正後二十分中心

 為時正上古以来皆依此法歐陽公作史於六十分之上𨷂

 八刻二字不若㑹要之明白

數術記遺云丗人言三不䏻比兩乃云捐 --捐悶與四維甄鸞注藝

 經曰捐 --捐悶者周公作先布夲位以十二時相従徐援稱捐 --捐悶

 是竒兩之術御覧引藝經作悁悶三不䏻比兩者孔子𠩄造

 布十干扵其方戊己在西南四維東莱子𠩄造布十二時四

 維

桓譚新論曰老子謂之玄楊子謂之太玄石林謂太玄皆老子

 緒餘老氏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之為九故九而九之為

 八十一章太玄以一玄為三方自是為九而積之為八十一

 首金楼子云揚雄有太玄經楊泉有太元經

潛虚心學也以元為首心法也人心其神乎濳天而天潛地而

 地温公之學子雲之學也先天圗皆自中起萬化萬事生乎

 心豈惟先天哉連山始艮終而始也歸蔵先坤闔而闢也易

 之乾太極之動也玄之中一陽之𥘉也皆心之體一心正而

 萬事正謹始之義在其中矣邵子曰玄其見天地之心乎愚

 於虚亦云虚之元即乾坤之元即春秋之元一心法之妙也

 張文饒衍義以飬氣釋元似未盡夲㫖

管子㓜官萹冬十二始寒盡刑十二小榆賜予十二中寒收聚

 十二中榆大收十二寒至静十二大寒之隂注云隂陽之數

 日辰之名盤洲扵閏十一月用中榆立閏葢出於此

國史志云暦為筭本治暦之善積筭逺其驗難而差遲治暦之

 不善積筭近其驗易而差亦速

暦元始扵冬至卦氣起扵中孚豳詩於十月曰為改𡻕周以十

 一月為正葢本此曰為改嵗用周正何以卒歳乃夏正

困學紀聞卷之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