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學秋試策問二首

國學秋試策問二首
作者:蘇軾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全集‎

問:所貴乎學士大夫者,以其通古今而考成敗也。昔之人嘗有以是成者,我必襲之;嘗有以是敗者,我必反之。如是其可乎?昔之為人君者,患不能勤。然而或勤以治,亦或以亂。文王之日昃,漢宣之厲精,始皇之程書,隋文之傳餐,其為勤一也。昔之為人君者,患不能斷。然而或斷以興,亦或以衰。晉武之平吳,憲宗之征蔡,苻堅之南伐,宋文之北侵,其為斷一也。昔之為人君者,患不能信其臣。然而或信以安,亦或以危。秦穆之於孟明,漢昭之於霍光,燕噲之於子之,德宗之於盧杞,其為信一也。此三者,皆人君之所難,有誌之士所常咨嗟慕望曠世而不獲者也。然考此數君者,治亂、興衰、安危之效,相反如此,豈可不求其故歟?夫貪慕其成功而為之,與懲其敗而不為,此二者皆過也。學者將何取焉!按其已然之跡,而詆之也易;推其未然之理,而辨之也難。是以未及見其成功,則文王之勤,無以異於始皇。而方其未敗也,苻堅之斷,與晉武何以辨?請舉此數君者得失之源所以相反之故,將詳觀焉。

問:古者以民之多寡,為國之貧富。故管仲以陰謀傾魯梁之民,而商鞅亦招三晉之人以並諸侯。當周之盛時,其民物之數登於王府者,蓋拜而受之。自漢以來,丁口之蕃息,與倉廩府庫之盛,莫如隋。其貢賦輸籍之法,必有可觀者。然學者以其得天下不以道,又不過再世而亡,是以鄙之而無傳焉。孔子曰:「不以人廢言。」而況可以廢一代之良法乎?文帝之初,有戶三百六十餘萬,平陳所得又五十萬,至大業之始,不及二十年,而增至八百九十餘萬者,何也?方是時,布帛之積,至於無所容,資儲之在天下者,至不可勝數。及其敗亡塗地,而洛口諸倉,猶足以致百萬之眾。其法豈可少哉!國家承平百年,戶口之眾,有過於隋。然以今法觀之,特便於徭役而已,國之貧富何與焉!非徒無益於富,又且以多為患。生之者寡,食之者眾,是以公私枵然,而百弊並生。夫立法創制,將以遠跡三代,而曾隋氏之不及,此豈不可論其故哉?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